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shroud和g神吵无限法则: 第八十四章 一股殲情的味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念兮,你是說,你想要那份錄像是吧?”原本有些蔫了的蘇悠悠,似乎在聽到顧念兮的這段話之后來了精神。這會兒,猥瑣和八婆的本質,畢現無遺。

    “嗯!我想讓你把那段視頻給我發過來,而且越快越好!”再不快一點的話,一旦那群不明情況,卻又非?!叭刃摹鋇耐?,把她給人肉搜索到的話,那她的爸爸還有談逸澤,恐怕都要受到牽連了。

    這才是,顧念兮最為在意的。

    不然,霍思雨那樣的貨色,她根本還不屑于對她動手!

    “呀,兮丫頭,你總算是開竅了!只要你想要懲治霍小賤,姐姐我一定挺你到底!不過你倒是給我說說,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讓我們的小兔子也準備咬人了?”

    這就是蘇悠悠。

    即便是心情有多么的不愉快,還是有著特能猥瑣和八婆的本性。

    一見到能八卦的事情,她啥煩惱都沒有了。

    “什么小兔子?誰讓她把我家參謀長送我的香水給打破了!”顧念兮還不敢將網上的視頻告訴蘇悠悠,因為她不想讓蘇悠悠攙和進這件事情。而且,以蘇悠悠的性格,若是讓她知道這段視頻的存在的話,那她一定是第一個殺到談家大鬧的人。

    “喲喲喲,還你家參謀長。竟然因為他送的一瓶香水怒了,我看這一次我們的兮丫頭真的陷進去了!”一聽到顧念兮的話,蘇悠悠開始打趣她了。

    蘇悠悠的人生,就是這么的無厘頭。一旦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就將自己i那些煩惱,全部都拋到九霄云外。

    “悠悠,你瞎說什么呢!我哪有?”

    被蘇悠悠一打趣,顧念兮的整張小臉都紅了?;購?,現在她們還是在講電話,要是當面被蘇悠悠看到的話,估計又會被那丫頭給好好嘲笑一番了。

    “沒有嗎?可我怎么聞到一股子奸情的味道?”蘇悠悠聽到電話里,顧念兮有些別扭的聲音,又樂了。

    “你要是再這么說我的話,我就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為了革命事業,姐姐現在先不和你鬧。你要那段視頻是吧,給我等著我一會兒就給你發過去?!?br />
    一提及整死霍小賤的事情,蘇悠悠比誰都要來的認真。

    因為蘇悠悠怎么也都沒有忘記,當初要不是自己隨隨便便幫了霍思雨一把的話,那顧念兮也不會和那個男人鬧成那樣。

    按蘇悠悠自己的話說,她是一個正義感十足的**青年!有辱人民,愧對人民的事情,她是絕對不干的。

    “那好,我等你哦!”

    “切,你等的不是我,是你家的參謀長!”臨掛斷電話之前,蘇悠悠還不忘猥瑣的再調儻一下顧念兮。

    “蘇悠悠,你給我記住。下次一定要將你的內內給拔下來,晾到操場上去!”這是以前她們學生時代時常鬧的笑話,每次被蘇悠悠一刺激,顧念兮便拿出來嚇唬一下她。

    但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顧念兮根本沒有料想到身后竟然還站著一個人。

    當她掛斷電話轉過身來的時候才看到,談參謀長一臉笑意的站在她的身后。

    當下,顧念兮感覺自己臉蛋上的熱度迅速升級。熱的,連耳朵也像是煮熟了。

    “老公,那個你怎么來廚房了?”

    顧念兮咬咬牙,笑著問。

    “我來看你的飯做好了沒有?!蹦腥說淖旖巧?,依舊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這樣的笑容,看的顧念兮心里沒有底。

    “那你從什么時候就站在這里的?”該不會,剛剛她和蘇悠悠說的那些帶著顏色的笑話,都被這男人給聽了去吧?

