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手机版要网吗:正文 第677章 三個人的世界,太擁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怎么了這是?”看著跟孩子似的,依偎在自己懷中的周先生,周太太突然有些擔心的探了探他的額頭。好吧,他們家的周先生雖然有時候很幼稚,但在周太太的眼里,他很少會有像是現在這樣……

    愧疚?

    對,就是這種感覺!

    周先生很幼稚,但很少有這樣的時候!

    想到這的時候,周太太想要推開周先生的腦袋,想要看清楚這個男人臉上的表情。

    可周先生卻固執的將腦袋死死的埋在她的懷中,不肯動彈,更不肯讓周太太看到他的臉。

    “周先生,你這是怎么了?有心事?”

    他們家的周先生,很少有心事的。

    按照他的說法,一有心事,就會便秘,會影響身體健康。

    所以,一旦他有什么心事,他寧愿折磨別人,也不肯折磨自己。

    但這一次,似乎很不一樣。

    “周太太,我沒事。就是,突然很想這樣抱著你……”他像是個孩子一樣,緊緊攀附著她的脖子。

    這是,之前的周先生都沒有做過的事情。

    以往,在別人的面前,周先生再怎么幼稚,都不會像是這樣窩在她的懷中撒嬌。在夫妻生活中,他更是要強勢成為她的依靠。

    所以,今天周先生給她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

    “周先生……”

    “嗯?”

    輕哼著,他的鼻尖突然酸酸的。

    周先生真的沒想到,他本來以為會幫自己一把的小嫂子,竟然將那張照片發給了周太太。

    這么一來,周太太肯定將那照片看光光了。

    那張照片,周先生自己就看過。

    談老大拍攝的角度極好。

    那一天,那女人本來是沒有靠他靠的那么近的。

    可在談老大的照片里,所有的姿勢乃至表情,看起來都那么的蕩漾,讓人浮想聯翩。

    周先生真的難以想象,周太太看到那張照片會是什么樣的心情。

    一方面,他很想看到周太太為他吃醋的樣子,這是他很少看到過的。

    但另一方面,他又心疼周太太。他怕周太太看到這照片之后,會難過,會無助……

    而小嫂子說的那些,也讓他突然明白最近這陣子周太太的異常是為何。

    一時間,好像有巨石往他的胸口上壓。

    這也才導致了,他那天精神不濟暈倒。

    感覺周太太的懷抱很是溫暖,周先生不自覺的抱緊了一些。

    聞著他最喜歡的味道,他呢喃著:“周太太,我不準你離開我!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情,你都不準離開我!”

    “怎么這么霸道?你要是做錯事了,難不成還想要賴著我一輩子?”

    周先生的神邏輯,讓人不敢恭維。這讓一時間還弄不懂周先生是怎么了的周太太,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可這一逗,卻讓周先生無比的緊張。

    這不,剛剛就緊緊困住她的那雙鐵臂,這會兒又加重了力道。

    “我不管,你說我霸道也好,說我死皮賴臉也罷。總之,從你嫁給我那一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了。這一輩子,你都不準離開我。再說,我是絕對不會作出背叛你的事情,請你相信我……”

    將整張臉都埋在周太太的懷中,他看不到她的表情,甚至連他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啞啞的。

    他做的一切,看上去很霸道。

    但他心里的緊張,只有他一個人清楚。若不然,他也不會將周太太的腰身圈的那么緊,活像是要將她的腰身勒斷似的。

    是的,周先生在害怕。

    他怕周太太看到那張照片會生氣,會離開自己。同樣的,他也在怕周太太看到這張照片之后不生氣,那證明他真的在周太太的心里一點地位都沒有。

    一時間,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矛盾的人。

    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可周先生從來不會隱忍那種難受的情緒。

    他承認,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

    若是自己過的不好的話,他寧愿拉著全世界跟著他一起過不幸的生活,也不愿一個人過哀怨的生活。

    所以,今晚情緒不加的他,只能窩在周太太的懷中,發泄這樣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情緒。

    “……”

    而聽到周先生的那一番話,被死死抱在懷中的周太太微愣了好一會兒。

    突然間,她貌似明白今天周先生的異常是為什么了。

    大概,他知道了她看到了他左擁右抱的艷照。

    周太太也承認,自己在看到那張照片之后,真的苦惱了好一陣,甚至還有幾天幾夜無法入眠。她甚至一度想要將周先生踢出門,清靜清靜。

    可最終,她發現自己的生活真的已經不能少了他。

    但無法發泄出去的情緒,也不能平靜下來。

    最近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掙扎,在無助,在不安和暴躁中。

    可所有的情緒,都在聽到他最后的那一句話,悄然平息下來。

    “我是絕對不會作出背叛你的事情,請你相信我……”

    是啊,這是她的周先生。

    難道她已經忘了他的性子?

