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配置低如何设置不卡:正文 第658章 淚流滿面VS舊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顧總,其實沒啥事情。我就是約了妍妍今天到我姐姐那邊坐坐!”

    顧念兮所不知道的是,當韓子跟她說這一番話的時候,他臉上的紅,直接蔓延到了脖子的那一塊。

    這畢竟是韓子第一次結交女朋友,也是第一次有了結婚的打算,想要將女朋友介紹給家里人。

    雖然他不知道姐姐見到莫妍的時候會有什么樣的想法,但韓子確定,不管別人怎么想,莫妍都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喲,這是打算正式見家長了?”

    明顯的,顧念兮開始八卦起來了。

    也對,和蘇悠悠那樣的八卦王在一起那么久,人要是不被她影響到一點什么,那還真的很難。

    韓子除了這個姐姐,就沒有其他的家人了。

    所以,顧念兮知道韓子要帶著莫妍去見他的姐姐到底意味著什么。

    “顧總,差不多就是這樣了。見了我姐之后,我打算過兩天就直接上談宅提親了!”

    韓子說到這的時候,后頭被人錘了一下。

    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而韓子卻連一點被打了該有的憤怒都沒有,一個勁兒的對著身后的人兒笑著。

    好吧,貌似只要打他的人是莫妍,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覺得是最好的。

    “喲喲,這么著急著要定下來了?”

    其實,前段時間韓子的姐姐就一直跟顧念兮抱怨說自己的弟弟怎么一大把年紀了都沒有想過要結婚。當時,顧念兮還在猶豫著自己該不該將在韓子的公寓里遇到莫妍的事情說出來。

    可后來琢磨著,這事情要不是真的話,到時候說了等于給韓子制造不必要的麻煩。

    只是,沒想到就這么點時間,莫妍和韓子竟然發展到了要結婚的地步。

    “那是,妍妍這么好,我真的很擔心她被人搶走了!”

    韓子這邊說著,又開始發出一陣陣抽疼的聲音。

    后頭還傳來一個,類似于嗲怪的聲音:“讓你亂說,讓你亂說!”

    “喲,這么說你是不好咯?”

    “誰說的!我可是世界上第一好的!”

    “那不就對了嗎?我恨不得現在就跟你結婚!”

    “討厭……”

    “呵呵……”

    好吧,當聽到如此肉麻的對話之時,顧念兮這個已婚婦女還是不自覺的臉紅了那么一下下。

    本來以為韓子的性格有些木訥,當初她還跟韓子的姐姐一樣擔心這家伙到時候談戀愛不會哄女孩子開心怎么辦!

    可現在看來,他們的擔心真的有些多余了。

    男人哄女人開心,似乎就是天性。

    不用學習,他們就會了。

    “羞羞人。你們兩人親熱去吧!”

    實在聽不下電話那邊有些過分黏糊的對話,顧念兮索性將電話丟在了一邊。

    可這電話才丟下,她的身子又被卷入了一個懷抱中。

    這個人是從后頭直接抱住她的。

    有那么一段時間,顧念兮是想要掙扎的。

    可感受到了這個懷抱上有她所熟悉的味道之后,她停下了掙扎。

    當下,她安分的任由這個男人將她抱在懷中。

    “談少,不要忘記你昨天開葷了一整天!這么下去,小心精盡人亡!”

    扯了扯男人環在自己腰身上的手,顧念兮的唇瓣微嘟。

    吼吼,昨兒個不就是穿了一件比較緊的小禮服么?她又沒有做了什么招惹這大少爺的事情??傷鈾沼樸頻幕槔裰?,就直接變身狼人了!

    人家婚禮剛結束,他就將她顧念兮扛回家了。從大白天的折騰到了今天灰蒙蒙亮的時候才結束。

    顧念兮還以為,談少現在應該需要養精蓄銳才對。

    可感覺到他抱著她的這個姿勢不對勁兒,顧念兮當然知道這個男人到底又想著什么了。

    可被顧念兮這么提醒的男人,卻在顧念兮的身后笑了。

    “你覺得,我會那么容易就掛掉么?”

