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内容:正文 第695章 他變了的原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說完這話的時候,顧念兮自嘲似的看向談逸澤。

    “你說我是不是很傻?其實在訂飛機票之前,我還一直在想著,你會什么時候挽留我!你知道么?有可能你一挽留我,我所有的堅持都會放下??啥┩昊敝笪也歐⑾?,我多傻!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卻還在期盼著。談逸澤,說到底我的心還是不如你的硬……”

    這一刻,說這一番話的顧念兮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平和。

    臉上,也一直帶著笑容。

    雖然不是如同煙花般璀璨的笑容,但那種笑容讓顧念兮看起來極為平和。

    “談逸澤,我們現在真的變得好像是陌生人,連跟你說話我都要客客氣氣的。我以為,我疏離你,你會害怕你會慌張,你會像以前那樣回到我身邊哄我……可沒有!你還是連多看我一眼,多和我說一句話都不肯。我本來也想著,要不干脆和你耗到底吧,反正都嫁給你,孩子也都生了兩個,現在分開對孩子們不好。我真的以為,我可以堅持到底……”

    “可我突然發現這樣相處,真的很累。談逸澤,我真的沒有力氣再繼續堅持下去了?!?br />
    說到這的時候,顧念兮突然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臉。

    上面,還涂著談妙文送她的那一整套化妝品。

    這讓她的皮膚看起來,白里透紅,氣色好的很。

    多日來的濃妝艷抹,一度讓顧念兮也以為這便是真實的自己。

    可每次卸下這妝容來之后,她才發現自己變得有多么的蒼白疲憊。

    她一直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堅持下去。

    這樣的信念,直到她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健康的時候,全然瓦解。

    “……”顧念兮還想說些什么,門外傳來了聿寶寶的聲音。

    “媽,爸,吃葡萄!”

    估計,是談老爺子擔心他們氣氛不對勁兒,讓聿寶寶上來喊他們下去吃東西。

    那一刻,顧念兮匆忙的掩飾住自己悲傷的眼眸。

    她可以被婚姻折磨的痛不欲生,但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寶貝童年不快樂……

    “談逸澤,孩子那邊暫時不要說什么!先這樣,我陪著他下樓吃點東西!”

    丟下這話,顧念兮便起了身,朝著大門外走去。路過談逸澤的身邊,她沒有半刻的停留。

    “寶寶,要吃什么?”

    “葡萄?!?br />
    “吃葡萄是嗎?那你會不會剝皮?”

    “不會!”

    “不會?那怎么吃?”

    “媽剝!”

    “你個小壞蛋,都這么大了還要讓媽媽給你剝葡萄皮!”

    “咯咯咯……”耍了壞的聿寶寶,最愛笑了。

    顧念兮離開之后,門口傳來以下對話。

    而對于談逸澤而言,他好像什么話都沒有聽到。

    他只是傻傻癡癡的看著顧念兮的行李箱,還有擺在桌子上的那張飛機票……

    ——分割線——

    “你說什么?”

    “這情況是真的么?”

    “兮丫頭要走?”

    大半夜的,蘇悠悠接到這通電話。

    此時,她的情緒有些激動。

    連帶著,本來已經入眠的凌二爺也從睡夢中醒來。

    看著坐在床上就開始叉腰,表現出母老虎潛質的蘇小妞,凌二爺很是頭疼。

    “我說蘇小妞,大半夜不睡覺你弄成這副德行是想要跟誰打架去!”

    可蘇小妞像是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似的,直接將他凌二爺爬上了腰身的爪子提開之后,就繼續說:“靠!你他媽的沒看到姐姐在生氣么?你信不信你再亂動,可以直接成宦官?”

    如此委婉的語句,還是被人聽出了本意。

    一時間,不只是電話這邊的凌二爺嘴角在抽搐,就連電話那邊剛剛聽到蘇小妞的那一番豪言壯志的人兒,都開始凌亂。

    怎么那么多年過去了,蘇小妞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

    “繼續說!”那邊說完之后,蘇小妞又繼續這邊的電話。

    “就差不多是這樣!我是覺得,看看你能不能勸得動兮丫頭……”電話里的人,嗓音中充滿憐惜。

    是的,他是楚東籬。

    像是談逸澤和顧念兮鬧崩,然后分道揚鑣的事情,曾經是最盼望看到的。

    可當這樣的事情當真發生的時候,楚東籬才發現原來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不是他已經不愛顧念兮。

    而是,有些事情錯過了,真的就是一輩子。

    他的愛還在,只是物是人非。

    顧念兮已經不是當初的顧念兮,而他也不是當年的楚東籬。

    他能做的,唯有成全……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勸。我明天一大早就過去……”

    “好的,就這樣!”

