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画质优化: 第十九章 紀洛妃的悲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紀洛妃茫然的睜開眼睛,卻看見了一個并不是很大的房間,房間中一共六個人,她正躺在一張木榻上。除了她之外,還有莊恬雅、簡素婕、淡湘靈,另外兩個她卻不認識了。

    “這是哪里?寧城呢?”紀洛妃反應過來,趕緊坐起來焦急的問道。

    淡湘靈一向不怎么說話,而簡素婕和紀洛妃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另外兩個紀洛妃根本就不認識的女孩更是不會說什么。唯有莊恬雅說道,“現在我們在前往化洲的飛船法寶上,飛船此時剛剛飛過大安森林。再有幾天應該就可以接近垣洲了?!?br />
    “垣洲?那寧城呢?”紀洛妃忽地從木榻上跳下,問了一句后,不等莊恬雅回答,就跟著問道,“我姑姑呢?她有沒有將寧城帶來?”

    莊恬雅默然不語,紀洛妃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轉身就要沖出去。莊恬雅大驚,趕緊隨手拉住了紀洛妃驚聲說道,“你不要命了?”

    “就算是不要命,我也要去救寧城,寧城一個人留在蒼秦國,決無生理……”紀洛妃焦急惶恐的說道,“你快放開我?!?br />
    莊恬雅并沒有放開紀洛妃,只是嘆了口氣說道,“洛妃,你如果這樣沖出去,要回蒼秦國,不但你活不了,就是你姑姑也要被重責,而且你絕對回不到蒼秦國。你知道這飛船上的前輩是什么修為嗎?那是一個玄液境前輩。你姑姑只是一個學院的老師,她僅僅只能將你帶回化洲的隕星學院,很多事情……”

    紀洛妃冷靜了下來,并沒有繼續沖動要出去。玄液境她當然知道,只有到了筑元九層圓滿后,才可以沖擊玄液境。而能晉級到玄液境的更是鳳毛麟角,在低級洲,每一個玄液境的大能都是地位極高的存在。

    筑元境要將真元轉化為真液,鑄造根基。同時產生神念,可以說筑元境是一個修士的分水嶺。而玄液境卻是在筑元九層圓滿后,真液聚集,在丹田中形成一個丹湖雛形。隨著修為凝實,丹湖會擴大擴大厚實,神念同時增強。形成丹湖的修士,實力比起筑元境要強大太多了。

    通俗的比較一下,就是她姑姑當初那么簡單就殺了兩個聚氣六層,那玄液境同樣可以如此簡單的殺了她的姑姑。

    見紀洛妃手有些發抖,莊恬雅繼續說道,“再說了,你就算是回去也無法救寧城。更何況,你能回的去嗎?”

    “他怎么了?”紀洛妃更是顫聲問道。

    莊恬雅沒有隱瞞說道,“寧城在出學院的時候,因為聽到顧飛出聲侮辱你,隨即就和顧飛發生了沖突。結果被顧飛挑戰……”

    紀洛妃握緊了拳頭,手更是捏的發青。事實上,寧城給她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和她一起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了多少年,而是她幫助寧城殺了咸元魁,去叫寧城逃走后,那一段時間的記憶。

    那只有短短的時間,可是寧城給她的印象比之前所有的印象加起來都要多很多。

    “不要緊張……聽我的就行?!?br />
    “洛妃,我的資質你知道,你記得走了后為我報仇,我可不想死后沒有人為我報仇?!?br />
    “洛妃,你不丑啊……”

    寧城的話就好像在耳邊一般,但是寧城呢?

    真正認識一個人,有的時候許多年過去了,也不一定能認識清楚。有的時候只要一瞬間,就好像走過了一輩子。紀洛妃感覺自己在和寧城接觸的那短短的時間,她就已經完全了解了寧城。

    “寧城后來怎么了?”紀洛妃雖然心里知道寧城兇多吉少,依然抱著萬一的語氣抓緊了莊恬雅焦急問道。

    莊恬雅感覺到紀洛妃的手在顫抖,心里微微嘆氣,在她看來,寧城是遠遠配不上紀洛妃的。她實在是不明白紀洛妃為什么要對寧城如此惦掛。

    莊恬雅安慰的拍了拍紀洛妃的手說道,“顧飛挑戰寧城,寧城提出要和顧飛出城去比斗速度。寧城應該想要通過這種辦法逃走,只是他和顧飛的修為相差實在是太大了點,而且還有顧一鳴在一邊壓陣?!?br />
    紀洛妃絲毫都沒有覺察到她的手心已經被捏出血跡,她很清楚,寧城的處事能力雖然比她強??墑竊誥緣氖盜γ媲?,寧城又能如何?

