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头像:章節目錄 第六百五十一章 永夜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永望丹化成星元漩渦,根本就不用寧城引動,就完全灌入寧城的體內。寧城的修為到了不死境巔峰,體內凝聚的星元早就在尋找突破的源頭了。

    此時寧城站在這破碎的隕石之上,只感覺到體內星元汩汩轟響。原來他每突破一個境界,都需要自己去轟開境界的隔閡,引動自己的星元更加茁壯。但是這次,他根本就沒有去沖擊修為隔閡,那星元就水到渠成的轟開了一道道修為上的禁錮。隨著修為隔閡被轟開,外面一堆堆的永望丹被寧城吸收的更快,隨即化成星元迅速攀升。

    “轟轟……”在他的星元還沒有完全攀升到極致的時候,一道道雷弧就轟了下來。

    寧城甚至連防御的準備都沒有做,原先他都是在渡劫當中晉級的。這次他竟然先晉級再來雷劫,這根本就沒有任何挑戰性。

    由此可見他的玄黃珠有多么逆天,這次他晉級全部是在玄黃珠中修煉的,因為玄黃珠的逆天,他才可以先晉級后雷劫。

    密集粗大的雷弧落在寧城身上,也僅僅是將寧城的衣服全部轟成碎片,隨即就化成了雷源被寧城吸收。第一波數十道雷弧過去,寧城除了頭發有些略焦之外,身上僅僅留下了幾道血痕,隨著寧城的星元轉過,那些血痕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好像知道這次雷劫對寧城沒有效果一般,第二波雷劫并不比第一波雷劫強大多少,僅僅是多了十幾道雷弧而已。至于寧城之前遇見的雷珠、雷瀑,這里根本就看不見。

    寧城心里反而有些失望。他只能瘋狂的吸收這些雷源。然后一邊模擬凝聚成為自己的雷弧攻擊。至于用這種雷劫的雷弧去淬煉身體。寧城想了想還是作罷。

    這雷劫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是強大到了極致,但是對他來說,還真的不夠看。

    轟鳴之聲連綿不絕,雷弧一道又一道的落下。這些雷弧除了被寧城用來鞏固自己的修為之外,就是被他用來凝聚自己的雷系法術了。只是他的雷系法術沒有傳承,完全是自己琢磨過來。

    盡管這是寧城渡的最平淡無奇的一次雷劫,但是在這種一片虛無的空曠虛空中。這種密集的雷弧落下,依然很是顯眼。

    “咔嚓……”隨著寧城腳下的這片破碎隕石被雷弧轟成碎渣,寧城徹底的鞏固了自己的修為。

    片刻之后,他頭頂的雷劫就消散的無影無蹤。好像這次雷劫來,就是為了鞏固他修為的。

    寧城剛剛將自己清洗了一遍,換上一套衣服,神識就掃到一道影子迅速飛了過來。

    片刻之后,這道影子就停在了寧城的身邊,這是一艘上品道器飛船。

    飛船的甲板上站在三名修士,一男兩女。其中一名年輕女子站在靠前的位置。另外一男一女在她的左右靠后站著,似乎是這名年輕女修的手下。

    寧城的眼光微微收縮。他注意到盡管那兩名女修都是天命修士,但那名男修居然已經是天位境修為。

    當初他殺了商牟良,可是在天時地利的情況下,不但如此,他還用盡了機關。后來在和覓謹動手的時候,覓謹受到了反噬重傷,根本就不敢用全力,最多拿出了三四成修為和他打斗。就算是這樣,他也是落盡下風。

    如今他的修為比當初要高出幾個檔次,但他依然不覺得自己就可以戰勝天位境修士了。天位境和天命境是一個巨大的溝壑,這個溝壑很難用別的東西彌補。

    “剛才這里雷光縈繞,是你弄出來的?”寧城猜測的果然沒錯,第一個問話的就是站在前面的那名天命修為的女修。

    寧城不亢不卑的抱了一下拳,“不錯,剛才我在這里試煉我的雷系法術,動靜鬧的稍微大了一些?!?br />
    “你是主雷靈根修士?”女修驚咦的再問了一句。

    寧城略一猶豫,還是說道,“不是,不過我有一門雷屬性的法術,我通過秘法可以修煉?!?br />
    女修點點頭,沒有繼續詢問。寧城能回答這些已經是非??推?,一般的情況下,她詢問別人的靈根和法術,已經是不合規矩。

    寧城正捉摸著詢問這里是什么地方,那名女修就再次問道,“你是永夜域來的?”