    那該多丟人?

    “就從你剛剛說你要把誰的內內給拔下來,晾到操場上去的時候,進來的!”看著顧念兮那一張紅的可以掐出血來的小臉,男人邪惡之心大起。

    “小東西,沒有想到你的口味這么重!”他玩味似的靠近了顧念兮,在她的耳際說著這一番話。

    頓時,談逸澤能感覺到,女人臉蛋上的紅,比之前又深了幾分。

    有一些,甚至還蔓延到她的頸部!

    “你……”顧念兮又羞又惱,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來反駁這個該死的男人才好。

    但某些得寸進尺的男子,永遠都不會放棄這么大好的機會。這不,見顧念兮羞紅著小臉之后,男人又邪惡的將自己的身子擋在顧念兮的面前,一副情感情愿任由她蹂躪的樣子,道:

    “小東西,你要是真的喜歡剝掉別人的內內的話,不如先剝為夫的好了。而且,為夫的絕對不會告你人身攻擊的!”

    “討厭!”

    果然,男人就像是蘇悠悠說的一樣,你給了三分顏色,他定會給你開染坊。

    朝著談逸澤怪嗲一聲之后,顧念兮羞紅著小臉,急匆匆的跑回臥室了。

    看著女人一臉羞惱,憤恨離去的樣子,男人的嘴角又勾起了無奈的弧度。

    只是在看到女人留下的手機之時,他的眼眸微瞇了起來。

    上面,正好有一封彩信。

    沒有多想,談逸澤便打開了。

    在看到視頻畫面之時,男人的嘴角勾起了若有似無的弧度……

    小東西,你準備好反擊了是嗎?

    那么,盡管放手好了。

    贏了,我會幫你歡呼,給你擁抱。

    輸了,那么一切有我,那個欺負了你的,讓你流淚的,我會讓她流血作為賠償。而我的肩膀,永遠會是你依靠的港灣……

    看完那段視頻之后,談逸澤又將彩信設置為沒有察看的狀態。

    手機,又被他放回原來的位置。

    一如,他始終沒有碰到過那樣……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等顧念兮看到蘇悠悠的彩信之時,已經是和談逸澤吃完晚飯的時候。

    男人看到她拿起了手機,便自覺的拿著衣服進了浴室。

    既然他的小東西想要自己處理好這件事情,那他先看看她到底會做成什么樣。他對他的小東西,采取的是一種放養政策。只要她的小東西老老實實的呆在他談逸澤可以看到,可以觸及到的地方,她想要做的什么事情,他都會是那個第一個支持她的人。

    當然,要是被他發現有什么人欺負了她,讓她無力招架的話,他同樣也會是第一個出現,守護在她身邊的人。

    等到談逸澤進入浴室之后,顧念兮便看到了蘇悠悠剛剛給她傳來的這段視頻。

    很好,上面的霍思雨簡直就跟在咖啡廳里是一個樣子的。但這段視頻雖然沒有照到蘇悠悠的臉,卻可以看得出這是她工作的地方。

    想了想,顧念兮將視頻放到了電腦上,然后在某些關鍵的地方,顧念兮用馬賽克將其給屏蔽了。隨后,顧念兮找到了當初霍思雨第一個上傳視頻的網站,將這一段視頻貼在她的視頻之下,標注為:孕婦的真相!

    做好了一切之后,顧念兮便將電腦給關了。

    等談逸澤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便看到顧念兮如同貓兒一樣的蹭了上來。

    “老公!”

