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手游:章節目錄 第八百七十九章 你敢殺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長箭瘋狂的收斂著周圍的殺勢,形成了一股漩渦實質。遠遠看起來,長箭周圍的殺意越聚越攏,氣勢也越來越可怕,而箭卻越來越淡弱。

    瘦弱男子已經從寧城的時間法則中掙脫,他臉色猙獰。只有他才清楚,寧城那卷起無窮殺意的長箭對他毫無威脅。真正威脅他的是識海中的神識斬,這絕對是真正的神識功法。若是他沒有辦法抵抗,只要數息時間,他的識海就會被這種神識斬轟的崩潰。

    瘦弱男子張口就是一道血箭噴出,渾身道韻氣息更是流轉不息。他的識海中有一種更為強大的神識力量席卷而來,擋在寧城的神識斬之前。轟入瘦弱男子識海的神識斬瞬間頓住,同時節節后退。寧城同樣是承受不住,也是一口鮮血噴出。

    神識斬被壓制住,寧城立即就知道不好,這瘦弱男子太強大了。他在時間法則配合下的神識斬都干不掉這個這家伙,只要再過一時片刻,等這人驅出他的神識斬,他就死定了。

    更何況,這旁邊還等著一個九皇子。這個時候就算是他丟出絞殺陣盤,也是毫無用處。這瘦弱男子的實力強大到可怕,比紅倫和九皇子都要厲⊙害。

    神識斬完全依靠寧城的識海支撐,可是寧城根本就不敢燃燒神識拼命。他必須留下精力去對付九皇子。

    假的五色裂星箭還在聚集氣勢,不過這時候無論是寧城還是瘦弱男子都沒有在意這支箭了。這支箭就算是射出去,也起不了多少作用。那聚集的殺勢,僅僅是表面現象而已。

    “噗……”神識斬再次被轟退一步。寧城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此時一道若有若無的影子出現在了寧城的神識當中。寧城心里更是陰沉無比。他知道九皇子出現了。

    決不能讓蠻九仞這個時候知道他的處境,也絕對不能讓蠻九仞出手。

    再無選擇的寧城此時哪里還顧得上自己的本心是不是喜歡?小命都沒有了,就算是吸星大法,他也顧不上了。一旦等神識斬被驅出對方神識,他要施展暗冥噬神也沒有機會。

    神識,給我吞噬!

    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黑色漩渦在瘦弱男子的識海中卷起,瘦弱男子立即就感覺到他幾乎占據了上風的神識就好像被什么東西吞噬了一般,突然消失掉。眼看神識斬就要掙脫他的阻攔。他焦急之下,趕緊再次鼓動了神識。

    但是他再次轟出來的神識,一樣的被黑色漩渦吞噬。

    “這是歹毒的暗冥噬神……”瘦弱男子張開嘴,想要瘋狂的叫出聲來,可是他的聲音完全被神識斬轟下去了。

    神識斬掙脫了瘦弱男子的識海束縛,猶如一道道奔騰的鐵流一般,轟然而下。瘦弱男子的七竅都流出了鮮血,他的識海完全崩潰掉,還在威脅寧城的巨剪無力的落在地上。這個時候,寧城手中的長箭射了出去。

    五彩繽紛的世界將兩人之間完全遮掩了起來。只有‘殺勢’在彌漫。應該說,只有虛假的殺勢在早已崩潰掉的瘦弱男子身體周圍彌漫。

    “嘭……”瘦弱男子的頭顱直接被炸裂開。同時五色裂星箭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寧城將瘦弱男子的戒指抓在手中,癱坐在地,吞下數枚丹藥。不用偽裝,他的臉色就是蒼白無比,盡管他的神識依然還很強。但是寧城卻知道,這些神識很多是吞噬而來。這不是他的神識留在識海中,對他來說不是福氣,而是一種禍患。

    他絕對不能按照暗冥噬神卷的方法去煉化這些神識,將其據為已有。一旦他這樣做的話,他再也無法爬起來。這東西肯定就和吸毒一般,只要煉化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無論是不是福氣,這些神識他現在還有用處。因為蠻九仞已經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他看了看地上被寧城神識斬轟殺的瘦弱男子,嘿嘿笑了一聲,“寧城,你可真是我見過的第一個天才。小小的一個永恒中期,就能干掉半步塑道的丁狹。不知道你還能不能再對我射出一箭呢?我還真的很期待啊?!?br />
    “你想要我的五色裂星箭?”寧城緩緩的站了起來,手中再次多出了一支黑箭。

    哪怕明知道寧城絕對不可能射出第二次五色裂星箭,蠻九仞在看見寧城手中的黑箭之時,眼神依然開始收縮。

    “除了這支五色裂星箭之外,還有生機盤。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的生機盤也在你手中吧。寧城,我很欣賞你,你交出你的靈魂和我簽訂仆從契約,我可以饒你一次?!本嘔首雍檔?。

    如果不是沒有在寧城身上感受到生機盤的氣息,蠻九仞早就動手了。此時他的領域完全鎖住了寧城,寧城身上氣息虛弱,蠻九仞早就感受到。

    寧城心里更是明白,難怪蠻九仞忍到了現在。估計他的生機盤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法寶,說不定是瞞著他老爹的。

    無論蠻九仞是因為什么原因,寧城都知道他不能在這里久留。對付蠻九仞他除了五色裂星箭外,別無他法。明知道射出這一箭后,他會虛弱不堪,寧城還是毫不猶豫的鼓動了神識和星元。

    黑箭懸浮在寧城身前,箭下突兀的多出了一把五色斑斕的長弓?;疑乃勞銎⒀桿倜致?,周圍的殺勢風云卷動。這一刻,天地都為之變色,萬物都失去了生的主宰。

    死亡氣息、恐怖殺意,空間殺勢…...

