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玲图片壁纸: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八章 寧城的連環殺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十一道強大的氣息沖進北城區寧城的洞府附近,住在這附近的修士感受到如此多強大修士的氣息,紛紛收回了自己的神識,不敢有任何外放和冒犯。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此時這一片修士的心里都在疑惑,為什么在北城區這個角落會來這么多厲害的人?這個地方在整個無根黑城根本就不起眼,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會有強者來這里浪費時間的。更何況,這些強者當中還有兩名劫生境高手。

    原因很快就出來了,這十一道強大的氣息圍住了一個小四合院洞府,而且這個洞府還是才搬來的。周圍的住戶心里暗覺倒霉,盡管這些高手不是針對他們的,可是誰也不愿意被強者光顧,哪怕是光顧鄰居,自己也感覺到不安全。

    如此多的高手過來,這里的巡邏護衛不但沒有增多,反而連那偶爾出現的巡邏都不見了。顯然這些巡邏護衛也知道,這些來者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得罪的。

    寧城發現一次來了這么多高手心里也是有些疑惑,按理說銀雷商會不會如此重視他啊。

    這種陣容幾乎可以橫掃掉整個奕星大陸了,十一個高手中就有九名化鼎中后期,兩名劫生境修士。

    寧城很快就明白過來,這些修士來了之后,并沒有第一時間對他的洞府動手,而是開始布置陣法。只是短短時間,一個隱匿屏蔽的陣法就被布置起來。

    看見對方的動作,寧城心里暗自冷笑。這些家伙是掩耳盜鈴啊。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是來滅自己的??墑欽廡┘一鍥掛諮諞幌?。別人做這種遮掩毫無意義,對銀雷商會來說,這種遮掩就有用處,因為不會有人去調查。

    寧城取出水晶球一邊記錄這些人做的事情,一邊想著如何將來的這十一個人全部干掉。至于對方要布置屏蔽陣法,他根本就沒有打算阻攔。他同樣需要這種陣法,隱蔽的干掉這些人。

    這里來的陣法師當中。陣法水平最高的一個,也不過是勉強六級陣法大師而已。這就說明了對方想要在倉促間看出他布置的隱匿陣法,是絕對不可能的。

    ..….

    “會主,我進去一下就可以了,只是一個小小的辟海境修士而已?!蹦撬暮顯憾錘獾男奘恐?,有一名長相極為妖異的長發男子說道。

    被稱作會主的男子正是銀雷商會的浦冷,浦冷身材很高,足足有兩米往上。他聽到這長發男子的話后,微微一笑?!安揮?,我們一起進去。這個小小的辟海境修士不簡單啊,鏟平了我銀雷商會在接天石上的息棧,竟然還敢住進無根黑城。不知道他是無知者無畏呢,還是仗著自己是一個六級陣法大師。所以我還真想看看他,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br />
    浦冷眼光稍微掃了一下。已經看清楚寧城的洞府外面是一個六級的護陣。

    “轟……”浦冷說完后就是一拳轟了出去。

    碩大無比的拳頭卷起一陣陣隱約可見的拳影。轟在了寧城布置的六級護陣上面,六級護陣發出一陣陣的搖晃。隨即發出咔咔聲音,這個六級護陣,竟然連浦冷的一拳都擋不住。

    不等浦冷繼續動手,另外一名化鼎九層修士抬腳就是一下踢了下去?;├慘簧?,一個六級的護陣就是在這一拳一腳下被轟開。

    浦冷等人走進寧城的四合院洞府,發現寧城和紀洛妃正站在四合院的中間看著他們。

    “你膽子不小,殺了我銀雷商會的緱亢夜山,鏟平了我銀雷商會在接天石上的息棧,還敢留在無根黑城?!逼擲潯哪抗飴湓諛巧砩?。他也沒有想到寧城竟然如此年輕。不但如此,寧城還真的是一個辟海境修士。他以前一直懷疑寧城實際上不是辟海修士,而是一個化鼎修士隱匿的。

    寧城沒有說話,他在計算著自己的七級困殺陣和八級殺陣同時發動,再利用盡火神通,一次性能不能斬殺所有來犯的十一人。

    “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些什么能耐,敢不將銀雷商會放在眼里……”

    浦冷的話還沒有說完,寧城就直接傳音給紀洛妃,“動手,乾位下……”

    紀洛妃一直在準備著,寧城的傳音剛剛過來,她手中的陣旗就祭了出去。七級困殺陣比起六級陣法來,高明了何止一個等級?