    “呵……小東西,想對我做什么呢?該不會,想要剝光我的衣服吧?”有些邪惡的咬著顧念兮的小耳朵,男人的嘴角上是一抹明顯的壞笑。

    “討厭,人家想要和你說一下正經事呢!”被談逸澤一調儻,顧念兮的小臉嬌紅。輕輕的推了談逸澤一把之后,顧念兮跳出了男人的懷,準備逃走。

    可惹得談參謀長春心蕩漾,想要拍拍屁股走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當顧念兮跳出男人懷中的時候,男人的長臂一收,再度將這只準備肆意點火的小貓兒攬進自己的懷中。

    “你說,我聽著呢!”很明顯的,談參謀長的嗓音已經變得有些嘶啞。某只不安分的大掌,已經快速的鉆進了顧念兮的睡裙里,正朝著某個他最愛的角落悄悄的進攻。

    “老公,咱不鬧了!我真的有點事情想要跟你說!”抬眸,顧念兮瞅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心跳莫名的漏掉了一拍。

    談逸澤每次洗完澡之后,身上都會換上一身淺灰色。這樣的他,沒有常日里那一身綠色軍服給人的威嚴,亦少了一份穩重。

    橘色光線下,男人的五官又深邃了幾分。

    那一雙黑色的眸,暖意一點一點的蔓延開來。落在顧念兮的臉上,滲透到她的心里……

    “你說,我正聽著!傾聽小東西的心聲,還有辦我們的正事,兩不耽誤!”有時候,談參謀長就是有這樣的本事。說著某些不正經的話,卻還要板著一張千年不變的臉。好像,他說的是這個世界什么大道理似的。

    顧念兮不滿的嘟起了紅唇。

    因為某個老流氓,已經開始拽下她衣服的領子,讓她大部分的肌膚都暴露在他的面前。

    男人抬眸的時候,才看到懷中女人那微嘟的紅唇。而讓他更為春心蕩漾的是,顧念兮那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那副小鹿懵懂的樣子,簡直能輕易的擄走一個男人的心智。

    而很不巧的,我們的談參謀長就是被擄走心智的其中一員。

    看著懷中那個軟乎乎的小身子,談逸澤突然半蹲下去。下一秒,顧念兮便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再度正眼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的身子早已被某個老流氓給扛在了肩膀上。

    “老公,你這是準備做什么?”

    “是不是在這里不好和我感情溝通?那沒事,我們現在就到能讓你專心一點的地方去?”男人一邊樂呵呵的和顧念兮說著,一邊扛著她的身子朝著臥室方向走去。談逸澤的力氣真的很大,一只手就可以穩穩當當的將顧念兮固定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還能光明正大的抓著顧念兮的小腿揩油。

    “可是老公,在床上很多事情都說不清楚的!”往往被這個男人禁錮在床上之后,他都會開始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且通常一次都不能滿足這個男人,要好幾次。連著幾次下來,顧念兮已經累的什么都不記得了,怎么還有可能和他好好說話呢?

    “沒事!到時候,我提醒你就行!好了小東西,你不是說你想要剝光我的衣服么?今天,我就給你這個特殊的榮幸吧!”說著,談逸澤將顧念兮放在大床上之后,一臉氣定神閑的在她的身側躺下。

    而嘴角勾起的弧度,也證明著某個男人非常期待被“非禮”的那一刻。

    “不要!”顧念兮白了某個老男人一眼,直接跳下床。

    這個老男人,每天都能曲解她的意思!

    這,該不會是別人常說的“代溝”問題吧?

    “想跑,沒那么簡單!”見到那個小身子磨磨蹭蹭的跳下床,談逸澤一點也不慌。他只不過是長臂伸一伸,就抓住了某個想要逃跑的小東西。下一秒,那個小東西就被他壓在了身下。

    某只毛毛躁躁的手,已經探進了她的裙擺。

    眼見這個臥室內的氛圍,就要處于失控的狀態,顧念兮趕緊識相的將自己的小手放到了談逸澤的脖子上,將男人的腦袋圈到自己的面前:“老公,先聽人家說完,再做好不好?”

