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第3赛季女角色: 第194章 被穿小鞋的談逸澤(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便是他們夫妻之間的相處。!

    “喲,還真的瞅著賊認真,這是在瞅什么呢?讓我也瞅瞅!”放下給顧印泯的雞湯之后,殷詩琪也趕緊來到了窗邊。

    不看不知道,一看殷詩琪也嚇了一跳!

    哎呀媽的,這兩天她就瞅出他們的小顧同志一直抑郁寡歡,正為某個男人而傷心。而她殷詩琪所做的,就是盡量避免讓老顧同志知道。

    不然,以他們老顧的性格,恐怕談參謀長要被穿小鞋了!

    可這談參謀長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老顧同志在家的時候就來了。這不,他們胡鬧的這一幕被老顧同志撞了個正著,這可該怎么辦才好!

    “老顧,那是人家小兩口正胡鬧著。您可千萬不要動怒!”殷詩琪瞅著顧市長的神色不加,趕緊勸著。

    “胡鬧?殷詩琪同志,你兩眼有沒有瞅見你女兒正在哭?”說這話的時候,顧印泯的語調變得有些強硬。

    “那個……我沒瞅見!”其實,這么兩天的時間,殷詩琪也察覺到自己女兒的心遺落在談逸澤的身上了。所以,她也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殷詩琪同志,我看你該配副老化眼鏡了!”

    “你才需要老花眼鏡呢!顧市長,不要忘記我還比您年輕好幾歲?!蹦炅涫敲懇桓讎俗畬蟮募苫?,殷詩琪也一樣。

    “如果你沒有老花眼的話,怎么沒瞅見咱們的女兒正在哭!”

    顧念兮是他們的獨生女,從小顧印泯對她雖然嚴厲有加,但也一直都將她捧在手心里疼著??醋潘衾?,他的心里早已像是被人割去了一塊肉。

    “我當然也瞅見了,不過那是人家小兩口的事情,我們也應該讓他們自己解決。人家不是都說了么?夫妻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和!”見瞞不過顧市長,殷詩琪只能開始放軟了話。

    聽著殷詩琪的話,顧印泯的神色也有所緩和:“我也知道這話的道理。我就知道這一次回來沒那么簡單,肯定是和他吵了,不然為什么每天都耷拉著個腦袋,看的我都難過!”

    “原來,老顧你也看出來了!”

    “廢話,她是我的女兒。不是都說,知女莫若父么!”

    顧印泯扭頭,朝著殷詩琪挑眉。

    “得得得,小顧同志就是你一個人的女兒,成不?”

    殷詩琪可沒有忘記,從顧念兮一出生,顧市長就一直和她強調這句“知女莫若父”,以此來表明他和女兒的關系比她殷詩琪好。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顧印泯依舊還玩這一套。

    聽著殷詩琪的話,顧印泯的臉色果然好了不少。

    “不過這個談女婿,顧市長您打算怎么處理?讓他進門么?”瞅見顧市長的臉色總算是好了不少,殷詩琪趁熱打鐵。

    “還能不讓他進來么?要是讓他受凍挨餓,過一會兒傷心的可是我女兒!”這一點,讓顧印泯有些莫名的吃味。

    聽著顧市長的這番話,殷詩琪懸著的那顆心,總算是歸于平地。

    不過,這顆心才平復了不一會兒,殷詩琪又因為顧市長的一句話,開始提心吊膽。

    顧市長是這么說的:“敢讓我顧印泯女兒流淚,這小鞋,他是穿定了!”

    “發泄夠了嗎?要是夠了的話,那就進屋吧!你看你的手冷的,都快要成小石塊了!”談逸澤不知道他抱著顧念兮在原地站了多久,一直到腿麻了,而女人的哭泣聲也漸漸平息的時候,他才開了口,這么和顧念兮說著。

    此刻的顧念兮,那雙好看的眸子,已經哭的有些紅腫。呼吸,更是有點不順暢。而談逸澤就像是在哄著孩子一般,輕拍著她的背部。

    “好了,不哭了!以后,我絕對不會再犯混了,好不好?”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還不忘記低頭在顧念兮的額頭上落下輕柔的吻。其實,談逸澤更想吻的是顧念兮那剛剛還被她咬的有些破皮的小唇瓣,但因為顧及到這個女人向來不肯在公眾場合和他卿卿我我,他也只能作罷。想著,等今天晚上在和她好好的敘敘舊。

    這幾天,他想她,想的骨頭都發疼了。

    看著現在她有乖乖的呆在自己的懷中,他的心里才說不出的踏實。但看著她那只受傷的小手,談逸澤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什么人掏去了一大塊似的。

    他發誓,若是讓他談逸澤知道是什么人傷了他的小東西,絕對不會那么輕易的放過她!