    說到這的時候,談少又再度開始刷新他的節操底線:“既然這樣,咱們就試試看我是不是那么容易掛掉吧!”

    丟下這么一句話,談少果真將顧念兮壓在床上。

    于是乎,顧念兮又開始了悲催的一天……

    ——分割線——

    “大表嫂!”

    這日,顧念兮剛剛開完會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了這么個聲音。

    抬頭一看,顧念兮才發現,原來是莫妍來了。

    “妍妍,今天怎么有空過來找我玩?”只是這話剛說完,顧念兮又念叨:“我看一定不是過來找我玩的,害我自作多情!”

    “大表嫂……”

    被顧念兮這么一說,莫妍的臉上揚起了好看的粉色。

    說實在的,這樣的莫妍真的和她當初和幕陽結婚的時候,判若兩人。

    這樣的莫妍,鮮活了光亮了不少。

    連同性格,也開朗了好些。

    她不再像以前一樣,是個刁蠻任性的千金大小姐,反倒多了一股子人情味。

    而讓莫妍有這么大改變的,非韓子莫屬了。

    其實,顧念兮早就注意到,當她走進來的時候,莫妍一直都在張望著她的后頭,韓子是不是跟著過來。

    韓子早上離開的時候就跟她說了,今天中午不會回家吃飯了。

    而莫妍面對一個人的餐桌,頓時食欲都沒了。

    于是乎,她便打算著做便當帶到公司找韓子。

    可到這邊的時候,顧念兮的助理說了,顧總和韓總監現在都在會議室里,今天是這個季度的高層會議。

    貌似,這個會議會進行很久,怪不得韓子說了中午不回家吃飯。

    在辦公室里小坐了好久,莫妍覺得飯菜都要涼了的時候,才見到顧念兮走了進來。

    但韓子,卻沒有跟上。

    這讓她,微微有些失望。

    “好了,韓子就在后面。他要把高層對于我們新推出的這個企劃的建議和想法都收集下來,我們要做總結?!憊四鈀饉嫡饣暗氖焙?,正好瞅見了莫妍放在沙發那邊的便當盒,頓時伸長了脖子:“做了什么好吃的?”

    但說完了,顧念兮又開始挖苦莫妍了:“肯定沒有我的份!”

    “大表嫂,你要是想吃的話,我分點給你就是了!”

    其實,顧念兮壓根沒想到莫妍會這么大方。

    本來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莫妍竟然開始打開了便當盒。

    不過看到便當盒里的東西,顧念兮突然開始可憐韓子了。

    除了煎蛋還可以稍稍見人之外,其他幾個顧念兮實在看不出那是啥玩意兒。

    而莫妍卻非常主動熱情的跟她介紹起了這些東西的名字:“大表嫂,這個是我做的烤魚?!?br />
    烤魚?

    嗯嗯,確實是很像是烤魚。黑乎乎的一團!

    “這個是我做的煎餅!”

    煎餅?

    不錯,也是黑乎乎的!

    “還有這個,是番茄炒蛋!”

    番茄炒蛋?

    不錯不錯,也是黑乎乎的!

    “大表嫂,你是不是覺得我做的菜很難看?”

    莫妍觀察了顧念兮的表情之后,是這么問的。

    聽到莫妍這么說,顧念兮趕緊矢口否認!

    “哪有,能做這么多菜色,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就還不會做這么多的菜!”顧念兮念叨。

    確實!

    能將這么多的東西都作出一個德行,確實很了不起!

    這絕對需要天賦,才能將東西都燒成一個炭焦型!

    再者,顧念兮會做的菜色是不多。

    以前和談少單住的時候,她就經常炒番茄炒蛋,要不然就是白菜炒蛋!

    但至少,她不會炒的糊成這個德行。當然,他們家談少也很好養活。

    就算她炒得東西不怎么好,談少也照樣將東西吃的干干凈凈的。

    但眼前的莫妍,這炒出來的東西真的讓人有些懷疑這些東西到底能不能吃!

