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为什么凉了:正文 第693章 魚死網破的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談少,擺脫你沒事的話快放開我!我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被抱住的時候,顧念兮的身子僵了僵。

    自從談逸澤這次出差,回來變得怪異之后,他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像是今天這樣親昵的擁抱在一起。

    背后靠著他的懷,溫暖而舒適。

    那曾經,是她最喜歡的。

    前幾天,她一直都在奢求這樣的懷抱。

    只要那個時候談逸澤像是現在這樣拉住她的話,她一定會轉身回應他的懷抱。

    但今天……

    或許是奢求太久,失望太多,導致她連被他抱著,也是患得患失。

    她真的很害怕,這樣轉身回應他的懷抱之后,又會是被他狠狠的推開。

    “兮兮……”

    現在她的說話態度,讓他總感覺像是個刺猬。

    而他,很心疼這樣的顧念兮。

    其實,她讓自己看上去像是個刺猬,每次扎傷他的同時,也讓她自己受了傷。

    因為知道這一點,談逸澤只能將她抱的更緊。

    “兮兮,我知道我最近不好,讓你傷心?!北澈蟮乃?,嗓音有些沙啞,讓顧念兮覺得這不像是他的嗓音。

    “兮兮,求你不要再這樣,好不好?你這樣,我會很心疼的!”

    這段時間,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在難受。

    “兮兮……”

    在他的懷中,她變得安靜。

    安靜的,連談逸澤都被她的安靜所驚嚇到。

    他不安的將顧念兮的身子扳正。

    看著她那雙微紅的眼睛,他低頭想要吻住。

    可在他的唇兒即將觸及顧念兮的時候,有什么東西攔截在了他們的中間。

    定睛一看,談逸澤才發現那原來是顧念兮的包包。

    她知道他要吻上他,執意將皮包攔截在兩人中間。

    這樣的顧念兮,讓談逸澤詫異。

    以前的她,不是只要他所說的話,都會乖乖的聽么?

    那為什么現在的她,卻不能和以前那樣聽他的話?

    看著他黑眸里的疑惑,顧念兮問著:“談逸澤,我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苦衷可以不說出來!”

    她要的很簡單。

    她只想他說出他的理由!

    只要他說出來,就算是謊言也好,她也會乖乖的接受。

    但她就是受不了他這樣,什么話都說不出口。

    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絕對不會想到,這樣的感覺有多讓人迷茫。

    可看著她的嘴皮子一直都在動彈,卻聽不到任何聲響的談逸澤,只有滿滿的哀傷……

    他真的很想聽到她在說什么。

    可為什么,他的世界一片安靜?

    他抓住她的手,就像是離開水了的魚兒,絕望而掙扎的看著她,希望能得到救贖……

    “兮兮……”

    他一遍遍的呢喃著他的名字。

    希望,能聽到自己的聲音,或是她的聲音。

    可一片安靜的世界,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和恐慌。

    “談逸澤,你還是不肯說是不是?”

    顧念兮還在他的面前叫器著什么。

    可他的世界,還是一丁點聲音都聽不到。

    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好一陣了。

    從回來之前的前幾天開始,就不時出現這樣的問題。

    最先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那是自己連日連夜超長時間埋首在辦公桌前制定作戰計劃,太勞累導致的,應該休息一兩天就會好了。

    當天晚上,他就讓自己好好放松了一下。

    但這情況非但沒有轉好,反倒越演越烈。接下來的那段時間,周圍的聲音對他而言越來越遙遠。

    這情況,讓談逸澤感到了不安。

    也讓從來對醫院退避三舍的男人,主動跑到了S區總院做了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的時候,談逸澤感覺像是晴天霹靂。

    當初在毒梟窩死里逃生的時候,腦子里殘余的血塊竟然還殘留著。并且,這血塊已經壓迫到了他的神經系統。

    現在影響了他的聽力系統不說,更嚴重的還有可能導致他的雙目失明,甚至喪失自理能力!