    要不是他認定的人和事,你以為他會那么隨隨便便的接受?

    再說,像是他這樣的人,又有幾個女人能受得了他?

    那一刻,周太太突然見釋懷了。

    看著就為了這事情折騰到突然暈倒,還孩子氣的靠在她的懷中撒嬌的周先生,周太太突然有些心疼了?!吧倒稀?br />
    她抱著那個毛茸茸的腦袋,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她突然笑了。

    而周先生也詫異于周太太的笑聲,抬起頭看她。

    在看到那個女人的臉上,竟然勾勒著比尋?;掛氯嶸霞阜值男α?,周先生有些詫異了。

    “周太太,你……不生氣?”生氣也好,不生氣也好,這其實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而現在,看著周太太沒有生氣,反倒還笑著的臉,周先生頓時感覺這個世界沒希望了。

    “我不生氣了!”

    她不是說不生氣。

    而是說不生氣了!

    這證明,她之前因為他生氣了。

    可周先生貌似沒有聽出這層意思,當下他又將腦袋放回到剛剛的位置上,郁悶的喊著:“周太太,你不在乎我了!”

    “我怎么就不在乎你了?”

    周太太表示很懷疑。

    “你看到那樣的照片,你竟然不生氣?這不是說明我在你心里一點地位都沒有么?我是不是真的在你心中,連咱們齊齊都比不上?”

    這是,他最擔心的問題。

    看著那個男人又跟孩子似的,直接泄氣的窩在她的懷中,周太太只能無奈的說著:“周先生,我承認我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生氣了。我氣你竟然跟別的女人喝酒親熱,可現在,我又不生氣了!”

    聽到這,周先生有些詫異的抬起頭來。

    正好,他的黑眸撞上了周太太的杏眼。

    此刻,他注意到,周太太的眼里有種叫做認真專注的情緒,在涌動。

    她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著:“周先生,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絕對不會做這些的……”停頓了一下,周太太又繼續說:“你和齊齊不一樣。齊齊是你和我的骨肉,我會在乎他是肯定的。但齊齊,以后還有他的人生。而唯一能陪伴我走完今生今世的,只有你周先生……”

    聽到周太太的這一番話,本來還繃著個苦瓜臉的周先生,此刻慢慢的有了笑容。

    他抬起頭,看著周太太,整雙黑眸里都是喜悅。

    他承認,周太太的話并不像言情劇里的那些那么的動人。

    可剛剛她的那一番話,卻讓他感覺比吃了蜜還要甜。

    結婚這么久,他終于確定了自己在周太太心里的地位。

    在周先生的心里,還有比這個更開心的事情么?

    沒有!

    此刻,他突然將周太太抱起,在病房里叫叫嚷嚷著。

    “嘔耶!我周太太很在乎我……”

    “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開個香檳來慶祝一下!”

    “不對不對,香檳沒啥氣氛。我去弄個紅酒來,最好還能來個酒后亂性神馬的……”

    周先生一高興,嘴巴里什么話都敢說的出口。

    而他的大嗓門,也讓本來就一直擔心這晚上會折騰出什么事情來的老胡,輪首在值班室。

    聽到這個時間點還有人在病房里大聲嚷嚷著。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會是誰做出來的。

    當下,老胡沒有敲門就直接推門進來,嚷嚷著:“這大晚上的,能不能消停點?”

    只是,當老胡推開門才意識到,這里頭正在上演的,貌似有那么些……妖冶?

    此時,周太太被周先生抱著。

    這會兒,周先生更是將自己的腦袋埋在周太太的懷中。

    這姿勢……

    咳咳……

    老胡連忙咳嗽了幾下,掩飾住自己剛剛的失態。

    “那什么,都這個時間點了。其他病患都在休息了,你們也給我安靜下來。再有,老三你別忘記你現在還在住院,這會兒不適合什么劇烈運動!”