    只是,顧念兮的擔憂莫妍似乎有些看不懂。

    聽到顧念兮還這么表揚她,莫妍非常大方的將筷子塞進顧念兮的手上:“大表嫂,那您快點趁熱吃吧!”

    “那個……你不是打算給韓子的么?”

    顧念兮咽了咽口水!

    好吧,她這絕對不是對著可口飯菜該有的表情。

    眼下,她正在猜想著,吃下這些東西今晚會不會拉肚子!

    “這些他經常吃的。給大表嫂一些,也沒有什么!”莫妍表現出了高度的大方。

    而聽著莫妍的話,顧念兮頓時淚流滿面!

    韓子,你到底每天過著怎樣的非人日子?

    顧念兮在心里頭吶喊著。

    “沒事,大表嫂快吃吧!”

    莫妍還在游說著顧念兮。

    顧念兮猶豫間,只能將筷子放到那些東西前,帶著一副壯士一去不返的表情,準備開吃。

    在她的筷子即將觸及到莫妍的“可口”食物之時,不遠處傳來了韓子的聲音:“妍妍,你怎么來了?”

    韓子的語氣中,帶著非常明顯的喜悅。

    也對!

    他們現在正是熱戀中的人兒,恨不得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

    今天因為工作太過于繁忙,連午餐都無法回家吃,韓子一整天都有些悶悶不樂的。而現在,莫妍的出現給了他莫大的鼓舞。

    “我怕你中午在外面沒有吃好,所以就給你做了點東西帶過來了!”說這話的時候,莫妍還炫耀似的指了指自己面前擺著的那些東西。

    而當下,她還說了:“我看大表嫂也沒有吃,所以也招呼著她吃了!不過好像分量有些不夠了!”

    說這話的時候,莫妍還露出了有些擔憂的表情。

    這下,顧念兮頓時覺得找到了救世主,她趕緊將筷子塞到了韓子的手上,然后說:“沒事沒事,既然分量不夠,那你們吃吧。我今天中午打算去找我老公吃飯,就這樣了!”

    說完,顧念兮拽著自己的包包,趕緊將這個封閉的空間讓給這對甜蜜的人兒。

    不然,她真的很擔心自己吃下那些炭焦食物之后,會不會拉肚子!

    而當顧念兮離開這扇門的時候,她還聽到了后頭傳來了這么個聲音:“嗯,真的很好吃!妍妍,你做的菜真的太棒了!”

    “韓子,你喜歡吃太好了!以后你要是上班沒時間回家吃飯的話,我都給你送過來怎么樣?”

    “我求之不得!”

    “……”

    光是聽著這樣的對話,顧念兮已經替韓子淚流滿面了。

    你這傻子,為了愛情還真的瞎了。

    竟然連那樣的食物都說好吃……

    嗚嗚……

    我顧念兮能支持你的,就是默默的離開為你尋找幾顆胃藥……

    ——分割線——

    當溫馨的一幕在明朗集團上演的時候,幕氏集團這邊卻有人在訂H國的機票。

    “我前段時間就讓你訂的H國的機票,你不要跟我說今天又被人訂光了!”

    幕陽結束會議之后,就開始在辦公室里頭對著助理咆哮著。

    沒錯,他生氣了。

    從來都是公私分明的他,這一次竟然在公司里頭發了這么大的火。

    “幕總!”

    “你說??!今天又給我找什么樣的理由?是被旅行團搶光了還是怎么的,你倒是說??!”其實,這件事情早在他到機場找不到莫妍的時候,就吩咐下去了。

    可都這么長時間了,幕陽得到的回答不是飛往H國的機票被旅行團給搶光了,就是今天沒有飛往H國的航班。

    這么幾番折騰下來,幕陽要是不懷疑到助理的頭上也難了。

    “幕總,我是真的沒有訂到票!”助理貌似還想要隱瞞著什么。

    “你他媽的,真的不想在這幕氏里頭混了!”說這話的時候,慕陽突然大步從此的走向了他的辦公桌前,直接打開了電腦就直接指著頻幕上的某個顯示畫面:“你跟我解釋,這些都是什么?”

