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造化之門

无限法则兑换代码大全: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二章 滾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次過來的人,寧城倒是認識,天道門的化鼎修士司饒和,化鼎五層修為。。?!】醋钚倫釗∷導改昵霸諤斕爛毆慍〔渭幼諉糯蟊鵲氖焙?,蕈菡瑞和他說起過。

    戎錦臉色如常,心里卻是憤怒無比。當年他可絲毫不比現在的寧城名頭弱,因為亞窟秘境,他在辟海境七層的時候就連殺十二名辟海境修士?;掛蛭餳潞土渡褡諛殖雒?,一個人上門單挑煉神宗,結果將煉神宗打的封山千年。

    就算是現在,他在陰陽道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哪怕是瑞白山見了他,也要叫一聲戎兄。寧城一個小小的辟海境修士,僅僅因為當了一個宗主,就目中無人,簡直太不要臉了。

    “我的名字哪里能和威名遠播的寧城宗主相比?”戎錦臉色平靜,淡淡的說道。

    寧城可不想在戎錦面前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之前那么多去落虹劍宗的宗門中,陰陽道的嵇修不但第一個要走,而且賠償的東西在所有宗門中還最少。一個天洲的十大宗門之一,僅僅拿出了十萬靈石,連一些垃圾宗門都不如。與其說是賠償,還不如說是譏諷。如果不是寧城不想在那個環境下惹起眾怒,他當場就要嵇修好看了。

    本來他就想找陰陽道的麻煩,現在陰陽道的人主動挑釁上門,他哪里會給面子給這個戎錦?如果說之前他只是懶得理睬,在知道戎錦的身份后,他已經改變了主意。

    “既然知道你的名字沒人知道,那就滾吧。別耽誤本宗的事情?!蹦嗆斂豢推乃檔?。

    戎錦的養氣功夫再高。也忍不住了。冷笑一聲說道,“落虹劍宗真是好大的氣魄,換了一個如此高明的宗主。我這小人物滾沒有關系,在滾之前,我倒是很想知道落虹劍宗的宗主搶奪一個元魂修士的戒指是何道理?

    若都是和寧宗主如此行徑,那大家以后也不需要四處尋找修煉資源了,修為高的直接搶奪修為低的。今天就算是寧宗主再拿出宗門壓人,我也要為普通修士要回一個公道”

    這里發生了這種事情。就算是戎錦聲音不是很大,也吸引了無數的修士過來,更何況戎錦還巴不得將事情鬧大,現在這里圍上來的修士越來越多了。

    寧城譏諷的說道,“沒想到你嘴里還有象牙吐出來,不簡單?!?br />
    陰陽道暗地里面和赤星劍派沆瀣一氣,是聯手對付落虹劍宗的主要宗門,只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而已。寧城可沒有那么好的涵養,需要忍氣吞聲。他現在的實力確實還無法橫掃陰陽道,不過面對一個小小的戎錦。他還沒有必要去忍耐。

    聽到寧城轉彎抹角罵自己是一條狗,戎錦差點就要出手了。這個小小的辟海境初期修士實在是太囂張。他憑借了什么,得罪了赤星劍派還敢如此挑釁他陰陽道?

    不等戎錦說話,寧城就再次大聲說道,“莊景逸,你告訴這周圍的人,這個被我打斷一條腿的元魂修士對你做了什么?”

    莊景逸在樂洲也相當于一個少爺,在天洲畏畏縮縮,只是因為明白自己在這里就是一個螻蟻而已。現在寧城站出來幫他撐腰,他半分猶豫都沒有就大聲說道,“我來自樂洲,因為資質不好,所以一直沒有加入任何宗門。此人叫東煦,說是大易島的弟子,而且拿出了身份玉牌。

    他告訴我只要能拿出好東西,他就能帶我進入大易島,成為大易島的內門弟子。我以為大易島是十大宗門之一,應該不會做出騙人的事情。所以說了我有一對血河紅蓮,沒想到他讓我將血河紅蓮給他看了后就收走了,而且還不認賬……”

    “絕對是誣蔑,我根本就沒有拿他的血河紅蓮?!倍闋詰厴狹⒓唇械?,他不怕查,他身上根本就沒有血河紅蓮,就算是被寧城拿走的戒指里面,也沒有血河紅蓮。如果這一點他都做不到,他也不敢在天道廣場公然搶走莊景逸的血河紅蓮了。

    戎錦冷冷的盯著寧城說道,“想要搶奪一個元魂修士的東西,當然要找些借口。如果今天不是被我看見,估計你還真的成功了。你有種就將戒指拿出來,讓大家看看里面沒有血河紅蓮吧?!?br />
    “我大易島的事情,還不需要你陰陽道插手?!幣桓鑾謇淶納舸?,隨即一名女子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個女人寧城認識,叫談筠,是談羽珊的姐姐。當年塑神境六層修為,現在已經是辟海境一層了,可見這幾年她拼了命在提升自己的修為。不過這樣的修煉速度,極容易毀掉自己的根基。不是每一個人都和寧城一樣,有本源支持的。

