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宣传片:章節目錄 第五百四十九章 諸星的黃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沈琴愉抬頭看了看,峽谷的頂部她已經看不見了。在她的頭頂,是一個個被挖出來的冰階。

    她在傳送陣旁邊等了幾天沒有看見人上來,就開始挖冰階。半年時間,她挖出了數百道的冰階。這些冰階一個接一個的在她的頭頂累加,猶如天梯一般,延伸上去。

    沈琴愉很清楚這種冰川峽谷,無法用飛行的辦法,只能一步一步往上爬。要往上爬,除了冰階之外,再沒有別的辦法。

    她是一個理性的人,可她不是一個冷血的人。她不知道這個流浪者真名是不是真的就叫流浪者,但是對方因為她落下了這突兀裂開的冰川峽谷。如果想要從峽谷上來,就必須挖冰階。

    在挖第一個冰階的時候,沈琴愉還凍的直打哆嗦。隨著她一邊通過寧城教她的辦法驅寒,一邊鼓動星元挖冰階,一個月下來,她竟然適應了這種冰寒。盡管越往下越冷,但她卻勉強的擋住了。

    沈琴愉只希望有一天她挖的冰階可以和流浪者挖的冰階連起來,但她心里很清楚,被那種狂暴的漩渦力量卷走,想要再上來,實在是太難了。就算是星河級戰艦,也上不來。

    事實上在她的內心深處,早已有了決定。如果她挖到底部,那個流浪者隕落,她就將他的尸體帶走。

    從很小的時候修煉開始,她就沒有這么任性過,哪怕一次都沒有??墑欽獯?,她竟然無法阻止自己想要挖一條冰階救出那個流浪者的沖動。

    ……

    此時的寧城再次出現在了當初被摔下來的冰川峽谷底部,他找遍了這個峽谷。除了找到十幾枚暮光沙之外。沒有任何出口。他想要出去。除了從這個漩渦漏斗離開之外,毫無辦法。

    最初的時候,他不是沒有想過和沈琴愉那樣挖一些冰階上去,但是這一片地方的冰谷堅硬無比,他花了一天時間,也沒有挖出一個臺階。

    他反復不停的在驅動自己的天云雙翼,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就連他唯一的那山寨星河戰艦都用上了。在這種恐怖的時光漩渦之下,戰艦毫無作用,遠遠不如他的天云雙翼。

    無數種辦法被他試驗過,他依然無法沖出這一個帶著時光漩渦的風暴漏斗。

    一個月后,寧城老老實實的取出唐雨交換給他的斧頭,開始一個又一個的挖冰階。

    寧城和沈琴愉不同,他修煉的功法是玄黃無相,哪怕是挖冰階,也一邊可以修煉。不過寧城沒有修煉,他的神識落在那狂飆的時光漩渦風暴中。盡管他手中在挖著冰階。他心里卻在想著通過什么辦法直接穿過這種時光漩渦風暴,飛出去。

    一個又一個冰階在寧城的腳下延伸。這個時候,寧城早已忘記了自己在干什么,也忘記了他想要飛出去的事情。

    他的意識完全沉浸在了那種瘋狂旋繞的時光漏斗風暴中,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走,寧城也這樣慢慢的往上移動,他的腳下早已是一連串數不清的冰階。

    這天,寧城忽然頓住了手中機械的挖冰階動作,甚至連放在冰階上的斧頭都沒有取出,而是直接祭出涅槃槍就這樣一槍轟了出去。

    “嗤……”一道淡弱的雷光在這冰川峽谷中間閃動,在這一槍祭出后,周圍的一切在這一瞬間就好像靜止了一般。漩渦停住了,暴風停住了,甚至連他的呼吸都停住了。

    在這一槍刺出后,寧城的識海完全空了起來,他的星元化成了虛無,這一刻如果不是他緊緊的貼在冰階上,他早已落了下去。這一槍耗盡了他的星元,耗盡了他星空識海的神識。

    “咔嚓……”涅槃槍將眼前的空間撕開,卷起一道淡弱的殘影。

    漩渦再次開始卷動,暴風漏洞也再次開始肆虐,呼吸也繼續可以感受到。

    “哈哈,我明白了……”寧城雙手顫抖的握住涅槃槍淚流滿面,他終于明白了,他終于觸摸到了這一絲時間規則。

    幾年來,他早就觸摸到了時間規則,可是他一直無法完美的演繹出來自己的時間神通。他聽蒼蔚大哥說過,在浩瀚的位面虛空中,有無數的法則世界,這些法則世界含有各種規則。如果遇見蘊含時間規則的法則世界,那時間位移無數年也不是不可能。

