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玲: 第一百八十六章 碎丹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南月芳和楊弘厚將寧城迅速送走的時候,浦布海島的決斗大廣場依然是喧嘩無比。所有的人都在議論寧城和韋彭這一戰,一個筑元修士,竟然在決斗臺上斬殺了浦布海島第一少侯韋彭,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兩個人打斗引起的動靜也太大了吧,韋彭那個古戟的殺伐氣勢我見過,可是那種可怕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應該是兩個人的真元渾厚,引起的真元激蕩,要不就是符箓的爆炸?!?br />
    “哼,無知,那是陣法自爆?!?br />
    “在決斗賽臺怎么可能有陣法?”

    “不但有陣法,而且那寧少都還有類似瞬移的法術。在陣法自爆前,他突兀的離開了陣法自爆的中心,這不是瞬移又是什么?”

    “一個筑元修士瞬移?這不可能吧?”

    “這寧少都雖然贏了,但是等倪統將回來,他會很慘的?!?br />
    “你懂什么?空統將的脾氣很好嗎?那寧少都可是空統將親自提拔的少都,沒有誰怕誰的事情?!?br />
    “要是兩個統將決斗,那就精彩了?!?br />
    ……

    寧城走了,決斗廣場上的議論卻越來越烈。寧城的隱匿殺陣在啟動之后,依然有人看出來了。

    在楊弘厚和南月芳的護送下,寧城已經回到了少都府。

    “少都,這次多謝你了?!蹦顯路賈鋇醬聳輩龐謝岬蹦塹拿嫠狄簧恍?。她做下來的事情,結果是寧城去幫她收拾亂攤子,害的寧城也重傷。好在這個寧少都的本事實在是不一般,否則的話,寧城就是她害死的。

    寧城無力的擺了一下手說道,“我傷勢很重,現在要閉關療傷。一個月后我會出關,空將軍回來了,你們將實際情況說一下?!?br />
    “是。少都放心,你已經贏了,空將軍只會支持你的。那韋彭雖然是戰常營統將倪剛的人,不過我們的空將軍不會怕他就是?!毖詈牒翊笊隙ǖ乃檔?。

    決斗之前他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決斗之后,他反而放下心了。正如寧城殺了韋彭一般,如果是韋彭殺了寧城,空統將一樣奈何不了倪剛。

    寧城開始閉關,楊弘厚和南月芳并沒有離開,而是留在了少都府護法。

    寧城傷勢不輕,換做別的修士,根基早已盡毀。但是他不同,他的經脈和紫府都是玄黃本源重塑過,只要沒有徹底的碎裂潰散。玄黃珠中的玄黃本源就會一直滋潤修復他的經脈和識海。

    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寧城的傷勢完全康復后,這才松了口氣。他估計空彭彭應該回來了,他沒有立即出去,而是取出了韋彭的戒指。

    韋彭的戒指空間巨大無比。里面堆積了各種各樣的妖獸材料、靈石、靈草,還有一堆不錯的法器和幾件靈器,黑銀戰船赫然停在一角。

    這家伙果然是有命搶,沒命享。

    寧城從戒指里面抓出一堆玉簡,對于別的東西,他也不少,并不稀奇。倒是韋彭的那古戟實在可怕。若他不事先布置連環殺陣,絕對打不過韋彭的那種戰魂古戟。

    他不可能每次戰斗之前都會布置下連環殺陣,所以他要看看韋彭有沒有這種戰魂戟技。如果實在沒有,他就自己想辦法創造出一種類似戰魂戟技的斧技來。

    寧城沒有找到戰魂戟技,卻找到了他同樣需要的東西,戟陣。

    韋彭的古戟是一個上古法寶。雖然只是一件靈器,卻可以分裂重組。古戟分裂開來后,可以形成數十小戟、這些小戟可以形成各種陣法,束縛住對手,輕易將對手斬殺。

    寧城看到這個地方。甚至出了一身冷汗。

    他終于明白了韋彭的古戟為什么會分裂出這么多小戟了,原來這古戟可以施展陣法攻擊。

    可惜的是韋彭不懂陣法,無法修煉出這種戟陣。他只能單純的分裂出小戟困住寧城,完全沒有任何章法可言,更不要說布陣了。

    沒有形成陣法的小戟都如此厲害,一旦形成了陣法,豈不是比他的玄冰三十六槍更是強大數倍?

    韋彭不懂陣法,可是他懂啊。他的黃金巨斧僅是一件頂級法器,要論強悍程度的話,并不比任何靈器差。不能分裂小斧也沒有關系,他可以單獨請人煉制一些小斧,然后創造出他的斧陣困住對手。

    這種斧陣肯定需要強大的神識支持,寧城有些想念那個怒斧蓮花池了。如果在怒斧蓮花池中,修煉個一年神識,他的神識肯定提升幾個檔次。

    寧城收起玉簡,將自己整理了一下,走出閉關的地方,他估計了一下,去規則路的時間應該到了。

    “少都,你已經沒事了?”守在外面的楊弘厚看見寧城出來,立即欣喜的叫道。

    “我沒事了?!蹦腔卮鵒艘瘓浜?,又看著沒有說話,眼里卻輕松了不少的南月芳問道,“南少侯,你和楊弘厚一直在這里等著?”

