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贴吧百度贴吧:正文 第690章 我是已婚人士vs有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嘶……”

    當談逸澤的唇即將觸及顧念兮的時候,他突然皺眉,并且表情極為痛苦。

    像是,剛剛遭受了什么極大的痛苦。

    很快,談逸澤低頭,看向疼痛的來源處。

    順著這個角度看下去,你能看到談逸澤正捂著某個部位,看著顧念兮。因為此時,顧念兮正抬腳,對著他。很明顯,剛剛讓他遭受那么大的痛苦的,便是顧念兮。

    那黑色的瞳仁里,除了滿滿的痛之外,還有詫異。

    估計,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顧念兮竟然會給他這樣的一腳。

    不然,他也不會如此沒有防備……

    “兮兮,你怎么……”

    直到這一刻,談逸澤像是仍舊無法相信剛剛那一腳是顧念兮踢得似的。

    可顧念兮看到他疼得額頭滿是汗水的樣子,平靜無波。

    像是,她什么都沒有看到似的。

    “談逸澤……”

    她又連名帶姓的喊著他的名字。

    這樣的情況,其實很少。

    除了她真的生氣之外,這樣的情況真的很少。

    而現在,她連名帶姓的喊著他,這足以證明,她真的生氣了。

    不只是生氣,她的臉上還多出了怒火所無法解釋的東西。

    冷漠!

    她就像是沒有感覺到他身上的疼痛那樣,看著他疼的滿頭是汗的樣子,她也只是勾唇,露出一抹冷笑。

    那類似于,報復之后的快感。

    “談逸澤,我從來不是那么隨便的人。我之所以在你面前那么委屈求全,全都是因為我愛你!若不是我愛你,你真的覺得我需要如此低三下四?”

    她一字一句的說著,每一個字都透著一股子寒氣。

    那樣的感覺,就好像在對著談逸澤將自己這段時間的所有不滿都訴說出來。

    她和他一樣,從來不是那么容易在別人的面前妥協。

    可為了他,她收斂起自己所有的小性子。

    她的一切,都只是因為他。

    她從來不覺得,付出就要得到相應的回報。

    可是,一個人單方面付出久了,連一丁點回應都沒有得到的話,也會累的!

    從和談逸澤在一起到現在,哪一次鬧不開心,不是她先做的妥協?

    可他呢?

    他有沒有一次是為她顧念兮考慮過的?

    沒有!

    一次都沒有!

    每一次,他都是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每一次,都讓她透徹心扉。

    她以為只要她用心,只要她好好的呆在他的身邊,他就會有所改變。

    可結果呢?

    她得到的是什么?

    是變本加厲的傷害!

    既然是這樣,那她為什么還要委曲求全?

    不……

    她不想再委曲求全了。

    “談逸澤,我可不是你無聊時候一招就來的小狗!你給我記清楚了,否則下次還有你好受的!”朝著男人大聲叫器完這一番話之后,顧念兮就抱起了床上的另一個枕頭,大步的朝著門外走去了。

    此時,看著顧念兮離開的背影,談逸澤是很想追上去的。

    但剛剛那丫頭的腳丫,真的用足了力氣。

    現在,他連動彈一下都感覺費事。

    眼下,他也只能咬著牙,靠在一邊休息一下。

    等到差不多恢復之后,再過去找顧念兮。

    而此時,顧念兮抱著枕頭從臥室走出來的時候,突然感到迷茫。

    三樓其實還有個客房,只是她不想睡在那兒。

    她怕距離談逸澤太近,要是聽到他抽痛的聲音的話,她會控制不住跑過去安慰那個男人。

    可二樓的房間,都讓蘇悠悠和凌二爺住了,她是去不了的。

    那么,只剩下一樓了。

    一樓,談老爺子就在客房的隔壁。

    談老爺子一向淺眠,要是這會兒過去的話,肯定會吵到他老人家休息的。

    琢磨著,顧念兮突然發現敞大的顧家,沒有她的安身之地……

    ——分割線——

    “小澤……”

    入夜,一道如同鬼魅的身影,出現在談家三樓的窗戶上。

    見到那道身影閃入了自己的臥室,談逸澤也沒有動彈。

    之前的同意,也被他及時掩住,沒有讓這個人兒察覺到。

    “文叔……”他喊著。

    但他的聲音,貌似比尋常都要嘶啞上幾分。

    “小澤,這是我給你帶來的資料和藥?!?br />
    黑色的身影進來之后,就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另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這個給你。我們那邊剛剛研發的,據說帶上這個就基本上沒什么問題!”