    這樣的診斷結果,讓向來不畏懼任何東西的男子第一次感覺到了惶恐。

    那是他第一次,徹夜坐在窗前大口大口的吸著煙,想用尼古丁來緩解自己內心的毛躁。

    可尼古丁麻痹的是他的身體,卻麻痹不了他的心。

    若是喪失了聽覺能力,那他以前那引以為傲的洞察能力都會消失。

    這或許在所有人看來,沒什么大不了的。

    是,這對于常人來說,那是沒有什么。

    可他談逸澤以前做了多少事,和毒梟結下了多少仇?

    直到現在,每天躲在暗處想要弄死他,或是害死他的家人的人不在話下。

    他有這些能力在的話,還能?;す四鈀夂禿⒆用?。

    但若是這能力消失了呢……

    談逸澤難以想象。

    再者,他也很擔心這事情一旦告訴顧念兮之后,會被她嫌棄,拋棄。

    就算顧念兮不嫌棄他,談逸澤也會唾棄自己。

    現在聽覺能力沒了,顧念兮還肯跟著他。但若是他連自理能力都沒了呢?

    這樣的話,顧念兮會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她比他小了八歲……

    難道要讓她年紀輕輕的守活寡,還要頂替他談逸澤,守護整個家?

    這除了會讓他談逸澤感到窩囊,還會讓他心如刀割……

    他的兮兮,被該是被?;さ?,他怎么舍得讓她一個人承受那么多?

    正因為舍不得,所以在這個時候,談逸澤才覺得如此難以開口。

    而看著她因為被他拒絕而難過,他又何嘗不是?

    她估計沒有想到,只要一想到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看不到她的臉,他有多么的絕望。

    一天,兩天……

    他都在苦苦的支撐著,看看自己的情況能不能繼續好轉。

    看每次看著她穿著那么招搖的樣子,他的心就像是被放在了烤爐上。

    “談逸澤,我求求你,你有什么話不能跟我說的?”

    “談逸澤,就算是我做錯了,你也要跟我說???為什么可以這么平白無故對我?”

    “談逸澤,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你到底有什么話是不能跟我說?”

    “……”

    顧念兮一直在問。

    可談逸澤看到的,只有她一直張動的嘴皮。

    眼下,他真的連一丁點聲音都聽不到了!

    是不是意味著,他的情況又惡化了?

    他一直傻傻的盯著顧念兮的嘴巴,努力的想要讀懂她到底都在說些什么。

    可良久沒有得到該有的回應的顧念兮,卻生氣說:“談逸澤,我真的對你太失望了!”

    一轉身,她就丟開了他的手,然后急匆匆的跑下樓……

    老實說,當顧念兮突然轉身離開的時候,談逸澤是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她。

    但這之后,他又無助的將自己的手收回。

    耳朵聽不到了,連最基本的人生安全都不能給顧念兮,他又有什么樣的資格強行將顧念兮留在自己的身邊……

    ——分割線——

    “老胡,我找你來想必你也知道是為了什么吧!”

    這一天,談家大宅一大早就有人到訪。

    談老爺子親自迎接,并且送上茶水。

    這顯然,是最高禮儀的招待。

    而老胡也看似受寵若驚。但從進門之后,他的臉色都沒有好看過。

    也對,現在要做這個手術,還要確保萬無一失,還真的有點難度。

    要是在別的地方還行,但這地方若是在腦子上,這絕對要打上問號了。

    人類所有的的行為都是靠大腦運作的。

    若是大腦在這個點子上出了什么差錯的話,怕是……

    “老爺子,你不說我也知道。但這個實在很難保證,我只能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

    這樣的手術,真的誰都保證不了。

    而聽到這一點的談老爺子,險些把自己手上的水杯打翻。

    他的小澤……

    他命苦的小澤……

    從小就經歷那么多心酸,本以為遇上顧念兮之后他會從此幸福下去??傷窒氳?,在他以為會看到談逸澤長久幸福下去的時候,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老爺子,你也不需要太過擔心。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br />
    看著擔憂的雙手有些發抖的談老爺子,老胡安慰著。

    碰巧,這個時候談逸澤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著他形單影只的,談老爺子朝著他招了招手。

    看到談老爺子的示意,談逸澤走了過去。

    “爺爺……”

    “小澤,兮兮呢?”

