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官网手机版: 第360章 老東西,我好想你(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還從來不知道,有什么場合不合適的?!局揮?,想不想帶的!”顧念兮可沒有什么心思和凌二爺在這里比誰的嘴皮子功夫更強!

    別人害怕他凌二爺的權威,她顧念兮可不怕。

    蘇悠悠在這里唯一的娘家人,就是她顧念兮了。如果連她顧念兮都不為蘇悠悠出頭,那還指望誰來?

    再說了,就算惹惱了這凌二爺,她也不用擔心。反正,她還有她的老東西!

    只要老東西一出現,誰敢欺負她顧念兮?

    “小嫂子……”若是尋常,有人膽敢這么冒犯他凌二爺的話,估計這會兒他已經揮拳頭過去了。但因為面前的人是顧念兮,惹了她就跟捅了談逸澤這猴子窩一樣,麻煩不斷。再說了,其實這一次宴會帶著其他的女人來參加,而沒有告訴蘇悠悠……

    光是這一點,凌二也覺得愧對于蘇悠悠。自然而然的,他也不敢對付顧念兮。

    還好,這個時候宴會開始了。

    上一次見過面的施安安,也在這個時候出現。

    一身魚嘴裙,鑲著金邊的裙擺,盡顯艷麗。一時間,艷壓四方。

    其實,施安安算不上什么香艷美人。但她贏在,她的架勢。

    站在高臺上的她,一雙漂亮的眼眸冷冷的注視著下方對她投去關注的人兒。從始至終,連一個弧度都沒有。

    如此冷漠的她,仿佛她施安安天生就是該被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所憧憬,所仰望。

    而這樣的架勢,顧念兮其實真的不陌生。

    因為,她家的談參謀長就是這樣的。

    不知道為什么,每一次見到施安安之后,顧念兮總是會無端的想起她家的談參謀長。

    總覺得,這兩個人真的很相似!

    “顧小姐!”在環顧了所有人之后,施安安最終將視線落在了顧念兮的身上。緊接著,女人的臉上也勾出了如畫般的笑臉。隨后,施安安便邁開了腳步,朝著顧念兮所在的方向走來。

    施安安是傳言近來在本城市活動最為頻繁,也是最近業內成長速度驚人的sh國際的幕后老板。所以,今晚大家都積極響應號召前來參與這個宴會,無非也是為了一睹sh國際幕后老板的風采。

    然而,就在sh幕后老板出現的第一時間,卻親自走向顧念兮。

    一時間,顧念兮便也成為了這整個宴會關注的焦點……

    談某人忙完了今天該處理的所有事物之后,便驅車回家。路上,談某人正好想起前段時間自己放在西裝上衣袋子里的那枚鉆石戒指。

    想了想,談逸澤便下了車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顧念兮最喜歡的栗子餅,準備連帶著那個戒指給顧念兮一份小小的驚喜。

    只是當談某人帶著栗子餅興致沖沖的從談家大門走進來之后,卻到處都沒有發現他家小東西的身影!

    難道,小東西被人給拐跑了?

    不然,這么大冷天的晚上,她舍得離開暖乎乎的被窩不成?

    來來回回的在樓上樓下走了幾遍之后,在談逸澤終于決定要出門找顧念兮的時候,卻被告知顧念兮和談逸南去參加宴會了。

    當下,某個老男人的臉色變得不是那么的友好!

    回了房間,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衣服的談某人從自己的西裝口袋里掏出本該已經送出去,卻在自己的西裝口袋里躺了足足大半個月的指環,再看著那本該趁著熱乎乎就吃掉的栗子餅,現在卻只是溫溫的了。再過一會兒,這東西就要涼了,不能吃了!

    拽著只剩下一點溫度的栗子餅,談某人干脆將他放在自己外套的口袋里。

    起碼,這里還能保暖,不至于讓這些栗子餅太快就涼了。

    只是看著分針一圈一圈的走動著,窩在臥室里的談某人神色越來越不好了。

    向來高高在上的談某人,如今卻呆在臥室給別人暖栗子餅。而某個不知好歹的小東西,竟然半夜十點了,都還不歸家?

