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几点开始:章節目錄 第一一七九章 末路圣皇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br>

    就算是再遲鈍,寧城也知道這是機緣。。しw0。因為他身體經脈重組,潛力再一次上升。這個時候不抓緊時間修煉,更待何時?

    一條條極品神靈脈被寧城丟了出去,極品神靈脈一出來就被冰寒凍裂分解。但那無窮無盡的神靈元氣卻無法消失,依然被寧城瘋狂的吸收。

    寧城的肉身在再進一步的同時,他的修為也在蹭蹭的上漲。

    冰屬性和空間屬性道韻氣息在寧城周圍環繞,修煉到了寧城這個程度,吸收神靈元氣增強實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那種對規則道韻的領悟和理解。

    道元中期巔峰,道元后期……

    道元圓滿,新的道韻終于凝聚起來,在這一瞬間,寧城頓悟到了他的新神通,冰封空間。

    隨著寧城的道韻氣息卷出,在他身周形成了一個又一個被冰封的空間。雖然這些冰封空間很快就在極致的冰寒下裂開,卻絲毫都沒有影響到寧城對冰封空間更深層次的領悟。

    無窮無盡的冰寒道韻被寧城吸收過來,然后在這里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冰紋。原本就極致冰寒的空間,因為寧城對冰寒道韻的吸收,這一方空間變得更為深寒。

    時間漸漸流逝,在這極致冰寒的虛空空間中,除了寧城還在不斷的感悟道韻模擬神通之外,只有寒意越來越可怕的冰屬性道韻氣息。

    寧城那被冰封住的人形冰雕也越來越龐大,最后人形漸漸消失,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山。因為冰寒道韻不斷蓄積,冰山也越來越大。

    ……

    太素妖脈。

    無數的道庭軍和妖脈的妖獸絞殺在一起,各種法術光芒、道韻神通、元氣碰撞和彌漫的血霧卷在一起。

    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是人類道庭軍主動發起的攻擊。而在以往。一直都是妖獸發動獸潮攻擊。

    不要說有沙蘇的第十道庭軍,無數陣法師存在。就算是沒有陣法道庭軍,太素妖脈的妖獸也無法抵擋住道庭大軍。

    比起正規訓練的道庭軍。太素妖脈的妖獸雖然多,卻是一群烏合之眾。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妖獸隕落。道庭大軍氣勢越來越盛。

    面對如此可怖的壓倒性攻擊,太素妖脈的妖獸終于承受不住了。隨著道庭大軍再次上壓,太素妖脈的妖獸終于崩潰。無窮無盡的妖獸紛紛逃散,任憑裘馭生這個圣皇如何壓制,也無法阻止這種潰敗。

    一路追殺的道庭軍氣勢如虹,一些年齡較大的修士更是難以抑制住內心的激動。以前妖獸發動獸潮的時候,太素界修士只能憑借城池防御陣抵擋獸潮攻擊。

    只有那些妖獸得到足夠的好處之時,它們才會撤退到太素妖脈中去。什么時候人類修士可以向這樣。在太素妖脈深處追殺的妖獸不要命逃走了?這簡直是做夢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每一個曾經和獸潮戰斗過的修士,都由衷的感謝太素道庭,沒有太素道庭,不要說在太素妖脈中壓著妖獸追殺了。就算是在圣城當中抵擋妖獸,還要一邊和妖獸協商。

    就在所有人殺紅了眼,想要斬殺更多妖獸的時候,道庭軍發出了撤退的道庭軍令。

    沒有人能理解這種軍令,按理說這個時候應該一鼓作氣收拾掉整個太素妖脈才是。盡管沒有人理解,也沒有人敢違抗道庭軍令。

    追殺妖獸的道庭大軍頓住,開始緩緩撤退。

    太素道庭的駐地。此時已經在太素妖脈的深處。在太素道庭駐地之中,沮方痕很是不解的問道,“離庭柱。這個時候我們只要揮軍深入,很快就可以滅掉太素妖脈的一切力量,為何要停止?”

    寧城不在太素道庭,太素道庭沒有護庭,只有離鳳的地位最高。

    離鳳沒有直接回答沮方痕的話,他的目光從其余護庭身上掃了一下,顯然看見大多數人都有著同樣的疑惑。

    “各位庭柱,各位太素道庭的道友。事實上我也想一鼓作氣,滅掉整個太素妖脈。但是我不能這么做?!?br />
    離鳳的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邊。有些人明白離鳳的意思。不過還有部分人并不理解。

    離鳳嘆了口氣,“太素妖脈最可怕的地方在太素妖脈的妖城。太素妖城的防御陣法不會比天素圣城差。而且太素妖脈存在這么多年,你們以為是僥幸的嗎?如果我們真的敢壓到太素妖城,就算是戰勝了,損失也是極為慘重?!?br />
    眾人安靜下來,沒有人認為離鳳在胡扯八道。太素妖脈深處的太素妖城,大家幾乎都知道。很多天素圣城沒有的頂級寶物,在太素妖城卻可以購買到。

