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手游免费下载:章節目錄 第七百六十四章 洛妃的妹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穆衫看完這個記憶水晶球,手都在顫抖。他沒想到對自己如此體貼善解人意的曹韻,竟然有這種心機。難怪她一直都在細心體貼的勸慰自己不要心急,重建宗門要慢慢來,她會盡一切力量幫助自己。

    足足過了幾分鐘時間,穆衫這才平靜了一些,躬身對寧城一禮說道,“前輩,晚輩要離開這里去尋找紅衣。晚輩請求前輩放過曹韻一次,她……”

    穆衫實在是說不下去了,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寧城淡淡一笑,“我和曹韻無冤無仇,為什么要對付她?”

    “那請前輩將這個水晶球還給曹韻,晚輩走了?!蹦律瀾蛩偷僥鞘種?,轉身就要離去。

    “你等等……”寧城叫住了穆衫,取出一個戒指遞給穆衫說道,“這枚戒指足以讓你修煉到化鼎,里面有三枚劍符,這三枚劍符能護你三次,哪怕化鼎修士也不能將你如何?!?br />
    寧城不是劍修,他最厲害的自然不是劍符,而是槍符。不過在奕星大陸這個地方,他的一枚劍符完全可以橫掃了。

    穆衫驚異不定的接過寧城給的戒指,前輩給晚輩機遇,這種事情很多。眼前這個前輩給的機遇也太大了吧?讓他修煉到化鼎?而且三枚劍符連化鼎修士都奈何不得?這是做夢還是什么?

    “你想去什么地方?”寧城見穆衫茫然的不知所措,只好問道。

    “我要去找紅衣,然后帶她去落虹劍宗碰碰運氣……”穆衫下意識的說道。

    “我送你過去,對了,我給你的戒指中還有一枚我留言的水晶球。如果你想加入落虹劍宗。只要將這水晶球拿出來給招收弟子的修士就行了。告訴他,我叫寧城……”

    寧城說完,手一卷,穆衫在他的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數千里之外,一名紅裙女修坐在一塊青石上,低著頭,神情很是落寞。她跟隨了這么多年的人,在自己走了后。竟然連叫一句都沒有。自己罵他沒有上進心,不去尋找機緣。這有錯嗎?整天窩在殘破的無相宗,除了徒增傷感消磨雄心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一道微風吹過,將她驚醒,她抬頭看了一下就愣住了,穆衫一樣茫然的站在她的面前。

    “穆衫,你……”韋冷玉立即驚喜的叫了一聲,穆衫能來這里,肯定是追她來的。這讓她心里的委屈少了許多。跟了穆衫這么多年,穆衫總算是還沒忘記她。

    穆衫心里震駭不已,這個地方他來過,所以也熟悉,距離無相宗至少有數千里之遙。那個叫寧城的前輩隨手一卷,就將他卷到這里來。就算是化鼎前輩也沒有這么大的神通吧?

    “穆衫,你怎么了?”看見穆衫神態有些茫然,韋冷玉趕緊又叫了一句。

    穆衫回過神來,上前抓住韋冷玉的手,“紅衣,對不起,之前我不應該怒吼你?!?br />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既然不愿意去大宗門,我們還是回無相宗吧?!蔽だ溆袼淙緩芟肽律籃退黃鹱?,但她很清楚。穆衫不會輕易離開無相宗的。

    穆衫搖了搖頭,“不,紅衣,我們現在就去落虹劍宗。我得到一個前輩的推薦,他說只要我拿出水晶球…...咦,等等……”

    說到這里,穆衫停止繼續說下去,嘴里喃喃自語道,“寧城。寧城前輩……”

    “寧城?”韋冷玉本來聽到穆衫愿意和她一起去參加大宗門選拔弟子,就很開心了。現在見穆衫嘴里念叨著寧城,也疑惑的看著穆衫,她不明白穆衫叫寧城前輩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了,寧城前輩就是落虹劍宗的宗主,當初單槍匹馬對抗數大宗門,而且還上門去滅掉了赤星劍派,拿出蜃石完善了天路的寧宗主……”穆衫激動的都要發抖了,他終于想起了寧城是誰。這可是聞名整個天洲的第一大能。

    “你說推薦你去落虹劍宗的是寧宗主,寧城前輩?”

    韋冷玉終于反應過來。甚至比穆衫還要激動起來,她想起了她沖出門時見到的那個年輕修士。

    穆衫語無倫次的說道,“對,就是寧宗主,我看看……”

    穆衫在知道寧城的身份后,神識趕緊掃入戒指,隨即他就完全呆滯住了。一堆堆丹藥、一堆堆靈石、頂級功法、極品真器……

    良久之后,穆衫才倒吸了一口冷氣,難怪寧城前輩說這些東西可以讓他修煉到化鼎了。有這么多東西,他還要不要去落虹劍宗?