    也就是說,精通時間規則的人,甚至可以讓時間倒流。

    蒼蔚說的沒錯,可是寧城錯了,他錯的是他的修為太低了。他還沒有學會走,就準備跑了。

    時間或者可以倒流,但至少他沒有這個本事,就算是蒼蔚大哥,估計也沒有這個本事讓時間倒流。

    寧城想起了曾經他看過的一部電影,在電影中有這樣一句話,‘時間是相對的,可以拉伸或者是壓縮,卻不能回轉?!餼褪撬凳奔涫遣荒艿沽韉?。

    無論這句話是不是正確,但是寧城肯定對現階段的他來說,這句話正確無比。他觸摸到了時間規則,無數次感悟到了時間規則。他沒有能力讓時間倒流,可是他可以拉伸或者是壓縮時間。

    當這個時間壓縮到了一個極致的時候,就是停頓。寧城心里依然激動無比,沒錯,就是停頓。這個停頓并不是時間靜止,卻可以讓周圍的一切感官覺得這個時間是靜止的,或者說無限接近靜止。

    就猶如電影的膠卷一般,明明都是一個個靜止的畫面連續起來,卻可以讓感官覺得這個人物是在動作的。

    他剛才的那一槍就清晰無誤的詮釋了這種時間的靜止,他通過極度的壓縮時間,轟出這樣蘊含時間法則的一招。這將成為他最強大的殺招,也將成為他最大的殺手锏。

    “以后這一招就叫著黃昏?!被指戳瞬糠中竊哪且換問種械哪鶚勄?,激動的再次自語。

    這一招出來,對手就好像面對落日黃昏,除了絕望等死之外,再無他法。他終于有了第三槍,黃昏。

    “當我這一槍完全大成,時間可以倒流之時,我就將這一槍叫做諸星的黃昏?!蹦強醋旁洞σ廊換乖謁僚暗匿鑫蟹綾?,語氣是豪情壯志。

    哪怕是這一槍消耗的星元和神識太大,寧城收起這一槍后,依然忍不住一陣陣的長嘯出去。

    ……

    沈琴愉停下了手中挖冰階的動作,她似乎隱約聽到了一陣陣的長嘯,是那個流浪者嗎?可是她聽的又并不是非常真切。隨即她就知道,這是她的幻覺。哪怕她能夠抵抗這里的冰寒,數年時間在這里挖冰階,身體到了現在也是虛弱無比。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抬頭看了看頭頂延伸出去的冰階,她知道自己再也沒有能力將這條冰階挖到谷底了。她戒指中的時間走動法寶早已表明,她在這里已挖了好幾年,時光荒域開啟的十年時間很快就要到了。

    嘆了口氣,沈琴愉在冰階上留下幾行字,慢慢的爬了上去。如果她錯失了被傳送出去,繼續留在這里面,只有等死而已。

    進入時光荒域中的任何修士,如果在傳送時間還留在時光荒域里面的一些秘境中,將不會被傳送出去。

    沈琴愉不知道錯過時間后,她能不能被傳送出去,但是她就算是要再進來,也必須要將得到的時光石帶出去。現在她身上揣了這么多的時光石,她還不能將命留在這里。

    數日后,沈琴愉再次來到了傳送陣。滿頭的銀發下是一雙疲憊到了極點的眼睛,她有些傷感的看了看傳送陣外圍那條深不可測的冰谷,深深的嘆息一聲,取出數枚星元石放在了傳送陣的凹槽上。

    一陣白光閃過,等沈琴愉再次落在地上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果然是出現在暮光之海的外圍。

    沈琴愉站在暮光之海的外圍,默默的看著遠處的暮光交疊的暮光之海,動也不動。數年前,她和一個救了她的流浪者組隊進入了這片暮光之海,數年后,她一個人出來了。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合作組隊者,她或者有些傷感,卻絕不會這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琴愉再次感覺到周身一輕,她知道時光荒域時間到了,她被傳送了出來。

    沈琴愉的神識第一時間掃了出去,她渴望著人群中突然出現那個熟悉的流浪者影子。

    但是她很快就失望了,建立在虛空中的小廣場上,沒有她想要看見的那個熟悉身影。

    (第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了,朋友們晚安?。?br />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