    見眾人明白自己的意思,離鳳點點頭,繼續說道,“而且道君的意思不是讓我們毀掉太素妖脈,殺光每一個妖獸。而是要我們滅掉那些敢屠戮人類城市的妖獸,留下大部分普通妖獸。將來,太素妖脈要變成太素界弟子試煉的地方。物競天擇,先不要說我們能不能殺光所有的妖獸,就算是殺光了,那將失去了平衡,對我太素道庭來說,并不見得是好事。更何況……”

    離鳳說到這里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更何況道君將我們調集過來,到現在也沒有現身,我們還是在這里等候道君的道君令?!?br />
    眾人都點點頭,這次寧城的道君令到了天素圣城道庭后,太素道庭可以說是第一時間響應。加上太素道庭現在富有,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出動了太素道庭軍。一切都井井有條,沒有任何遲疑和不妥出現。

    只有幾名知道離鳳心思的混元圣帝,才知道離鳳剛才說的更何況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道君寧城沒有回來固然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太素妖脈有一個沒有人敢惹的存在。

    別看太素道庭軍打的太素妖脈妖修和妖獸潰敗,但真的要鏟平太素妖脈,恐怕并不是那么簡單。若不是太素道庭現在凝聚力強大無比,甚至還有楚曼荷這種合道圣帝存在,離鳳都會阻止這次道庭大軍出動。

    不過離鳳也知道,太素妖脈的事情遲早也解決。如果不解決,將來終究是大麻煩。別看現在太素妖脈的這些妖獸不堪一擊,那是因為沒有組織起來形成真正的妖獸軍戰斗力。一旦真的組織起來了,那戰斗力絕對不會比太素道庭軍弱。

    假如有一天太素道庭軍還在和太易道庭軍對峙,太素妖脈的妖獸忽然暴動,那才是壞事。

    所以盡管寧城不知道太素妖脈有一個強大的存在,離鳳依然贊同了寧城出動道庭軍對付太素妖脈妖獸的事情。

    ……

    太素妖脈深處,裘馭生臉色灰敗,他知道太素道庭成立后,太素妖脈的妖獸不會是道庭軍的對手。但卻沒有想到相差如此之大,簡直是不堪一擊。這幾年時間,與其說是在和太素道庭軍對峙,還不如說是太素妖脈的妖獸節節敗退。

    “圣皇大人,最多還有一個月時間,太素道庭軍就會攻入我太素妖城,我們……”一名尖細腦袋的鼠妖閃爍著豆眼站出來,小心翼翼的說道。

    裘馭生一揮手哼了一聲,他自然知道這名手下的意思,那就是讓他去請傲舞道君。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裘馭生是傲舞道君的女婿,也知道傲舞道君很是看不起他這個女婿。說一句心里話,裘馭生是真的不想去求傲舞道君。

    沒有人敢說話,圣皇大殿中陷入了沉寂。好一會,裘馭生才嘆了口氣,“我去見見圣皇太后……”

    大殿中的眾妖聽到這句話,都是暗自松了口氣。

    傲舞道君看不起圣皇裘馭生,除了認為裘馭生沒有什么本事之外,還有一個就是裘馭生對自己的道侶圣皇太后,也就是她的女兒鮮霏霏實在是太差了。

    鮮霏霏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是嬌弱溫和,事實上鮮霏霏這個圣皇太后也和她的名字一般,嬌弱溫和。唯一和名字不匹配的是,她長的實在是太丑了。

    翻鼻孔,細眼睛,一頭枯黃的頭發,如果不是還有一點腰身顯示出她是一個女人,恐怕沒有人會將她當成女子。

    裘馭生人還沒有走到后院,就聽到了輕細的琴聲。這琴聲帶著一絲愁緒和寂寞,似乎在敘述著一種孤單和無助。

    裘馭生佇立在院外佇立了好一會,這才嘆了口氣,跨入院中。

    “霏霏……”裘馭生看著坐在樹下彈琴的女子背影,艱澀的叫了一句。

    “?!鼻偕蝗渙杪伊艘幌?,隨即古琴啪嗒一聲落在了地上。

    女子忽地站起,有些不敢相信的轉過頭來,看著站在院子門口的裘馭生。她不記得上次裘馭生出現在她的院子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千年前還是萬年前……

    “霏霏見過圣皇……”女子眼里的驚寵一閃而逝,趕緊側身一禮。

    裘馭生看見女子奇丑的面容,剛才還有些愧疚的心思頓時消失,眼角閃過一絲厭惡。不過他很快就想清楚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那一絲厭惡被他隱匿了起來,趕緊上前扶住女子深切的說道,“霏霏,我一直忙于修煉,倒是苦了你了?!?br />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