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小技巧: 第八十五章 晴天霹靂,她沒有孩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你想要對我做什么……”

    好不容易從沙發上爬起來的霍思雨,這才注意到那個一臉猥瑣的男子,正在一步步的朝著自己緊逼。

    而門口,還站著一些男男女女。從他們的衣著可以看得出,他們都是這個夜店的???。有些,還將頭發挑染城各種絢麗的顏色。

    雖然光線很是昏暗,讓霍思雨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但霍思雨還是能察覺的到,那些人每一個都抱著看戲的表情。

    “我小六子想做什么?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別以為,假裝純潔就可以掩飾住你是個婊子的本質!”說這一番話的時候,小六子已經大步來到沙發的側端。

    “不要……不要!你不可以這么做!”當初,陸子聰做這等事情的時候,那是因為她失去了意識,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但今天,她的腦子明明是這么的清醒,難道還要她再一次接受如此的羞辱么?

    不,霍思雨不甘心。

    所以,這一刻的她撕心裂肺的朝著門口叫嚷著:“救救我,你們要什么東西我都可以給你們!求求你們救救我……”

    霍思雨知道,這些人中的任何一個只要開口勸一句小六子,就足以保住她的身子。

    只要誰能救得了她,就算要她的全部財產都可以!

    可不管霍思雨如何的大聲喊叫,那些人就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

    他們的**笑聲,一直充徹著她的耳邊。

    這也是霍思雨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世間也有錢財所搞不定的事情!

    可她不要!

    她才不要和這樣丑陋的男人發生關系!

    光是看到小六子這滿臉的豆豆,霍思雨就有些想要吐。

    既然他們這些人都抱著看戲的心態看著自己,她明白了沒有什么人會出手救自己的。于是,趁著小六子還沒有觸及到她的時候,霍思雨拼了命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大步朝著包廂的門口跑去。

    可霍思雨忘記了,門口站著的那些人和小六子是一伙的。

    所以,當看到小六子到嘴的肉要飛走的時候,他們都沒有讓開那扇門,反而將好不容易才跑到門口,就快要能脫離苦海的霍思雨,再度推回到小六子的懷中。

    當下,被耍了一趟的小六子簡直氣昏了頭,扯著霍思雨的那頭短發,便直接將她拽到了沙發上。

    “臭婊子,竟敢耍老子!既然這樣,那就休怪老子對你不客氣!”說完這話的時候,小六子直接伸了手拍了兩下,很快門口出現了一個穿著服務員衣服樣式的人出現在那里。而他的手上還端著一個杯子,里面放著一些褐色的液體。

    這東西,霍思雨瞅著有點眼熟。

    好像,之前她也喝過這樣的東西。

    “拿過來,給我!”小六子吩咐著。

    那人便端著那杯東西,直接送到了小六子的手上。

    “你要做什么……”看著那一杯褐色的液體,霍思雨害怕的咽了口水。

    “做什么?呵呵……這東西,你不陌生吧?”小六子端著那瓶東西,在霍思雨的面前搖晃著。

    邪惡的笑容,讓任何一個人看了都背脊發涼。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霍思雨拼命的往后退去,可沒有多逃幾米,她那不著絲縷的腿,便被小六子給攫住了。

    向下一拽,霍思雨又躺倒了男人的身下。

    “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呵呵,你難道忘記,你也喝過這東西?”小六子依舊是笑,如此的笑容在昏暗的光線下,越發的讓人感到心寒。

    “……”霍思雨努力的搜索著自己的腦子。

    對了,是她意亂情迷的那一夜……

    也就是,她被迫迷迷糊糊和陸子聰發生了關系的那一夜!而且,那個時候的她,還迷迷糊糊的被陸子聰拍下了好多撩人的畫面!

    該死的,小六子這到底想要做什么?

    “對了,就是陸子聰給你喝下的那一杯,還記得嗎?你那天晚上,應該很享受的才對!不過,這些你都要感謝我。若不是我弄來那一杯東西讓你喝下,陸子聰怎么可能會看上你這樣的貨色?”當小六邪惡的說出這一番話語的時候,霍思雨已經猜想到了什么。

    該死的,真的是當初她喝下去的那些東西出了問題。

    那時候,她喝下了沒有什么意識,所以根本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在陸子聰的鏡頭下竟然是那么的風燒?

    該不會,這杯東西會有那樣的效果?

