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什么时候出的: 第223章 好一對賊公婆(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黑色的鋼板茶幾上光潔照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隨意依靠在沙發椅上男人的模樣?!?,但如此的架勢,卻一點也不影響這個男人給人的貴氣,反而為他增添了一絲慵懶……

    他長的過分的雙腿,不像其他人,一落座就翹起二郎腿。他只是懶散的撐開,卻是說不出的霸氣。而如同鷹隼一樣的犀利的眸子,卻直勾勾的對上了博夜澈的藍眸。有那么一瞬間,男人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子讓人顫栗的寒意。

    不過還好,坐在對面的還是博夜澈,那個已經對這些形形色色的人有所耳聞的男子。所以,他也不至于像那些沒有見過市面的人兒一樣,被談逸澤這么一盯,就嚇得不知道該做些什么。他依舊面帶微笑的招來秘書,示意他拿出一套茶具。

    看博夜澈修長的手指擺放著一個個的杯子,談逸澤的眼眸微微一閃。但這樣的神色,很快又跳過了。他依舊不開口說話,冷眼看著博夜澈的舉動。

    “這是前一陣子別人給我送來的碧螺春,據說是上等好茶。今天,就和談參謀長一起分享!”說這話的時候,博夜澈唇角輕輕一扯。

    據說,中國人都是喜歡茶道的。

    只不過,眼前這個男人卻一直不做聲,連博夜澈也有些摸不著底了。

    果然,這個比獅子還要恐怖上幾分的男子,還是盡量不要去招惹的好!

    “來,談參謀長。試試新出的碧螺春!”博夜澈之前也是研究過茶道的。幾番周折之下,他也泡的上一壺好茶。

    光泡茶傳出的香味,也勾得人唇干舌燥。

    只是,這一切卻沒有讓面前的談某人有任何的反映。

    一壺好茶,一直在漫長的等待中冷卻著。

    一直到,這壺茶不再冒起熱煙的時候,對坐上的男子終于開了口:“你知道我來這,是為了做什么的!”

    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一開口,便開門見山,直搗問題所在。

    連博夜澈,都有些佩服這個男人的作風。

    “博某當然知道談參謀長來這有何用意,我也承諾過會對你的夫人以及后續的治療負起全責!”博夜澈勾唇,手指又開始在茶具上跳動。

    將冷卻了的茶倒掉,又重新放進了一些。清幽的茶香,又再這個室內飄起。

    只是茶香的溫情,卻絲毫沒有撼動那一張清冷的面容。

    “如果我要的是這個,博總你認為,談某人需要親自到這里一趟么?”他依舊淺笑的看著那冒著熱氣的茶,嘴角扯開了弧度。

    但很明顯,這樣的笑意并未延伸到男人黑眸子的底部。

    “呵呵……談參謀長果然毅力過人,博某實在佩服!”看著談逸澤唇角的笑,博夜澈只能在心里嘟囔著:是,要是要醫藥費的話,您是絕對不會親自過來。因為您會直接派出一支軍隊,將這里給踏平了!

    “不說廢話,我要那個人!”談逸澤言簡意賅。而落在博夜澈臉上的視線,更是犀利的不加任何掩飾。

    “談參謀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要什么人?”

    博夜澈似乎有意思和他玩文字游戲,這會兒又開始裝不懂。

    而談逸澤卻在看到他的態度之后,突然勾唇:“把錄像帶交出來就好,其他的事情絕對不會牽扯到博總你,還有博亞集團,當然還有……”

    說到這的時候,談逸澤的視線竟然落在博夜澈辦公室的休息間大門處。

    他那雙純黑色的眼眸微微閃動了一下,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那就多謝談參謀長了?!逼涫?,博夜澈要的也不過是談逸澤這一句話。要說以前在黑道上打滾的時候,整死幾百個人都不是問題。但關鍵是現在的他,準備收手了。為了某個小女人而收手了。所以,關于這些東西,他認為自己還是少牽涉點比較好。免得某個準備刁難他的丈人,又說他一身是血氣!

    起身,博夜澈將自己前幾天就收好,放在自己辦公室里的錄影帶放到了談逸澤的面前:“這是錄像帶,除了沾那些東西,其他的有需要的話,博某隨叫隨到!”

    “謝謝你的碧螺春……”終于在這場談話的最后,談某人抿了一口他精心炮制的茶了。

    而后,男人便離開了!