    助理在幕陽的咆哮聲下,看到了今天飛往H國的機票網站訂購,其實還剩下好幾張。

    其實,最近是H國旅游的淡季,基本上每天都會剩下這么多的票。

    可他卻沒有一次幫助幕陽定下這票……

    “你他媽的,倒是說話??!”

    咽不下這口氣的幕陽,直接沖上前提著助理的衣領。

    “給我解釋!不然,從明兒個開始,你就不用來上班了!”若不是他不幫著自己訂購機票的話,沒準前幾天他早就飛去了H國,將莫妍帶回來了。

    所以,在現在的幕陽看起來,這一切都是助理的錯。

    助理看著憤怒的幕陽,幾次想要開口說些什么。

    但嘴皮子張了張之后,卻都沒有說出什么話來。

    而就在他不知道說些什么的時候,有這么個聲音闖了進來:“全都是我的主意!”

    這話,讓辦公室里的氣氛一變。

    而助理也在這個時候,掙脫了幕陽的攫制。

    此時,幕陽的大部分注意力也被來人吸引,一時間沒有顧及剛剛被自己逮住的人,這才讓他順利逃脫了。

    “媽,您說的是什么意思?”

    幕陽轉身的時候才發現,母親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其實,在幕陽的印象中,母親到公司的次數并不多。

    所以說,她今天會出現在這里,絕對不是巧合那么簡單,幕陽在心里頭想。

    “我說,是我不讓他幫你訂飛H國的機票的!”

    沒錯,來人就是幕媽媽。

    正是她,從前幾天得知了幕陽竟然讓助理給他訂飛往H國的機票之后,吩咐助理攔住他的。

    “媽媽,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幕陽沒想到,做這些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母親。

    “我這么做,還不是為了你!”

    幕媽媽說這一聲之后,又看了一下還站在辦公室里的助理一眼,道:“這里沒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離開了!”

    其實,幕媽媽就是不希望家丑外揚。

    而這意思,跟在她身邊多年的助理自然聽得懂。

    所以,他很快的對著幕媽媽點頭,道:“好的,總裁夫人!”

    說完了這話之后,助理便大步離開了這見辦公室。

    “媽,您知道您到底都在說些什么嗎?”等到助理離開,幕陽又問。

    “那我倒是想要問問你,你到H國想要做什么?據我所知,我們公司并沒有和H國有任何商業往來!”

    “我并不是為了公事去的!”

    “那是為了莫妍?”

    幕媽媽問這話的時候,她看到了幕陽的臉上有了變化。

    “沒錯,我就是為了她!”

    這次,莫妍的離開才讓慕陽第一次意識到,他其實不是不喜歡這個女人。

    這份喜歡,其實從很早之前就開始了。

    不然,他也不會容許這個女人呆在自己的身邊那么多年,甚至還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收拾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女人。

    但也因為,他們認識的太久,這份喜歡早已被他選擇了麻木,選擇了視而不見。

    這也才導致了他們婚姻的破裂。

    如今,幕陽只想要好好的彌補莫妍,希望她回到自己的身邊。

    可當他說完那一番話的時候,母親卻告訴他:“如果你為了莫妍才想要去H國的話,那你可以不用去了!”

    說這話的時候,幕媽媽的眼底閃現了一絲不悅。

    莫妍沒有離開這里,反倒和別的男人卿卿我我的在一起。

    而自己的兒子,卻還在一心為了她,在繁忙的工作中還想要飛去H國找她……

    這讓幕媽媽除了心酸,更覺得不值。

    “媽,您這是什么意思?為什么不用去了?”

    幕陽追問著。

    “我不想說了!”其實現在,幕媽媽壓根一點都不想要提起那個讓她覺得羞恥的女人。

    “媽,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說??!不然,我還要去H國!”