    而現在,小六子竟然端著這樣的東西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該不會是想要對自己……

    想到這,霍思雨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不要,她才不要這樣!

    門口還有那么多人!

    若是在這些人的面前,自己和長的這么丑的男人發生關系的話,那以后自己要怎么做人?

    還有,這里的男人這么多。

    保不準,她要是昏昏沉沉的時候,那些男人不會趁虛而入!

    想到這,霍思雨便立馬推開了小六子,準備再度上演逃跑的戲碼。

    可霍思雨忘記了,她再怎么強悍,終究還是個女人。當她準備小六子的時候,小六子也看準了這個時機,將那一整杯的液體,如數灌進了她的喉嚨里。

    她不吞下去,小六子便直接掐著她的喉嚨,迫使她喝下去。

    一直到喝下去,霍思雨都是一臉驚恐的表情。

    她一直用食指壓著自己的舌根,企圖讓自己喝下去的那些東西都給吐出來。

    可不管她怎么扣,都沒有吐出來。

    而很快的,霍思雨便感覺一陣又一陣的燥熱接踵而至。

    她不斷的想要逃出男人的魔爪,可是被男人摸索著全身的時候,她又覺得莫名的舒服。

    很快,霍思雨的意識開始渙散了。她拼了命的想要推開朝著自己湊上來的惡心男人,可不知道為什么伸出去的手最終卻成了拉住。

    而看著她的反映的小六子,也非常滿意的扯掉了她所有的衣物。

    當然,如此撩人的風景難得一見。

    門口處站著的那些人,已經開始拿出手機,幫著小六子記錄下這難得的一次撩人風景。

    而某個在攝像機鏡頭下酣暢的大叫,酣暢的享受著某種快感的女人,卻不知道此時的談家大宅里,正在上演的是何種場面。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建天,小南在不在家?”這天,舒落心才和自己那一群姐妹們見完面之后,便急匆匆的趕回家!

    一進家門,舒落心便急著找尋談逸南的身影。

    “那孩子剛剛才下班,你這么急著找他,有什么事情?”談建天的視線依舊還是落在報紙上。漫不經心的語調,讓舒落心有些不滿。

    但眼下,舒落心的關注點還不在這里。她現在只想知道,談逸南的下落。

    聽到談建天知道他在哪里,舒落心停下了腳步。

    剛剛,她都在樓上找了一圈了,都沒有見到那個孩子的身影。

    “小南在?我在樓上怎么沒有找到他?”舒落心又問。

    “剛剛下班回來,就拿著狗糧去喂二黃了!”談建天不以為然的回答。

    “這孩子,怎么成天干些不正經的事情?連喂狗的事情都做,難道也不自覺的有些失了身份么?”因為被剛剛那群姐妹刺激到,舒落心也沒有考慮到這話有什么不妥,就給說了出去。

    “喂狗就失了身份?狗也是生命,而且有時候比對人還要忠誠!”談老爺子從自己的房間走了出來,正好聽到舒落心的這一番話,有些不滿的反駁著。

    二黃跟了他好些年了,在他心中二黃早已不僅僅是條狗那么簡單。

    要是念兮那孩子在這里的話,估計也不會容忍別人這么說二黃。雖然她在這個家的時間還比較短,和二黃相處的時間也不長,不過看得出這個家里對待二黃像樣的,也就只有她了。

    想著想著,談老爺子還真的有些想念那兩個孩子了。

    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能回來陪自己吃吃飯,聊聊天。

    “對不起,爸爸!我今天是……唉,也不知道怎么說!”舒落心知道自己的話讓老爺子不如意了,想要辯解。

    只是,她的腦子里真的很亂,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落心,你今天這是怎么了,怎么一進門就唉聲嘆氣的?”

    談建天聽到了舒落心接連不斷的嘆息聲,終于放下了手上的報紙,看向身側的女人。

    尋常舒落心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老是唉聲嘆氣的。說這會帶壞了運勢。

    所以,這會兒她倒是自己先表現了出來,讓談建天也覺得有些訝異。

    “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今天出去的時候,聽我的那些朋友說,最近這段時間網上有一段視頻什么的,看起來特像小南的媳婦?!筆媛湫穆吵鈐頻淖諫撤⑸?,開始徐徐道來。

    “小南的媳婦?那又怎么了?落心,沒事,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愛玩了點,我聽說老陳前一陣子還和自己在國外的孫女錄像,跳個舞什么的,然后傳到什么網站上的,大家就都可以看到了??尚縷媼?!”

