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海盗船是干嘛的: 第287章 徹夜未歸的老東西(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可不知道為什么,這同樣的問題一擺到談參謀長的身上,顧念兮發覺自己就變得小心眼了。,

    “真的只是老鄰居?”

    “不然,你還想要什么關系?”說到這的時候,談逸澤突然話鋒一轉:“對了,今晚說好玩吹嘯的,現在準備好了么?”

    男人的大掌,開始有些不安分的起來。

    整個臥室的氛圍,也變得有些曖昧。

    談逸澤的話,有著轉移話題的嫌疑。

    “談參謀長,逃避問題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顧念兮紅唇微嘟,表示自己對談某人的不滿。

    “這話,我也想和你說,小東西!”

    他看著她,薄唇輕勾。

    曖昧的光線下,他那張蠱惑眾生的臉盤,如詩如畫……

    看著顧念兮有些泛紅的小臉,男人又欺近了幾分。

    “你……”眼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被談參謀長給剝光了,顧念兮的粉拳跟著揮舞起來。

    “我什么我!”他的身體壯碩,所以顧念兮的拳頭砸在他的身上,與其說是在打他,還不如說是在給他談逸澤做按摩。

    輕輕松松的,他一個手制服了小東西的兩個小手之后,他再度欺身上前。

    “小東西,乖乖的!咱們現在就開始吧,免得今晚時間不夠睡覺!”談參謀長說的頭頭是道。但只有顧念兮清楚,這個男人此刻在說的話是怎樣的邪惡。

    而他攫制自己的會搜,更是絲毫不動彈。

    片刻之后……

    “小東西,舒服吧?”

    “混蛋!”

    “不舒服,那我繼續努力!”

    “……”

    總之,這夜談逸澤就是一頭發了瘋的怪獸,欺凌著祖國現在的花朵!

    一直到,將顧念兮折騰的昏昏欲睡的時候,男人這才暫且放過了她。

    只是,吃飽喝足的談參謀長本該是一副慵懶的神情。

    可偏偏今夜,他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望著懷中雖然遍布汗水,卻已沉沉睡去的小女人,談某人悄然起身。迅速換好衣服之后,便消失在夜色中……

    而男人不知道的是,當他關上臥室門的那一瞬間,本該沉沉睡去的女人,卻睜開了雙眸。

    其實,當談逸澤放開她的那一瞬間,她便已經醒來。

    可能談逸澤不知道,從到這個城市之后,她顧念兮就一直睡的不是那么安穩。若不是有他談逸澤的懷抱,她根本就睡的不是那么安穩。

    所以,他一旦放開了她的身子,她便能輕易察覺到。

    再說,今晚其實她就看出了,談參謀長有心事。

    他那么毛毛躁躁的要她,一連要了好幾回,不就為了折騰她,折騰到她迷迷糊糊的睡著么?

    其實,她顧念兮早就看穿了這個男人的計謀。

    只是,她沒有揭穿他罷了。

    可這么大半夜的,談逸澤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想到這,顧念兮半點睡意都沒有。

    撐起身子,她也套上了外套,下了樓。

    看到談家大宅門外迅速離開的車子,顧念兮的眼眸變得有些茫然。

    談逸澤,為什么一個秦可歡出現,你就變得不像是你了?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她的話,那你又為什么要將我顧念兮娶回家?

    鼻尖,莫名的酸澀開始蔓延。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不知道該如何阻止這般酸澀蔓延,便見到有些晶瑩的液體滴在自己的手背上。

    下雨了?

    好像不是!

    這是室內,雨怎么可能飄進來?

    那是……

    抬手撫上自己的臉之時,顧念兮才發現,不知何時眼淚早已布滿了她的臉。

    此刻,已經過了午夜。

    即便是炎熱的夏季,深夜的微風依舊有些涼意。

    顧念兮只能拼命的裹緊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沒有等到談逸澤,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她一點睡意都沒有。索性,她打開了電視機。

    其實現在的電視臺很多到了深夜,依舊有著精彩紛呈的節目??善?,她卻什么也看不進去。大腦,一片空白,什么信息都輸不進去,也拷貝不出。比人家電腦藍屏,還要嚴重。

    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她那雙盯著電視銀幕,假裝非常認真的眼眸,其實沒有任何的焦距……

    無助,如影隨形。

    她惶恐的縮在沙發的角落,雙臂緊緊的環住自己的肩膀,蜷縮成一團。

    談逸澤,我在害怕,怕你漸行漸遠。

    你呢?