    “原來是大易島的淡筠,既然你大易島自己要低頭,就當我戎錦什么都沒有說過。我只能說作為一個大易島的弟子,還真的不容易?!?br />
    戎錦這句話不可謂不狠,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這個話,如果淡筠真的不追求事情的真相,那大易島的名聲就一落千丈了。

    淡筠寒聲的說道,“我大易島作為天洲十大宗門之一,還不需要別人來教我做什么。我大易島的弟子決不欺凌弱小,也絕對不允許別人欺凌。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我大易島主動從十大宗門退出好了,免得留在十大宗門里面丟人現眼?!?br />
    如果在無人的地方,淡筠敢如此對他說話,戎錦早就一巴掌將淡筠化成飛灰了。但是在天道廣場,他也只能面帶微笑的吞下去。

    “東煦,你將這件事說一下,是怎么回事?”淡筠盯著畏縮在地上的元魂修士呵道。

    “淡長老,這件事冤枉啊,我的戒指被寧宗主拿走了。里面根本就沒有血河紅蓮,只是寧宗主聽說我有一枚魂元果……”

    寧城聽到這里。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家伙會造謠。他的戒指中確實是有一枚魂元果。血河紅蓮卻是真的沒有。不過寧城卻不相信這家伙的話,這家伙顯然將血河紅蓮弄走了。不然以莊景逸區區玄丹修為,又是從樂洲來的修士,豈敢誣蔑一個元魂修士?這簡直就是找死。

    “寧宗主,還請你將我大易島門下弟子的戒指還給我。如果檢查無誤,確實是我大易島門下弟子搶奪低級修士的東西,我會讓你滿意的。如果不是,你必須要對我傷害我大易島的弟子做出解釋?!鋇薅閱撬禱盎顧閌強推?。

    寧城毫不猶豫的將東煦的戒指丟給了淡筠?!暗比?,如果是有人誣蔑貴島的弟子,我第一個就不會放過?!?br />
    對大易島寧城可不想得罪,赤星劍派之所以對落虹劍宗忌憚,除了落虹劍宗本身之外,大易島還是一個潛在的威脅。自從當年姜俊殺了談羽珊后,這兩個宗門絕對是仇家了。

    寧城當眾將戒指交給淡筠,表現出了對淡筠的絕對信任。這種態度,周圍相信寧城的人更加多了一些。畢竟當年寧宗主在修士交流大殿可是整桶的出售洗靈真露,這樣的一個富有之人。對區區一枚魂元果會看在眼里?

    淡筠拿到戒指后,神識輕易破去了戒指中的禁制。然后一抬手,一堆堆東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隨即淡筠揚手隔空打開了一個玉盒,玉盒里面赫然是一對血河紅蓮。

    東煦瞪大眼睛盯著那一對血河紅蓮,嘴里喃喃的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東煦,現在這一對血河紅蓮在這里,你還有何話說?”淡筠盯著東煦冰寒的說道,“我大易島的宗門宗旨有一條就是不無故欺凌弱小,不無故強取豪奪,你解釋一下?!?br />
    “不,絕對不可能,這對紅蓮不是我的,肯定不是我的……”東煦想破了腦子也想不出來這對紅蓮是怎么出來的。血河紅蓮稀少無比,如果到處都有這種東西,他也不至于來搶奪一個玄丹七層修士的血河紅蓮了。

    寧城忽然問道,“那你的血河紅蓮呢?”

    “我傳送走了……”東煦的話突然頓住,他看著周圍嘲諷的眼光,明白自己說錯話了。

    這種語言上的小突襲,讓他防不勝防。就好比一個人對你說,我說話你不要說嗯,可以嗎?你第一個下意識的回答就是‘嗯’。在他腦海中始終想著這里怎么還有血河紅蓮的時候,他已經沒有防備其余的了。

    寧城收起這一對血河紅蓮說道,“你還真說對了,這一對血河紅蓮還真不是你搶來的,因為這是我放進去的?!?br />
    淡筠臉色難看之極的將東西再次收進戒指,只是拿走了一個身份玉牌,然后又取出一個玉盒放入戒指中,將這枚戒指遞給莊景逸說道,“這個就賠償給你了?!?br />
    莊景逸正想拒絕,寧城傳音過來,“這就不用拒絕了,本來就是你應該得到的,剛才那個玉盒里面是一枚凝魂丹,你回到宗門后想辦法凝結元魂?!?br />
    聽到凝魂丹,莊景逸趕緊躬身向淡筠感謝,“多謝前輩厚賜?!?br />
    淡筠點點頭,又對東煦說道,“你現在不是大易島的弟子了?!?br />
    東煦臉色蒼白無比,他沒想到這點點小事將他十大宗門弟子的身份被剝奪了,可惜的是沒有后悔藥。

    戎錦雖然臉色平靜,心里卻是大罵東煦草包,只要東旭不說錯話,他有把握證明血河紅蓮是寧城放入戒指的。

    “寧宗主,其實我是特意來找你的,我剛剛從落虹劍宗過來?!貝磽暾餳潞?,淡筠對寧城說道。

    戎錦心里不爽,他冷哼了一聲,“寧宗主……”

    “滾?!輩壞熱紙踅八黨隼?,寧城就毫不客氣的對戎錦呵斥道?;ζ卟閿秩綰??他根本就不懼戎錦。

    ......(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