    越想,談某人越是生氣。

    索性,他起身下了樓,來到大門口等著。

    當然,口袋里的栗子餅,還是安安全全的呆在那個角落里。而他的掌心,卻一直覆蓋在上面。

    雖然因為等的有些久,很是生氣的談某人,也動過要將這些栗子餅一個人給吃掉的念想??梢幌氳?,每一次看到栗子餅的顧念兮就會揚起和孩子得了蜜糖時一樣的幸福笑臉,談某人便狠不下這個心了。

    最終,他還是安安靜靜的掐著栗子餅,站在大門前等待著某個女人的歸家。

    他談逸澤向來高人一等,從來沒有人敢給他這樣的悶虧吃。

    可偏偏,那個沒有良心的小東西,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的底線。

    但談逸澤最氣的,還是自己。

    因為,他怎么也舍不得對那個小女人狠下心來……

    天色越暗,昏暗的路燈將他談逸澤高大的身影拉的老長。

    看著那孤單的身影,談逸澤從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掏出了一盒香煙。

    其實,偶爾他也會抽上一兩根。

    不過,他的煙癮并不是很大。

    只有閑的發慌,或許極度沒有精神的時候,才會想要抽上一兩口。

    點燃了香煙,談逸澤吸了兩口之后,煙霧升騰。

    一瞬間,那朦朧的煙氣在男人的周身彌漫開來,將他安靜的側顏,勾勒的如詩如畫。

    連著抽了兩三根,在談逸澤將最后一根香煙的眼底踩在腳底下之際,不遠處終于傳來的車輛行駛的聲音。

    但出現的,并不是談逸南的車子。

    談逸澤一眼望見這輛車子的車牌的時候,眼眸微微瞇了瞇。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車子應該是凌二的!

    但很快的,男人微瞇的眼眸里,瞳仁又突然放大了。

    而讓這個男人詫異的,并不是凌宸車子的詭異出現,而是從他車上傳來的歌聲:“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數呀數不清,到底多少鴨……數不清到底多少鴨……”

    這唱的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歌曲,談逸澤根本聽不出來。但他聽得出的,這聲音是他的小東西的!

    “別唱了小嫂子,這會兒大家都睡覺呢!”車內,又有人的喊叫聲音傳出。

    這聲音,也是談逸澤所不陌生的。

    是凌二爺!

    他,怎么會跟顧念兮攪和在一起?

    想到這,談逸澤突然大步上前。在車子還沒有停下來之際,便擋在了車子的前方。

    而凌宸也憋見車前方出現了人影,及時踩下了剎車。

    “哪個混蛋敢擋著爺的道?”

    其實,坐在駕駛座上的凌二爺只是憋見了一個身影出現,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來人是誰,便先行罵了出來。

    這,就是凌二爺慣有的痞子風格。

    而本來還半瞇著眼睛準備高唱出聲的顧念兮卻在抬頭看見了車前方的人影之時,便迅速的推開了車門,朝著那抹身影跑去:“老東西……”

    其實,窗外和窗內的光線形成的反差,顧念兮根本看不清站在車前方的人的模樣。

    但不知道為什么,只需一眼,她便認定了出現在車子前方的人就是她家的談參謀長。

    那一刻,女人就像是一直快活的鳥兒,突然蹦向了那身影所在的角落。

    其實,在看到顧念兮深更半夜和其他的男人喝酒唱歌,還一起回家的時候,某個老男人心里的醋缸早已打破了。但不知道為什么,在看到小女人突然如此興奮的朝著他飛奔而來的時候,所有的不滿,所有的煩躁,好像都在一瞬間被掃空了。

    “老東西,我好想你哦!”一下子,她飛撲進了談逸澤的懷,將手放在了他的脖子處。感受著熟悉的溫暖,女人的眼眸微瞇了起來。那是她最熟悉的溫暖,呆在著她再也不用擔心其他。

    而男人在女人安靜下來之際,那雙黑瞳也突然間收縮了起來:“你,喝酒了?”

    小東西的從以撲進他懷中開始,談逸澤就聞到了一股子酒氣。

    而這味道,在顧念兮此刻張口的時候,尤為明顯。

    這是紅酒的味道!

    小東西要想喝成這樣,該喝了多少?

    還有,這么大晚上的,她還是和別的男人喝酒!難道她還不懂得,男人都是披著狼皮的野獸?這么誘人的小東西擺在他們的面前,誰不想一口將她給吃掉?

    再說了,凌二那德行,談逸澤一直都覺得那是個禍害!而這小東西,竟然糊涂的和他一起喝酒一起回家?

    越想下去,談某人的臉色越是不善。

    而他懷中的某個女人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只是伸手揉著談參謀長的臉蛋,傻呵呵的笑著:“老公,人家只喝了一點點,這都被你猜到了?”

    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有些興奮。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