    說完這話,蘇悠悠掛斷了電話。

    看著收回了手機的蘇小妞,凌二爺伸出爪子,想要將人兒帶進自己的懷中。

    最近回到他們自己的公寓之后,二人時光也多了。

    可就算是這樣,凌二爺仍舊不舍得浪費一絲一毫。

    一看到蘇小妞,他的爪子就蠢蠢欲動的。

    “干啥呢?沒看到姐姐現在真被各種陰郁的心情吞噬了靈魂?小心肝揉碎成菊花?”

    “小心肝揉碎成菊花?”

    凌二爺聽著這話,小嘴兒抽搐著。但被蘇小妞一瞪,凌二爺立馬改口。

    “那什么,小心肝成菊花也沒有什么大不了!對了,我就是想問你大半夜有什么事情讓你這么憂心忡忡?”還直接影響到兩人的夫妻生活!

    要是讓他凌二爺知道那是誰打來的話,他非要把他的菊花……

    咳咳咳……

    那什么,說錯了。

    都是被蘇小妞影響的,連他凌二爺都被影響的滿嘴開炮。

    “兮丫頭要回D市!”蘇小妞郁悶撥弄著枕頭。

    “小嫂子要去D市?這是什么狀況?是想要回去D市探親,還是……”凌二爺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是回去探親!據說,她是打算過去那邊生孩子……”

    蘇小妞說這話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

    “生孩子?也對,生孩子在娘家,然后坐月子的話也挺方便的!”

    凌二爺琢磨著。

    “你懂什么???現在距離生下孩子還有那么久,兮丫頭這個時候回去你難道猜不出為什么嗎?”

    “這……”顧念兮和談逸澤現在的問題,凌二爺也是知道的。但他也沒想到,會演變成現在這樣。

    “你知道嗎?兮丫頭現在懷著身孕,情況不是很好。這個時候同樣身為女人,我當然也理解她是有多么的空虛和寂寞……”

    蘇小妞說的慷慨激昂,還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其實,她就是打算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可誰又想到,凌二爺在看到這樣的蘇悠悠之后,竟然笑的各種蕩漾。

    “蘇小妞,你寂寞空虛就直接跟我說不是很好么?你二爺我,絕對會拼了命的滿足你!”

    說完這話,凌二爺還一把將蘇小妞扯到了自己的懷中,狠狠的親了兩口。

    “靠!姐姐真你說正經的呢!”

    蘇小妞被輕薄之后,立馬炸毛。

    “蘇小妞,正經這玩意兒真不適合你!”

    凌二爺好意的提醒!

    “真的不適合?”

    “不適合!”

    “好吧,不適合就不適合!我的意思就是說,兮丫頭要是真的回到D市去,這多少個空虛寂寞的日子,這個時候要是有人比談少表現的更為積極熱情的話,你覺得會有什么樣的結果?”

    “三角戀?”

    “比三角戀更恐怖!沒準兮丫頭會直接踹了談少,直接跟別人走!”

    “不會吧。談少和小嫂子的婚姻可是受到法律?;さ?,要是小嫂子真的跟別人跑了的話,那是要被判刑的!”

    “事在人為!再說了,要是兮丫頭真的一鼓作氣,直接板上釘釘的話,到時候人家坐幾年牢又怎么樣?到時候,孩子都跟別人姓了?!?br />
    “這……”

    好吧,這下凌二爺才真的開始意識到這事情的嚴重性!

    ——分割線——

    “媽,肉……”

    一大早,聿寶寶的聲音就大如雷,整個談家大宅都能聽到。

    這小家伙,真的是越來越淘氣了。

    連吃個飯,都喜歡在椅子上蹦蹦跳跳的,險些將東西都打翻了。

    要是尋常,顧念兮肯定會讓這個臭小子先安分下來,好好吃完飯再說。

    但今天,看著這小家伙活潑的樣子,顧念兮只是安靜的看著。大眼里,充滿莫名的貪戀。

    “媽,多!”

    “要說多一點!”

    “多一點!”

    看著他對著自己燦爛笑著的樣子,顧念兮伸手揉著他的腦袋。

    “好了,就多吃一塊。吃太多,到時候消化不良就麻煩了!”

