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什么时间开服: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二章 歲月如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寧城還沒有來得及查看肖筆生幾人,更多的藤枝就掃了過來。寧城心里大駭,三十六柄太虛真魔斧完全祭出,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防御斧陣。

    “啪啪啪……”密集的青色藤枝拍打在寧城的斧影之上,發出連綿不絕的響聲。這些藤枝每拍打一下,寧城就感覺到自己的真元一陣陣晃動。

    根本就不用去考慮,寧城也清楚,當他真元和神識耗盡的那一瞬間,他將被這些藤枝完全裹住。

    寧城抓出一把陣旗丟了出去,他想要利用太虛真魔斧擋住這些藤枝的空檔,布置起來一個防御陣法。

    這個時候,寧城根本就沒有時間去觀察周圍的情況,他的陣旗一枚又一枚的被丟了出去。一道道防御陣墻在他的周圍被布置出來,直到防御陣法有了雛形的時候,寧城才有空去觀察周圍的情況。

    如果不看,寧城覺得自己總會逃出去的,可是這一看,他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在青色洞穴中,一具具白色的骨骼被無窮無盡的藤條裹住。根本不用猜,也知道這些骨骼當初也是和這些藤枝拼斗了一番,最終才落得如此下場。

    肖筆生、牧子明還有那個灰衣男子,這個時候也和他一樣,都在拼命和周圍的這些恐怖藤枝拼斗。

    “牧前輩,這些是什么東西?怎么如此難纏?”當寧城發現牧子明和肖筆生也無法徹底從這種藤枝中解脫出來時,心里震撼無比。

    牧子明和肖筆生是化鼎之上。這是肯定的,連化鼎之上也無法掙脫,他就算是布置了陣法,又能堅持多久?

    牧子明喘息了一聲說道,“寧城,如果你有辦法就趕緊走掉,這是烏冥鬼藤,恐怖無比,專門吸人的神魂和血肉。一旦被這種藤枝裹住,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會被這些藤枝吸收完精血。最后隕落。你看見這里面的白骨了吧,這些白骨就是例子……”

    “真沒有想到,天洲還有這種可怕歹毒的東西。如果有一天這種東西長出地面,整個天洲甚至奕星大陸也將成為烏冥鬼藤的根基……”肖筆生也是臉色卡白的說了一句。圍在他周圍的藤條是連綿不絕刷下去。

    寧城將目光掃向灰衣男子?;乙履兇穎刃け噬湍磷用骱昧艘恍?。他似乎有一套辦法抵擋這種鬼藤。

    但是無論是不是有辦法,他們的陣法水平沒有寧城強悍,也沒有三十六柄極品真器小斧。只能憑借自己強大的修為硬抗。

    “牧前輩,你能不能認識這個灰衣人渣?他搶了我落虹劍宗的仙外落虹劍,暗算了我落虹劍宗?!蹦竊俅巫蚰磷用魑實?。

    牧子明還沒有說話,肖筆生主動回答道,“我之前就感覺他有些熟悉,現在總算是想起來了,此人叫迦十三,有一個外號叫烏赫王。除此之外,他還是一個九級天丹宗師。數百年前聽說他就去了天路,沒想到還留在天洲害人……”

    “烏赫?”寧城疑惑的重復了一下這兩個字,對于九級天丹宗師,別人當成傳說,他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他愿意,他隨時可以晉級八級地丹大師。有靈草的話,晉級九級天丹宗師,也不是不可能。

    牧子明沉聲說道,“在奕星大陸有一種最毒的蛇叫著黑赫,而迦十三的外號之所以叫著烏赫,是因為他比最毒的蛇黑赫還要毒三分。就算是化鼎修士中了這種蛇毒,也是有死無生。

    數百年前,此人在天洲連滅二十七個宗門,雞犬不留。原因只是為了尋找一種靈草,他懷疑這個靈草在這二十七個宗門之中,就滅掉了這么多宗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烏冥鬼藤的所在,還將我們騙到這里來了?!?br />
    “這個人渣找我是知道我有九色蜃樹和蜃石,只是沒有想到連累了兩位前輩?!蔽蘼勰磷用骱托け噬詞鞘裁匆饉?,寧城對牧子明和肖筆生的印象還算是不錯。

    “我明白了,此人想要烏冥鬼藤王,烏冥鬼藤王極難煉化,卻可以通過九色蜃樹來迷惑鬼藤王,加以煉化……”牧子明驚駭的說道。

    灰衣男子忽然哈哈大笑,“知道我叫伽十三,等本王出去后,必定會將天洲十大宗門的弟子全部丟在這里來祭煉我的烏冥鬼藤王?!?br />
    寧城忽然想到了仙外落虹劍在迦十三身上,如果讓迦十三想起用仙外落虹劍對付這些烏冥鬼藤枝,結果怎么樣還不知道。

    想到這里,寧城根本就不再廢話,十二柄太虛真魔斧轟向了迦十三。

    迦十三應付這些烏冥鬼藤本來比牧子明和肖筆生輕松許多,但是寧城加入烏冥鬼藤的藤枝來攻擊迦十三,迦十三立即就艱難起來。如果他知道寧城的想法,他絕對會吐血瘋狂大叫,尼瑪仙外落虹劍就這么好煉化嗎?