    幕陽總感覺,母親應該知道什么。

    “你這傻孩子,人家根本就沒有去H國,人家現在還在國內找了個男人,卿卿我我的在一起。你這孩子,就不要想著要去找回她了!”

    其實,若不是為了攔住這個傻孩子不去白跑一趟,幕媽媽壓根就沒想過要再度提起這個女人。

    “媽媽,你是說妍妍現在還在國內?”貌似,幕陽的關注點都不在她前邊的那些話上。

    眼下,聽到莫妍還在國內,他的雙眼里竟然有些激動。

    那明顯,是因為有了那個女人的線索才有的!

    “媽媽,你告訴我現在妍妍在哪兒好么?”沒有等到幕媽媽的回答,幕陽又追問著。

    “我是在超市里頭遇到她的,她現在具體住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但有一點我知道,你真的可以不用去找她了!我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和一個男人在一起,而且看關系,不一般!”到底是過來人,幕媽媽又怎么會看不出,莫妍和韓子之間有什么呢?

    而幕陽聽到媽媽的那些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韓子!

    對,應該就是他,現在陪在妍妍的身邊!

    真該死!

    他怎么可以讓韓子搶先了呢?

    要是到時候讓韓子得了妍妍的心,那可怎么辦才好?

    光是想到這一點,幕陽就開始暴躁了起來。

    而幕媽媽哪能看不出兒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趕緊警告著:“我可告訴你,不準你去找那只不會下蛋的母雞回來!那種連孩子都生不出來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媽媽,我不準你這么說妍妍!”

    “不準我這么說?她和你結婚兩年了,連個屁都不見,難道不是不會下蛋的母雞?”

    這話,讓幕陽的臉色瞬間一變!

    莫妍當初不會懷孕,是有原因的。結婚之后,他連碰過莫妍一次都沒有,這樣莫妍能懷上孩子才有鬼!

    幕陽想要這么告訴母親。

    可這話,他自己怎么都說不出來。

    當初,果真是他做錯了!

    若不是他,也不會讓自己和妍妍的距離變得這么的遙遠。

    妍妍,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

    你,還會原諒我么……

    看著窗外下起了的小雪,幕陽的眸光變得有些黯淡……

    ——分割線——

    “嘟嘟嘟……”

    “六子,情況怎么樣?”

    “爺,不出您的預料,今晚上果真你們那幢公寓發生了爆炸!二爺,您真的是神算!”

    “那好,你把人逮住了,順藤摸瓜看看能找到點什么!”

    “那還用您交代?我早就把人交給談少了!估計談少那種手段,不是什么人能扛得住的。今晚,估計就會有答案了!”

    “那就好。有什么情況,隨時向我匯報!”

    “好的!爺……”

    “還有什么事情?”

    “爺,我就想跟您說,春宵一刻值千金。您還是趕緊和蘇小妞……”

    “去你的,又欠揍了?”

    “哎呀,我是說真的!好了好了,我不打擾爺辦正事,六子滾也!”

    “……”

    隨著最后那一聲,電話那邊傳來了被掛斷的單調鈴聲。

    這下,凌二爺終于收起了電話。

    看了一眼被黑暗漸漸吞噬的夜空,凌二爺這才從窗臺上進來。

    只是,從窗臺進來之后,二爺后悔了!

    他今晚,應該在外頭呆上一夜的才對!

    為啥?

    你不要以為,這新婚之夜他凌二爺不懂得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道理。

    他懂的很。

    但關鍵是,蘇小妞說了,這次新婚之夜他們都不是第一次了,沒啥好玩的。要是要玩,就玩點新鮮的,刺激的。

    所以,來蜜月旅行的時候,凌二爺就親眼看到了蘇小妞往她自己的包包里塞進了好幾根黃瓜……

    而這蜜月開始,蘇小妞就已經將幾根黃瓜都洗干凈了,擺在床上等著用!