    不得不承認,小東西柔柔弱弱的嗓音,真的容易就能激起男人的獸欲。

    真想,現在就將她給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不好,一邊做一邊說。談情和說愛,兩不耽誤!”說著,男人又懲罰性的掐了掐她?!岸倚《?,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通常都比較容易答應某些事情的,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要求的話,這個機會可不要輕易錯過哦!”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看到談逸澤那張近在咫尺的俊顏,擋住了些許橘色的光線。角度問題,他的大部分的連都隱藏在陰影之中。但即便如此,顧念兮還是能輕易的察覺到,男人嘴角那抹若有似無的弧度。

    這樣的感覺,有些微妙。

    像是,談逸澤好像早已知曉,她想要說的是什么。只不過,一直都沒有揭穿她罷了!

    雖然顧念兮很想從男人這雙似笑非笑的眼眸里讀到什么東西,但因為談逸澤的眼眸過分的深邃,深邃到她真的找不到任何一點自己想要的。她,最終只能放棄。

    “真的?是不是我今晚答應了你所有的要求,你就也會答應我所有想說的?”也罷,想要猜透談逸澤這樣的男人的心思,根本比找尋沙漠里的綠洲還要難,倒不如用另一種方法。

    “小東西,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他輕輕的刮著她的鼻尖,動作雖然比之前的粗魯了一些,但嘴角的笑意卻多了幾分真實。

    “那好。這可是你說的,我要是真的做到了你所說的,那不管我這兩天作出什么事情來,你都不能生氣!”

    揭穿霍思雨的話,恐怕會在談家引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暴。再者,明朗集團的股票,也可能受到波及。

    “只要你真的做到的話,不管什么我都會支持!”而且,做不好也沒有關系,因為我談逸澤會在你的身后,?;ず媚愕?!

    當然,后面的這半截話,談逸澤沒有說出口。

    他只是看著懷中那個小身子,眼眸深了深。

    “那好……那老公,你現在要人家做些什么?”好吧,為了爸爸和他的周全,也為了祭奠那瓶他送的香水,顧念兮決定豁出去了。

    “呵呵……我希望你剝掉我的衣服,然后把我給強了,怎么樣?”他依舊是笑,眸子里傾瀉出來的粼粼波光,還有他不自覺流露出來的風情,讓顧念兮看的有些發愣。

    特別是此刻,男人的唇瓣一張一合之間所傳來的熱氣,還有他那喉結上下的滾動,都讓女人有一瞬間的窒息。

    誰說,老男人不會妖冶的?

    她家的老男人,就是十足的妖精。

    光光是嘴巴這么張動幾下,連她這種平日里沒有什么需求的女人,都被他給蠱惑了。

    “那好!”結結巴巴的咽了下口水,顧念兮開始解開男人身上的扣子。男人也極為配合,在顧念兮扯掉他衣服的時候,他甚至還為了方便他,而坐了起來。

    “接下去是我的褲子!”

    男人看著她,又說著。

    因為這個時候談逸澤坐起來,是背對著床頭那盞燈的。所以他的大半個身子都隱匿在黑暗中,顧念兮根本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但她卻可以確定,他在笑她,笑她的臉紅,笑他的手足無措。

    因為她扯了好久,沒有成功的將他的褲子給扯下來。

    看來,當色狼還是需要潛質的。像這個老流氓,就具有先天的條件。而像她這樣的,永遠當不了一個成功的色狼。

    折騰了好幾下,顧念兮感覺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可都還沒有成功的將他的褲子給扯下來。

    “我不玩了!”她耍賴的躺平在床上。

    反正她都已經將視頻傳上去了,就算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你不玩,那就輪到我玩了!”還沒有反映過來,顧念兮便感覺自己的頭頂上被一陣陰影給籠罩了。下一刻男人開始岔開她的腿。

    “老公,不是說好的,今晚是我非禮你么?”

    “可是你不玩,只好我玩了!”她都已經折騰了他一個晚上了,談逸澤感覺自己都快要忍到奔潰了。這個時候告訴他,她不想玩了,那他豈不是拿命在和她玩?

