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好难玩: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四章 血戰斬情道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br>

    師瓊華沒有想到,她還會來到這個地方。

    她沒有能進入天路,哪怕她是斬情道宗的化鼎修士,現在也不能進入天路。天路每開啟一次,都需要大量的珍貴材料。她要進入天路,就必須再等待兩年時間。

    詢問后,師瓊華才知道,自從九色蜃樹被寧城挖走之后,進入天路就越來越嚴格了。原本塑神境之上的修士,就有資格進入,而現在不到化鼎,根本就不允許浪費進入天路的名額。

    而且就算是到了化鼎,也必須要統一進入。

    師瓊華再厲害,也無法將天盟的人打走,沖進天路當中。兩年之后她尸骨可能都沒有了,還怎么進入天路?

    絕望之下,師瓊華再次回到了當初和寧城住過的這個洞府。她沒有朋友,如果一定要說還有一個熟悉點的人,那無疑是寧城了。

    洞府還是被寧城隱匿了起來,師瓊華進去后,知道寧城曾經在這里修煉過一段時間。她住了幾天后,感覺到寧城不會再回來。師瓊華決定先找到寧城再說,一年時間很短,她要在回斬情道宗之前,將身上的戒指還有寧城給的東西交給寧城。這些東西就算是她死了,也不會留給許安禎。

    師瓊華來到一個普通的城市,她根本就不用打聽,就得知了太安城即將要拍出地心九陰髓和九色蜃樹枝。

    這兩樣東西都是寧城的,居然在太安城出售。盡管她和寧城相處的時間也少,卻知道寧城不會如此魯莽,會拿出這兩樣東西出售。

    這一刻她就和其余大小宗門一般,心急火燎的趕往太安城。她的目的和那些宗門也是一樣,想要知道玄光拍賣會這些東西是從哪里來的。

    此時她最擔心的是,這些東西不是寧城拿來寄拍的。如果不是寧城拿到玄光商會寄拍的,那寧城就危險了。

    師瓊華控制飛行法寶一路飛奔,只是她還遠沒到太安城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元神一松。那種被鎮壓的感覺似乎在這一刻淡弱了起來。

    師瓊華臉色一變,她立即就以為許安禎吞噬元神提前了。如果許安禎現在要吞噬元神,她必須要回到斬情道宗,就是連反抗也無法反抗。

    可是師瓊華很快就覺察到了不對。她不但沒有被強烈的呼喚和神魂牽制,反而變得更為輕松了一些。

    有人拿走了她被鎮壓的那一絲元神?師瓊華很快就反應過來。她相信絕對不是許安禎做的,如果是許安禎,她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被控制的木偶。

    難道有人會救她?她根本就沒有朋友,再說就算是有朋友,又有誰可以從許安禎的手中救走她被鎮壓的元神?

    如果一定要說還有人會這樣做,那肯定是寧城,可是寧城的修為……

    不對,師瓊華在這一瞬間就理清楚了原因。地心九陰髓和九色蜃樹都是寧城的,而這兩樣東西都是斬情道宗許安禎急切需要的。如果寧城拿出這兩樣東西寄拍。那許安禎肯定會去拍買。許安禎要去太安城拍這兩樣東西,就必定會離開斬情道宗。

    一旦許安禎離開了斬情道宗,那寧城豈不是有機會去斬情道宗解救她被鎮壓的那一絲元神?

    她想起了寧城說過的話,他說他要去一趟斬情道宗。

    不好,是寧城去斬情道宗了。而且寧城還拿到了她被鎮壓的元神。明白這一點后,師瓊華更是焦急無比。就算是許安禎不在斬情道宗,寧城也帶不走她的那一絲元神。

    明白這一點后,師瓊華心里忽然被揪了一下,她突地轉了一個方向,瘋狂的飛向斬情道宗。

    她的身體給了寧城,雖然也是無怨無悔??墑譴幽諦納畬?,她并沒有對寧城真的有多愛。那是因為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又要問寧城要東西,她將自己的身體給了寧城,救寧城一命,說是自愿也無不可。完全沒有被必要去恨寧城。

    可是她完全沒有想到,本來就怪不到寧城的事情,寧城竟然會如此對她。寧城悄悄的去斬情道宗偷她被鎮壓的一絲元神,顯然是不想被她知道。如果寧城隕落了,她已經進入天路。這件事她根本就不會知道。

    如果寧城沒有隕落,寧城必定會完善的保存住她的這一絲元神,將來還給她。避免她被許安禎糟蹋凌辱。

    這一刻,師瓊華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手抓住了一般,呼吸都有些艱難。她知道寧城對她有愧疚,可是她已經原諒他了。就算是這樣,寧城為了她,依然還是不計生死的前往斬情道宗。

    從來都是單獨一個人的師瓊華,在這一刻心里忽然多了一個人的影子。那個影子從模糊到清晰,最后在她心里定型?;蛘咚約憾濟揮幸饈兜?,在她不知道寧城去斬情道宗之前,寧城的影子已經在她心里了。否則她也不會不自覺的再回到了之前的那個洞府。