    怕他聽不到,談老爺子喊得很大聲。

    “她一大早就出去了?!畢氳焦四鈀飫肟氖焙蚰巧誦牡難?,談逸澤無力的閉上雙眼。

    “小澤,咱們開誠布公的和兮兮說,不好么?這樣的話,她也能知道到底是為什么,不至于那么傷心不是么?”

    問出這話的時候,談老爺子有些無奈。

    看著這兩天顧念兮那么大的變化,他自然和眼下的情況聯系了起來。

    “爺爺,我不想說?!?br />
    丟出這話的時候,談逸澤沒有看談老爺子的臉色,更沒有看老胡的。

    這也導致了,他錯過了他們兩人眼里的惶恐和不安。

    “小澤,你什么都不想說是想要做什么?你難道不知道這樣下去,有可能讓兮兮離開你么?”

    他孤單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能有這么一個人陪伴在他的身邊,談老爺子一度覺得顧念兮才是會帶給談逸澤幸福的人,所以才會那么珍惜她。

    可眼下,談逸澤這是要推開顧念兮么?

    “小澤,我不準你這么做……”

    談老爺子說出這話的時候,聲音里帶著顫抖,

    他知道,談逸澤有多么的喜歡顧念兮,有多么的心疼顧念兮。

    談老爺子從沒有在談逸澤的眼里看到過那么多的情感……

    可這些,他都給了顧念兮。

    這還不足以證明這個女人在談逸澤心里的重要位置么?

    “爺爺,我只求你暫時不要告訴她。這事情,我自己會處理的!”

    “你自己處理?你自己能怎么處理?你這個孩子……”

    談老爺子正想要發脾氣的時候,大門處蘇悠悠正抱著小公主走了進來。

    看到談家大廳里突然出現了那么多的人,蘇小妞有些詫異:“怎么,這是上演三國演義么?”

    蘇小妞的突然出現,打亂了原有的對話。

    談逸澤似乎也不想多留,收拾好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大步離開了。

    而談老爺子也在這之后,面對他的背影突然變得無話可說……

    ——分割線——

    “兮丫頭,好久都沒有見到你了?!?br />
    火鍋店里,楚東籬坐在熱騰騰的火鍋前,笑著說。

    說實話,自從坐到了他現在的這個位置之后,已經很少人會邀請他到這樣路邊的小火鍋店里吃東西。

    有些是擔心這玩意兒和他的身份不符,有些是怕不衛生。

    其實,楚東籬還挺喜歡吃這樣的火鍋。

    只是這些年他身邊的同伴越來越少,合作伙伴越來越多,能像是兒時一樣輕松喝酒吃肉的同伴也沒有幾個。

    今兒個到D市,他也沒有想到顧念兮會約他到這樣的地方吃東西。

    看著這樣熱騰騰的火鍋,楚東籬也想起了很多的東西。

    那雙掩藏在鏡片后面的美目,也有些憂傷。

    “東籬哥哥,我也很久沒有見到你了。上次像是這樣坐在路邊攤吃火鍋,好像是我大二的寒假……”

    看著熱騰騰的火鍋,顧念兮的話也變得有些多。

    “是啊,都好久沒有吃這樣的火鍋了!”

    “嗯,今天就讓我們敞開肚皮好好的喝酒吃肉吧!”

    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給楚東籬倒了酒。

    只是到自己的時候,她卻拿了一瓶酸奶。

    “不是吧兮丫頭,你竟然喝這個?這也太不公平了吧!到時候只有我喝醉,多冤枉!”

