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官网更新: 第二百四十五章 為蜃石而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寧城發現這名被人轟出來的修士已經玄液九層,這名修士看見寧城過來,很是兇狠的瞪了寧城一眼,這才爬起來很快就消失不見。

    寧城沒有去管這個離開的修士,他看見這個商鋪并不是一家出售任何法寶丹藥,或者是收購材料的地方,而是一家當鋪,當鋪外面的門樓上寫著‘海運當鋪’四個字。

    “朋友想要當法寶還是什么?”寧城還沒有進入鋪子,只是在外面看看,就聽到一個伙計站在門邊極為客氣的抱拳招呼道。 ”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寧城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想要當一件法寶,不zhidao一件中品攻擊靈器可以當多少錢?”

    寧城的戒指中有大多的靈器了,雖然上品的不多,可是下品和中品的卻有不少。他也不是缺少這幾個靈石,而是想要zhidao這里的具體情況。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讓別人zhidao他不是一個富有的修士。

    這海船上人再多,也是有限的,來來去去時間長了,低調點總是好事。不要說一件中品靈器被當了,就算是被丟掉,寧城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聽說是中品靈器,這伙計的熱情下降了許多,但依然很是客氣的將寧城引進了當鋪中說道,“中品靈器當出去的價格是五千上品靈石,三個月之內取回,加兩千上品靈石的費用。三個月之后,就無法取回了?!?br />
    “好黑啊?!蹦切睦鋨檔?,在樂洲一件一般的中品靈器買回來最差也需要數萬靈石,好一點的甚至要幾十萬靈石。他的斷玄槍就是花了三十萬買回來的。而這個伙計還沒有看見他拿出來的東西。就出五千靈石。而且三個月后還無法取回,簡直就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寧城就算是再富有,也不想這樣糟蹋東西,他搖了搖頭說道,“我再考慮考慮吧?!?br />
    “沒關系,我們這里隨時歡迎,請便?!被錛撲淙皇チ巳惹?,臉上還是笑瞇瞇的。顯然認為寧城遲早會再次來到這里的。在這海船上,沒有靈石可過不下去。

    ……

    寧城剛剛走出當鋪,就感覺到有人跟蹤他。他的神識幾乎相當于元魂修士了,而且凝練無比。在這個地方他還沒有看見元魂修士,想要跟蹤他,那根本就不keneng。

    他心里也想不通是誰會跟蹤他,他沒有露財,這里也沒有認識的人,才剛剛來這里而已。

    “朋友,請留步?!幣桓齙統戀納艚兇×四?。

    寧城反而松了口氣。這個叫他的人正是剛才跟蹤他的。只要叫他,說明跟蹤他是youshi情。而不是有詭計。

    寧城回頭看見這是一名極為瘦弱的中年男修,玄丹四層修為。

    “這位朋友,我好像不認識你,你找我?”寧城故作疑惑的皺眉問道。

    這位瘦小的修士微微一笑道,“我叫穆荀琳,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有幾句話和朋友說說,還有一件買賣要和你做一個商量?!?br />
    寧城對這里什么都是一頭霧水,有人主動找上門來,當然不會拒絕,連忙說道,“好啊,這樣吧,我請客,去前面的靈茶樓坐坐?!?br />
    看見寧城指著前面一間不大的靈茶樓,穆荀琳豎起拇指點點頭,“朋友果然是一個值得結交的豪爽之人,請客還是我來吧。我們就去這家靈茶樓?!?br />
    見這人要請客,寧城也沒有拒絕。這個穆荀琳從當鋪跟蹤他到這里,說不定是zhidao他想要當中品靈器,這才打他的主意。

    穆荀琳倒也不小氣,他找了一個不大的包間,點了兩杯bucuo的靈茶。

    寧城看見穆荀琳想要說話,連忙攔在前面說道,“多謝穆兄客氣,還不zhidao穆兄是來自什么地方?在這海里多長時間了?!?br />
    經過這么多年的走南闖北,寧城心思早已不是當初剛來時的少年。這個船肯定是一個只認靈石的船,正因為這樣,那兩個接應他的金丹修士才沒有在意他來自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而穆荀琳是要和他套近乎的,甚至先說出自己的名字了。現在要開口的話絕對是要問他來自哪里,叫什么名字。

    在沒有弄清楚自己處在什么地方之前,寧城絕對不想說真名。萬一他在亂罡空間轉了一個大圈,最后也只是來到了樂洲的外圍。這樣傻乎乎的將自己的名字報出去,那是找死。

    “呵呵,我來這奕星海已經二十年,也不zhidao家里如何了。這次如果我能賺到足夠的靈石,我會通過望蜃島的傳送陣回到無相宗去。這么多年我修為幾乎沒有寸進,終究還是缺少了一些機緣,唉……”

