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武器大全: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一章 誰暗算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br>

    隨著晁和第一個攻擊,其余幾人紛紛祭出法寶轟了下去。寧城也沒有遲疑,取出了自己的黑色鐵棍。

    “咦,寧兄,你這是什么法寶,我怎么感覺不到法寶波動氣息?”俞??醇悄貿穌飧鑾共幌袂?,棍不像棍的東西,立即有些奇怪的問道。

    寧城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寶,只是感覺到比一般的靈器還要堅硬,雖然無法和一般法寶發揮出法術波動,不過對我來說卻正合適?!?br />
    一支能媲美靈器的鐵棍,傻瓜都知道是好東西。晁和夫妻二人雖然眼里有些羨慕,卻也還沒在意。畢竟如他們在羅蘭星闖蕩這么多年,誰都有幾樣好東西。公冶英修卻冷笑一聲,他已經將寧城當成必殺之人,寧城的東西他自然也當成自己的了。

    五個人同時攻擊這個隱匿入口,只是一個多時辰,一道道火焰般的熱浪撲出,所有的人都知道,入口已經打開。

    晁和感嘆了一聲說道,“還是人多力量大,當初我和妙蕾兩個人轟了幾天,這才勉強能夠進去。現在一起進去吧,再過一會這個入口就要自動修復?!?br />
    寧城幾人跟隨晁和進入這個入口后,這才明白什么是風火巖漿霧。

    一大片猶如瀑布一般的巖漿在前方落下,連綿不斷,就好像火漿雨般密密麻麻。中間還夾雜著一些拳頭大小的巖漿火滴,這些巖漿雨霧打在更為堅硬的地上,化成了一道道的巖漿洪流,根本就不等凝固,就消失在地面的縫隙中。

    濃烈的煙霧和硫磺氣息縱橫在周圍,讓人懷疑這里隨時隨地都會炸為齏粉。

    “這一層風火巖漿霧。大約有幾十丈長,雖然我們都是煉體者,但大家還是要準備好防御法寶。一旦被巖漿霧轟在身上。不死也的退層皮?;褂姓庋醫砹獎叩納教?,千萬不能碰。萬一打破了這山體。很有可能會造成火山噴發,到時候可真是死路一條了?!標撕圖蠹葉莢駒居?,連忙提醒道。

    “這是自然,這里絕對有一個隱匿的火山。一旦觸發這火山,那豈不是找死?!庇犸Aλ檔?。

    晁和點點頭,“大家別小看這里的風火巖漿霧,這里面除了巖漿霧之外,還有風火刃芒。所以穿過這里。不僅僅是對煉體有要求。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各自祭出法寶一起抵擋這巖漿霧,組成一個小小的安全空間。這樣的話,用的真元最少,前進的距離也最安全?!?br />
    無論是俞?;故槍庇⑿薅紀悵撕偷幕?,至于寧城的意見,也沒有人去征詢。就算是晁和也沒有詢問寧城,畢竟寧城在這里修為是最低的。

    晁和祭出的法寶是一面凹形盾,班妙蕾的法寶是一個鈴鐺。俞錚的防御法寶是一個巨大的石門,也不知道俞錚是從什么地方得到的。而公冶英修祭出的防御法寶。是一把上品靈器銀傘。

    若是論防御法寶來說,在這個地方公冶英修的防御法寶是最強大的,而且效果也是最好的。

    寧城本來不想祭出防御法寶的。他實在也是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防御法寶。如果是他一個人沖過這片地方,他必定會拿出漆樂的黑色龍旗。這黑色龍旗不但是攻擊強悍的法寶,而且防御效果也不錯。

    只是黑色龍旗的等級太高,是一件中品真器。寧城本身不大喜歡這件法寶,同時這件法寶在這里拿出來,也太讓人震撼。

    對塑神修士來說,黑色龍旗可比他的鐵棍要吃香多了。鐵棍就算是再好,也不過是一件材料。如果找不到頂級的煉器宗師,材料就是材料。永遠也無法變成法寶。而好的煉器宗師,稀少的比好材料還要稀少。

    現在晁和幾人都看著他。他也只好祭出了一件中品靈器盾牌。

    對一個元魂八層的修士來說,祭出一件中品靈器盾牌。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現在我們祭出法寶,組成一個巖漿霧落不到的空間,估計最多只兩個時辰就能到盡頭?!標撕退底乓丫冉約旱陌夾味薌廊肓朔緇鷓醫碇?。

    寧城幾人也紛紛將自己的防御法寶祭出,和晁和的凹形盾前后呼應在一起。

    只是短短時間,在五人防御法寶的下面就形成了一片不小的安全空間。在沒有巖漿雨霧的空間里面,哪怕溫度再高,對五人的傷害也是零。

    “晁兄這個辦法果然不錯?!庇犸T奚偷乃盜艘瘓?。

    五人進入巖漿霧中后,這才發現前面的巖漿霧還是小的,后面簡直不能說是巖漿霧了,甚至可以說是巖漿雹。

    狂暴的巖漿雹轟在法寶上,五人不得不全力鼓動真元和神識抵擋。盡管公冶英修很想將壓在他銀傘上的強大轟擊力量,移到寧城的盾牌上去暗算寧城,但現在是五人聯手,他這樣做了,馬上就會被別人察覺。一時間,只能將自己的念頭壓下。