    “小畜生,你瘋了……”看見寧城自己被這么多烏冥鬼藤纏住圍攻,對方還敢攻擊自己,迦十三憤怒無比。

    他再憤怒也無法阻擋寧城的攻擊,如果沒有烏冥鬼藤,寧城的這點攻擊對迦十三來說,就和撓癢癢差不多。但有了烏冥鬼藤的攻擊,寧城的攻擊就等于雪山加霜了。

    俗語說‘擔不加斤,船不加?!褪欽飧鲆饉?,你挑了一擔東西本來就很辛苦了,如果在這一擔東西上面再加一斤,說不定就會將你壓趴下。

    寧城對迦十三的攻擊,讓烏冥鬼藤更是瘋狂。僅僅數十息時間,迦十三就被一根鬼藤枝纏住,不等他推開這條鬼藤枝,新的鬼藤枝再次落了下來。

    寧城收回了自己的太虛真魔斧,不是他不想繼續落井下石,而是他自己也沒有那個能力了。他的陣法在無數烏冥鬼藤的拍打下。發出陣陣咔咔的響聲,眼看就要開裂。他不得不收回太虛真魔斧自保。

    ……

    時間猶如流水,歲月還在穿梭。

    一轉眼,寧城和陰陽道戎錦在天道廣場斗勝門決戰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時間在凡俗世界是一個滄桑輪回,就算是在天洲,二十年時間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二十年前,寧城和戎錦決斗后,就離開了天道廣場,同時在天洲消失不見。

    寧城失蹤后,落虹劍宗并沒有多大的變化。因為落虹劍宗的宗主瑞白山突然回來。而與此同時。斬情道宗也突然開山。

    瑞白山回來后,并沒有接任宗主之位,只是退隱成了落虹劍宗的太上長老。同時發布了數個聲明,除了寧城依然是落虹劍宗宗主之外?;褂幸惶蹙褪?。如果望蜃島不將梁可馨送到落虹劍宗。落虹劍宗將踏平望蜃島。

    望蜃島沒有任何抵抗,也沒有找任何理由。在落虹劍宗發布聲明后的第三天,就將落虹劍宗的弟子梁可馨送到了落虹劍宗。同時賠償了大量的靈石資源。

    當年和寧城一起消失不見的,除了一個找過寧城的那個灰衣男子外,還有天道門的道主肖筆生和天盟的道主牧子明。

    這些也有人看見,并且隨著幾人的失蹤,這個消息被傳了出來。

    二十年前最后和寧城見面的淡卻在化鼎四層后出關,同時公然攔截住了赤星劍派的姜俊,將姜俊斬殺。赤星劍派并沒有因為淡筠斬殺姜俊的事情,出來報仇,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淡筠殺了姜俊后,第一時間不是回大易島,而是來到了落虹劍宗。至于她去落虹劍宗做什么事情,沒有人知道。只有桑解竹隱約猜到了一些。淡筠的靈脈沒有用完,她應該是送靈脈給寧城的妹妹去了。

    ……

    落虹劍宗的主峰,落虹劍峰。

    盡管瑞白山已經回來,他并沒有將這里收回去,這里依然是寧城的洞府。

    此時數人正圍坐在議事廳中,紀洛妃坐在上首。此外,寧若蘭、南月芳、楊弘厚、太叔平皓、憐娥、章謙、梁可馨等人都在這里。就連灰嘟嘟也縮在紀洛妃的身邊,相比起之前,灰嘟嘟更是顯得普通了。

    這些人也是落虹劍宗主峰的弟子,也是寧城身邊的人。只有淡筠不是落虹劍宗的人,不過淡筠這些年住在落虹劍宗,又拿來了靈脈給眾人修煉,早已沒有人拿她當外人。如果不是淡筠拿來的靈脈,大家修煉也不會這么快。

    “外面有消息傳來,說哥哥和肖筆生前輩還有牧子明前輩一起圍攻那個灰衣人,后來進入了天路,我覺得這個說法根本就沒有道理。哥哥要去天路,肯定會告訴我們的,他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去天路?!本甑姆綬纈曖?,寧若蘭早就成熟起來。她的容貌沒有任何改變,但是修為已是元魂三層。

    紀洛妃點點頭,“若蘭說的對,寧城不會無緣無故進入天路的。我們的修為現在還太低了些,無法出去查探,等會我去找太上瑞長老問問看?!?br />
    紀洛妃資質比寧若蘭要高一些,只是因為太過擔心寧城,她也停留在元魂修為。相比之下,太叔平皓反而是元魂后期了。

    ……

    “你們不用擔心,我推算過了,寧城沒事。至于是不是去了天路,現在我還不是很清楚。玄光商會愿意拿出寧城當年留下來的一截九色蜃樹樹枝,梁可馨也愿意拿出九色蜃石。有了這些東西,進入天路的名額將會大增,等你們修煉到化鼎后,可以和我一起進入天路看看……”瑞白山比當年蒼老了一些,但是面對紀洛妃和寧若蘭,他很是有耐心。

    紀洛妃和寧若蘭雖然渴望見到寧城,也知道輕重,她們明白,瑞太上是為了她們好。

    坐在一邊的副宗主澹臺飛正想說話,一名外事弟子匆匆進來稟報,“太上長老,宗主,宗門外面有一個叫孟靜秀的化鼎前輩求見,她說是寧宗主的朋友?!?br />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br />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