    只是,他遞給談逸澤的時候,談逸澤并沒有接受。

    不過,這人也不惱。

    就像是,他一早就知道談逸澤會是這樣的反映似的。

    他自顧自的將東西放在一邊,隨后朝著這個房間里的另一個人兒走了過去。

    因為今天聿寶寶特別粘著顧念兮,最終談老爺子才答應讓這臭小子先到這邊睡覺。

    可結果,這個臭小子估計沒想到,在他睡著的時候他黏糊著的老媽已經離開了。

    眼下,這臭小子還打著呼,偶爾伸出胖嘟嘟的小爪子撓撓自己的小腦袋瓜。

    看著這小家伙的樣子,談妙文的嘴角忍不住輕勾。

    “這臭小子真的越來越胖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還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聿寶寶肥嘟嘟的臉頰。

    這突然的入侵,讓聿寶寶不爽的撓了撓臉,之后又翻了個身子,用小屁屁對著談妙文,像是用這樣無聲的舉動來表示自己對談妙文剛剛那一番惡行的抗議。

    看到這小家伙的抗議,談妙文有些無奈的笑著:“還是這個臭小子討人喜歡。不需要太匆忙,光是看著他這個樣子,就讓人窩心!”

    其實,談妙文自從身體發生變化之后,性格也特別的古怪。

    喜歡的人,他就特別喜歡。就像是對談逸澤和聿寶寶一樣,他喜歡他們,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奉上的那種。

    不喜歡的人,他就特別的排斥。

    第一次見到聿寶寶的時候,他就特別想要將這個小家伙寵到天上。

    “跟你這臭小子一樣……”

    談妙文一直在喃喃自語。

    那雙眼眸,看著聿寶寶,又好像看到了什么……

    不知道就這樣在聿寶寶的小床邊占了多久,等他回神的時候才意識到,談逸澤一直都坐在原先的那個位置,沒有動彈。

    “你這臭小子怎么了?不會我說了那么久,都沒有聽到吧?”

    說完這話,他在談逸澤對面的沙發上落座,掃了一眼他剛剛放在談逸澤面前的那個黑色物體。

    “我知道帶這個東西會讓你覺得有損顏面,但這玩意兒還真的很實用?!?br />
    可就算他這么說,面前的人兒還是無動于衷。

    看到談逸澤這樣,他也只能說了:“話我已經說到這里,該怎么做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你的手上!好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走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之后,剛剛坐在沙發上的男子,下一秒就躍上了打開的那扇窗戶,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而看著這一連串動作的談逸澤,連一丁點詫異都沒有。

    他依舊安靜的盯著談妙文放在桌子上的那個黑色物體。

    那雙黑色的瞳仁里,有著不甘……

    ——分割線——

    “顧念兮?”

    大半夜的,羅小爺被門鈴吵了起來。

    從臥室走到大門前,他已經不知道叫器了多少聲了。

    諸如以下——

    “靠,大半夜的,哪個王八在按門鈴?”

    “妹的,有完沒完!”

    “不知道你小爺嚴重睡眠不足是不是,別吵了!”

    像是這樣的話,羅小爺在床上都不知道喊了多少聲了。

    要不是隔壁的房間傳來了聲響,表明某個女人也被門鈴聲吵得不安生,羅小爺才懶得下床!

    最后,羅小爺只能在各種不滿的叫器聲中朝著大門口走來。

    “你他丫的要是讓爺發現你沒有什么正經事按了這么大半天門鈴,老子非削了你不可!”

    只是,羅小爺萬萬沒想到,會在自家公寓門口看到顧念兮那張蒼白的臉。

    “你怎么到這邊來了?”

    或許是剛被吵醒,羅小爺覺得自己的頭腦有些跟不上節奏。

    一直到最后,羅小爺反映過來的時候,把自己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說顧念兮,你大半夜的不睡覺,跑出來這么嚇人就是不對了!”

    因為顧念兮此時穿著一身白色的外套,黑色長發在黑夜中輕輕搖曳著。

    光是看著她,羅小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突然間,他覺得談少的喜好還真的奇葩。

    每天晚上面對這個女人長發隨風飄,難道他不覺得有種陰森森的感覺么?

    不過,他那么強大的心臟,應該是能承受的住了。

    但羅小爺就納悶了,這讓其他人大半夜面對這個女人的時候,什么感受?

    而今天,顧念兮沉默異常,更讓羅小爺覺得渾身汗毛倒豎:“顧念兮,你說話??!”

    “你……那個,我看我還是回房睡覺了!”

    好吧,羅小爺也有害怕的東西。

    例如談少,那個一生氣就會讓他寫很多字的變態!