    穆荀琳開始還自嘲的呵呵了一聲,說到最后已經是一聲長嘆,顯然是為了這幾十年時間感嘆不已。

    “無相宗?”寧城又故意帶著疑問的語氣重復了一句,他心里倒是在想,無相宗這個名字竟然和他的功法玄黃無相有些差不多。

    穆荀琳再次自嘲的笑笑,“朋友沒有聽說過無相宗也是正常,我這個宗門僅僅是一個四星宗門而已。四星宗門在天洲,也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存在?!?br />
    寧城緩緩吁了口氣,總算是zhidao到了哪里。他心里暗自驚嘆,沒想到他能通過梵真佛火輪來到天洲。如果在這之前,他根本就不敢想象。

    從九洲大陸到天洲,就算是化鼎修士也很難過來,而他只是用了兩年時間就到了,這說出去估計沒有一個人敢相信。

    不過既然是到了天洲,他也完全放下心來,“原來穆兄是無相宗的弟子,比我好多了,我叫寧城,只是一個散修而已,出海也許多年了?!?br />
    聽到寧城說是散修,穆荀琳并不覺得驚訝,繼續說道,“寧兄誤會了,我不是無相宗的弟子,而是無相宗的宗主。二十多年前,我晉級到玄丹,而且機緣巧合下,我在三年內就再次晉級到玄丹二層。只差一步,就可以晉級玄丹三層。無相宗也因為一個秘密的礦產實力大增,我更是信心爆棚,更是做出了一個讓我后悔不已的決定,前往望蜃城尋找蜃船島?!?br />
    這是寧城從第二個人口中聽到蜃船島了,他疑惑的問道,“很多人都去尋找蜃船島啊,我也是因為尋找蜃船島這才來到這里的。有什么不對嗎?”

    穆荀琳苦笑了一聲說道,“我zhidao你為什么來這里,其實來這里的修士,有幾個是真正為了獵取海妖,采集海中藥材和材料的呢?幾乎九成都是為了蜃船島而來。二十多年來,我用完了所有的資源積蓄,僅僅將修為提升到了玄丹四層,可是蜃船島在什么地方我都沒有看見,更不要說蜃石了?!?br />
    原來尋找蜃船島是為了找蜃石,不zhidao這蜃石是什么材料,竟然如此珍貴,引得這么多人過來尋找。寧城總算是明白了一點點前因后果,心里也大定。至少別人問起來,他也zhidao自己是因為什么原因來這里的了。

    “穆兄,實不相瞞,我雖然也是尋找蜃船島的人。不過我不是這個船上的,我坐的另外一條船。我們的船遭遇海妖,我利用一張遁符逃到這里來。我剛才聽穆兄說,多年的積蓄都用完了,莫非這里是黑船不成?”寧城問道。

    對寧城的話,穆荀琳并不覺得驚訝,他擺了擺手說道,“寧兄切莫誤會,探蜃號是望蜃島中出名的海船。絕對不會是黑船,而且船上的商鋪都很規矩,做生意不會強迫。比如剛才你去那個當鋪,他們出的價格很低,你不同意,他們也不會逼迫你。但是最后你沒有船費了,你終究還是要過去?!?br />
    說到這里,穆荀琳微微一笑,“我想寧兄也zhidao我來找你是什么事情了,當鋪雖然不強買強賣,可是價格卻壓的非常低。你也看見了,剛才你的中品靈器,他們只給你五千上品靈石。我建議你不要去當,我就是因為不停的當自己的法寶,現在弄得連一件攻擊法寶都沒有。

    你看見之前被當鋪踢出來的那個修士了吧?他也是這樣的人,身上的法寶都已經給當鋪去了。沒有一樣法寶,這次也是去尋找當鋪幫忙。但是這家當鋪只認靈石不認人,結果直接被踢出來了。寧兄如果當法寶,最后也會落到和我們一樣的地步。不要想著自己能贖回法寶,那非常困難?!?br />
    “穆兄找我,莫非是想要購買我手中的中品靈器?”寧城問道。

    穆荀琳有些尷尬的說道,“我確實是很想購買寧兄手中的中品靈器,可惜的是我沒有靈石。寧兄既然拿出一件靈器出來當售,想必身上不止這一件靈器。我想請寧兄將這靈器借給我用一下,為了在這船上生存,我的法寶全部當或者是賣掉了。沒有法寶,我無法出海,無法出海,我弄不的材料,弄不的材料更是沒有靈石,這是一個死循環,唉……”

    又是一聲長嘆。

    寧城已經有些明白,他很同情穆荀琳,卻并沒有打算僅憑幾句話,就無緣無故的借法寶給陌生人。

    “穆兄……”

    寧城剛剛說了兩個字,就被穆荀琳打斷,“我也不是白借你的法寶,我有東西給你抵押。探蜃號之所以來這里,主要是因為有人在這附近看見過蜃船島。只要真找到蜃船島,哪怕我能得到一枚蜃石,也足夠了……”

    (有些困,休息一下,第三更晚些。)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