    而且,離去的時候,還不忘記幫他將門給關上。

    “爹地,那是什么人?感覺,怪嚇人的!”就在談逸澤前腳剛剛離開,這個辦公室內頓時又多出了一抹身影。

    穿著學校制服的女生,慢步來到男人的身邊。沒有男人的招呼,她便自動自覺的爬進了男人的懷中。

    “你也知道恐怖,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說著,男人往女人的額頭一吻。

    “我不是怕,我是覺得他浪費了好東西!”說著,尼雅看著茶幾上的茶具。兩泡好茶,男人只喝了一口,這不是浪費是什么?

    “再多好茶,也比不上他最后的那一句!將來,倘若我們真的走投無路了,他定會是我們最好的避難場所!”博夜澈笑道。

    關于這些太過深奧的東西,他的尼雅現在還太小,他不能讓她知道的太多。

    但總之,他今天從談逸澤的手上要到了最為關鍵的那張牌了!

    不過……

    想到男人剛剛落在休息室門口的眼神,還有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的話,以及他剛剛離去的時候刻意幫他鎖上的門,博夜澈的唇角再度輕勾!

    該怎么說呢!

    這只老狐貍,一眼就看出他博夜澈在金屋藏嬌!

    聯想起上一次顧念兮離開這個辦公室幾乎一模一樣的眼神和動作,博夜澈再度無奈的嘆息:這對一看就看穿別人的賊公婆,還真的是天下絕配!

    “小東西,把手抬起來!”晚上,又是一個最為難熬的時刻。顧念兮被帶進了浴室里,某個男人已經放好了一整個浴缸的水,正準備給她洗澡。

    只是,某個小女人卻一直執拗的低著頭,不去看他。其實從昨天晚上,他狠心的將她一個人拋棄在臥室里的時候,她就決定不理他了。

    “怎么了,不弄起來不好脫衣服的!”談某人見到顧念兮一直耷拉著腦袋,沒有任何的動作,便自顧自的上前,開始幫她解開衣服的扣子。

    “不要碰我,我自己可以的!”她偏執的轉過身去,一只手有些笨拙的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這又是怎么了,我的小祖宗?”看著別扭的小東西,男人只能耐心的拉過她的小手,將她的身子扳正。

    憋見她紅潤的眼眶,他終于知道她在生氣些什么。

    一時間,他突然遏制不住的笑了。

    原來這兩天,過的不好的并不只有自己……

    他的小東西,也跟他一樣的難過。

    “你這個壞人,還笑我什么?”明明心里就有些怨念的,在看到談逸澤的臉上竟然有了笑意,顧念兮當然有些惱了。粉拳,自然也是一個個的砸在男人的身上。

    若是尋常,有人敢這么在他談逸澤的面前耀武揚威的話,下場絕對是死的非常難看。

    但對于他的小東西,他始終都不像是他談逸澤了。

    即便現在,小女人竟然在他的面前揮舞著拳頭,他依舊是笑,笑的一臉寵溺。

    直到后來,女人砸的有些累了,他才將她擁進了自己的懷中,輕咬著她的耳際,道:“不做什么,只是笑有人也和我一樣的不好受!”

    聽到男人的話,顧念兮有些錯愕。

    這意思,難道也是說,他其實也和自己一樣,過的不好?

    抬眸,她看向他。

    橘色光線下,他的眸色淺了幾分。是一種類似于琥珀的顏色,但卻比琥珀略深一點。像是經過了歲月的沉淀,沉了下去的那一種。讓人,有些看不穿,看不透。

    她想問,談逸澤你怎么可以說的如此輕松?

    更想問,談逸澤,你怎么舍得讓我如此難過?

    但千萬的語句,卻到了嗓子眼的時候,卻發不出聲。

    一時間,她只能紅著眼眶,瞪著他。

    看著沉默著的小東西,男人又是一陣低笑,仿若無可奈何卸下了昨日的固執,又是心甘情愿的沉淪:“小東西,我想要你,發了狠的想要你?!彼ё潘男《?,用著低啞的聲線在她的耳際呢喃出聲。說是在和她說話,倒不如說是在和她**。

    語畢的時候,男人還像是怕她不知道自己身體已經有了反映似的,直接將女人的小身子反轉過來,將她納進自己的懷中,讓她的小屁屁感受一下自己身體的某一處!

    當感覺到那股子燥熱的時候,顧念兮的小臉一紅。

    而某個邪惡的男子,卻在看到她的反映之后,又是邪惡的道:“我弟兄已經憋了好久了,你可要悠著點。不然,小心它弄的你一身……”

    比臉皮厚,顧念兮自然不是老流氓的對手!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