    “那你之前說的,還算不算說?”

    “你要是還精神不集中的話,那我會考慮不算數的!”

    “……”

    果然,在男人的威脅之下,顧念兮沒有了言語。

    片刻之后,床頭的那盞燈也被滅了。

    緊接下來,唯有偶爾幾聲喘息聲傳來。

    這一夜,籠罩在這個臥室的又是一片旖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這一天,談逸澤正在自己辦公室看文件的時候,他的電腦頻幕上突然跳出了一個東西。

    是一封匿名郵件。

    沒有多想,談逸澤便打開了。

    原以為,應該是上級的什么指使,或是其他的隊里的成員有什么話想要和自己說。

    但談逸澤卻沒有想到,出現在自己電腦銀屏上的竟然是一段視頻。

    還是,上一次顧念兮和霍思雨在那一間咖啡廳的錄像。而且,這一段視頻,還可以清晰的聽到對白。

    其實,在顧念兮的電腦里看到那段視頻之后,談逸澤也在網絡上搜索過那段視頻。

    所以在看到這段視頻的時候,談逸澤最初還以為,這段視頻和網絡上的沒有什么區別。應該是有什么人,想要利用這段視頻來挑撥自己和顧念兮的關系。

    但越往下看下去,談逸澤卻發現,這段視頻和網上的那一段,有著明顯的區別。

    因為,這段視頻非但能清楚的聽到他們的對白,還有網上那段視頻被截斷之后的畫面。

    也就是,畫面里出現了顧念兮伸手打霍思雨的巴掌之前的那一幕——霍思雨坐在談逸澤本來坐的位置上,將包包放在顧念兮放置物品的地方。而接下來,很明顯的就是霍思雨伸出了手,推了一把那些東西。

    雖然畫面的質量并不是很高,但卻可以清晰的看到,霍思雨是故意的!

    她故意打破了顧念兮的香水,難怪他的小東西會那么的生氣,將咖啡潑到她的臉上。

    再者,這個視頻里還出現了另一個畫面,就是顧念兮說的那一番話:“人性?我沒有任性可言,那你說,明明沒有懷孕,卻騙所有人她懷孕的女人,是不是更沒有人性可言?”

    以及顧念兮在自己的這一番話之后,扯著大嗓門喊的:“顧念兮,你血口噴人!”

    再者,還有顧念兮云淡風輕的話:“霍小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剛剛沒有說那個假裝懷孕的人是你吧?可你卻急成這樣,是不是也等于你在向大家承認,你根本就沒有懷孕?”

    畫面,到這里便結束了!

    而讓談逸澤更為感興趣的,是畫面之后的那幾個字:希望能幫得上她!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卻讓談逸澤瞬間微瞇了雙瞳!

    來者用的這個“她”字,談逸澤第一時間便猜想到了他的小東西!

    竟然,除了自己之外,還有某些人如此關注他的小東西!

    看來,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小劉,你過來!”

    “是,參謀長!”

    “這個,幫我查一下IP地址!給你十分鐘的時間!”

    “是,參謀長!”從談逸澤的手頭上接過那一張紙之后,小劉便開始蹲在電腦旁邊,開始操作著。

    談參謀長辦事一般要求利索,所以身為他的助手的小劉,也被要求著具有一身真本事。很快,剛剛發來的那封郵件的IP地址,便被查到了!

    “參謀長,剛剛您說的這個IP地址,追蹤到的地點是在慕氏集團辦公的頂層!”

    “慕氏?好的,我知道了!你繼續忙你的?!?br />
    談逸澤的視線,再度落在電腦頻幕上。

    慕氏?

    慕陽發來的?

    也對,上次他和顧念兮去的那間大賣場,就是在慕氏的名下。

    慕陽要這么一份視頻資料,也是信手拈來。

    只不過,談逸澤更為感興趣的是,慕陽為什么要幫他的小東西呢?