    還有,就是面前這個一副女鬼相,半天又不說一句話的女人。

    光是這么對著這個女人,羅小爺就感覺自己小心肝亂撲騰。

    而說完了這話,他便打算鉆回房子里。不管之后她再怎么敲門,他打死都不開就是了。

    可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那個女人竟然叫住了他。

    “羅軍寶!”

    連名帶姓,讓羅小爺的身影頓時僵了僵。

    “那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我怎么就不是人了?”

    顧念兮的音量有些大,著實又將羅小爺嚇了。

    當下,羅小爺慌里慌張的抽了一眼后頭,看看里頭的人兒有沒有被吵醒。

    別看這女人在明朗集團上班的時候人模人樣的,但一旦半夜被吵醒,到時候可是會發生很恐怖的事情。

    剛結婚的兩天不知道,羅小爺還曾經偷偷潛伏上了那個女人的床,想著要勇往直前。

    可誰知道……

    好吧,那些都是辛酸血淚史,不提也罷。

    所以,當顧念兮的音量提高的時候,羅小爺趕緊上前捂住了顧念兮的嘴兒,為的就是不讓她出聲,免得到時候吵醒了里頭的女人,不然他們兩人都要倒霉了。

    “唔……”

    顧念兮被捂住嘴巴的時候,開始掙扎。

    因為掙扎不過羅小爺的鐵臂,顧念兮只能用自己的腳后跟,狠狠的往羅小爺的腳丫上踩了一腳。

    而這讓剛剛起來還沒有來記得套上鞋子就跑過來開門的羅小爺疼的各種哼唧。

    但因為怕吵醒了那個女人,羅小爺就算是身體承受著非人的虐待,也只能將自己所有的疼往肚子里咽。

    “你到底要干嘛呢你這女人?大半夜的不在家里陪著談少,到我家里來做什么?你不害臊,我還怕臊!”

    看著顧念兮,羅小爺有些哀怨。

    不是都說,大晚上還能跑到自己家里的女人都和自己有那么點聯系么?

    當然,這要是換成他還沒有結婚的時候,羅小爺肯定會高興的一個晚上都睡不著。

    可關鍵是,眼下他羅小爺已經結婚了。

    你瞅瞅,他都打了三十幾年的光棍了,就娶了這么一次老婆。

    到現在,連一口肉都還沒有吃上。

    這要是因為顧念兮的到來被破壞的話,那他豈不是冤枉死了?

    眼下,羅小爺急于跟顧念兮撇清關系,便說了:“我可告訴你顧念兮,我是已婚男人,不是你勾搭的對象!你要玩什么出軌的話,可不要找我!”

    “再有,也別有事沒事的跑來我家!要是我對象誤會我的話,到時候我肯定跟你急!”

    好吧,羅小爺的三兩句話都不忘記跟顧念兮劃清界限。

    而顧念兮呢?

    聽到羅小爺的話,頓時皺了皺眉。

    她要勾搭他?

    想太多了吧親!

    你以為,她顧念兮會看的上這二貨?

    “去去去,別往自己臉上貼金,誰要勾搭你?”臉上勾出幾分的弧度,顧念兮瞪著羅軍寶。

    “你大半夜還來找我,不是想來勾搭我來做什么?”

    羅小爺一臉不相信她的樣子。

    “我大半夜過來,不就是想看看你到底知不知道談逸澤最近幾天發生什么事情了!”

    其實,顧念兮也隱隱約約能察覺到點什么不對勁兒的地方。

    可具體是什么,她一直都想不通。

    所以,她只能直接跑來找羅軍寶。

    看一看,這羅軍寶到底知不知道點什么東西。

    “你問我?”

    羅小爺被問,一臉無法接受的樣子。

    “我哪知道!我最近幾天都被安排在其他地方好不?就送他回來的那天和他在一起!”再說了,就在那么一起那么一天,談逸澤連屁都不對他放一個。

    他羅小爺那還能知道什么東西?

    “你都不知道?”

    顧念兮就納悶了。

    那么按照羅小爺的意思就是,談逸澤的異常應該就在他們分開的那幾天時間咯?

    顧念兮越是不對勁兒。

    “你他媽的到底在吵什么?”

    當顧念兮和羅軍寶在議論著某些事情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了某個女人的抱怨聲。

    很快,他們看到一個頭發蓬松,睡眼朦朧的女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而看到這個女人的出現,羅小爺趕緊撇清了自己和顧念兮的關系。

    “那什么……咳咳,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大半夜過來。不過你要相信小爺,小爺真的和她連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羅小爺說。

    但就這么說,這個女人還是一步步的朝著這邊走來。

    頓時,羅小爺跟受驚的小動物似的,直接躲在了顧念兮的身后。

    “羅軍寶,你發什么瘋?”