    顧念兮又給他張開的小嘴兒塞了一塊肉,聿寶寶滿足的吧唧著小嘴兒。

    而看著這一幕的談老爺子,眼里滿是笑意。

    好久都沒有看到顧念兮在這個家里吃飯了,也好久都沒有看到他們母子這么和樂融融的相處了。

    談老爺子也真的很希望,談逸澤趕緊恢復,然后和他們母子好好的相處,狠狠的幸福下去……

    只是這一幕,被突然到訪的蘇悠悠打斷了。

    大清早的,談家來人就是罕見事。

    二黃聽到有人進門,狠狠的吠叫了幾下。之后看到是蘇小妞,轉悠了幾圈就窩回到自己的狗窩里。好吧,連二黃也害怕蘇小妞的猥瑣。尋常它只要和小母狗在一起,蘇小妞就會一副見了仇人的眼神看到它。但要是它和附近的小公狗一起玩,蘇小妞又會一副嘖嘖嘖的表情看著它,好像他做了什么好事似的!

    鑒于以上經歷,二黃每次見到蘇小妞都繞道而行。

    這一次也一樣。

    但尋常,蘇小妞通常都喜歡蹭鼻子上臉。

    它要是掉頭跑的話,蘇小妞還會在后面唱個什么互擼娃之類的歌曲。

    不過今兒個,蘇小妞貌似有什么急事。

    一進門,就跟一陣風兒似的進了大廳。

    連二黃都有些看不清蘇小妞的背影。

    “兮丫頭,你跟我說這到底算什么?”

    一進門,蘇悠悠的火氣就好像有些大。

    本來就大嗓門,眼下加上這頓無名火,這嗓門直接不用擴音器都能制造出震耳欲聾的效果。

    而這樣大的嗓音,也讓本來正認真跟媽媽要肉吃的聿寶寶詫異的看著她。

    擔心顧念兮和蘇悠悠真的有什么問題,也擔心自己的小金孫被她嚇到的談老爺子上前將聿寶寶抱在懷中之后,就開口問道:“悠丫頭,這一大早怎么發了這么大的脾氣?不是你跟我說,生氣會長皺紋的么?難不成你也要跟我一樣,用502膠水都沒法恢復這一臉的皺紋?”

    蘇悠悠在這里住了好一陣子,談老爺子也早已把她當成自己的家人看待。

    所以,見蘇悠悠生氣,他還逗著她,希望可以先平息下他們的火藥味。

    可今兒個蘇悠悠并不買賬。

    “談老帥哥,我今天沒空跟你開玩笑。你知道么?兮丫頭要走了!”

    “悠丫頭,你剛剛那話是什么意思?”

    聽到蘇悠悠的那話,談老爺子也有些震驚。

    他見到蘇悠悠那么生氣,也知道肯定發生了什么事情??傷嫻拿幌氳?,蘇悠悠發了這么大的火氣,是因為顧念兮要離開!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蘇悠悠住在外頭都知道的事情,他一個住在家里的人卻不知道?

    不……

    這一定不是真的!

    可蘇小妞直接粉碎了他的想法:“談老帥哥,兮丫頭是真的要走了!我聽說機票都已經定好了!”

    這也是,她今兒個一大早還這么急急忙忙趕來的原因。

    不然依照昨晚上她和凌二爺的戰況,今天打死她都不會出門的。

    “這……”

    聽到這話,談老爺子有些無措的看向顧念兮。

    后者,還坐在餐桌前,不緩不慢的喝著粥。

    剛剛因為喂著聿寶寶,她沒有吃多少東西,所以她現在重新盛了一碗熱粥,再加上一些碎肉,慢慢吃著。

    從知道孩子的情況不好之后,她就發誓絕對不會再因為個人因素,傷害到肚子里的寶寶。

    現在的她,喝粥也是細嚼慢咽。

    那感覺,就好像蘇悠悠剛剛問的話,壓根不是對著她似的。

    “兮丫頭,你倒是說話??!”

    蘇小妞等的有些急,朝著她大聲嚷嚷著。

    “悠悠,東籬哥哥不是已經將事情都告訴你了嗎?事實就是那樣,機票我已經定好了,今天就走!”說這話的時候,她放下了勺子,從邊上取來紙巾擦拭了一番嘴巴之后才繼而說著:“行李我也已經準備好了!”