    談老爺子說著。

    其實,他挺羨慕老陳的。

    年老了,和自己最喜歡的孫女在一起,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話題。不像自己,已經有好長的時間,都沒有見過小澤他們小兩口了。

    “爸,關鍵不在這。要是她拍的視頻,和別人一樣只是想要逗樂的話,那也還好。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晌姨業哪切┡笥閹怠鞘悠導蛑輩幌裱?!”舒落心越說下去,眉心越是皺成了一團。

    特別是保養的極好的肌膚,也因為她的憂慮而出現了皺痕。

    “這話,怎么講?”看舒落心的神色,也不像是說假的。談建天不免得,也有些擔憂。

    “他們說,那視頻里思雨被另一個人潑了咖啡?!?br />
    “潑了咖啡?她被人欺負了?那怎么沒有跟我們說!”

    談老爺子也不解。

    “爸,關鍵還不在這里。我是聽他們說,里面還有一段是說……那丫頭其實沒有懷孕,然后求著其他人幫著她說謊來的!我的好幾個朋友都從他們孩子那里看到了這段視頻,都說那個被人貼在網上的女人,和我們家的媳婦非常像。所以他們都問我說,是不是我家的兒媳!”

    “嗨,可他們也說像是思雨!也沒有能確定,是不是?”談建天以為舒落心有些小題大做了。

    “我也是覺得不敢相信,所以才打算找小南過來,問清楚。自家媳婦到底有沒有懷孕,他這個做丈夫的,不是最清楚的嗎?”

    說這話的時候,舒落心正好看到手上拿著狗糧進門來的談逸南。

    “小南,你給我過來!”舒落心想了想,招來談逸南。

    “媽,什么事呢!二黃不吃干巴巴的狗糧,我正打算給它牛奶泡點?!彼燈鴝?,以前談逸南根本就沒有將它放在眼里。只不過,在看到顧念兮和它相處的很好之后,這才漸漸對它上了心。現在,他悉心的照料二黃,不過是為了將來顧念兮到談家大宅的時候,他們能多一點什么話題。

    見舒落心打算自己正準備要做的事情,談逸澤有些不滿。

    “還什么狗糧不狗糧的。現在你給我過來,別為了這點小事耽擱了。到時候,要是真的鬧成了什么笑話,可就真的要被人笑掉大牙了!”舒落心其實并不擔心霍思雨肚子里有沒有什么孩子。

    沒有孩子,對她來說其實更好,要趕走霍思雨,也有了順順當當的理由。

    可是,要真是那段視頻里的人真的是霍思雨的話,那豈不是真的要貽笑大方?

    舒落心最討厭的就是被人當成笑話看。

    這也是,為什么她在知道了那段視頻的存在之后,這么火急火燎的原因。

    “媽,什么事說的這么嚴重?”談逸南聽到舒落心的口氣,當然也有些不明所以。

    當下,他擱下了二黃的口糧,大步走了過來。

    “小南,你知道你的媳婦到底懷孕了沒有?我上一次不是讓你帶她去做產檢的嗎?”舒落心道。

    “產檢,有!我跟她過去了,不過沒有和她一起進去。媽,你提這些做什么?”談逸南又是一臉不以為意。

    反正現在關于霍思雨的事情,他一個字也不想提。一看到她的那張臉,他就煩,一聽到她的名字,他更煩。

    “你沒有和她進去?那她就真的有作假的嫌疑了!”舒落心一聽到這話,立馬皺起了眉心。

    如果霍思雨真的連孩子都拿來撒謊,而且在他們還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詔告世人的話,那真的要貽笑大方了。

    “媽,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談逸南一直都還有些摸不清頭腦。

    “我說,霍思雨可能并沒有真的懷孕!”舒落心坦言。

    而這話,也不大不小的引起了談老爺子和談建天的不滿。

    “落心,說話要講究證據!”

    “對啊,媳婦。我們知道你對思雨現在有些不滿,但也不能這么說!”