    慢慢的席卷起來,形成了一個漩渦狀的空洞,凝聚成灰色的死亡氣息。

    蠻九仞在五色裂星箭被祭出的瞬間就被鎖定,他驚恐萬分的盯著寧城,動也不敢動一下。

    “怎么可能,你怎么還能射出第二箭?這絕對不可能……”蠻九仞聲音沙啞的喃喃自語,眼里不是瘋狂而是恐懼。哪怕寧城再逆天,也無法在永恒境接連射出兩箭。

    第一次面對五色裂星箭的時候,他因為有一個替身這才逃出了一命,而這次他沒有替身。

    寧城無悲無喜,星元和神識依舊瘋狂的壓向蠻九仞。他能殺掉蠻九仞一次,就可以殺掉第二次。

    蠻九仞的領域空間開始潰散,周圍的一切都被五色裂星箭的灰色殺意瘋狂席卷。寧城的頭發漸漸發枯,他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黑色長箭越來越淡,五彩長弓越來越斑斕,灰色死亡氣息越來越濃……

    這種灰色的殺意和之前那一箭的灰色殺意有本質的區別,如果說之前的是形狀,而這次才是真正的實質。

    “我明白了……”蠻九仞眼珠通紅,他終于明白過來,寧城之前的那一箭是假的。寧城根本就有一支假的五色裂星箭,寧城知道自己要找他,這才煉制一支假箭造成他的錯覺。

    “你不能殺我,放下你的箭……”明知道寧城自己都無法放下這一箭,蠻九仞依然瘋狂的狂叫著。

    如果這次他的肉身再崩潰掉,那他這一輩子就只能這樣了。他絕對不甘心,他還要掌控整個蠻龍族,他要成為太素界的頂尖強者……

    “咔……”五色裂星箭周圍的五彩斑斕轟然散開,一道死亡的氣息狂涌而出。

    蠻九仞心里升起一股絕望,在五色裂星箭撕裂他身體的瞬間,他的元神以比光影快了無數的速度逸走。

    寧城一口鮮血剛剛噴出,就聽見了蠻九仞元神的撕叫,“寧城,你敢布下元神困陣,你敢殺我......你……”

    寧城哪里會在意蠻九仞的威脅,被蠻九仞逃過了幾次,他早就有準備了。這家伙的逃跑手段連盤千都拿不住,他豈能不防備。布置下元神困陣,就是為了這個時候。

    一道星河火焰丟出去,蠻九仞神魂俱滅。

    可惜了蠻九仞的戒指,他殺了瘦弱男子后,實在太疲憊。已沒有實力保存住蠻九仞的戒指,只能任憑這枚戒指和蠻九仞一起炸開。

    半柱香后,寧城將打斗現場處理完畢后是渾身疲憊不堪。他只能喚出追牛,讓追牛帶著他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

    盡管太素秘境開啟,是太素域所有宗門的最大事情。但作為蠻龍族的龍帝蠻會山,依然停留在太素墟。五色裂星箭對他太重要了,如果有了五色裂星箭,就算他不是混元圣帝,混元圣帝也要對他忌憚一二。

    蠻龍族表面光鮮,實際已是走向沒落,他心里再清楚不過?;蛘咚等綣揮新短煺蜃「鞔笞諉?,蠻龍族輝煌早就不在。蠻龍族后繼不力,到現在為止除了蠻娑天之外,再沒有出過一個混元圣帝。就算是他自己,也被卡在道元十多萬年了。

    可是老祖宗蠻娑天在合道后,就再也沒有露面過。萬一發生了什么事情,蠻龍族能靠誰?還是要靠他這個龍帝。

    太素墟息樓最好的包廂中,蠻會山漫不經心的端起桌上的靈茶喝了一口。五色裂星箭無論是落在了無生毒手或者是無心和尚身上,還是依然在那個寧城身上,都不能讓別人知道。這件法寶,他蠻會山要定了。

    喝了一口靈茶,還沒有來得及將茶杯放在桌上,蠻會山的臉色就是大變。隨即他手中的茶杯就砸了出去,同時一巴掌將面前的桌子拍成虛無,忽地站起來厲聲吼道,“誰敢殺我蠻會山的兒子?”

    (謝謝大家的訂閱和月票,我竟然看見造化之門全靠訂閱上了銷售前十。再次感謝每一個訂閱了造化之門的朋友?。?br />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