    “這是什么意思?兮兮,你告訴爺爺,這是什么意思!”

    談老爺子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

    “劉嫂,給爺爺取些降壓藥來!”

    不愧是顧念兮,在從談逸澤給的打擊中回過神來之后,她仍舊是八面玲瓏的人!

    等談老爺子吃完了藥之后,顧念兮這才開始說著:“爺爺,沒錯我是真的要走!等下喂寶寶吃完了飯之后,我就會出發去機場了!這段時間,謝謝爺爺的照顧?!?br />
    “兮兮,你不可以這么走。你走了,小澤怎么辦?還有,孩子們該怎么辦?這個家該怎么辦?”

    現在這個家,每一個角落都是顧念兮的影子。

    要是她這么一走,他們該怎么辦?

    “爺爺,您放心。逸澤有他的事業,有他的抱負,沒有了我這個沉重的包袱,他應該會覺得輕松自在才對。至于孩子們,我想現在先暫時托付在這邊吧。等我回來,我會來接他們的!”

    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正好從樓上下來。

    “小澤,你快過來。兮兮說她要走……”看到談逸澤,談老爺子猶如看到救命稻草,這會兒他直接跑到談逸澤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說。

    “你快點勸勸兮兮……”

    “爺爺,她要走就讓她走吧!我想,這樣也很好……”

    誰人都沒有想到,談老爺子會得到這么個答案。

    不只是談老爺子詫異的看向談逸澤,就連旁邊站著的蘇悠悠,也像是從未認識過談逸澤似的,瞪大了雙眼看著他。

    唯有顧念兮,在看到這個男人下樓的時候,繼續安靜的喝著粥。

    仿佛,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和她顧念兮毫無瓜葛。

    “小澤,你說這像話么?兮兮是你的老婆,你怎么可以……就算你不為了別的,你也該為了你的幾個孩子著想!孩子怎么可以沒有了媽媽?你有沒有想過,孩子們沒了媽媽之后會怎么樣?”

    談老爺子的情緒有些失控。

    “爺爺,我這就上去幫兮兮把行李拿下來……”

    整個過程,談逸澤就像是沒有聽到談老爺子的話似的,一轉身就朝著樓上走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顧念兮連抬頭都沒有,繼續安靜的喝著粥。

    而談老爺子則失聲喊叫著:“我到底上輩子遭了什么孽……”

    “談老帥哥,你的情緒不要那么激動,小心你的身子……”

    要不是看到談老爺子快要倒下來的樣子,蘇小妞還真的想要沖上前好好教訓上面那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上去拿行李的談逸澤下樓來了。

    看著他手上提著的那個行李箱,顧念兮的嘴角譏諷一笑。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個行李箱還是當初他們一起到D市,要回來的時候買的。

    這行李箱里,曾經放著他們兩人的衣服。

    那里面,就像是曾經裝載著他們所有的甜蜜。

    而眼下,她要走了。

    就算想要帶走,也只能帶走只屬于她的那一部分。

    看著那只行李箱隨著他一下下靠近,顧念兮也放開了自己手上的碗筷,然后起身道:“既然已經拿下來,那我也該走了!”

    從談逸澤的手上接了行李箱,就親了親聿寶寶,隨后就轉身離去。

    “不可以,兮兮!不可以兮兮!”

    談老爺子說完這一番話,就打算跟上去。

    可因為情緒過分激動,談老爺子追了沒有兩步,就朝著后頭傾倒。

    本來打算繼續前行的蘇小妞,只能停下來扶住他。

    “談老帥哥,你振作點……”

    “悠丫頭,你別管我,快點攔住兮兮!”

    她要是走了,談逸澤就真的完了。現在顧念兮還在他身邊,他都不肯手術,也不肯承認自己的耳朵聽不到的事實。要是顧念兮離開了,那就更不可能了。

    蘇悠悠是真的追上去了。

    只是,追到外頭的時候,顧念兮已經坐上了出租車……

    原來,這丫頭一大早就將所有的事情算好了!

    她要走,就絕對不會多留片刻……

    看著顧念兮在出租車上越來越遠的身影,蘇悠悠的眼神有些迷茫!