    “你們還不相信是吧?那就讓小南把電腦拿來,我們都來看看網上的那段視頻,不就知道了么?我的那些朋友說過,看過的十有**都跑來問我這一事了?!?br />
    “那好,小南你去把你的電腦拿來!”談建天看著舒落心驟定的樣子,也覺得事有蹊蹺。舒落心雖然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拐彎抹角的用言語中傷他們。但她還真的沒有做過什么詆毀了別人的事情。

    隨著談建天的話,談逸南果真上了樓,將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帶到了樓下。

    “你打開頁面,他們都說點擊老高的!據說,還占據各大視頻網站的首頁!”舒落心又想到了什么。

    果然,在談逸南打開了視頻頁面之后,便有一段叫做:“驚現——節操無下限女!”占據視頻網站的點擊榜之首。

    談逸南本是抱著看一看的想法,可沒有想到點擊之后所跳出來的畫面,讓他一時間錯愕,更讓談家的三個長輩一時間也發不出一句話。

    因為出現在視頻里的人,他們真的一眼便認出了,這便是霍思雨。別人或許會因為印象有些模糊,而不確定。但霍思雨在結婚之前就住進談家了,前前后后已經有四個多月了。就算化成灰,他們也認識。

    而這段視頻里的,不僅僅只有霍思雨一個人,還有另外幾個熟悉的身影。

    莫妍,慕陽,還有顧念兮……

    特別是顧念兮朝著霍思雨潑咖啡的那一幕,更叫長輩們一時間有些迷茫。

    第一段視頻之后,下面出現了一行字——

    “大家以為朝著別人潑了咖啡的是無節操女么?錯鳥錯鳥!正確答案是那個被潑的,欲知詳情,請看第二段!”

    第二段,很快也開始播放了。

    相比較上面那一段,場景和動作,也還是一樣的。只不過,相比較上一段視頻,這一段里面多出了好些東西。

    而最讓談家人驚愕的,便是顧念兮的那一句:“人性?我沒有人性可言,那你說,明明沒有懷孕,卻騙所有人她懷孕的女人,是不是更沒有人性可言?”

    接連著第三段視頻很快呈現。

    這一段視頻,并不是和之前的同在一個地方?;胬锏哪歉鋈?,依舊是被潑咖啡的那個女人,也就是霍思雨,談家人第一個便看出來了。

    “悠悠,你幫我這個忙好不好?”畫面里,一女人追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跑。

    “思雨,你瘋了嗎?我是你好友的同時,我也是個醫生。我,有我最起碼的職業道德!”被叫做悠悠的女人,戴著口罩道?!霸偎盜?,這懷孕的事情,你能撒的了慌么?十月懷胎,到時候月份足了,肚子肯定要顯出來的。難道你能像古代后宮的那些嬪妃爭寵那樣,往自己的肚子里填棉花不成?”

    “悠悠,這事情過后該怎么辦我會看著辦的。你就幫我這一次,好不好?”女人抓著悠悠的手臂,繼續纏著她。

    畫面到最后,又出現了一行字。

    “生活不易,全靠演技。把角色演成自己,把自己演到失憶!如此無節操的女人,有一點我們還是要佩服的。那就是她的演技!各大網友,有木有興趣將我們新一代的奧斯卡女得主給人肉出來的?”

    接下來,視頻下方的那一堆留言,全都是贊同樓主的這個做法。

    之后,還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跟著罵這個女人不要臉。明明是自己做錯事,還有臉做賊的喊抓賊?竟然把前面一段視頻給貼出來,混淆別人的是非!

    后面的那些,談家人已經沒有再看下去了。

    那一刻,他們似乎已經徹底的明白了什么。

    當下,舒落心已經倒在沙發上號啕大哭:“這根本就是霍思雨,難道還有假不成?真是家門不幸,家門不幸!我為什么會娶了這樣一個滿口謊話的女人進門?身份是假的也就算了,現在連孩子也是假的,你叫我以后怎么在我的朋友面前做人,怎么在親戚朋友面前活?”

    “這個孩子,怎么連這個都拿出來撒謊?”談老爺子的臉色,也變得不加。

    雖然,談逸澤才是他最為喜歡的孫子,但對于談逸南的孩子,他也充滿了期待。期待那一天四代同堂的日子!