    寧城,我必定會為你報仇,決不讓你死后沒有人報仇……

    紀洛妃一字一字的將這句話刻在了心底,將來她修煉有成,必定會回來殺了顧一鳴?;褂脅鄖毓墓?,還有……

    紀洛妃冷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簡素婕,她很清楚寧城沒有對簡素婕做什么事情,寧家滅亡絕對和簡素婕有關系。將來有機會,她一樣會幫助寧城殺了簡素婕和裘英光。

    看見紀洛妃冰冷的眼光看來,簡素婕感覺到渾身一冷。但是她很快就反應過來,就好像知道紀洛妃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同樣冷眼看了一下紀洛妃,“你要幫寧城報仇,我簡素婕接著?!?br />
    “你簡家和裘家合伙陷害寧城,以寧城之前聚氣都沒有成功的人,能對你無禮?我眼睛不是瞎子。寧城走了,他的事情我會幫他做完的?!奔吐邋撓鍥溝椎拿揮辛慫亢戀那楦?。

    就連一邊的莊恬雅聽了都是心中一顫,她有一種毫無理由的感覺,紀洛妃變了,變成了一個她完全不認識的人,再也不是之前那個將自己冰封起來,卻依然善良的紀洛妃。

    簡素婕雖然心里也是一顫,依然說道,“當初寧城非禮我是事實,我后來知道他是被人陷害了,但絕對不是我。而且我也是受害者,正因為這樣,我才沒有要繼續殺他,還救了他一次,信不信由你?!?br />
    紀洛妃閉上眼睛,緩緩的坐了下來,根本就不再理睬簡素婕。

    ……

    一個月的時間,寧城和安依都是繞路行走。安依更是沉默了,但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她會做飯和懂得各種靈草,只是她不吃肉食。寧城打回來的各種獵物,安依從來都不吃。

    寧城對安依吃什么東西,也從來不管,他一路上研究安依給他的那本靈草書冊。此時他比剛從蒼勒城出來的時候,進步太多了。至少一般的靈草,他都能認出來。

    安依沉默了許多,卻更是依賴寧城。每次寧城出去打獵,她都會焦灼不安,只有看見寧城回來后,這才安靜下來。師父的去世,對她的打擊很大。

    這天,寧城和安依再次翻過一座巨山。兩人已經能夠聞到大海的腥味了,寧城是激動不已。哪怕一切都是陌生的,大海依然還是和前世一摸一樣,至少表面上是一樣。

    想到即將要前往無邊無垠的海域,寧城感覺自己的心懷也一下變得無邊無際起來,他甚至渴望找到到了海邊,然后大叫一聲,我終于又看見大海了。

    只是當寧城回頭看見依然沉默的安依后,這種激情的沖動立即就消退了下去,他對安依笑了笑說道,“安依,你師父為什么說你不能嫁人?”

    寧城是怕安依長久這樣下去,會得憂郁癥。安依不懂這些,卻不代表他不懂。

    “我也不知道,師父說我不能嫁人,我就不嫁人好了。你不是也告訴我,出家人不成婚的嗎?”安依張大眼睛看著寧城說道。

    寧城看著安依明亮清澈無比的眼睛,再看看她瘦了一圈的臉,心里有些為她感覺到難過。他隨即就將那些情緒拋開,依然笑著對安依說道,“安依,在我的家鄉,出家人也是可以成婚的?!?br />
    “寧大哥,你是想讓我嫁給你?”安依立即問道,和寧城在一起,她決不將心里的疑問藏起來。在和寧城相處了一個多月后,她總算是將寧城升級為了寧大哥。

    寧城苦惱的揉了揉頭發說道,“不是,我有女朋友了,我的意思是……”

    安依微微一笑說道,“寧大哥,你不用擔心我,謝謝你這一路上對我的照顧。我師父去了,我心里只是難過而已。現在我也漸漸的想通了,你不用專門來安慰我的?!?br />
    寧城愣愣的看著安依,現在誰說這小尼姑笨,他就要和誰急了。感**家一直都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不大愿意說出來而已。

    見寧城有些尷尬發愣,安依忽然說道,“寧大哥,我心里一直是感謝你的,沒有你陪伴,我師父去了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什么?!?br />
    說完,她第一次主動問道,“寧大哥,你說你有女朋友,后來你女朋友和你鬧了一點小矛盾分手了,你還要去找她嗎?”

    寧城沒想到安依連這句話都記得清楚,他當初只是忽悠安依師父的一句話,以安依當初的那種悲傷情況,竟然還記得。女人果然你永遠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無論是不是尼姑都是一樣。

    “不會了,再說我現在也無法找到她?!蹦且×艘⊥匪檔?。

    安依再次問道,“寧大哥,如果你可以找到她,你會不會去找她?”

    寧城沉默下來,田慕琬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就如此對他。

    女人耍點小脾氣倒也沒什么,可是田慕琬不應該將他送的珠花給了査志義。而査志義卻將他送的珠花丟進了下水道,田慕琬竟然讓査志義再幫她買一個。無論田慕琬是什么心思,寧城都覺得自己很難再回到和之前一樣對待她了。

    他送了那兩朵珠花,那是代表他兩個最親的人,他可是將田慕琬看成了和妹妹若蘭一樣的親人。田慕琬借査志義的手丟掉了珠花,也等于丟掉了他對田慕琬的那一份真心。(請求順手加入書架,這等于多一個收藏,感謝?。?.....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