    “永夜域?”寧城疑惑的重復了一句,隨即他就反應過來,跟著說道,“我是一個星空流浪者,在星空流浪許多年后迷失了方向,就一直隨遇而安。后來我控制自己的星空戰艦,飛行了數百年,這才來到這里。就算是遇見幾位之前,也是沒有方向?!?br />
    “你竟然用一個星空戰艦飛行數百年繞過了界面?你來自哪一個界面?”女修驚咦不已的問道,顯然被寧城的話驚住了。對于寧城說飛行了數百年,她倒是沒有懷疑。能修煉到寧城這個程度的,哪一個不是經歷了千年之上的道行?

    寧城笑笑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有些無奈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們的星球叫地球?!?br />
    “你說是地球?”女修再次驚咦的問了一句。

    這次論到寧城嚇了一跳,他說地球就是不想繼續回答這個問題了。將地球說出來,肯定沒有人知道。沒想到這個女修反應這么大,難道她知道地球?

    “你知道地球?”寧城連忙問了一句,他甚至有一些親切感。只有經歷過無邊無際的浩瀚宇宙,才知道地球在浩瀚宇宙中的渺小。

    那女修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地球,不過我聽人說過這個地方?!?br />
    “是誰?”寧城趕緊問了出來,他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欣喜,莫非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別的人也因為修煉的緣故離開了地球?

    女修微微一笑,“我能和你這樣說話,是因為我們修為相差不大。當時那位前輩無意中說起地球,我是不敢詢問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前輩是誰,也許那位前輩只是偶爾經過永夜域而已?!?br />
    寧城吸了口氣,抱拳問道,“請教三位道友,永夜域是一個什么地方?”

    女修略一沉吟就解釋道,“永夜域是幾個界面甚至是位面相間的虛空之地,從這個地方可以前往別的界面甚至是位面。落在永夜域的修士,有些是逃過來的,有些是和你一樣迷路過來的,也有一些是特意來的。這里經常有修士離開,也經常有修士進來?!?br />
    寧城已經有些明了,這等于他還沒有到另外一個界面,也就是說他處于兩個界面的中間地帶。甚至在這個中間地帶,還可能去別的位面。

    能來到永夜域的,顯然都不是尋常之輩。就好像他一般,如果不是玄黃珠,他永遠也到不了這個地方??囪?,他最好還是不要去永夜域。

    “請問這位師姐,永夜域中是不是強者非常多?有沒有永恒境的強者?”寧城心里已不打算去永夜域,這個地方對他來說很危險。如果說他在生死境強者手中,還有逃命的可能話,那在永恒境的強者面前,他的機會就很渺茫了。

    女修點點頭,“是的,永恒境的強者自然是有,這種強者一般不會留多久,就會想辦法離開永夜域。因為這里是幾個位面的交叉點,有些位面的強者并不叫永恒境,但是他們的修為絕對不會比永恒境的強者弱?!?br />
    寧城聽到這里,心里更是不想去永夜域,他再次感謝了一句道,“多謝這位師姐,不知道師姐有沒有去永夜域的方位玉簡?或者是永夜域的介紹玉簡?”

    他現在不想去永夜域,不代表將來不想去。等他的修為強大了,他還要去永夜域打聽,如何回到中天大星空去。

    “玉簡自然有,不過你只有一個人,單獨去永夜域還是很危險的。我宿家在永夜域經歷了無數年,也算是有一定的根基。我看朋友膽識過人,不如加入我宿家,互相之間也好有一個幫助?!迸扌ψ潘低?,凝視著寧城。

    她說互相有一個幫助,只是給寧城一個面子而已。這話換過來說,就是你加入我宿家,也有一個依靠,否則在永夜域寸步難行。

    寧城這才明白這個女修為什么和顏悅色的和他說了這么多,敢情是看中了他獨自在虛空中流浪數百年的悍勇,想要招攬他成為宿家的打手。

    寧城不愿意得罪這三個人,趕緊抱拳說道,“我在星空中流浪慣了,暫時還不打算去永夜域,多謝這位師姐?!?br />
    女修盯著寧城看了好一會,這才嘆了口氣,取出兩枚玉簡丟給寧城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哪天你在這片地方流浪的厭煩了,可以去我宿家?!?br />
    這女修沒有說如何尋找宿家,只是說可以去宿家。寧城猜測宿家的地位應該不會小,至少在永夜域報出宿家的名頭,就可以找到。

    寧城接過兩枚玉簡,再次躬身抱拳,“多謝師姐,多謝幾位朋友,寧某告辭了?!?br />
    說完,寧城身形微微一閃,就化成了一道影線遠去。

    這女修后面的另外一名女子哼了一聲,“這人身上肯定有秘密,所以才不敢去永夜域?!?br />
    那天位境的男子淡聲說道,“能來到這里的,有幾個沒有秘密的?”

    (1號二更送上,請求保底月票支持?。?br />
    (未完待續……)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