    可沒有想到,他期盼了整整三個月的金孫,竟然……

    “剛剛視頻里兮兮說的那些話,我覺得她早就知道了什么。這個孩子……小南,你現在打電話讓她回到談家一趟!”談建天算是這個時候最冷靜的人了。

    “可是爸,撒謊什么的,其實都是思雨一個人做出來的。她自己本人要不是想要這么做的話,別人怎么強迫她?這,不關念兮的事情!”談逸南一聽到談建天打算找顧念兮,他還是第一時間替她說話。

    其實,那個孩子對談逸南來說,就是個意外。

    他根本就沒有對那個孩子產生過一次期待,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至始至終,這個孩子對于他談逸南而言,便是個背叛的產物,背叛了顧念兮的證據。即便是和霍思雨結婚了,他還沒有想好,今后到底該怎么對待這個孩子。他更害怕,每一次看到孩子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對顧念兮做的那些事情!

    如今,孩子被證實根本就不曾存在過。談逸南沒有失落或是傷心,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氣。

    沒有孩子的牽絆,他和霍思雨的婚姻也該到一段落了。

    而重新追回顧念兮的路上,也少了一份障礙。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問一問兮兮,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她明明知道,卻從來都沒有和我們提起過!”

    談建天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就轉身上了樓。

    而談逸南也在聽到了談建天的這一番話之后,黑眸一點一點的黯淡了下來……

    是啊,念兮知道了霍思雨其實沒有懷孕的事情,為什么不告訴他們?

    難道她還不清楚,他談逸南想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其實只有她顧念兮一人?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考慮到顧念兮和談逸澤住的地方,離這邊有點遠,所以談逸南直到第二天才打給顧念兮。

    而霍思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怕事情敗露,一整夜都沒有回來。

    談逸澤和顧念兮到達談家大宅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多的時候。不過還好,今天是周末,所以他們兩人都不用上班。

    當談逸澤將車子停在談家大宅前的時候,顧念兮的神色有些黯淡。

    雖然談逸南打電話讓他們過來的時候,并沒有說是什么事情。但顧念兮知道,一定是因為她發上去的另外兩段視頻。

    “老公!”在談逸澤推開車門之前,女人喊住了他。

    其實一直到現在,顧念兮都沒有和男人說過視頻的事情。她不知道,在知道自己做的壞事之后,這個男人會不會覺得她是一個壞女人。

    “什么事!”聽到她的聲音,他停住了動作,看向身后的她。

    “老公,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做了什么壞事的話,你會不會原諒我?”其實,其他人的看法,顧念兮不屑于顧。她唯獨在意的,只有這個男人的看法。

    只要他不認為自己是個壞女人的話,就夠了。

    “傻瓜!我不是說過嗎?我的小東西不應該是個軟柿子,任人揉扁掐圓。被人欺負的時候,你就應該還擊。造成的后果,你老公我會替你收拾殘局的。若是打不過,可以帶上我!我談逸澤可沒有說過,我不打女人的。太過分的,照打不誤!”春日的陽光下,談逸澤的俊顏上堆積著濃濃的笑意。連他那一雙黑色的眼眸里,也都染上了濃濃的暖意。美的,有些不真實。

    他邊笑邊說,伸出的大掌落在顧念兮的頭發上,輕輕的揉著。

    那彎起的嘴角,盛滿寵溺的弧度。

    一時間,讓顧念兮感覺鼻子酸酸的。

    這個世界上,有這么一個人能永遠站在你的身后,不管你作出什么事情都無條件的寵著你,足已。

    看著談逸澤,她的眼眶有些溫熱的東西,悄然落下。但她的嘴角,卻勾勒著幸福的弧度。

    “小東西,你別哭。你一哭,我的世界就亂了!”這話,談逸澤好像不止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說過。

    而這一次,他同樣親手為她輕柔的拭去眼角的淚水。

    “不管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什么,我們一起面對!就算你做錯了什么事情,也有我幫你扛著?!笨吹焦四鈀獾難劾嵬W×?,談逸澤笑著對她伸出了手。

    那一刻,顧念兮說不感動,一定是騙人的。

    不管她做錯了什么事情,這個男人都能絕對的將她包容……

    女人一生的追求,不就是為了找尋一個能這么溺愛自己的人么?

    “好!”

