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改红血:章節目錄 第九百九十五章 棘昂姆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個小小的塑道圣帝,這個他之前認為可以一巴掌拍死的螻蟻,卻輕易殺了他一個化道圣帝,人生為何如此憋屈?

    寧城長槍一卷,這名化道圣帝的尸體早已化成一股力量滲入了第二望鄉橋,而那一枚戒指卻落在了寧城手中。

    連續兩名化道圣帝被寧城直接或間接斬殺,另外兩名還在奈何橋上和白裙女子、候賦戰斗的化道圣帝頓時膽寒。

    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想更多的東西,腳下的血河忽然翻滾起來,狂暴的陰風頓時卷住這兩人。寧城解決了自己的對手,自然可以控制第一奈何橋對付這兩個家伙。

    寧城根本就沒有繼續動手,在他第一奈何橋的幫助下,這兩名化道圣帝就被白裙女子和候賦斬殺。

    白裙女子和候賦連戒指都不敢去收取,直接沖出奈何橋。他們擔心寧城心生歹意,將他們也留著奈何橋中。

    若是寧城真的心生歹意,的確是可以將這兩個人留在奈何橋中。事實上就算是寧城想要留下這兩個人,他現在的實力也不夠了??刂頻諞荒魏吻藕偷詼縝?,他的損耗實在太大。

    事實上寧城也從未想過要殺掉這兩個盟友,如果不是這兩個人,他單獨面對這五個化道圣帝,恐怕是很難走掉。

    白裙女子和候賦還沒有走出奈何橋,就發現腳下的奈何橋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寧城正站在兩人的對面,其余五名化道圣帝,此刻一個都看不見了。

    白裙女子和候賦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肯定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塑道圣帝。寧城簡直是逆天的不能再逆天了。一旦等這七橋神通完全煉層??峙掄鎏亟繅裁揮興畝允?。

    “柳芳琳見過道友,多謝這位師兄出手相助?!卑茲古幽睦锘垢以俳塹背梢桓鏊艿朗サ??連忙做了一個修士禮節問候。僅僅一個施禮的動作,就將她的魅惑更是勾勒的淋漓盡致。

    一邊的候賦也趕緊抱拳說道,“天罡丹門候賦見過道友,多謝道友出手?!?br />
    寧城連忙還了一禮,“我叫寧城,一個散修。大家剛才是互相幫助,如果沒有兩位。我自己也危險,可惜的是走掉一個?!?br />
    柳芳琳和候賦心里倒吸冷氣,一個塑道圣帝干掉了四個化道,還要可惜走掉一個。別看這四個化道中有兩個是他們干掉的,甚至柳芳琳一個人就殺掉兩個。但是她和候賦心里都清楚,他們能殺掉對手,全部是寧城的相助。

    換句話說,沒有寧城,他們就算是對上其中任意兩個化道圣帝,也只能自保。而絕對不可能殺掉對方。一旦對上五個化道圣帝,那只能等死。至于寧城說自己是散修。柳芳琳和候賦是不會相信的。

    散修有這么厲害?如果散修都有這么厲害,那大家都去做散修了。

    寧城取出兩枚戒指遞給柳芳琳和候賦說道,“這是兩位剛才的戰利品?!?br />
    柳芳琳和候賦連忙拒絕,“不敢,如果不是寧道友的七橋困住他們,我們是無法殺掉對方的。

    寧城見兩人的確不想收,只好收起戒指說道,“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兩位。葬影惡魔是什么東西?為何現在逃到這里來了,也不能出去?”

    柳芳琳知道寧城估計對葬影藍沙并不了解,索性解釋道,“葬影藍沙最可怕的就是葬影惡魔,在葬影藍沙中有無數的葬影惡魔。這些葬影惡魔隱藏在藍沙中,我們的神識和肉眼都看不見?!?br />
    寧城忽然想起之前自己被一個神識都掃不到的巨口咬了一下,若不是他還有無極青雷城護住,說不定都被干掉了。

    “柳道友,之前我在逃走的路中,被一個看不見,神識也掃不到的東西咬了一口,那是不是葬影惡魔?”寧城問道。

    柳芳琳聽到了寧城的話后,臉色一變,好一會才點點頭,“那也是葬影惡魔,不過我們說的葬影惡魔不是這種,而是能夠叫出‘棘昂姆魯’的葬影惡魔。一般被這種葬影惡魔盯上,那是絕無幸理。在葬影藍沙,有無數你說的那種看不見的巨口,這些都是成長中的惡魔。

    它們一般都只會出口一次,如果沒有干掉對手,就會隱匿掉。進入葬影藍沙的人,有一半是被葬影惡魔吞噬掉的,還有一小半才是死于別的地方?!?br />
    柳芳琳的臉色一變,寧城看的很清楚,不過他沒有問這個,而是問道,“‘棘昂姆魯’是什么意思?”

    在一邊聽著的候賦忽然說道,“‘棘昂姆魯’就是味道鮮美的意思…...”

    寧城傻眼了,味道鮮美?味道鮮美也可以嚇得眾多圣帝逃走?