    “怎么了?”韋冷玉激動中,也擔心穆衫的狀態。

    穆衫吸了口氣,拉著韋冷玉,努力平息下自己的激動心情,“紅衣,我們走?!?br />
    ……

    曹韻還在屋舍外面,她感覺自己腦袋有些昏沉沉的時候,寧城走了出來。

    “前輩……”曹韻趕緊對寧城躬身施禮。

    寧城點點頭,“穆衫的爺爺穆荀琳得到的那個東西就是無相宗的石碑,穆衫留在這里,也是將那石碑交給我。穆衫我送走了,石碑我也拿走了,你也不用留在這里,將自己體內的禁制去了走吧?!?br />
    “啊,前輩,晚輩不明白前輩的意思?!輩茉匣炭值乃檔?。

    寧城嘆了口氣,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曹韻的表演水平真是強大。他拿出一個水晶球送到曹韻手中,“這是穆衫讓我留給你的,你拿去不用給我了?!?br />
    說話間,寧城抬手就卷起了寫有‘無相宗’三個字的石碑。

    曹韻看完水晶球后,整個人都在發抖。她沒想到還有人能讀取她內心最深處的記憶,這簡直太可怕了。

    “記住不要去尋找穆衫的麻煩,否則的話,你的修為將真的永遠停在凝真三層?!蹦塹納舸?,人卻消失不見。

    曹韻驚恐的看著寧城消失的地方,她沒想到奕星大陸還有這種強者,竟然可以抓去她的心思。

    ……

    寧城的神識擴散著掃了出去,很快他的神識就落在了星月丹門。他竟然在這里看見了一個星空級別的禁制,在奕星大陸這種地方怎么會有星空級別的禁制?

    數個呼吸之后,寧城已經站在了這個禁制之外。這是一個被封閉的墓地,依稀有一些熟悉的氣息。

    “你是什么人,敢來這里冒犯我星月丹門的重地?”寧城背后一個聲音呵斥道,顯然是守護墓地的修士。

    “這是誰建立的墓地?周圍的護陣禁制又是誰布置的?”寧城的聲音很平淡,但是強大的氣勢壓抑之下,這名守護墓地的修士起不了半分反抗之力。

    半柱香后,寧城離開了星月丹門,他沒想到安依在這里撕裂了虛空而去。能撕裂虛空,甚至不受這里規則的壓制,絕對是永恒境以上的強者。不可能人人都和他一樣,煉體強悍還有玄黃珠。

    可是安依怎么可能修煉到永恒境之上?就算是安依的資質再逆天,她也沒有修煉資源。除非她本來就是永恒境之上的修士,只是因為修為被人禁錮住,然后又解開了。

    寧城想到他修為還低的時候,安依的師父說安依不是尋常人,說安依不能嫁人,又想到被自己收起來的安依雕像,似乎有一種模模糊糊的東西要被抓住,卻一直無法抓住。

    安依的第一個師父修為并不高,甚至可以說是很低。她能知道安依不一般,肯定是在收養安依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這種事情她沒有說而已。

    無論如何,安依能裂空而去,可見安依再也不是當初那個柔柔弱弱的小尼姑了,寧城心里也為安依高興。

    …...

    寧城的神識沒有找到太叔石和藍淑,卻看見了朱慕兒、藏鑠、長孫妍等熟人。

    又是半時辰過去,寧城的神識停在了一處坊市外圍,他看見了一個和洛妃有幾分相似的年輕女修。當他的神識離開這個女修,掃入坊市邊角的時候,他又看見了兩個熟人。紀洛妃的母親熊琪華,還有一直跟在熊琪華身邊的祝鴻文。熊琪華似乎受傷了,祝鴻文陪在熊琪華旁邊。

    他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是失落山脈邊緣,這里還有一條河叫莫拉河,那個地方寧城去過。當初他和孟靜秀從怒斧谷出來的時候,就落在了那邊緣,莫拉河附近。

    那里以前還是荒無人煙,現在竟形成了一個不小的坊市了,有很多修士在失落山脈邊緣進出。寧城就猜到,失落山脈應該是出了什么事情,沒有了當初的危險。否則,普通修士絕對不敢進入失落山脈。

    寧城都不用猜,就知道那個和洛妃有幾分相似的女修是熊琪華第二個女兒。想到熊琪華竟然對洛妃說她肚子大了是自己搞的,寧城心里就有些無語,他搖了搖頭,沒有打算去招呼一聲。

    寧城剛要收回神識,就看見一名綠裙女子走到那個有幾分和洛妃相似的女修面前,似乎在厲聲說著什么。只是說了幾句話后,那女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洛妃的這個便宜妹妹臉上。

    綠裙女子打完后,又呵斥了幾句,這才離開。洛妃的妹妹用手捂著臉,臉色也很是平靜,似乎這種事情她經歷的太多了。

    寧城猶豫了一下,想想還是遁了過去。

    (老五的公眾威信設定了關鍵字回復,比如你要找憶墨的相片,只要回復憶墨或者是葉憶墨就可以了,其他都一樣。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br />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