    看著那幾根黃瓜,凌二爺的嘴角猛地抽了好幾下。

    他才沒有忘記,蘇小妞動不動就喊著“姐姐要爆了你的菊花”的口號。

    看來,這個新婚之夜她估計是……

    凌二爺還沒有想清楚呢!

    剛剛洗漱完畢,穿著一身小背心,外加一條小熱褲的蘇小妞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他們這次的新婚之旅到的地方,是一個熱帶國家。

    這里的天氣,和現在正處于嚴冬季節的A城,簡直是天壤之別。

    他們上飛機的時候,身上還穿著一套棉衣,下飛機的時候卻恨不得褪掉一層皮。

    雖然到了旅店,這邊有了冷氣,但還是感覺渾身熱熱的。

    特別是看著蘇小妞穿的一身清涼走出來,凌二爺更是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可蘇小妞這貨,竟然猖獗的在他凌二爺的面前展示小黃瓜了。

    “看什么看?要是喜歡,就過來挑一根。這里,各種尺寸都有!”

    說著的時候,蘇小妞甩了甩毛巾,一副小攤販的德行跟凌二爺推銷了起來。

    “這根瓜,尺寸勾搭,水分也足。很勁爆。這根,有些小刺,保證存在感十足。這根,尺寸比較小,不過估計和你瞞適合的!”

    說到最后的時候,蘇小妞還朝著凌二爺曖昧一笑。

    “蘇小妞,我可以都不選么?”凌二爺一頓掙扎之后,問了這么一句。

    “不行!”

    “為啥!難道還強買強賣來著?”

    “姐姐就是要強買強賣,你敢不服從?”

    “不敢!”凌二爺一副可憐巴巴的德行。

    “那不就行了?趕緊挑一根!”

    蘇小妞說著,將三根黃瓜都丟在了凌二爺的面前。

    看著這三個,凌二爺突然勾唇,直接拿了那根最大的,然后對蘇小妞說:“我要這個!”

    “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要是喊疼的話,別怪姐姐了!”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

    本來出奇反感的凌二爺,突然異常乖順。

    這讓蘇小妞頓時有些懷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腳?”

    “哪能呢!在娘娘的眼皮底下,小的怎么敢動歪心思?”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而這樣的馬屁,明顯的取悅了蘇小妞。

    當下,她得瑟的晃悠了好一陣,丟出一句:“量你也不敢!”

    隨后,蘇小妞便慢步朝著自己的行李箱走去了。

    眼下,凌二爺已經挑選好了主要的,這些次要的她就自個兒準備就好了。

    可蘇小妞沒有想到的是,在她轉身的時候,某位爺直接將所有的瓜都丟到窗戶外頭去了!

    看著那幾根飛遠了的瓜,凌二爺得瑟的笑著。

    蘇小妞,看看今晚到底是誰倒霉!

    吼吼……

    ——分割線——

    “顧總,我今天有點不舒服。估計過會兒盛世集團那邊來人,就只能由您招待了!”

    說這話的時候,站在辦公桌前的韓子一臉的蒼白。

    “你胃不舒服?”

    顧念兮看著這一臉蒼白的韓子,體貼的從她的抽屜里拿出了一罐胃藥。

    這可是她這兩天抽空出去給韓子精挑細選來的。

    藥店的人說了,這種是吃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東西之后,可以盡快緩解的。

    而顧念兮覺得,韓子估計就是這種癥狀,所以一口氣拿了幾盒過來。

    “顧總,你真的是在世華佗,竟然連藥都給我準備好了!”

    看著顧念兮給他遞上的藥,韓子淚流滿面。

    “趕緊吃吧?!?br />
    “謝謝顧總!”