    談逸澤可不認為,慕陽會是個什么愛心泛濫的人!而且據他所知,小東西和莫妍處的并不好,更何況是莫妍的未婚夫呢?

    再者,上一次在咖啡廳的時候,談逸澤當然也不會看不出來,慕陽和他的小東西可是爭鋒相對!

    所以,這一次慕陽竟然會選擇站在顧念兮的這一邊,這實在是值得令人深思的問題!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慕陽發來的這一東西,確實是能夠解決小東西的燃眉之急。

    若是他知道小東西的郵箱的話,恐怕這東西他是絕對不會選擇經過他談逸澤的手吧?

    一想到慕陽的某種意圖,談逸澤的心里有些癢癢的。但最終,他還是用鼠標輕點了幾下東西,將這段視頻,匿名發送到了小東西的郵箱上。

    至于慕陽……

    呵,敢將心思打到他談逸澤的小東西上,他自然是不會輕易的放過的!

    想著,男人的唇角在別人看不到的陰影里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又是一天的上班時間,顧念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齜牙垂著自己的小蠻腰。

    她已經將蘇悠悠和霍思雨的那段視頻發上去兩天了??燒獾慊髀?,還真的沒有霍思雨的那一段來的有吸引力。轉發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想要靠著這段視頻,一舉將霍思雨扳倒,還真的挺難的。

    而害怕那段視頻所帶來的嚴重后果,顧念兮這兩天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家里的那個老流氓。每天都將飯菜做到最可口,身上的衣服也是妖嬈了更妖嬈,讓那個老流氓大飽眼福的同時,更讓他每天吃完飯就將她拽到床上去溫存。

    能娶到像她顧念兮這么賢惠,既上得了廳堂,更暖的了床的妻子,她家那老流氓一定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當然,顧念兮也不否認,如果不是想到自己可能搞不定霍思雨,可能給那個男人帶來不利的影響的話,她是絕對不會那么乖乖的臣服于某個老流氓的yin威下的。

    一想到昨晚老流氓在床上逼著自己擺出的那些可恥的角度,顧念兮便感覺自己的小臉一陣躁紅。

    等這一件事情過了之后,她絕對不會讓那個老流氓天天得逞的。

    在顧念兮下定某個決心的同時,她辦公桌上的電腦頻幕上也突然跳出了一個東西。

    是一封匿名郵件!

    打開一看,顧念兮便發現這段視頻和網絡上的那一份,有著明顯的區別。

    這一份,除了他們的對話更為清晰之外,甚至視頻之前和之后的畫面,都極為清晰。

    關鍵就在于,這段視頻非但能很好的幫自己洗脫“囂張的市長女兒”這個罪名,更能和她之前發送上去的關于霍思雨假懷孕的視頻相連接起來,讓那些熱心的網友知道,某個“可憐楚楚”的女人的真正目的。

    只是,這樣的郵件會是誰發給自己的呢?

    誰會知道,她顧念兮現在最需要這樣一封郵件呢?

    只可惜,她顧念兮只會在網絡上查找自己所需要的資料,還有將自己得到的信息制成表格,打印出來之外,對于其他的電腦操作,一無所知。

    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查找這一份郵件的來源。

    不過,管他是誰發來的呢?

    只要能幫助自己扳倒霍思雨,就是好同志!

    于是,趁著休息的時間段,顧念兮將郵件上的這段視頻,一并都發送到了當初霍思雨首發的那段視頻的頁面。

    這一回,她顧念兮還扳不倒她不成?

    果然,不出顧念兮的預料,這段視頻聯系上自己之前發送的那一段,威力越發的猛。

    在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視頻的轉發量就超過了一萬。瀏覽過兩段視頻的人數,更超過幾千萬。

    網友的留言,更是無數。

    “哇靠,原來世間還有這極品。本來是自己做錯的事情,還有臉貼出來讓別人幫著罵人!”一名看了后兩段視頻的網友,還是叫罵著。

    “就是就是,頂樓上?!?br />
    “圍觀不要臉的女人,不解釋!”