    隨著五人前進,巖漿雹的壓力越來越大,部分巖漿風火刃更是穿過五人聯手布置下來的防御空間,轟在幾人的身上。好在幾人都是煉體修士,就算是被轟個數下,也僅僅是皮肉傷而已。

    幾十丈的距離,行走起來,就好像幾萬里一般,每走一步都很是艱難。

    寧城也估摸著,如果是他一個人,就算是可以穿過這片地方,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晁和的煉體修為比他還要低一個層次,無法穿過也是正常。再說就算是晁和穿過了,前面的風火大陣也破不掉。

    兩個時辰之后,幾人已經可以看見前面的風火大陣了。果然如晁和說的一般,在風火陣邊緣,還有四五株火紅色的靈草。寧城沒有見過真極筍芽,但他猜測那必定是真極筍芽。

    “真的是真極筍芽……”俞錚驚喜的說道,只是他的一句話還沒有落音,一片強悍之極的巨大巖漿石落了下來。

    巨大的轟擊力量轟在了五人聯手布置的防御法寶上,防御法寶空間‘咔嚓’一聲就碎裂開來。

    “大家立即沖上風火陣旁邊,那里沒有巖漿雹……”晁和說話間已經一步沖了上去,班妙蕾顯然不是第一次來,同樣的以最快的速度沖上了安全地帶。

    俞錚是第三個沖上去的,公冶英修卻故意擋在寧城的前面,同時后腿帶起一道真元波動。他猜測寧城最多也只是一個三級靈體,一旦沒有其余的人聯手,被這種巖漿流帶走,那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更何況他還故意用后腿暗算了寧城一下?

    等寧城喪命,他最多去幫忙將寧城的尸體搶回來,然后得到寧城的東西而已。就算是寧城不死,在這種情況下,也要臉面丟盡。

    寧城看見公冶英修明明可以搶在俞錚的前面,卻偏偏要落后,他哪里還不知道公冶英修的想法?

    寧城很清楚,就算是他被擠在了最后,這巖漿雹層也無法要了他的小命。他畢竟是一個王軀煉體者,這巖漿霧是厲害,最多也只是將他的衣服全部帶走而已。

    不過寧城從來都不是一個打不還手的人,他在公冶英修落后的瞬間就明白了公冶英修的想法。寧城根本就不等公冶英修先動手,已經極為隱蔽的丟出了幾枚陣旗。

    一個最簡單的束縛陣法被寧城在最短的時間布置起來,同時寧城迅速的揮動了一下天云雙翼。此時公冶英修后腿帶起的真元,才掃在寧城剛剛站立的地方。

    晁和夫婦和俞錚都急著沖向安全地帶,根本就沒有注意寧城祭出了陣旗,同時還揮動了天云雙翼。也沒有注意到公冶英修后腿的偷襲。

    公冶英修發現自己掃了一個空時,已經覺察到周圍的空間似乎粘稠了起來。這一刻公冶英修再也顧不得去看寧城了,他瞬間掙脫了粘稠的束縛空間。

    “嘭”又是一聲沉悶的炸響,公冶英修個人的防御護罩終于完全碎裂。

    一片片巖漿雹落下來,公冶英修在瞬間就被巖漿雹剝的猶如一頭光體紅豬。如果不是他的煉體修為到了四級王軀,就是這一下,公冶英修也必死無疑。

    “撲通”狼狽不堪的公冶英修再也顧不得別的,瘋狂的撲向了安全的風火陣旁邊。

    “公冶兄,你沒事吧?”俞錚連忙問道,他想不到最后差點沒有過來的不是寧城,而是公冶英修。寧城卻安然無恙的站在一邊,盡管寧城上來的時候,他還有機會采集一株真極筍芽,但是寧城卻并沒有去搶奪那一株真極筍芽。

    因為俞錚采集了一株真極筍芽,晁和沒有動手。其余的四株真極筍芽完全被班妙蕾采到了。

    晁和當然知道寧城故意讓給他道侶采集的,他很是感謝的看了一眼寧城。隨即他就看見了猶如一頭紅豬般的公冶英修。

    班妙蕾看見公冶英修丑陋的樣子,趕緊紅著臉將頭轉了過去。

    公冶英修知道自己丟大臉了,他第一時間取出一套衣服穿在身上,指著寧城大罵道,“姓寧的,你敢暗算我?!?br />
    寧城不屑的說道,“你是豬啊,我比你先上來,到底誰暗算誰啊?!敝揮泄庇⑿薏琶靼住降姿鄧闥餼浠暗囊饉?。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