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上线了吗: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這里不說道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哈哈,合該我發財……”寧城哈哈一笑,轉頭對越鶯說道,“越鶯,我帶你去挖礦?!?br />
    越鶯還沒有反應過來,愣神的重復了一句,“挖礦?”

    “沒錯,就是挖礦?!蹦撬低?,先行一步離開。

    越鶯見狀,趕緊跟在了寧城身后,她現在已經是凝真初期,修為比之前強大了數十倍都不止,速度當然也跟著提升。

    ……

    兩個多時辰后,寧城呆呆的看著眼前狼藉一片的礦山,好半晌才說道,“這怎么可能?”

    這一片礦山他走的時候還只是挖了一小部分,就算是上萬人在這里挖到怒斧谷關閉,也不至于全部被挖光吧?可是現在的情況是,眼前的礦山什么都沒有了,不要說礦,連一根完整的雜草都被別人給挖了。

    “咦,寧大哥,你看這里面似乎還有人……”越鶯震驚的指著遠處說道。

    寧城同時也看見了前面的人影,是兩名凝真修士,似乎正在尋找什么東西。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們躲過了怒斧谷的傳送,還是怒斧谷發生變故后,傳送根本就沒有開始?”寧城也完全不明白了。

    寧城迅速的來到了這兩名修士面前,這兩名修士看見寧城和越鶯兩人過來,立即就戒備的盯著兩人。

    寧城抱了抱拳說道,“兩位朋友請了,我和師妹被困在一個地方大半年了,錯過了傳送出怒斧谷的時間,怎么兩位朋友也沒有被傳送出去?”

    兩名凝真修士見寧城是詢問這件事,稍微松開了戒備,其中一人苦惱的說道,“別說了,不要說你們沒有被傳送出去,所有進入怒斧谷的人都無法出去。怒斧谷變故后,三個月到了沒有一個人被傳送出去?!?br />
    寧城和越鶯都沉默下來。既然進入怒斧谷的人沒有一個被傳送出去,那就意味著他們被人認為成隕落的美好愿望是空的。

    ……

    這個并不算是很好的消息讓寧城有些失望,和越鶯一路走過去,不要說靈草。甚至妖獸都很少遇見一頭。

    “這里面有些名不副實?!痹捷河行┯裘頻乃檔?。

    “不是,是因為這次進入怒斧谷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就是郟洲的入口都進入了數萬人之多,說不定別的入口進入的人更多。這么多人進入怒斧谷,經歷了一年時間的搜尋,再好的東西也會被弄光掉?!蹦翹玖絲諂檔?,他一直在閉關中。雖然也得到了許多的好東西,不過相比起別的人來說,他得到的肯定不能算多。

    “寧大哥,要不我們去怒斧谷深處。聽說怒斧谷無邊無際,就算是有幾十萬人進來。也有沒人去的地方?!痹捷毫λ檔?。

    “好?!蹦潛糾淳褪欽庋氳?,怒斧谷的東西很多,不可能這么簡單就被全部弄完了。他本來的想法是在怒斧谷中尋找到大量的靈草和修煉資源,然后回到水底洞府去學習煉丹。

    他從凝真晉級到筑元,就廢了這么大的精力。浪費這么多的靈石,甚至還用了四枚極品靈石。以后他需要的資源肯定更多,不會煉丹怎么行?

    雖然他沒有按時回去尋找紀洛妃,但寧城相信紀洛妃肯定會在神風學院等他的。和紀洛妃一起這么長時間,他很了解紀洛妃。既然他說過要紀洛妃在神風學院等他,紀洛妃就會在神風學院等他。除非神風學院不存在了,在化洲。神風學院也是一個五星學院,怎么可能無緣無故的不存在?

    ……

    在怒斧谷深處,一條連綿百里的山脈前擠著數萬修士。確切的說,這連綿百里的山脈由無數的低矮山包組成。這無數的低矮山包連綿縱橫,而且青翠碧綠。靈草氣息撲面而來,在遠處甚至就可以看見一些等級極高的靈草。

    讓人奇怪的是。面對這么多的高級靈草,這里的修士竟然沒有一擁而上。

    如果仔細看時,這些山包有些已經被挖的不成樣子,有些依然還安然無恙。眾多的修士成群結隊,分散在一些沒有被挖動過的山包之前。每個人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這些氣勢聯合起來,就好像在和對面的山包對抗著什么。