    ……

    寧城剛剛沖出斬情峰,數道劍光已經落了下來。幾個塑神境修士,還有一個是辟海境修士。

    寧城心里一沉,他從斬情峰沖出來,最多只有幾個呼吸時間而已,斬情道宗的反應竟然如此迅速。如果再來一個化鼎修士,他今天還是走不掉。

    這一刻寧城哪里還顧得上隱藏自己的手段?一個青色的影子轟了出去,他同時瘋狂的揮動天云雙翼。

    “轟轟轟……”數道強大的真元劍光轟在了寧城的無極青雷城影子上,無極青雷城瞬息暗淡了下去。

    還在空中的寧城被巨大的反噬力量轟中,狂噴出一口鮮血,直接從空中跌落下來。

    接連“咔嚓”數聲,寧城身上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哪怕寧城煉體小有所成,在如此高的地方落下,依然是重傷。

    一口生元筍髓喝下,寧城又一次強行揮動了天云雙翼。只要他逃出斬情道宗的護山大陣,就有辦法了。

    寧城剛剛離開原地,又是幾道恐怖之極的爆炸聲音在他剛才跌倒的地方炸裂,如果寧城晚了半息。他已經成了碎渣。

    護山大陣遠遠在望,寧城瘋狂揮動天云雙翼的同時,數枚陣旗落了下去。

    “轟轟轟轟……”六級爆裂陣法炸開來,卷起一陣陣的塵囂。斬情道宗的護山大陣。在這連續的六級爆裂陣法前面晃動不堪,不過這幾個爆裂陣法依然沒有辦法撕開護山大陣。

    寧城本來就知道爆裂陣無法一次撕開這種護山大陣,但是連續幾個爆裂陣法炸開,這個九級護山大陣必定會露出破綻,他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出去。

    不等寧城繼續對護山大陣動手,一道耀眼的紅芒已經轟了過來。這一道紅芒直接將寧城周圍的空間完全鎖定住,寧城除了硬抗這道紅芒之外,別無他法。

    這絕對又是一個辟海境后期修士,斬情道宗現在化鼎修士很少,可是辟海境修士依然還有許多。

    而且寧城還知道。這些修士來的將越來越多。如果他在幾個呼吸之內無法逃走的話,他將再也不用逃走了。

    可惜的是他煉制的傳送陣符檔次太低了,無法穿透斬情道宗的護山大陣,否則他早已走掉了。

    計劃雖然好,實力還是稍微差了一些。寧城來不及嘆息別的。他的無極青雷城影子又一次轟了出去。

    “轟……”耀眼的紅芒轟在了無極青雷城影子上,寧城的無極青雷城影子瞬間暗淡下來。寧城再一次被強大的力量轟飛了出去,鮮血噴出之時,原本斷裂的骨骼再一次響起了咔嚓之聲。

    寧城看著越來越多的身影,知道他想要沖出護山大陣的想法已如鏡花水月。他毫不猶豫的取出進入血河山之底的符箓,用力的捏了下去。這個時候除了進入血河山之底外,他沒有別的路可逃。

    寧城很快就傻眼了。以他現在的修為,竟然捏不碎這個符箓。寧城心里破口大罵那個骷髏骨骸,他知道自己被坑了。那個骷髏骨骸怕他用這個符箓逃命,所以在他修為不到一定的程度,根本就捏不碎符箓。

    肯定是那個骷髏心里以為,他修為不到一定的程度。也無法得到天棬花和地心九陰髓。他終于明白了那骷髏當時說的‘你現在的修為還低,我也沒打算讓你現在幫忙?!餼浠笆鞘裁匆饉劑?。這意思是自己的修為不到一定的程度,就別用這個符箓啊,虧得他一直將這符箓當成救命的法寶。

    知道自己走不掉了,寧城再也不去想如何破開護山大陣。在這里面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無極青雷城的影子又被寧城祭出的時候,寧城的太虛真魔斧帶起一道道的斧紋。在這些殺意凌厲的斧紋當中,夾雜著一個個斧殺漩渦和一道道斧意森然的斧痕。

    此時的寧城就猶如一個瘋狂的殺神,要殺他就拿命來償還吧。不繼續逃走的寧城絕對是可怕的,無極青雷城的護持下,寧城的斧紋和斧殺漩渦帶起一蓬蓬的血雨。

    不要說元魂境修士,就算是塑神境修士,在寧城的怒斧之下,也是死傷不輕。

    寧城自己身上也不斷的被各種法寶轟中,短短時間,全身就被血跡染紅,甚至連骨骼都可以看見。他一次次的被轟飛,一次次的再沖上來。而他每一次沖上來,就又幾人賠掉小命。

    無極青雷城的防御力量太強悍了,哪怕寧城僅僅祭出了一個影子,就算是辟海境修士,也無法一次轟開這種恐怖的防御法寶。

    (還是三更送上,感謝支持,今天我們就更新到這里,朋友們晚安?。?br />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