    “哇,原來是假懷孕,這一招韓劇已經八百年前都不用了,竟然還有人用!驚嘆中!后面省略千萬個感嘆號……”

    “真想看看,這個極品到底是誰!有沒有人有興趣,人肉的?”這名網友的下面,是無數個“頂”字。

    更還有一條被頂過十萬次的留言:“真不知道,是哪一家這么不幸,娶了這么個不要臉的‘孕婦?!穢穢話?,估計祖宗知道的話,都要被氣的跳腳?!?br />
    之后,下面的留言大致上都是七七八八,諸如類似的意思。

    下班的時候,顧念兮大致瀏覽了這么頁面上的留言之后,便笑著將筆記本給合上了。

    看來,網友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被她給成功轉移了!

    這下,就看霍思雨怎么接招了!

    先不說她被人肉到,只要這段視頻被談家的任何一個人或是親戚看到的話,那絕對足以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霍思雨,你準備好了嗎?

    一想到霍思雨被揭穿的那一幕,顧念兮的嘴角上堆積著滿滿的笑容。不過一想到接下來自己要回家,顧念兮的小臉又迅速的垮了下來。

    她家的老流氓,估計這會兒已經到家了!

    今晚,她注定又是一個悲催而無奈的夜……

    顧念兮望天無淚。

    人家都說,男人老了體力會跟不上的。

    吼吼,為毛她家的老流氓精力無限好……

    帶著一臉“壯士一去不返”的神情,顧念兮浩浩蕩蕩的朝著家里趕去。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夜幕降臨,這個城市再一次被籠罩在迷人的夜色中。

    現在,正直春季,萬物復蘇,也是動物最為sao情的季節。

    霍思雨的身上,穿著一緊身的紅色連衣裙,將自己那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段顯示出來。而這一身紅色的連衣裙,不僅裙擺短,只能夠恰到好處的遮住自己的屁屁,連她的領口,也開的極低?;舊?,不用她低下頭,就能看到她露在外面的那片雪白。

    雖然是春天,不過這畢竟是北方城市,入了夜還是比較冷的。特別是南方人,基本上還是有些受不了的。

    可霍思雨的下身,除了這能遮擋住重點部位的紅色包臀裙,便沒有其他。連一雙絲襪,都沒有穿。

    而上身,除了這一身連身裙之外,也只有一件白色的狐貍毛皮草。

    穿著這樣一身衣服,還有踩著那雙十公分的高跟鞋,冷風吹過,霍思雨不自覺的打了冷顫。其實,她也不喜歡穿的如此暴露的,若不是為了迎合某個惡男的趣味,她才不會穿的如此暴露的出現在這個酒吧里。

    她知道,那個惡男就叫陸子聰。

    而他的手上,還有一大堆那一次最亂情迷時分,她霍思雨擺出來的各種撩人姿勢的照片。

    若不是為了那些照片不泄露出去,她霍思雨才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個男人隨傳隨到。而且每一次,都被那個男人以各種羞辱的姿勢占有。

    雖然每一次的情愛,他們都能達到極致。但霍思雨卻也能夠察覺到,那個男人除了用自己的身體泄欲之外,沒有其他的念想。

    要不然,每一次為什么她霍思雨都能輕易的從那個男人的眼眸中讀到嫌惡的情愫?

    只是,為什么既然這么嫌棄自己,卻還每一次都要自己迎合他的惡趣味?做盡這個世界上最為親密的事情?

    霍思雨真的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在什么時候招惹過這個男人了!

    “喲,霍小姐這么早就到了。我們陸哥還沒有到呢!”