    回到談家大宅,先是安撫好談老爺子,蘇悠悠這才看向談逸澤。

    其實,這一刻她也看到了談逸澤眼眸里的哀傷和眷戀。

    可因為顧念兮的離開,讓蘇小妞太過憤怒,所以她才選擇了無視。

    “現在好了,兮丫頭真的走了!你現在,總算稱心如意了吧!”憤恨不滿的朝著談逸澤叫器完這些話之后,蘇小妞也一溜煙的走了。

    其實,她還想這嘗試能不能將顧念兮攔截下來。

    而在這么一大幫人離開之后,聿寶寶還傻乎乎的呆在談老爺子的懷中張望著。

    或者,大人剛剛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他還弄不明白。但那悲傷的氣氛,早已將他感染。此刻,小家伙的小嘴兒也是扁扁的。

    “你看看現在鬧成這樣,你滿意了吧?你這個孩子,我怎么說你都不聽。遲早有一天,兮兮會真的再也不接受你……”

    談老爺子叫器著,希望談逸澤能追顧念兮去。

    可不管他叫的怎么大聲,談逸澤始終只是盯著大門口發呆……

    ——分割線——

    “談爺爺……”

    這一天的傍晚,秦可歡再次到談家做客。

    這次來,是因為她的假期就要結束了。

    所以,她覺得還是先過來和長輩打一聲招呼比較好。

    只是,每次她到來都會熱情迎接她的談老爺子,這一次卻是悶悶不樂的。

    看著這樣的談老爺子,秦可歡也不自覺的跟著皺眉。

    “談爺爺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事歡歡,我也沒有哪里不舒服!”

    “那您這是……”說到這的時候,秦可歡想起上一次談老爺子跟自己說過的那個問題:“談爺爺是在擔心逸澤么?其實我們可以讓顧念兮去勸他??!我覺得,以他對顧念兮的在意,應該還是會聽她的話才對!”

    雖然已經決定放下,但從自己的嘴里提及自己心愛的男子和別的女人恩愛的事實,秦可歡的嘴角還是不自覺的露出苦澀的弧度。

    有些時候,人總是這樣。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在意。

    反倒是對于自己所擁有的,視若無睹。

    “兮兮……我也知道兮兮估計可以勸他回心轉意!可我也要能見到兮兮才行??!”

    最近這一陣,談老爺子不是沒有嘗試過聯系顧念兮。

    可那丫頭自從那一日離開之后,就真的跟人間蒸發似的,連電話也打不進去。

    為此,談老爺子也嘗試聯系蘇悠悠,打算從那個丫頭那邊入手,看看有沒有顧念兮的消息。

    可每一次,蘇悠悠都像是有意在躲避她。

    只要看到他的電話,她不是沒有接聽就是說她有什么急事要忙。

    談老爺子最后還是看出來了,蘇悠悠在怪他,怪他們整個談家,沒有對顧念兮好,沒有將顧念兮留下。

    其實,談老爺子也不是沒有想過親自去趟D市。

    當初,顧念兮跟談逸澤鬧別扭的時候也是呆在D市不肯回家。那時候,不也是他親自出面,讓她回來的?

    可那個時候,家里沒有那么多的煩心事,他也能說走就走!

    而現在,家里兩個孩子需要照看不說,連談逸澤的身體他也一直都在操心,更重要的是他還要看看老胡那邊制定的手術計劃!

    這些迫使他,暫時無法離開這個城市。

    “談爺爺這是什么意思?”

    秦可歡看著談老爺子疲憊眼眸問著。

    “那丫頭被小澤氣的離家出走了……”

    被秦可歡這么問著,談老爺子終于將一切的一切全部說出來。

    ——分割線——

    “喲,這不是顧家的丫頭么?今天這么早就出門??!”

    “是啊,王叔,早安?!?br />
    “喲,顧丫頭最近真的是越來越漂亮了!”

    “王叔說笑了!”

    “這丫頭從小就是這么謙虛,好了我也不耽誤你時間了,去忙吧?!?br />
    “王叔再見!”

    D市的初夏,顧念兮穿著一身單衣從家里走出來。

    這一出門,周圍的鄰居都和她打了招呼。

    其實在D市,她父親的人品和信譽都很好,所以這里的人和他們家的關系都非常好。特別是對她,每個人的臉上都會帶著笑臉。

    走了一段路之后,顧念兮停下來從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了紙巾,擦拭了一下自己額頭上的汗珠。

    在這個城市,夏天總是表現的這么的明顯。

    剛剛進入夏季,大早上的也能熱火朝天。

    本來顧念兮也想穿個短袖的,但殷詩琪女士擔心她曬壞了,又給她整成了長袖。

    這不,才剛剛走了幾步,她就被累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珠。

    擦了好半天的汗珠之后,顧念兮才準備繼續出發。

    只是還沒有開始邁開腳步的時候,顧念兮就轉頭看向自己身后的那條小巷子。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從剛剛出門之后她就一直覺得自己的身后貌似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她。

    可等她轉頭回去看的時候,又什么都沒有看到。

    這感覺,讓顧念兮極為不安。

    再度掃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巷子,顧念兮這才邁開了大步。

    “兮丫頭,要出門去?我聽你媽說,你開飯館了?”