    說著,韓子就捧著那一大罐的藥走了。

    而此時,盛世集團的舒落輝正好到了這門口。

    其實前一陣,盛世集團已經納入SH國際的名下。

    而SH國際公開在顧念兮的名義下之后,這盛世集團的所有事情都要直接匯報到顧念兮這邊。

    本來的盛世集團總裁舒落輝,現在已經變成了盛世集團總經理。

    其實,讓他現在還在盛世集團,是因為舒落輝還有點能力,能穩住盛世集團的局面。

    再者,談逸澤也知道,顧念兮現在一個人要主持那么大的局面,恐怕有些應付不過來,所以暫時還讓盛世集團保持原來的局面。

    至于這舒落輝,談逸澤料定他也翻不出什么大浪出來。當然,他要是真敢折騰出什么大浪,他談逸澤也會在第一時間讓他死在沙灘上。

    “顧總,好久不見!”

    “是,好久不見!”

    顧念兮站起來和舒落輝打了招呼,并且握了手。

    而舒落輝的視線,在注視到顧念兮手上那枚漂亮的紅寶石戒指的時候,眸色一變。

    那個男人,還真的說到做到了。

    當初他就說過,他得到這個紅寶石,就是想要拿著這個紅寶石給顧念兮打造一顆戒指……

    他本以為,那只是個玩笑話。

    誰會為了打造一個戒指,將本身的古董給破壞了?

    好歹,這古董的價值,比紅寶石原本的價值還要高出幾千倍。

    可事實證明,這種變態的人還真的存在。

    談逸澤還真的將那紅寶石取走了,給顧念兮打造成了這樣的一枚戒指。

    “這個……是我老公送我的求婚戒指!”

    注意到這舒落輝一直盯著她的手看,顧念兮輕咳了一聲之后這么說。

    而聽到顧念兮這一番話的舒落輝,便尷尬的道:“真的很漂亮!”

    能不漂亮么?

    那可是他們舒家的傳家寶!

    幾代舒家的女人,都為了爭奪這個傳家寶爭得頭破血流。

    舒落心的母親,更是為了得到這個,還有舒家的大權,弄出了人命。

    而現在,這傳家寶在談逸澤的手中葬送了。

    今后,也沒有人會為了這些東西爭得頭破血流了吧?

    想到這,舒落輝突然也覺得,這東西落到談逸澤的手上,也算是好事一樁吧……

    ——分割線——

    “哥哥!”

    舒落輝從明朗集團走出來的時候,突然聽到后頭傳來了這么一陣輕呼。

    當他轉過身去的時候,第一時間還真的有些認不出眼前這人來。

    因為,面前的這人身上穿著一身特別臟的運動服,頭頂上還帶著鴨舌帽。散落的發絲,還有帽檐將她的面容擋的嚴嚴實實的。

    除了從身材能判斷出,這是個中年女子之外,別無其他。

    “你是?”

    舒落輝這話才問起,那個人突然沖上來,拉著他就往他剛剛打開的車門里鉆了進去。

    當兩人成功的鉆進了車內的時候,這個人才看向了車窗外。

    舒落輝注意到這一點的時候,也抬頭看向了車窗外。外頭,顧念兮剛剛下班和臉色還不大好的韓子一塊兒下來。

    只是舒落輝不清楚的是,這女人的視線其實不是落在顧念兮的身上,而是落在顧念兮無名指上的那枚紅寶石戒指。

    “你到底是誰?再不說的話,就給我下車!”

    舒落輝怒吼。

    “哥哥,你難道都把我忘記了么?”

    此時,那個中年女子才慢慢的轉過頭來,當著他的面摘下了頭頂上的鴨舌帽。

    當帽子褪下來,那花白的頭發還有那張蒼老的面容,都讓舒落輝狠狠的震驚了一把。

    “舒落心……你怎么在這里?”

    確實!

    剛剛聽到喊著他“哥哥”的時候,他是想到了舒落心。

    可當時的他記得,舒落心現在還在監牢里頭蹲著,這個時候又怎么可能出來呢?再說,談逸澤說過,他會直接將舒落心弄死才會罷休!

    按照舒落輝對談逸澤的了解,現在舒落心應該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可她,怎么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我出現在這里,自然有我的用途了!怎么哥哥一副見鬼的樣子?”

