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怎么获得玲: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四章 師瓊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師瓊華完全沒有想到,在她眼里沒有半分力量的寧城會突然暴起。就算是她的修為比寧城高出很多,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如此短的距離內,也被轟了一個正著。

    被斬情之劍斬情過的人,怎么可能還有反抗之力?而且還有欲火焚身的攻擊?這更加不可能反抗了,可是寧城是怎么做到的?

    不等她的念頭起來,寧城的兩只手猶如繁花飛舞一般,不斷的轟在師瓊華的身上,他可不會顧及師瓊華是不是一個女人。

    師瓊華雖然惱怒寧城突然出手偷襲,卻并沒有將寧城放在眼里,寧城和她的修為相差太大了。就算是制住她,她也只是呼吸間就可以解開的事情。

    但是師瓊華很快就感覺到不對了,寧城根本就不是簡單的制住她,寧城的手法就好像一枚枚陣旗一般,將她的紫府和丹田禁錮起來。不但讓她的神識無法使用,就連她的真元也被完全禁錮住了。

    “遺棄之地……”師瓊華驚駭的叫道,她得到過關于遺棄之地禁錮神識和真元的介紹,寧城的手法正是遺棄之地禁錮真元和神識的手法。寧城怎么可能和這個古老的遺棄之地聯系在一起了?而且還會遺棄之地禁錮神識的方法?

    遺棄之地的禁錮手法,她雖然了解一些,卻肯定做不出來。

    在師瓊華震驚的片刻時間,寧城已經完全將師瓊華封住。下一刻,寧城抬手就撕掉了師瓊華身上的白色衣裙。

    一種讓寧城幾乎要暈眩的處女淡香傳來,寧城愣愣的看著師瓊華絕美的身體。這一刻他不知道是醉了?;故薔醯米約捍砹?。

    殷空嬋和許映蝶的身體他都見識過。如果說還有女人的身體能比這兩個女人更完美,寧城是不會相信的。但是現在,他相信了。

    師瓊華的身體就是造物主最美的杰作,完美到無法去形容。寧城這一刻清醒了過來,可是當他看見那兩點殷紅之時,他身體中的**再次沖了上來。

    寧城毫不猶豫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壓了上去,沒有任何前奏,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

    至少在這一刻。他對師瓊華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斬情道宗的女人會救他?除了找他斬情之外,還有什么別的事情?既然想找他斬情,那就先付出一些代價來吧。他寧城也不是好欺負的人。

    師瓊華被寧城這一刻的粗暴驚呆了,她一直是人間仙子般的存在,哪里見過這種架勢?這一刻她甚至忘記了反抗。寧城封住她了,竟然還要做這種事情?

    當寧城扯去衣服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寧城的**她清晰的感覺到了。她想要推開寧城,可是她的修為被封住了。寧城那強壯無比的身軀,還有那陽剛氣息十足的男性氣息。讓她身體有了一種羞澀的反應。她完全想不到,有一天。她會如此反應。

    師瓊華立即就知道,如果她不立即沖開自己的修為,她將失去清白之軀。寧城身體的火熱,還有那種**,這一刻她比誰都清楚。

    “咔咔咔……”師瓊華的修為遠遠強于寧城無數倍,哪怕寧城用的手法,是他剛剛領悟的遺棄之地禁錮之法,在師瓊華面前還不夠看。在她開始沖擊封印住身體的禁錮之時,寧城那些強大無比的封印,就好像煙花一般,盡數碎裂。

    一陣刺痛傳來,師瓊華在這一瞬間呆住了,她甚至忘記了繼續去解開自己身體的封印。這一刻她清晰的感覺到了寧城已經占有了她,就算是她解開了封印,哪又如何?

    兩行清淚從她的眼角落了下來,三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被寧城拿走。

    她不明白為什么寧城要這么做。她調查過很多寧城的事情,她同樣精通卦算,也算出了很多東西。

    寧城是一個善良而且極有原則的人,這樣一個人為什么會如此對待她?好歹她也是寧城的救命恩人。是因為許映蝶?可是如果真的是因為許映蝶,她將是最冤枉的一個受害者。除了許映蝶和許映蝶的那個祖奶奶,沒有任何人知道,她在斬情道宗的位置。

    疼痛消失,一陣陣來自身體不由自主的反應涌了上來。以師瓊華的這種修為,竟然也無法控制住自己身體的反應。

    師瓊華咬著嘴唇,沒有動,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音,任憑寧城在她的身上最原始的瘋狂馳騁。她可以感覺到寧城體內的那種焚身欲火,隨著在她身上的動作漸漸消散。