    她,言簡意賅的回答,也像是某種誓言。

    對著他伸出來的手,她笑著將自己的小手放上去……

    談逸南從談家大宅里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顧念兮和談逸澤,手牽手的從車上下來。男人的嘴角,是掩飾不住的寵溺,而顧念兮的嘴角,則是淺顯易懂的幸?!?br />
    這樣的一幕,在春日陽光的映襯下,出奇的唯美。男的俊,女的靚,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但落在談逸南的眼中,卻成了刺眼的一幕。

    因為,那個被別的男人攬在懷中的女人,是他談逸南的最愛。

    看著如此美好的一幕,談逸南甚至感覺,站在角落里翹首等待她的到來的自己,顯得有些多余……

    “小南,在這里等我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談逸澤在見到站在角落的談逸南的時候,男人突然開了口。

    “哥,爺爺叫我來看看你們到了沒有!”談逸南的眼眸有些黯淡,但眼眸里的目光,更多的還是貪戀的落在顧念兮的身上。

    “是嗎?對了,見了人怎么也不打聲招呼?”男人的語調很淡,聽不出任何的起伏。但出口的話,卻讓談逸南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招架。

    “哥,我……”

    談逸南那雙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緊了又緊。

    最終,卻還是無力的垂放在了下來。

    他的小舉動,談逸澤不是沒有看到。在看到他握緊的拳頭之時,男人的眼眸早已微瞇成了一條線。

    “好了,這一次就放過你!但下一次,要是讓我看到你這么沒有禮貌的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臨走的時候,男人又是冷冷的睨了他一眼。

    這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當然,談逸澤的目的,自然不在談逸南是否和顧念兮打招呼上面。而是,他在用自己的言語告訴談逸南,他談逸澤不喜歡別人過多的關注他談逸澤的女人!

    而這話的真正意思是,若是i下一次被他談逸澤再看到他將過分多的貪戀在顧念兮展現出來的話,那就休怪他手下無情了。

    說完這一句話,談逸澤便牽著顧念兮毫不留情的走了。

    被留下來的男子,只能皺著眉心緊握雙拳,用著這樣的舉動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進入談宅的第一時間,兩人能感覺到的是,氣壓有點低。

    談家大廳的沙發上,正坐著三位長輩。

    談建天和舒落心嘆息的聲音,有些明顯。而談老爺子雖然沒有說什么,但蹉跎的背影卻也詮釋著他的傷懷。

    “兮兮,小澤。你們回來了,就到這邊來坐吧!”坐在正中間的談建天,第一時間察覺到他們的到來。

    和長輩問了好之后,談逸澤牽著顧念兮的手,來到沙發的另一端坐著。

    他能感覺到,自己手心里的那只小手因為過度緊張,而變得有些濕潤。他輕輕的掐了她的掌心,然后靠在她的耳邊,用著一種他們兩人之間才能聽到的音調,對她說到:“一切有我!”

    雖然有些不滿談逸澤在長輩面前做這么親昵的動作,但顧念兮不得不承認的是,談逸澤的一番話就像是一顆定心丸一樣,讓她煩亂的心一時間安定了不少。

    “兮兮,你知道我今天找你們來,是為了什么事情么?”本來,舒落心一見到顧念兮,便急著想要開口問些什么的。但最終,被談建天攔了下來。

    “爸爸,我知道!你們是不是想要問我,網上的那些視頻的事情!”她顧念兮,從來就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

    “你知道?那也就是說,上面那些視頻,都是真的?”其實,在沒有親耳聽到顧念兮的答案之前,談建天還抱有幾分幻想。

    畢竟,這個世間膽子那么大,敢拿孩子的事情來開玩笑的,還沒有幾個。

    “是真的,我能確定。因為除了第一段之外,后面的那兩段,其實是我上傳的!所以,我能確保我上傳的內容的真實性!”顧念兮微低著頭,語調也有些低。這樣的她,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在等待大人的責罰。

    “那也就是說,你其實一早就知道,思雨肚子里壓根就沒有孩子?”問這一句的,是舒落心。今日的她,臉色看起來極為憔悴。本來保養的還不錯的臉上,也出現了明顯的紋路。再加上,因為睡眠不好,她的眼圈周圍也染上了一圈濃黑。頭發,也因為沒有什么心情打理,而變得有些蓬松。

    這樣的舒落心,簡直和常日里那個深入人心的貴婦形象,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問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她的情緒顯然有些激動。特別是她那頂蓬松的頭發,也有些微微抖動著。

    “我也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只不過在前一陣子的時候,我遇到悠悠了。聽她說的,我才知道的?!幣蛭敢菰笫稚洗吹奈露?,讓她的心里暖暖的。讓她心里所有的恐懼,所有的陰霾,全都消失了。

    “那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們……天哪!到底我是上輩子遭了什么孽了,竟然將這樣一個滿口謊言,卑鄙無恥的女人給娶進門當兒媳婦!”