    “我回家了!”顧念兮抬眸,看到最近幾天都占據著自己腦海的某張俊臉,便如此開口。

    說著,女人便用自己沒有受傷的左手掏出了鑰匙,動作有些笨拙的打開門。一進門,顧念兮連扭頭都沒有,便徑自準備將門給關上。

    可門沒有合上,門縫里面伸出了一只有力的臂膀,將原本就要關上的門,再度推開了。

    “你還要做什么?”她紅著眼眶,瞪著面前的男子。

    卻看到,那個進門的男子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無奈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蛋,笑道:“你沒有發現,你剛剛掉了什么東西嗎?”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還不忘甩了甩自己手上的那個袋子,那是剛剛顧念兮從超市買回來的充電器,里面還放著一張她初中同學張小琴的邀請函。

    “發現了!”說著,顧念兮急忙的從談逸澤晃動的手上拽回自己的袋子,然后又是一臉警惕道:“東西我拿回來了,你可以走了!”

    多多少少的,心里還是有點怨氣的。

    因為,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用著忙這個借口,將她給打發了。

    “走?走去哪里?”談逸澤又欺近了幾分,絲毫沒有后退的打算。

    “當然是回你的家了!”顧念兮咬著紅唇,又道。

    “小東西,你忘記了嗎?你是我的妻子,只有你在的地方,那才會是我的家!”沒有她在的時候,就連以前滿是溫馨的小公寓,也變得冷冷清清的,讓他有些受不了。

    “這是我家!”

    不得不承認,其實當談逸澤說出:“只有你在的地方,那才會是我的家?!閉庖瘓浠爸?,顧念兮的鼻尖又莫名的酸澀著。

    可一想到她盛情為他準備的那些玫瑰花瓣,一想到男人的可以忽略,一想到他走的時候連半點遲疑都沒有,顧念兮也不肯低下頭。

    “我知道,這是你家。同樣的,也是我家!”

    似乎,今天的談逸澤真的打算和她在這里桿上。

    不論顧念兮說什么,他都能回答的有條有理,頭頭是道,更讓顧念兮找不到任何可以辯駁的東西。

    “你……”

    “小東西,咱不鬧了好不好?我任你打任你罵,你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再度欺身上前,談逸澤拉著她沒有受傷的那只手,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天氣一冷,顧念兮的指尖一直是微涼的。特別是冬天的時候,她的整雙手都會被凍得紅通通,有時候還會長幾個凍瘡。

    所以只要談逸澤一進家門,她就會跟個無賴沒有區別的將自己的手放在談逸澤的脖子上。

    而今天,從見面到現在,顧念兮的手越來越冷??傷匆淮我裁揮寫ヅ齙階約?。

    談逸澤知道,她這是生氣了。

    可這也是應該的!

    誰讓自己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時候,竟然犯了渾?

    想到這,談逸澤拉著她那冰涼小手的力道,有明顯的加大了幾分。

    “喲,這不是逸澤么?”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女聲在他們的身后響了起來。

    顧念兮和談逸澤紛紛轉頭的時候才發現,殷詩琪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大廳門前,正看著他們倆。她的身后,還站著顧印泯。

    “爸,媽!”看到面前的兩人,談逸澤第一時間開口打招呼。從上一次和顧印泯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談逸澤便對他們改了口。

    而顧念兮則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小手從談逸澤的脖子上拉了下來。一張小臉羞紅的,就像是煮熟了的蝦子,耷拉著腦袋,不敢抬頭看著父母。一副她剛剛做了錯事的樣子。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相比較殷詩琪,顧印泯的眼眸只是微瞇了一下,隨后又恢復了尋常。說著,他便自顧自的轉身進了大廳。

    “逸澤,沒事!他爸就是這個樣子,你們也快點進來吧。對了,我廚房里還燉著雞湯呢!我要趕緊過去看看?!?br />
    殷詩琪趕緊招呼了他們之后,便轉身去了廚房。

    “小東西,我們也快點進去吧!”趁著顧念兮還耷拉著腦袋沒有回過神來,男人大步來到她的身邊,一把就將她給帶進自己的懷中。

    “放開我,誰讓你進去了!”一直到現在,顧念兮還在鬧別扭。

    看著她微嘟的紅唇,談逸澤依舊是寵溺一笑,落在她腰身上的大掌改為揉著她那頭長長的發絲:“你剛剛沒有聽到么?我是得到我岳父大人的準許,進門去的!走吧,小東西。我還是第一次到你家,你不帶我參觀一下,還真的想要將我趕走不成?”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