    終于一聲歡呼傳來,其中一個山包前的修士似乎在對抗占據了上風,山包前面一層無形的東西被驅散開來,所有的人一擁而上。

    如果剛來的人看見這一幕,就完全可以明白為什么這里的山包,有些已經被挖的不成樣子,有些依然還安然無恙了。

    “靜秀師姐,我找到了好東西……”一個模樣極丑的少女欣喜的叫了出來。

    她身邊的一名年輕男修趕緊捂住了這少女的嘴巴,伸手就將她手中的東西奪過來放在自己的儲物袋中,然后嚴厲的說道,“丹琴,不要多話,找到東西收起來就行了?!?br />
    這模樣極丑的少女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見邊上有人低沉的喝道,“剛才的東西是我先看見的,拿出來?!?br />
    年輕男修將極丑少女拉在了身后,盡量放緩自己的聲音說道,“朋友,這里的東西都是無主的,剛才我師妹先拿到,你這話太過了點吧?!?br />
    “少說廢話,交還是不交?!閉餑行薜禿攘艘簧?,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不交又如何?”又有一名膚色微黑的漂亮女修走過來,譏諷了一聲說道。

    男修獰笑一聲,“不交就死吧?!?br />
    說話間已經祭出了一件綠色的巨爪,這道巨爪一祭出,席卷起來的強大氣勢,就直接將眼前的三人全部籠罩起來。處身這種巨爪的殺意氣勢之下,就算是呼吸也感覺到壓抑。

    這三人無疑就是和寧城走散的藏鑠、孟靜秀和瑞木丹琴了。如果寧城不在河底閉關將近一年,這么長時間,大家或者也都相遇了。只是寧城在河底閉關將近一年時間,他們三個相遇后,也沒有找到寧城。

    孟靜秀見對方先動手,哪里還會忍,長戟同樣的祭出,一出手就是一招怒河潮漲,她才凝真六層,對方已經是凝真九層。她雖然自負,也不敢對一個凝真九層輕視。

    戟影形成了猶如怒河漲潮一般的殺意,鋪天蓋地的卷向了巨爪,這想要吃定孟靜秀三人的凝真九層,在這種波浪一般席卷而來的戟影下,立即就感覺到到渾身發寒。他完全沒有想到,一個凝真六層能有如此強大的戟技。

    “轟……咔咔……”凝真九層修士的綠色巨爪和戟影轟在一起,激起了漫天的真元炸裂。數道戟影沖出巨爪的封鎖,轟在了這凝真九層修士的胸口。雖然戟影因為巨爪的緣故,威勢降低了許多,依然將這凝真九層修士的衣服撕裂開,帶出幾道血痕。

    這幾道血痕不算什么傷,但是這凝真九層的修士在這一招之下顯然落在了下風。

    孟靜秀心里一沉,她以為這一招可以讓對方重創的,沒想到只是不疼不癢的來了幾道血痕。如果真的打起來,她的情勢不容樂觀。

    “哈哈……兩個人打麴師兄一個,既然如此,也別怪我商牟高不客氣?!彼孀派袈湎?,一名身穿褐衣的男子落在了孟靜秀的面前。

    “你們要不要臉,我剛才站在這里動也沒動,什么時候兩個人打一個了?”藏鑠憤怒的罵道。

    這叫商牟高的褐衣修士根本就不理藏鑠的話,直接祭出一柄飛劍轟向了孟靜秀,同時對另外一名被孟靜秀逼退的凝真九層修士說道,“麴師兄,你去教訓這個廢話的,這個黑鍋女人交給我干?!?br />
    孟靜秀本來還想反唇相譏幾句,但是聽到這個褐衣修士如此無禮的話,頓時氣得發抖,手中的長戟再次轟了出去。

    連綿磅礴的戟影比剛才更為強勢,但是這些戟影卻被對方的劍芒輕松的擋住。孟靜秀心里一沉,她和對方一動手就知道,這個商牟高比在莫澤大廣場輕松打敗她的方新更為強大,而且強大的還不是一點點。他發出來的劍芒很是詭異,似乎可以束縛住她的真元和神念。

    但這里不是賽臺,她沒有辦法認輸,就算是要被殺,她也只能頂上去。

    連綿不絕的戟影輕松就被商牟高破去,而對方的數道劍芒卻毫無滯遁的穿過戟影。

    孟靜秀心里大駭,長戟收回強行化成一面戟盾,要擋住這些穿透過來的劍芒。

    “噗噗……”兩道血光四濺出去,她的腰部和胳膊依然被劍芒掃中。

    胳膊上那一道劍芒只差幾厘米就可以將她一條胳膊全部砍落,就算是這樣,如果不趕緊治療的話,她的胳膊依然是廢了。

    看見孟靜秀重傷,本來就不是對方對手的藏鑠被一爪轟在胸口,頓時被轟飛出去。此時他胸前幾個血洞,受到的傷并不比孟靜秀輕。

    瑞木丹琴大急,趕緊哭泣著說道,“你們不要殺藏師兄和靜秀師姐,那東西我們給你……”

    說完她根本來不及等藏鑠說話,直接將藏鑠的儲物袋拿下來,丟給了對方。瑞木丹琴是在這里面后才聽別人說的,一般將自己的儲物袋丟出去,沒有深仇大恨,就不能再動手殺人。

    這叫麴師兄凝真九層的修士冷笑一聲,“早叫你拿出來不拿,現在晚了……”

    說話間,手中的巨爪就要再次祭出。

    (第一更送上?。?br />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