    你會不會也和我一樣,有這樣的惶恐?

    你不會。

    你不會,對不對?

    不然,你為什么可以半夜消失的如此瀟灑?

    這一夜,顧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沙發上窩了多久。

    大門處傳來聲響的第一時間,她便張望了過去。

    只可惜,進來的人并不是她此刻最想要見到的談參謀長。而是談逸南……

    他似乎喝了酒,走路有些不穩。

    大老遠的,顧念兮就聞的見他身上傳來的酒氣。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于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十年之后,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進門的時候,談逸南的嘴里哼著歌。

    是陳奕迅的《十年》。

    顧念兮還記得,當年上大學的時候,談逸南每次到k歌房里最喜歡點的,就是《十年》。

    只是顧念兮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談逸南至今還是記著。

    “小叔,家里人都在睡?!逼涫倒四鈀庖蠶氚簿駁畝閽誚鍬淅?,等待談逸澤歸來就行??商敢菽顯匠吃醬笊?,顧念兮生怕他將整個談家大宅里的人都給吵起來。到時候,她想要拼命掩飾住的她和談逸澤的不開心,豈不是要被當中揭露?

    無奈之下,顧念兮出言阻止。

    而談逸南也在聽到顧念兮的聲音后,有一瞬間的錯愕。

    這會兒,他四處張望著。

    一直到,他看到了窩在沙發角落里的顧念兮!

    “念兮?你……你怎么在這里?該不會,我今晚真的喝醉了?竟然醉酒了也能見到你,真好!早知道喝醉了能見到你,我應該多喝點的!”談逸南搖搖晃晃的便朝著她走了過來。

    “念兮,你知道嗎?我終于離婚了。我終于離開了那個女人,今天的我真的很開心!我終于又自由了,我終于……”談逸南瘋瘋癲癲的話,顧念兮聽的有些微愣。不過有一點,她倒是聽出來了。

    談逸南和霍思雨離婚了!

    “念兮,我現在自由了,你也出現了,感覺就像回到了當初大學的時候!”或許真的是醉了,談逸南見顧念兮蜷縮在角落里,便大搖大擺的伸出了手,將她攬進了自己的懷中。

    “談逸南,你瘋了么?不要這樣!”

    剛剛才和談參謀長親熱過,顧念兮的衣服里面并沒有穿內內。而談逸南這會兒竟然將她摟在懷中,這讓顧念兮有些別扭。

    雖然談逸南并沒有伸手觸及到那些私有地帶,可顧念兮還是別扭至極。除了談參謀長意外,她還是第一次被其他男人這樣攬在懷中!

    這感覺,真的非常的不好!

    推著談逸南之于,顧念兮也開始掙扎。

    可醉了的談逸南像是什么也聽不進去一樣,只是自顧自的攬著顧念兮,說著那些一直壓在心里的話:“兜兜轉轉,你又回到了我身邊了,真好!如果早知道我是這么的喜歡你,這么的沒法離開你的話,我打死都不會和那個女人攪和在一起。念兮,我錯了,我真的知道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顧念兮推了他好幾次,可那些力道在他的身上,簡直比撓癢癢的力氣還不如。

    “談逸南,你給我清醒一點!你自由了,那是你的事情,和我無關!”和她顧念兮有關的,是談逸澤。

    那個,三更半夜還跑了出去的男人。

    可偏偏,她的心已經收不回來了。

    “怎么會無關?念兮,其實你現在也不開心對不對?不然,你為什么有時候總是盯著二黃愣愣的?別騙我,其實我都看得出來,你不快樂!”

    談逸南的聲音,出奇的嘶啞。

    而這話,也讓顧念兮微愣。

    談逸南也看出自己的不快樂了?

    可談逸澤,你為什么看不出來?

    “念兮,既然不快樂,你離開他吧?;氐轎業納肀?,好不好?我保證,我談逸南一定用我今后的生命,去呵護你,去?;つ?,不讓你再受到一點一滴的傷害!”他故意壓低了聲音,放低了身段,努力的討好著她顧念兮。

    他談逸南雖然不及談逸澤身份地位那么的顯赫,但好歹在這個城里頭也沒有幾個人敢甩他臉色看的,能讓他卑微到用這樣的語調的,更是寥寥無幾。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