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steam版简体中文汉化教程: 第204章 斗毆的小兩口(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眼里就只有你的女兒!”殷詩琪有些不滿的埋怨?!盡?

    看著殷詩琪在自己肩膀上抱怨的樣子,顧市長無奈的笑著,隨后也伸出了一手,環住了殷詩琪的腰:“那也是因為,這是我們倆人生下的孩子?!?br />
    因為愛她,所以更愛他們兩人的結晶……

    只不過,他顧印泯向來不善于用言語表達感情。

    “我不是說這個!”其實,顧印泯的意思,殷詩琪當然知道是什么。不過這么老了,還說什么情情愛愛的,實在有些讓人難為情。

    “那你是想說東籬這個孩子吧?”就在殷詩琪準備說出什么的時候,顧印泯先她一步開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是想要說他?難道,顧市長您也看得出來?”

    “那是當然了!”顧印泯輕嘆。

    前兩天,楚東籬和談逸澤較勁的意思那么明顯,如果他還看不出來的話,那也枉費他多年游走在人群中的識人能力了。

    楚東籬一直都對他們的兮兒很好,從小他們都看在眼里。

    很久以前,顧市長也想過,要將他們湊成一對!

    兩家人都是知根知底的,這是再好不過了。而楚東籬從小也是他們看著長大的。如今,他又成了最為年輕的市委書記,這實在最適合不過了。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在顧念兮的生命中竟然半路殺出了一匹黑馬!

    這人,就是談逸澤!

    從他的出現,到他現在的表現,對于顧市長而言,都是驚艷的!

    而更讓顧市長看重的,是談逸澤比楚東籬還要重情義的這一點。

    這是,任何一個父母都最為希望看到的。

    這樣,他們也能放心,將自己的孩子交到他而得到手上……

    “那顧市長,對于這個孩子,你是怎么打算的?要是兮兒還沒有結婚的話,還好!可現在兮兒結婚了,這樣豈不是亂套了么?”這也是殷詩琪這兩天來最為擔憂的問題。

    “亂套倒也不會!我只是覺得,楚東籬這個孩子性子也擰。你就算勸他放手,他也不會就聽你的!其實如果當初我們早一點發現,這孩子對兮兒的情的話,也就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了!”其實,這錯過,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楚東籬將自己的感情埋得太深了!

    若不是現在談逸澤的出現,恐怕他都不知道要將這份感情,隱瞞到什么時候。

    “那我們該怎么辦才好?難道真的要任由他們這三個孩子這么下去?”殷詩琪擔心的是,他們兩個人的婚姻會出現裂痕,再者也會耽擱了楚東籬那個孩子。

    “這一點你放心,難道你還看不出你的女兒是個認死扣的人么?再說了,他們可是軍婚,還受到法律的?;??!憊聳諧に嫡饣暗氖焙?,一臉的輕松。

    只是相較于他,殷詩琪的眉心還是皺成了一團。

    “你還是和我說說吧顧市長,免得我愁死了!”

    他們的女兒是個認死扣的人!這一點殷詩琪當然知道。

    要不是這樣,當初她回到這邊的時候,又怎么會因為談逸澤一個人傷感了那么多天?

    “其實這也簡單,有競爭才有更優質的表現。不出幾天,你的談女婿絕對能削好一個蘋果!”說這話的時候,顧印泯的嘴角上已經掛上了很明顯的笑容。

    其實最近兩天的觀察,他對談逸澤是越來越滿意了。他可沒有忘記,當其他人吃完飯之后,都各自午睡去了。而談逸澤就一人拿著一把水果刀,坐在客廳里削蘋果。那認真的神情,可不亞于人家的那些什么科研所的人。

    一連幾天,都是這個樣子。

    能為心愛的人做到這個樣子,他顧印泯還能說,談逸澤的這份愛有假?

    “那楚東籬那個孩子呢?”

    “這孩子,除非他自己想通了,不然我們誰也沒有能力改變他的想法!”那,其實也是個認死扣的孩子。不過,破壞別人婚姻,傷害顧念兮的事情,顧印泯倒是相信,楚東籬還做不出來!

    “那……”

    “殷同志,別老是擔心他們那些年輕人了。等這次年假,我們就去市外好好轉一轉吧?”

    “你這話都說了幾年了!什么時候兌現過!”

    “我保證,這一次一定兌現!”