    楚東籬半開玩笑的說著。

    其實,這次見到顧念兮,他不是沒有發現顧念兮的諸多變化。也不是沒有看得出,今天顧念兮的心情不是很好。

    但他,連問上一句都沒有。

    這也不是因為他不關心,而是他清楚,現在對于顧念兮而言不是逼問,那只會讓她心情越發的不好。

    倒不如好好的陪伴,讓她放松一下心情,等到她想要說什么的時候再說出來,這樣會更好!

    “東籬哥哥,我也不是不想喝。現在要是能痛痛快快的醉一次,那該有多好!但現在,我的身體真的不能喝……”

    雖然她生談逸澤的氣,但她不會傻到拿自己的身體和另一條生命開玩笑……

    “兮丫頭,你身體哪里不舒服?”楚東籬有些擔憂的問著。

    “肚子里,又有了一個……”

    她說這話的時候,手兒有些無措的放在小腹上。

    “什么?”

    楚東籬怎么也沒想到,會是這個原因。

    現在距離顧念兮生談傾,還不到三年……

    這個時候懷上,怕是……

    “兮丫頭,你這個告訴他了嗎?”楚東籬一度以為,今兒個顧念兮的不開心,是因為肚子里的這一個!

    可顧念兮卻告訴他:“還沒有說呢!”

    本來,她也想等著談逸澤這次回來,和他好好說說,看看怎么解決。

    可現在的情形,顧念兮也不知道怎么說出來了。

    “沒說?”

    楚東籬皺了皺眉:“兮丫頭,你和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問題了?”

    “東籬哥哥,難得出來吃東西,不要提那么掃興的話題!”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已經自顧自的開始吃東西了。

    看著她的樣子,楚東籬的心里有些悶悶的。

    老實說,他對顧念兮的情感導致他每次看到顧念兮提到談逸澤時候那種雀躍的表情,都像是吃了蒼蠅一樣。

    本以為,他看到顧念兮和談逸澤不好的時候會開心一些。

    可現在看來,貌似也不是這樣!

    看著顧念兮那郁郁寡歡的樣子,楚東籬的心里也有些悶悶的。

    但看著顧念兮埋頭開吃的樣子,他也只能往顧念兮的碗里多放一些東西:“兮丫頭,多吃一點吧!”

    “嗯,謝謝東籬哥哥!”

    “這次沒有像以前那么難受么?”楚東籬還記得,以前懷孩子的時候,她可是吃什么吐什么。

    有一次到她家吃飯,看的他都沒有胃口了。

    但這一次,看著顧念兮一口口往自己的嘴巴里塞東西的樣子,楚東籬有些疑惑。

    “嗯,這次這個貌似很聽話。不管我吃什么,都沒有反應!”

    “那就好!”

    這頓火鍋,可能是這段時間顧念兮吃的最好的一次。

    從火鍋店走出來的時候,顧念兮感覺自己的肚子都伸的老長了。

    “吃的好飽,今天謝謝東籬哥哥賞臉!”

    從楚東籬的車上下來的時候,顧念兮笑著。

    “你這丫頭,真的欠收拾!你我之間還用得著這個字么?”從小一起長大,除了對她有著愛戀之外,他也將她當成自己的親人。

    是親人,就應該不需要那個字。

    “那下次你再請我吃好吃的。我想吃你做的咖喱面了,好久沒有聞到那個味道……”說到最后的時候,顧念兮還應景的吧唧了一下自己的小嘴兒。

    好吧,最近她的嘴兒特別容易饞。

    就像是今天吃的火鍋,也是她突然饞嘴了,才帶著楚東籬過去的。

    “要是想吃的話,下次我給你做吧!”

    這女人,貌似真的將他當成廚娘了。

    可為什么,他卻連對她生氣都沒辦法?