    走了幾步,顧念兮又碰上了住在他們家隔壁的另一戶人家的女主人。

    聽她的話,顧念兮無奈的扯動了下唇角。

    這次她回來,也只跟父母說要在這邊住幾天,先穩住這家新開的云閣分店而已。

    起初,她的父母是懷疑過。不過后來她像模像樣的打給談逸澤電話之后,他們就沒有再繼續追問了。

    可事實上,她的電話真的是打給談逸澤么?

    顧念兮的嘴角不自覺的勾出譏諷的弧度。

    那不過是她自編自導自演的戲碼罷了。

    只為了,讓她的父母放心。

    也因為這樣,她都在這邊小住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的時間,她每天都會一大早出門,在云閣呆上大半天之后在回家。

    如此的繁忙工作,不過是為了麻痹自己的神經罷了。

    而在這段時間里,她的小腹也開始凸出了。

    看這個孩子大的很快,顧念兮也開始相信之前孩子的?;獬?。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之后,顧念兮說:“是啊陳姨,有機會的話我做東,請你們大家到云閣吃一頓?!?br />
    孩子安好,自己也看似開心,這很好,不是么?

    “還是兮丫頭有心!好了,我還要趕著去買菜給我的小孫子做早餐,我先走了!”

    “陳姨再見!”

    揮別了另一個人之后,顧念兮抬頭看著頭頂的太陽。

    其實,剛聽到陳姨提到他的小孫子的時候,顧念兮就想起他們家聿寶寶和老二了。

    陳姨的家里兩個孫子也就和她的兩個孩子一樣大。

    若是現在在談家的話,這個時候也是喂兩個小家伙吃飯的時候。

    想到聿寶寶那張可愛的笑臉,顧念兮的鼻尖突然泛酸。

    身為母親,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

    可沒有辦法,她現在真的沒法將他們兩人帶過來。不然,肯定會被父母懷疑的。再者,談老爺子會讓他的寶貝金孫在別的地方呆那么久么?

    到時候,想要在這邊保胎,也不可能了!

    還是等她的情況穩定下來,再去接孩子吧!

    想到這的時候,迎著陽光的她突然發出了一陣嘆息。

    而她的身后,也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陣聲響。

    像是,對她那一聲嘆息的不滿。

    顧念兮急忙抬頭看向身后的時候,才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那個人。

    “是你!”

    看著穿著一套白色運動服出現的秦可歡,顧念兮眉頭微挑。

    原來是她在她的身后,怪不得她這一路上走來總感覺有什么人在盯著她。

    “是我!”

    秦可歡貌似也沒有刻意隱藏。

    此刻,她大步朝著顧念兮走了過來。

    “你怎么到這邊來了?”顧念兮問著。

    “我怎么就不能到這邊了?”秦可歡反問著。

    但說完這一句話之后,秦可歡又繼續說著:“好吧,我承認我到這邊的確是有事情想要找你!”

    “什么事情?”

    “就談我和你老公要成雙成對的事情!”秦可歡說完,卻憋見顧念兮那如同刀子般犀利的眼神,頓時改了口:“好吧,其實我過來是想要告訴你,談逸澤為什么突然跟變了個人的原因!”

    ------題外話------

    其實我想說把,最近我身體不是很好,還一天天在加多字數,大家都應該看到。晚更不是出自我本意,如果我直接一天不更,把稿子扣起來當存稿,第二天就可以直接搞定這個問題了??汕裝拿?,你們也不想我這么做對吧?

    我覺得在更新這方面我已經做的夠了,所以希望看盜版的,又因為盜版不及時更新總來罵我的那些人,不要來文下面留言了。這樣你留言我刪除也挺累的。

    再說一點,離結局當就一個月的時間,再精準的答案我給不出來。因為這些還沒有碼出來,我沒辦法說的多具體,請各位親愛的們諒解。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