    其實,說這些的時候,老胡一直還擔心這二貨周先生會不會唧唧歪歪提什么意見。不然,還有可能尚他一個飛鞋。

    別說,這些周先生都干過。

    可誰知道,這貨這次竟然老老實實的說了:“我知道了!今晚,老子就安靜一些!”

    確定了周太太心意的周先生,今天心情美美的,看誰都很順眼。這包括,今天將他五花大綁的老胡……

    現在瞅著,這老胡也不是那么的討厭,如果他要是不長嘴巴的話,那就更好了!

    而聽到周先生的這話,老胡震驚異常。

    不過震驚歸震驚,眼下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該看的事情也不能看。

    轉身,老胡打算離開。

    在臨關上門之前,他又囑咐了這么一句:“對了,你現在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酒這類的東西還是盡可能不要碰……”

    丟下這話,老胡離開了。

    “快放我下來,丟死人了!”

    周太太怪嗲著。

    “不要。我才不放!”

    “待會要是有人進來,估計要被笑掉大牙了!”

    “誰要是敢笑你,我讓他以后都沒牙!”

    “那你現在想要做什么?”

    “周太太,老胡不讓我喝酒……”

    “什么意思?”

    “他不讓我亂來,我只能清醒來了!”

    “你……”

    最后,病房里周太太的聲音消失了。

    這一夜,病房內特別的溫馨。

    而在這一天之后,周先生對小齊齊的敵意似乎沒那么深了。

    當然,搶糖果之類的缺德事,他還是總做……

    ——分割線——

    這是個陰雨天。

    天空中,毛毛細雨飛舞著。似乎在訴說著某種情緒。

    其實,這樣的天氣要是呆在家里,感覺會好一些。

    可有個人,一直站在墓地里。

    這是一塊人跡罕至的墓地。

    沒有談建天他們所在的墓地那般的豪華,還有專門的人看守。

    這里,近乎荒野。

    而在這樣的地方里,有一塊墓碑孤單的立在上頭。

    墓碑上,一女子的照片帶著安靜祥和的照片。

    而在這樣的墓碑前不知道矗立了多久的男子,將一束白菊花放在墳前。

    “媽媽,這是我給你找的地方。我覺得,這里比起其他的地方,雖然沒有那么風光,但安靜了不少,也遠離喧囂?!?br />
    矗立在墳前的,是談逸南。

    今天,是舒落心下葬的日子。

    而她的墳前,只有他孤零零的一個人。

    其實,顧念兮提過要跟他一起過來,看看有什么幫得上忙的。但被他婉言拒絕了。

    舒落心曾經做了那么多愧對顧念兮的事情,這次甚至還聯合別人綁架了顧念兮。現在他談逸南又怎么有臉接受顧念兮的幫助呢?

    掃了一眼墳墓的周圍,談逸南再度將視線落在墓碑的照片上。

    “媽媽,我很喜歡這樣的地方,你呢?”

    談家的人,死后都葬在陵園。

    而談建天,在臨死之前央求讓談逸澤將他葬在他生母的身邊。

    這么一來,父親的身邊已經有人了。

    他的媽媽再過去,就不合適了。

    沒有人比談逸南清楚,兩個人的世界恰到好處,三個人的世界就太過擁擠了。

    與其讓母親繼續跟在談建天的身邊斗來斗去,談逸南寧愿讓母親一個人安靜的過。

    雨,越下越大。

    淋濕了談逸南的墨發,模糊了他的眼……

    影子,在每一個角落。

    閉上眼,他腦子里至今能清晰的出現舒落心對著他笑的各種場景。

    直到這一刻,他仍舊不相信媽媽已經離開他的事實。

    可為了能讓媽媽能放心的走,他還是努力的對著墓碑前的女子揚起了笑臉:“媽媽,我會好好過的……”

    他的聲音,響徹云霄。

    雨,越來越大。

    一切,越來越模糊。

    唯有那墓碑上女子照片的笑容,越來越清晰……

    ------題外話------

    今天開始出差。近幾天能更新的字數可能不是很多,還希望親愛的們能夠諒解。

    閃婚開始到現在,幾乎都是萬更,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有段時間,我甚至差點忘記自己是有工作的人。

    讓每個親愛的們都能看到更新,這便是我最大的收獲。

    閃婚即將出版,出版書下周開始預售,親愛的們還請多多支持,愛你們。~!團購群41891806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