    幾乎是在紀洛妃動手的同時,寧城也雙手揚動。瞬息之間,這個光明清晰的四合院就灰暗起來,無數的殺芒從四面八方席卷而至。這個時候,不要說眼光,就算是神識,也都變得模模糊糊起來,根本就看不清周圍的任何景物,根本就聽不到周圍的任何聲音。

    “不好,這是七級困殺陣。大家不要驚慌,跟著我的出手動作……”那名六級陣法大師僅僅說了一句話,就停下不說。他明白了這不僅僅是七級困殺陣,還有各種迷霧陣法夾雜在其中,形成了一個連環的七級困殺陣。

    在周圍的環境變得模模糊糊的同時,浦冷心里也是一驚,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這是一個七級困殺陣。

    七級困殺陣如果沒有人主持的人話,以他的實力,遲早也是可以破去的。不過現在有人主持,不但有人主持,還有一個輔助的人。

    盡管如此,浦冷心里依然不懼,他經歷的大風大浪多了。不要說七級困殺陣,就算是八級困殺陣哪又如何?更何況,今天他還不是一個人在這里。他立即就鼓足真元說道,“大家動手之前先確認一下周圍有沒有人,如果沒有,就全力……”

    浦冷的話也突然頓住了,他同樣看出來了這個地方是無法將自己聲音傳出去的,這里還有聲影屏蔽陣法。

    如果是區區一聲影屏蔽陣法,浦冷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他處在七級困殺陣當中,這當中無數的刃芒無時無刻的都在攻擊他。這些攻擊暫時無法傷害他,卻讓他倉促之下不能破去這個陣法。

    “沒想到還真的小看你了,區區辟海境修士,居然還是一個七級陣法宗師,有意思……”浦冷知道他的話就算是銀雷商會的修士聽不到,寧城應該可以聽到。

    浦冷沒有將話說完,因為他在找到了轟開七級困殺陣辦法的同時,數道更為可怕的殺機襲了過來??占淶納泵⒂行┡で?,甚至還帶著一絲殺意。刃芒不再是最主要的攻擊手段,那些殺意和空間束縛越來越可怕。

    不對,浦冷渾身浸出無數的冷汗,這也不是七級困殺陣,而是八級殺陣。

    這些還不是讓他最為驚恐的事情,最讓他驚恐的事情是,在他法寶祭出來的時候,他又有了一種感覺,這周圍的空間都不屬于他了。這絕對不是簡單的空間束縛,他就好像處于別人的地盤,而且這個地盤已經不由他做主。

    一種死亡的威脅涌上心頭,浦冷知道這不單單是七級困殺陣和八級殺陣的事情,而是七級困殺陣和八級殺陣,還有一些烏七八糟的陣法連環起來,組成了連環陣法。

    如果僅僅是一些連環陣法,浦冷依然有信心沖出去。讓他心里蒙上陰影的是,主持這個陣法的人還是布置大陣的人。

    就算這樣,還不是全部,真正讓他最后一絲自信轟然崩潰的是,這個主持陣法的宗師,還是一個領悟了域的強者。

    域,這是修士最向往的一個境界。就算是他浦冷,到現在也沒有領悟到域。而這里卻出現了一個領悟域的高手。如果他知道寧城領悟了域,他絕對不會來這個地方。就算是明知道寧城滅掉了銀雷息棧,他也不會來這里。

    此時,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寧城有如此大的底氣,滅掉了接天石上的銀雷息棧,還敢住在無根黑城。

    但是有一點浦冷很清楚,他應付起這個有人主持的連環殺陣,都如此艱難,其余的人肯定更是艱難。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轟破這個陣法,至少要找到這個陣法的破綻打開。否則一旦有人死去,他將更難破去這個陣法。

    “啊……”慘叫聲音傳來,浦冷心里和他的名字一樣,變得冰冷起來。這慘叫聲音還不是一個,接連六聲慘叫。

    這表明已經有六名銀雷商會的化鼎修士被殺了,而且這聲音還是對方故意傳給他聽的,否則他還不一定能聽到。所以說,銀雷商會死去的修士很有可能不止六人。

    “住手,我銀雷商會這次認栽……”浦冷說話間,真元瘋狂的燃燒,他手中的巨大戎環化成了一道道的環刃,這些環刃比平常強悍了數倍都不止。在這種強大的環刃之下,那種不屬于他的空間終于被割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浦冷周圍剛剛輕松了一下,十二柄斧頭就向了他,這十二柄斧頭化成了一道斧線,帶著強烈到了極點的斧意殺氣劃了過來。浦冷周圍剛剛被劃開的空間束縛,再次不屬于他的。

    浦冷臉色有些蒼白,被一個辟海境修士逼成這樣,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他肯定這十二道斧線不是殺陣當中的,殺陣雖然強大,還劈不出這十二道可以融合成為一條線的殺意斧芒線。

    他可以想象,寧城能用這種可怕的斧意攻擊他,其余的人顯然也會受到寧城同樣的攻擊。

    ......(未 完待續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