    霍思雨最近這段時間常常陪著陸子聰出現在這間酒吧,所以身為這里的地痞小六子也對她有些熟悉。

    當然,小六身為地痞,也每天做著地痞流氓最為常見的事情。

    這不,霍思雨那胸口處的雪白一展現在他的面前,小六便很不客氣的瞅了幾眼。

    然后對霍思雨挑眉:喲,還挺撩人的!

    看著那充滿羞辱感的眼神,霍思雨感覺的理智都快要被剝奪了!

    要不是害怕那些**的照片流穿出來,她才不會穿的像是個婊子一樣,讓這些男人眼睛吃冰激凌呢!

    “沒到就沒到!”她和陸子聰除了性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感情。

    說著,霍思雨朝著酒吧里走了進去。

    而小六子眼見美女落單,自然也不會輕易的放過。

    當下,便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趁著霍思雨還沒有坐到吧臺上的時候,小六子一把就摟住了女人的腰身,將她扯進了自己的懷中,讓她那片露出來的雪白,正擠著自己的胸口。

    “你做什么,放開我!”其實,若不是因為照片那些事情,霍思雨還算是個比較檢點的女人。除了談逸南之外,她還沒有過別的男人。若不是被陸子聰用照片威脅著,她還真的不稀罕成為別人的女人。

    所以,當下被小六子捆在懷中,霍思雨覺得又羞又惱。

    “穿的這么風sao,不就是為了勾引男人么?跟著陸哥,也就是個醫生。他斯斯文文的,能給你什么?不如跟了我小六,還能將你喂得飽飽的!”小六子是典型的猥瑣樣。此刻,他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手也已經毫不留情的探進霍思雨的裙擺里。

    “啪嗒”一聲,霍思雨那一條白色的小褲子,已經被小六子扯了下來,扔在地上。

    “瘋子,快放開我!”突然異樣的侵入,讓霍思雨也察覺到了不妙。

    當下,她開始奮力的掙扎著,想要擺脫身下那一只肆虐的手。

    可沒有辦法,不管霍思雨怎么掙扎,小六子那只手卻是緊緊的禁錮著自己。

    “寶貝,你已經動情了,別告訴我你不想要!”小六蹭了一把她的胸口之后,有些邪惡的說著這番話。

    當下,霍思雨沒有忍住,直接將一巴掌扇到了小六子的臉上。

    “他媽的臭婊子,竟然敢打我?也不看看你六子哥是什么人?”伸出舌頭舔了舔被霍思雨扇的出血的唇角,小六子發了狠。

    他雖然不及凌二爺身為這個酒吧的幕后老板那么的令人尊敬,但起碼也是這間酒吧的管理階層。豈能容什么人能在這個酒吧對自己撒野的?

    怒火一涌上,小六子直接拽著霍思雨那一頭俏麗的短發,急匆匆的朝著這個酒吧的某一個包廂里走去。

    霍思雨當然知道,進入了那間酒吧會發生什么事情,她當然急著想要逃跑。

    但當下,小六子拉扯著她的頭發,根本讓她疼得無法掙扎離開,只能被他給拽進了包廂里。

    被小六子甩在沙發上霍思雨,便迎來眾人的驚呼。

    “喲,六哥。這女人要疼,怎么可以這么粗魯的對待?”有人,看到沙發上躺著這么個女人,而且穿著又這么暴露,當然也知道即將發生的是什么事情,便招呼著自己身旁的人離開,也笑著調儻著小六子。

    “有些三八最好是調教調教,不是嗎?都出去,讓你們六子哥,今天晚上給這個婊子上一課。讓她知道,當了婊子就該有什么樣的態度!不要又要當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的,那多讓人惡心?”說完這話,小六子已經開始拉扯著自己的皮帶,一臉猥瑣的朝著沙發上被摔得有些頭昏眼花的霍思雨走去。

    ------題外話------

    有點邪惡,對不對?

    好吧,我遁走……再讀讀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