    靈域修煉焚體陽氣之毒、玄黃氣息、星空火焰種子,無極青雷城……

    除了會自動隱匿到極深的玄黃珠之外,寧城所有的秘密此刻在師瓊華這里,完全暴露無疑。

    師瓊華甚至忘記了驚羞和身體的那種愉悅感覺,她沒想到寧城會有這么多的秘密。

    “吁……”寧城長吁了一口氣,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各種焚體陽氣,完全消散一空。整個人就好像被仙界甘霖洗過一變,鉛華盡去,神采奕奕。只要他愿意,下一刻他就可以晉級玄丹圓滿。

    寧城有些愧疚的從師瓊華身上爬了起來,雖然他做之前沒有什么愧疚,但是真正做完之后,他心里還是無法過去這一關。他很清楚,之前他強行上了師瓊華的理由有些牽強。無論師瓊華會不會利用他斬情,至少現在還沒有開始。

    就算是開始了,能不能被師瓊華斬情,也是他自己掌握的。而且師父和徒弟的賬怎么可以聯系在一起?這根本就是兩回事。他當時欲火焚身,為自己找了個借口就上了師瓊華。現在焚體陽氣和焚身欲火消失,他就感覺到有些對不起師瓊華起來。

    好在師瓊華現在修為被他封住了,要不然,以這個女人的修為,只要一秒,就可以將他化成飛灰。

    “很抱歉,你弟子在我身上斬情,我被弄的很凄慘。所以在你斬情之前,我先辦了你?!蹦強醋哦⒆拋約旱氖η砘?,心里有些發毛,嘴硬的說道。就是他自己,也被這種理由說的滿臉通紅。這個理由不是不要臉,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師瓊華沒有說話,只是坐了起來,從自己的戒指中再次取出一套衣服緩緩的穿起。

    寧城震驚的看著師瓊華的動作,半晌才顫聲說道,“你可以自己行動?”

    隨即他就想起來,在他和師瓊華做的時候,師瓊華似乎并不是被封印住的那種狀態。寧城額頭的冷汗已經慢慢的流了下來,師瓊華肯定是化鼎修為,這樣一個人想要殺他……

    寧城不敢想下去,他偷偷的將那枚進入血河底的符箓再次拿了出來。

    師瓊華已經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她掃了一眼寧城偷偷抓住符箓的手,平靜的說道,“你進入我身體后,我就可以動了。之前的就等于為映蝶還債,你不要再去斬情道宗了,也不要再去尋找許映蝶。以后,不要隨便和別的女人一起”

    “我以為你要在我身上斬情,所以,所以……”寧城很是尷尬的為自己辯解,可是這種解釋他都感覺到丟人。這一刻,他沒有在師瓊華身上感受到殺意。

    師瓊華看了一眼寧城,似乎要說什么,不過她最終還是沒有說。

    她是許映蝶名義上的師父,但她不是斬情道宗的人,甚至從未修煉果斬情道宗的功法,根本就不需要斬情。許映蝶的修煉功法也不是她傳授的,而是許映蝶的祖奶傳授的。她去落虹劍宗為許映蝶說親,同樣不是她主動要過去的,是有人命令她去的。

    她將那已經沾染了一朵嫣紅的床單收了起來,就這樣平靜的走了出去。

    看著越來越遠的白色身影,寧城心里忽然涌起一種強烈的失落。他追到了外面,師瓊華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就算是神識也無法掃到??醋盼耷釵蘧〉目躋?,寧城感覺到了一種煎熬和濃濃的惆悵。

    他好像做錯了什么,這種錯不是他強行要了師瓊華,而是師瓊華走的時候,他竟然一個字都沒有說。

    寧城回到住處,發現師瓊華找的這個地方是一個臨時挖出來的洞府。就算是到現在,寧城也很不明白師瓊華為什么要救他,在他強行侵犯的時候,為什么還沒有殺他?

    師瓊華說是為了許映蝶還債,可是最后一句話,卻讓他不要再去隨便接近別的女人。

    既然都和他無關了,為什么要有這種提醒?

    寧城嘆了口氣,和師瓊華做之前,他沒有想多少。當師瓊華變成他的女人后,他發現自己已然無法忘記她了。如果師瓊華此時再來他身上斬情,他肯定無法躲過,甚至愿意被她斬一劍。

    和許映蝶在一起這么長時間的印象和情感,竟然不如他和師瓊華在一起這點時間的萬分之一。甚至這點時間里面,大部分他還在昏迷當中。

    在洞中靜坐良久,寧城收起洞府中的一切東西,包括了師瓊華被他撕裂掉的衣服,轉身離開了這個讓他失去第一次的地方。

    他要去尋找地方晉級元魂境,然后再去一趟斬情道宗。

    不要說天棬花可能在斬情道宗,就算是為了師瓊華,他也想去打聽一下。至于許映蝶,早已被寧城從記憶中抹去。許映蝶借他斬情,想必已經晉級塑神境了,自己不再欠她半分東西。

    (今天三更已畢,朋友們晚安了。)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