    每次看著她,他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要滿足她的各種想法。

    所以從小到大,每次她說什么,他都會聽。

    這也是,他們一貫的相處模式。

    但有些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墨守陳規的東西,對于別人來說可不一定是這樣。

    從談家大宅走出來的人,看到這兩人有說有笑的一幕,突然間覺得有些刺眼。

    特別是顧念兮此時臉上帶著那種歡快的笑容,簡直讓談逸澤覺得惱火。

    他回家之后,都沒有見到她對他談逸澤這么笑著。

    可這樣的笑容,她現在竟然展現在另一個男人的面前……

    “兮丫頭,明天我再過來找你吧。我在這邊估計會呆上好幾天!”

    看著談家大宅就近在咫尺,楚東籬說。

    “那好吧。明天我們去云閣吃吧,最近那邊也多了好幾種菜色!先讓你試吃一下,做一下評價?!背槎悅朗秤兄痔乇鸕淖暄?,所以顧念兮每次讓云閣新菜上市之前,都會讓楚東籬先試吃。

    “嗯,好的!你快進去吧,入夜這邊還真冷!”

    和顧念兮揮別之后,楚東籬上了車,遠去。

    而顧念兮也在送走了楚東籬之后,慢步朝著里頭走。

    談逸澤一直以為,自己隱蔽在談家大宅門前的那顆梧桐樹下隱蔽的很好。

    所以就算剛剛親眼目睹了那么多,他都不打算站出來。

    可這一切,在顧念兮路過他身邊的時候,全都被揭開了。

    因為顧念兮在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一抬頭就準確無誤的找到了站在梧桐樹后的他。

    面對面的瞬間,談逸澤的臉色突然有些尷尬。

    他以為,他真的躲藏的很好。

    卻忽略了,他現在耳朵不好。

    他剛走過去的時候,就發出了一些細微的聲響。

    他自己聽不到,所以沒有收斂??傷壞?,并不意味著別人也聽不到……

    這也導致,他自己暴露了行蹤。

    若是他知道自己早已暴露了行蹤的話,也不會多此一舉的躲藏起來。

    不會讓現在的氣氛,變得如此尷尬。

    而顧念兮對于他這樣的行為,貌似也很憤怒。

    看著他,她問著:“談逸澤,看戲就讓你那么開心么?”

    是的,她在生氣。

    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身為丈夫是不是應該表現的憤怒一點?

    可談逸澤呢?

    他做了什么?

    他竟然躲了起來,讓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好好相處的意思,是么?

    “兮兮……”

    她憤怒的表情,談逸澤是看到了。

    但他卻聽不到,她到底都在說些什么。

    這也導致,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

    “談逸澤,你為什么可以做到這么絕情?是不是,我顧念兮在你的心目中真的連個屁都不如?”

    顧念兮承認,自己這一刻真的有些失態了。

    若不然,她也不會在談逸澤的面前用如此粗俗的字眼。

    可眼下,不管她怎么叫器著,談逸澤回應她的只有迷茫的眼神。

    如同砸在棉花上的拳頭,讓顧念兮感到無助。

    為什么……

    為什么他回來之后,以前那個溫柔體貼的談逸澤,不在了?

    “談逸澤,你信不信我會離開你?”像是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顧念兮對著談逸澤吼出了這么一句。

    親愛的,如果魚死網破能改變你的態度,我也會毅然去做。因為,我真的很愛你……

    ------題外話------

    又看了一下留言,貌似罵的很多,我刪除了一下。不是我怕回應,而是看這種留言太多了,有些影響心情。抱怨文章亂入的,我想說那是盜版君的問題,看正版的就沒有亂入。抱怨晚更的,我只能說最近是身體不好。親愛的,我感冒了,現在頭昏眼花的還碼字,跪求諒解。抱怨最近虐了的,我只想說我不想給出個平淡的結局。

    最后還是按照慣例宣傳一下閃婚出版書《謝謝你賜予的甜蜜時光》團購群:41891806(摳鼻……)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