    在知道顧念兮早已知曉霍思雨其實并沒有懷孕,卻沒有告訴他們之時,舒落心似乎非常激動。沒等顧念兮回答,又接著問:

    “念兮,雖然從你進門之后,我舒落心一開始為了霍思雨是和你作對過。但再怎么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即便你心里有多少的怨氣,也可以直接和我說,犯不著將這樣的事情拿到網上去發表。你知道嗎?你這一弄上去,幾乎所有人都會知道了我們家的糗事,知道我們小南娶了這樣一個不要臉的女人。你讓我以后如何做人,你讓小南今后如何面對其他人的流言蜚語?”

    “對不起,舒姨!是我考慮不周。當初我也只是因為生氣,所以一時沒有想起,也沒有顧慮到這些后果!”該道歉的,她顧念兮絕對不含糊。

    但或許此刻的舒落心,已經傷心到了極致。所以,即便顧念兮道了歉,也難以滅了她心頭的火氣:“顧念兮,這該不會是你當初嫁進談家的目的吧?因為小南對不起你,所以你嫁進這個家里,就是為了看我們小南落得個什么悲催的結局,所以你明知道,霍思雨是假懷孕,你也不選擇告訴我們,而是用網絡的方式,詔告天下,讓小南成為天底下最大的笑柄,是不是?”

    “落心,你這話說的有點過了!”談建天適時開口。

    此刻,所有在談家大廳里的人,面色都有些不好。

    然而就在這樣的時候,顧念兮突然笑了。唯有談逸澤,卻看到了她笑容里的那抹怒焰。

    帶刺的玫瑰,高貴而危險。

    這或許,才是真正的顧念兮。

    “舒姨,或許在你看來,我顧念兮是那么不堪,那么齷齪?;蛐?,談逸南是你的兒子,在你的世界里,他什么都是!但我可以告訴你一點的是,單單一個談逸南,我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里。若不是他是我丈夫的弟弟的話,他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不巧的是,顧念兮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談逸南正好調節完自己的情緒,從大廳外走了進來。

    而在聽到顧念兮的這一番話之時,男人的腳步再一次的遲疑了!

    在她顧念兮的眼中,他談逸南除去是談逸澤的弟弟,什么也不是……

    那一刻,談逸南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僵住了,眼神也一眨都沒有的盯著顧念兮的方向!

    仿佛,在確定這樣狠心的話語,到底是不是從自己最愛的那個女人的口中傳出的。

    然而,顧念兮也注意到他了,但至始至終,女人都不再看他一眼。

    或許,他們的愛情早已死去。

    她,早已邁向了新的生活,而獨守著那份回憶過日子的,只有他談逸南……

    “舒姨,其實你誤會兮兮了。關于視頻的事情,其實最先上傳的,并不是兮兮。而是,您的兒媳婦。她把視頻截了一些,讓她自己看上去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有很多的網友,紛紛說要對兮兮進行人肉搜索。您知道,一旦兮兮被查到身份的話,受到牽連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爸爸,還有我!更還有,我們的整個談家。兮兮會那么做,其實都是為了我們??贍?,非但看不到這事情背后的利益得失是誰造就的,還混淆了是非。這樣看來,我們也沒有必要再在這里待下去了!”

    說完這番話的時候,談逸澤拉著顧念兮便朝著大門大步走去。他談逸澤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有什么人曲解他的小東西。

    不管對方是誰,都不行!

    “小澤!你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難道就要這么離開?”

    “爺爺,對不起。這一次,我看我們是沒有辦法在這里和顏悅色的相處了。等下次,我再帶兮兮過來你您一起聊聊天?!?br />
    說完,談逸澤便不由分說的拉著顧念兮離開了。

    “念兮!”談逸南跟了出來,似乎有什么事情急著想要跟顧念兮說。

    但就在這個時候,某個女人從剛剛停穩了的出租車上下來,便大步來到他們的身邊,拉住了談逸南的手,道:“南,你這是在做什么?”

    ------題外話------

    我在琢磨著,要不要送給霍小賤另一個深水炸彈。

    凌二爺的故事,年底之前安排不出時間。每天上班的人傷不起……

    盡可能,先在這里讓他們多露一下臉。

    嗷嗷嗷啊,留言這兩天回。遁走~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