    柳芳琳凝重的說道,“寧兄,你可不要小看這四個字,這四個字帶有無窮無盡的魔力。一般只有最強大的葬影惡魔,才會叫出這四個字。意思是人的血肉和元神,味道很鮮美。

    一旦出現這四個字,那無窮無盡的葬影惡魔就會聚集過來,對這一片進行搜尋。哪怕是道元圣帝,被這種葬影惡魔盯住,也是很難走掉。之前我讓你不要離開這里,就是我肯定那外面的藍沙中早已滿是葬影惡魔。也許,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br />
    “那這里是什么地方?似乎被一個陣法護住了?!蹦侵噶酥鋼芪宕嗟穆灘菸實?。

    柳芳琳繼續解釋道,“這里是葬影藍沙采集神靈草和頂級天材地寶的地方,有人說是一個前輩大能布置起來的,一般這種地方都叫著生谷。在葬影藍沙中有許多這種生谷,每一個生谷,前面都有一個拒魔湖。哪怕葬影惡魔再厲害,也無法通過拒魔湖過來。

    不過這個生谷應該早就有人來過了,所以雖然有許多的神靈草。卻并不是特別珍貴。想要特別珍貴的神靈草。那只有去從未有人進去過的生谷。找到這種地方。只能憑借運氣?!?br />
    寧城不解的問道,“既然這里有人來過,按理說應該沒有神靈草了才是?”

    柳芳琳耐心的說道,“這些神靈草都在生谷的邊緣,采集每一株神靈草都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再次被卷入翻滾的藍沙之中?!?br />
    “我還想請問一下兩位,有沒有聽說過綺星金隱葉?”這才是寧城來葬影藍沙的主要目的。

    柳芳琳和候賦都搖了搖頭,表示從未聽說過在葬影藍沙有綺星金隱葉。

    “多謝兩位解惑?!蹦潛行壞?。這個女人誘惑力太大??醋潘禱暗氖焙?,似乎整個身體都在隨著曲線顫動,而且還是無意識的。這樣一個誘惑無比的女人,他實在不想和她在一起多呆??湊飧齪蚋車難?,估計也是對柳芳琳愛到骨子里面去了。

    告辭了寧城,柳芳琳和候賦往里面走出數十米元后,忽然再次停了下來。

    柳芳琳回頭看著寧城說道,“寧兄,葬影惡魔還有一個可怕的秉性,那就是一旦被葬影惡魔咬過一口。只要等一天后再出現在葬影藍沙中。就會吸引無數的葬影惡魔過來。而且在生谷中不能超過半個月,超過半個月?;岜恢苯喲統鏨??!?br />
    寧城終于明白為什么之前自己說被葬影惡魔咬了一口,柳芳琳臉色一變了,原來是這個原因。

    柳芳琳和候賦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見,寧城停了下來,神識在身體中仔細檢查了數遍。他并沒有發現任何不妥,心里頓時有些懷疑柳芳琳的話。也許那葬影惡魔只是咬了他的無極青雷城一口,對他的影響并不是很大。

    盡管這樣想,寧城心里還是充滿了警惕,在生谷前進的時候,人都小心很多。

    這個生谷讓寧城想了很多,不是他疑心多,他很是懷疑那個布置生谷的前輩動機。如果真的是為了在葬影藍沙中救人,為什么要限制十五天?但話說回來,如果不是為了救人,那前輩為什么要在葬影藍沙中布置生谷?還在生谷的邊緣栽了這么多的珍貴神靈草?

    進入生谷的第二天,寧城就遇見了一株魔布草。正如柳芳琳說的一般,這一株魔布草在生谷的邊緣,看起來外面藍色隱現,似乎是藍沙卷動。如果貿然去采集的話,也許真的會再次被卷入葬影藍沙當中。

    寧城沒有去采這一株魔布草,魔布草也算是比較珍貴的一種神靈草了。這種東西寧城的藥園中一大堆,他根本就看不上眼。

    沿著生谷一路走過去,寧城看見的神靈草越來越多,甚至還有稀缺的血月仙蓮。對這些神靈草,寧城都沒有去動。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將柳芳琳的話當成耳邊風。

    第七天的時候,寧城終于看見了一株對他有用處的神靈草赤云波根。赤云波根是煉制真極復靈丹的輔助神靈草,盡管寧城身上早已有十幾株了,但是這東西他不嫌棄多。

    寧城祭出無極青雷城,小心的走到生谷邊緣,他的手還沒有觸及到赤云波根,數道讓他脊背發涼的氣息就涌了過來。寧城再也顧不得摘取赤云波根,天云雙翼瞬間揮動,迅速從原處離開。

    就算是這樣,他的無極青雷城也再次被那無形無影的巨口咬了一下,濺起一道道雷光。寧城再回頭,看見一道藍色的漩渦在赤云波根邊緣卷走。寧城心里暗道好厲害,如果他晚了一點,就被這漩渦卷走了。

    寧城再也不想要這一株赤云波根,他剛剛小心的退開,就聽見一聲凄厲的慘叫傳來。寧城和柳芳琳說了這么長時間的話,這聲音他一下就聽出來了,正是之前和候賦離開的那個俏寡婦柳芳琳。

    (第三更送上,朋友們晚安!再度請求推薦票和月票支持我們的大造化,支持老五道友?。?br />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