    這一夜,籠罩在書房里的,也是一室的溫馨。

    “小東西,快過來瞅瞅我們的大床,多舒服??!”顧念兮這才進臥室,便看到某個妖孽男在新床上躺成了一個“大”字。

    剛剛洗過澡的緣故,談逸澤的身上只是隨意的搭了一條毛巾,遮住某些個重點部位。

    床頭點亮的燈,光線落在男人的側臉上。光和影的結合下,男人那深邃的五官,漂亮的有些不真實。談逸澤的聲音,比尋常的要沙啞上幾分。但眉梢里渾然天成的那股子媚態,卻在此刻彰顯無疑。

    他看著慢步靠近自己的顧念兮,喉結上下滾動著。

    而他嘴角掛上的那抹笑容,華而不實。讓靠近的她,有些摸不清。

    “老東西,這床是我爸爸買給我睡的,你憑什么躺在這里?”

    看到他如此張揚的樣子,顧念兮不難猜想到,這個男人接下去想要進行什么事情!

    “你爸爸就是我爸爸!再說了,你爸爸不也是看在我也要在這張床上睡覺,怕我把你給擠壞了,所以才買張大床給我們倆的么?快點過來,讓爺好好爽爽!”有時候,談逸澤的痞子樣,看起來跟街上的地痞流氓真的沒有什么區別。就像,這個時候。

    顧念兮還不肯走到他的身邊,本想要路過大床,拿床頭矮柜子上的雜志看一下。

    什么讓他大爺爽爽?

    你怎么不讓我也爽爽?

    吼吼……

    顧念兮看著談逸澤那一臉欠抽的模樣,拿起了雜志,準備將這個自稱為爺的男人晾一晾,看他以后還敢不敢調戲她。卻不想,在這個時候她的那只沒有受傷的手,已經落進了男人的手中。

    被他一帶,她跌進了他的懷中。

    而男人感受到溫香軟玉在懷,也不顧其他直接將顧念兮壓在了自己的身下。大掌,開始毛毛躁躁的,往某個固定的地方探尋……

    “繃著張臭臉干什么呢?多難看,好像多年沒有得到滿足似的!快給爺笑一個!”看著顧念兮那張沒有表情的小臉,談逸澤的食指輕勾著她的下巴,讓她和自己對視著。

    “爺,請您矜持點!”顧念兮朝著男人冷哼著,一臉不服氣。

    玩這個調調?

    這一口,她顧念兮可是早些年就在蘇悠悠的調教下,早已練就成精了!

    “矜持?矜持那種東西,一斤幾毛錢?我跟你買幾斤!”男人不以為意,繼續調笑著。

    而他那骨節分明的食指,則沿著顧念兮姣好的面容,慢慢向下……

    談逸澤的手,真的很漂亮。骨節修長,指節白皙。特別是他的指甲,都帶著淡淡的粉色。若不是看到手掌心那些因為長期握槍而磨成的老繭,單單看表面的話,你絕對不會相信,這是一只做過粗活的手。

    “爺,矜持這東西,只能自行體會,不可言傳。您要是需要的話,還要自身修煉才行!”看著男人那只慢條斯理,實際上卻若有似無的在撩撥著她脆弱神經的大掌,顧念兮一下子就將它給握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拉到側端。

    一個側身,她向男人的身上翻了過去。

    因為顧及到她一只手受傷,男人見她的舉動,便非常配合的側躺,讓女人翻身壓在他的身上。

    一招得逞,顧念兮喜上眉梢。絲毫沒有察覺到,這剛剛自己之所以能順利的“欺壓”某個男人,實際上全都是因為男人的配合。

    此刻,壓在談逸澤身上的某個女人,笑的很無良。特別是她那只沒有受傷的小手,此刻已經非常猥瑣的落在男人的胸口上,有一下沒一下的畫著圈。

    別以為,就他談大爺會調戲人!

    好歹她顧念兮也是在猥瑣大神蘇悠悠多年的調教下成人的,雖然她的嘴巴到現在還沒有練就蘇悠悠那個極品本事,能損人于無形間。但戲弄人的本事,她也是學了不少。

    別以為,她的一只爪子受了傷,就是病貓!

    “喲,剛剛不是在給爺傳教‘矜持’這東西么?怎么這會兒不矜持的?”對于某個小女人很無良的笑容,談逸澤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甚至,對于那只正在他身上作惡的小手,談逸澤像是非常享受似的。

    此刻,他還微瞇著一雙眼,嘴角上的弧度,分明還帶著幾分希冀。

    也許是因為夜色過分迷離的關系,此刻的談逸澤看似又慵懶了幾分。臉部的線條,也在這抹笑容之下,變得溫和了幾分。這樣的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只正在享受午后陽光的慵懶獅子。

    “爺,都說矜持這東西只能靠自己修煉,這不咱今天就舍命為君,幫您練就一下矜持!”她傾身靠在男人的胸口上。一想到談逸澤待會兒很有可能的抓狂樣子,女人一直在笑。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