    南月芳嗯了一聲道,“我和楊少尉,輪流在這里值守??戰乩戳?,說你這幾天會出來,所以我們都留在這里?!?br />
    “是啊,空將軍讓你出關后去他那里一趟?!毖詈牒裨諞槐吡λ檔?。

    寧城來到少都府空曠的地方,將黑銀戰船揮出,對南月芳說道,“南少侯,這黑銀戰船我拿回來了,你再拿去吧?!?br />
    “多謝少都?!蹦顯路加行木芫?,可是這黑銀戰船對她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而且她也知道黑銀戰船放在這個寧少都手中,實在是浪費。

    見南月芳收起黑銀戰船,寧城取出自己的少都印遞給楊弘厚說道,“你自己去辦一下晉級三星大尉的手續,我去空將軍的府中看看?!?br />
    如果是剛見到寧城,看見寧城隨隨便便將自己的少都印拿出來交給楊弘厚,南月芳肯定會暗罵寧城這個少都白癡。但是現在她已經完全清楚寧城這個少都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人家根本就不想在這里常留,這個少都對他來說還真沒有什么吸引力。

    ……

    寧城剛到空彭彭的統將府,就聽見空彭彭的大笑傳來,“寧城你來了,趕緊進來吧?!?br />
    兩名俏婢早已出來,將寧城帶進了空彭彭的統將府客廳中。

    空彭彭坐在客廳的上方,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已經倒了兩杯靈茶。濃郁的靈茶香味傳來,寧城聞到這種氣味,感覺到精神一振。

    “快坐下來喝杯靈茶,這靈茶可是我才弄回來的,很不錯?!笨張砼砣惹槲薇鵲乃檔?。

    寧城坐下之前故作惶恐的說道,“空將軍,這次你不在島上,我給你惹了一點小麻煩?!?br />
    “哈哈,這算什么麻煩。那倪剛要是敢跟我屁話,我就一口吐沫過去。你不用擔心,他連你一根毫毛都動不了。要我說,你還幫了他一下。不然,讓韋彭那個飯桶進入規則路,他說不定還浪費一個名額?!笨張砼碓俅喂笮?,一句話就將韋彭的事情揭過了。

    寧城放下心來,坐下后端起靈茶喝了一口,一道清涼氣息瞬息潤遍全身,他不由自主的說道,“好茶?!?br />
    “這茶我也就這點,不然可以送點給你。而且我這拿過來的還不算是好的,只是人家不要的茶渣而已。這種完整的靈茶,就算是我也喝不到?!笨張砼硪燦行┮藕兜乃檔?。

    寧城立即動容的問道,“這是什么茶,竟然這么珍貴?”

    “這茶有一個名字叫一霧,因為完整的這種靈茶喝一杯的話,就會讓修士產生一種頓悟。明悟自己一直不解的東西,所以這種一霧茶也叫著一悟?!笨張砼硪藕兜乃檔?,顯然是為自己不能弄到這種完整的靈茶而遺憾。

    “不說這個了,要是你今天不出關,我明天也要去叫你出來。規則路即將開啟,后天浦布海島的船要去樂洲,我們也一起過去?!笨張砼斫椴璧氖慮櫸旁諏艘槐咚檔?。

    寧城連忙說道,“請將軍放心,在規則路中寧城必定全力以赴,只要有洗靈真露在,我就一定要幫將軍找到?!?br />
    空彭彭嘆了口氣說道,“洗靈真露是肯定有的,但并不是每一個從規則路出來的人都可以得到這種天地寶物。你用心就行,實在找不到也沒有關系,能從規則路出來,已經是大運氣。我也沒有什么可以送你的,這里有一枚碎丹珠,是我晉級元魂時凝聚而成,相當于一個元魂一層的修士全力一擊,留給你也有一個保命的機會?!?br />
    寧城立即動容,這碎丹珠他很清楚,那時玄丹修士晉級元魂時候凝聚的。玄丹修士在晉級元魂的時候,必須要碎丹,形成元神雛形,碎丹后的暴烈真元可以形成一個碎丹珠。

    “多謝空將軍?!蹦歉屑さ氖掌鶿櫚ぶ?,再次躬身感謝。多一枚碎丹珠,對他來說,那就是多一條小命啊。那規則路里面不但有玄液修士,還有玄丹修士。萬一被玄丹修士攔住,碎丹珠就是筑元修士最佳的保命手段。

    空彭彭站起來拍了拍寧城的肩膀,“你能斬殺韋彭,說明我沒有選錯。你回去準備一下,后天我們一起上船?!?br />
    ......

    ps:

    我們的月票榜再次沖到了第四位,感謝盟主折羽鴻鵠飄紅打賞,回旋的落葉、鳥在找窩、飄絮的孤單、書友140819163818706等朋友連續萬幣送票支持,謝謝!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