    而舒落輝冷靜了好一陣,這才恢復到了尋常。

    “我不管你怎么出現在這里的,你還是盡快從哪里來滾回哪里去吧!”

    其實,舒落輝的這個反映,有點出乎了舒落心的預料。

    以前,整個舒家的人都會寵著她,讓著她。

    不管她要做什么事情,全家人都無條件支持。

    舒落心以為,她這次出來之后,自己的大哥應該還會跟以前一樣待自己。

    可現在呢?

    大哥竟然讓她從哪兒來滾回哪里去!

    這下,舒落心用著完全陌生的眼神看著他。

    “我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你讓我回哪里?”

    今天,好不容易從那個古怪的女人那邊跑過來,她就是想要尋求大哥的支援,看看他能不能暫時收留一下自己,順便?;ば∧?。

    可沒有想到,他會這么說!

    一時間,舒落心也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你不是正當手段出來的,最好還是回到那邊去吧!”

    舒落輝明白,自己的妹妹再度跑出來可能為他們一家帶來怎樣的厄運,所以他只想盡快將她送回到那個地方去。

    不然那個魔鬼知道了,怕是……

    “你知道我現在回去意味著什么嗎?”舒落心問道。

    死!

    是死!

    回去,只有死路一條!

    她不想回去,她不想在里頭等著死亡的降臨。

    “……”

    其實,對于這一點舒落輝也知道結果是什么。

    可談逸澤不想要讓舒落心活,他能怎么辦?

    他根本沒有能力和談逸澤抗衡,再者舒落輝更明白,舒落心也算是罪有應得。誰讓她連續取走了兩個人的性命……

    那樣的事情,連他這個大老爺們都不敢想像??擅揮邢氳?,自己的妹妹,一個女流之類卻作出了這樣的事情……

    “那你還讓我回去?”

    舒落心見他一直沒有作答,情緒越發的激動。這一刻,她還拉著舒落輝的手,叫器著。

    “那不然,你還想怎么樣?你知道盛世現在的情況么?你知道你二哥現在是什么樣的狀況么?你有沒有想過,這一切到底為什么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都是你害的!若不是你和你那個該死的母親,盛世絕對不會變成這樣!”

    想到他生母的死,想到二弟被人揭穿了性傾向之后的精神情況,舒落輝的情緒也在失控的邊緣。

    “哥……”

    “你從來都沒有想過。你從來都不會為別人考慮,所以你還跑了出來!”

    “……”

    這下,舒落心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其實,她在牢里也知道盛世集團被收購的事情,更清楚之前二哥被二嫂爆出來的丑聞。

    她本以為,那事情不過是談逸澤想要整垮了他們家,過去了也就過去了。

    可現在從大哥的語氣聽起來,這事情貌似不簡單。

    難不成二哥真的……

    看來,他們舒家真的被她牽連了。

    “如果你還有一點良知的話,走吧!念在我們兄妹一場的份上,今天這次見面我會當作沒有?!筆媛浠源聳笨聰虼巴?。

    此時,下班高峰期剛過。

    周圍,也只有偶爾路過的車輛。

    聽舒落輝這么說,舒落心最終點了點頭。

    “哥哥,我走可以!但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找小南?他現在一個人在外面,我擔心他在外面遇到危險!”

    更擔心他被那個狠毒的女人害了。

    只是這話,舒落心不敢明說!

    “我知道了!”

    舒落輝說完,又朝著她揮了揮手。

    這下,舒落心便帶上了鴨舌帽,趁著人流稀少,下了車。

    很快,她便消失在車不遠處的拐角處。

    看著舒落心消失的方向,舒落輝最終只能無奈的嘆息……

    ------題外話------

    《閃婚》出版文《謝謝你賜予的甜蜜時光》預購活動火熱進行中。

    購書除了有配套的精美海報書簽之外,更有機會獲贈俺親自購買的神秘小禮。

    滿地打滾求支持,親愛噠,買一套唄:>_

    團購群41891806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