    顧念兮被推出來當槍使喚,各種唾棄羅軍寶的做法。

    好吧,看到這氣勢洶洶的女人,顧念兮也害怕了。

    只是,等她定睛一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人是……

    “甘甘?”

    顧念兮清脆的聲音,讓女人的神志飄回。

    頓時,她也很意外的喊著:“顧總?”

    “甘甘,真的是你?你最近都上什么地方去了,我一直都在找你!”

    “顧總……那個……”

    被問及這個話題,甘甘也看似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

    “喂,你中邪了么?你怎么不打她?”

    當甘甘正在苦惱于某個問題的時候,后頭的羅小爺還在叫器著。

    好吧,吵到她醒來,上次他羅小爺就被暴打了一頓。

    到第二天,屁股還一抽抽的疼。

    而眼下,羅小爺恨不得讓這個吵到自己的女人也被暴打一頓。

    可結果呢?

    這女人見了顧念兮,怎么就不打了?

    “她是顧總,我打她做什么?”

    甘甘問著。

    “不對啊,她吵醒你了!”

    “用得著你說么?顧總難得來一次,被她吵一下算什么?”

    “不公平啊不公平……你這是不公平待遇啊……”

    羅小爺開始叫器著。

    “你他媽的要是再唧唧歪歪,你信不信我抽你……”

    好吧,看著尋常在外頭還算是正常女人一枚的甘甘叉腰問羅小爺的架勢,顧念兮抹了一把汗。

    “為什么你不抽她,成天就知道抽小爺??!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要是女人的話,應該不會這樣吧?

    “……”

    甘甘沒有再說話,一個眼神就直接讓羅小爺識趣的閉上嘴。

    “好了,怕了你!”

    “去泡茶!”

    “妹的,小爺為什么要泡茶?”

    “不泡茶你就可以滾出去了!”

    “知道了,我去泡茶!”

    然后,羅小爺就在各種郁悶中去了廚房燒水,一邊還在心里頭咒罵著顧念兮的各種不是。

    “顧總,你臉色不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能讓顧念兮大半夜出來的事情,甘甘覺得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其實也沒什么事情。我本來就是過來找羅軍寶問一點事情的。啊……對了,我和羅軍寶沒什么!”

    看著他們住在一個屋子里,還有羅軍寶剛剛說的那些話,顧念兮已經大致猜到了點。

    而聽著顧念兮的話,甘甘笑著:“這話你不說我也知道……”

    說著,她還特譏諷的朝著廚房里某個一邊燒水,一邊唱著:“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我家門前刮過,不管是……”

    好吧,如此激情的男人,還不是什么一般人能HOLD住的。

    再者,她相信顧念兮的眼光,應該是看不上這樣的二貨。

    “那就好……”

    好吧,顧念兮真的萬萬沒想到,羅小爺一直喊著的他的對象,指的就是甘甘!

    總之,這一行是注定無果的。

    ——分割線——

    終于熬過了顧念兮給的痛擊的談逸澤,這會兒起身開始尋找顧念兮的蹤影。

    “兮兮?”

    整個樓上樓下,他都找遍了,就差蘇小妞他們的臥室了。

    可這會兒大家都應該睡下了,敲門打擾又不是那么好。再說,萬一他們兩人在房間里頭……

    打擾人家辦事是不好的!

    再說,其實談逸澤壓根就不想要讓蘇悠悠參合進他和顧念兮的事情中來。

    于是,談逸澤的身影躍上了樓頂,再從上頭來到了某扇窗戶前。

    “葫蘆娃,葫蘆娃……”

    蘇小妞看著電腦視頻,正唱著某首少兒不宜的歌曲。

    “蘇小妞,快過來看你二爺!”

    “看你?你有什么好看的?”

    “你二爺好看的地方多得很!”

    “真的?”

    “不騙你!”

    “等下就過去了!”

    “等下還要等多久?”

    “等這部GV看完了!”

    “蘇小妞,GV有什么好看的,還不如看爺!”

    “看你?難不成你要爆菊我看?”

    “也不是不可以……”

    “這個提議聽起來挺誘人的……”

    于是乎,某個受不了誘惑的蘇小妞,朝著凌二爺那邊走去。

    只是走到半路的時候,蘇小妞看到他們窗戶上的那道黑影。

    “小凌子,我怎么感覺窗戶上有個人!”

    “哪有,別唧唧歪歪磨磨蹭蹭?!?br />
    “不是啊,是真的有個人!而且這人,還是你家談老大……”

    蘇小妞看著窗戶外如同八爪魚一般,趴在上頭的男子……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