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下载不了:正文 第553章 替我跟蘇悠悠說,我愛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一天,從將顧念兮送到蘇悠悠那邊之后,A城的天空就被烏云所籠罩。

    這樣的天氣,如同有什么大事即將到來一般。

    談逸澤和凌二爺,就在這樣的天氣中出發了。

    車子,是由談逸澤駕駛的。

    而凌二爺,則負責在邊上接應。

    接人,上車,繼續行駛。

    這一路,還算是平穩。

    在就要到預定路口的時候,談逸澤和凌二爺對視了一眼,在某個公交亭前,穩穩當當的停下來。

    此時,時間還沒有到上班的高峰期。再加上這是個郊外的公交亭,所以還看不到什么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看到公交車之時,不遠處有個人小跑著上來。

    “等等!”

    那熟悉的聲音,讓握著方向盤的那只手,露出了青筋。

    小劉,馮旭,還有他在包抄毒梟大窩之時,死去的千千萬萬的兄弟……

    是時候,該將這些血債,都算清楚了!

    只是心里頭雖然很不平靜,但坐在駕駛座上的男子,還是沒有表情上的變化。

    這,才是能真正辦的成大事的人!

    “等等!”

    那人在上車之后,掃了一眼車上形形色色的人,雖然眉心處有了折痕,但還是很快的在公交車子的前方,投了幣,然后在后方找了個作為。

    這之后,車子穩穩當當的駛離了原地。

    而這人也在坐上了公交車之后,摘下了自己腦袋上的鴨舌帽,露出了他的臉。

    小跑了一陣的他,氣息有些不平穩,也有些燥熱。

    所以,他拿著鴨舌帽檐充當扇子,扇著風。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冰涼的物體,抵住了他的腦門!

    在殺害了馮旭,順便將罪行嫁禍給談逸澤之后,他已經打算先離開這個地方一陣子。

    不然,聰明如談逸澤,一定會猜想到他現在還在這個城市!

    所以,在警方發現了尸體之后,他又計劃了一番,決定逃亡G市,順便也研究了路線。

    他用排除法,決定從郊外出發。

    乘坐公交路線,到達輪渡渡口,再乘坐船只,到達海濱城市G市。

    之所以這么計劃,還有個原因。

    因為這一條線路,是唯一能逃亡,并且也用不上身份證的路線。

    不然,依照現在的情形,所有的部門應該已經接到了通知,在查到他身份證的相關使用情況之后,一定會通報到警方那邊。

    當然,梁海也不是沒有想到做一張假身份證,蒙混過關。

    可關鍵是,前一段時間馮旭在網吧上了網回來之后就告訴他,他梁海現在已經成了網上在逃通緝犯。

    警方已經將他的照片發布在上面,而且還是有懸賞的那種。

    這么一來,關于他梁海的長相,肯定被很多市民所熟知。

    利用假身份證過關,肯定也是不實際的。

    沒準到時候,反被人認出來舉報。

    所以思量了兩三天之后,梁海確定了自己逃跑的路線。

    至于為什么選今天,其實也是因為今天恰逢節假日。

    這么一來,出游的人也會比較多。

    你看看,他剛剛上車不就看到很多人?

    這些人一個個的裝備,都是出門游玩的。

    要是在這樣人多的地方,想要被人逮住,也是相當困難的。

    再者,要是被逮住的話,到時候他也未嘗不能用魚死網破的那一招!

    只是,梁海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計劃都已如此精密了,為什么還會……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抵在自己后腦勺上的,應該是92式手槍。

    熟悉所有槍支的梁海,自然清楚92式手槍是屬于自衛式手槍,而抵在自己腦袋上的這個口徑,大概是5。8毫米。比E國裝備的小口徑自衛手槍多出了3。5毫米。是我軍指揮人員及有關人員裝備的戰斗手槍,主要用于殺害50m距離內的目標。彈頭侵入人體形成的空腔效應是巴拉貝魯姆手槍彈的2。5倍,手槍彈殺傷威力之大,堪稱世界第一。

    這也就證明了,這個要自己的命的人,應該是天朝人……

    難道是……

    談逸澤?!

    想到這種可能,梁海慢悠悠的轉過頭!

    但目光觸及到那張妖冶的臉龐之時,梁海的眸光暗了暗。

    “梁參謀長,好久不見!”

    這是,凌二爺的開場白。

    如此慵懶的嗓音和調子,實在不像是個拿著手槍抵著你的腦袋的人該有的。

    “凌二爺,我們是好久不見。只不過這樣的見面方式,貌似和你我有些不搭調!”

    想當初,凌二爺在特種部隊里頭的時候,自然也是相識的。

    不過因為這梁海和談逸澤不對盤,凌二爺自然也和這梁參謀長不是太親近!

    但誰也沒有想到,他們之間會用這樣的方式再度見面。

    “據我所知,凌二爺已經退伍了。貌似,你已經沒有什么資格拿著我軍的裝備吧!”

    梁海是個聰明人,一開口就知道如何切中重點。

    若是尋常人,肯定在這個時候被他給唬的一愣一愣的。

    只是,這次的對象是凌二爺。

    和談逸澤一樣,狡猾的讓梁海不得不防備的人。

    但同樣的,梁海也不得不忽視一個問題。

    以凌二爺和談逸澤的交情,一個出現在這里,那么另一個呢?

    難不成,凌二爺在知道談逸澤的死對頭出現在這公交車上,會不通知談逸澤?

    這個想法,讓他變得有些隱隱不安。

    若是談逸澤出現在這公交車上的話,這情況恐怕對他梁海有些不利。

    最起碼,他們是兩個人,而他梁海只有一個人!

    雖然說他梁海的功夫也不差,但一個人對上兩個曾經都是特種部隊里的人,這情況可想而知了!

    而當他說這話的時候,凌二爺那張本來就風情萬種的臉上,又出現了一抹人畜都為之傾倒的笑來。

    “我軍的裝備?梁參謀長,貌似您現在也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吧。據我所指,你和毒梟勾搭的所有證據,都已經被呈上軍事法庭。你現在,最多也只算是一個逃犯罷了。你又有什么資格自稱我軍?這,可是對我們大天朝的侮辱!”

    凌二爺看似嬉笑的說著。

    可每一句話的鋒芒,都直接的切割到梁海的要害!

    這話的結果,就是將梁海的話都給堵得死死的。

    而凌二爺卻又自嘲的說著:“不過有一點你說的是沒有錯,這玩意確實現在不該由我來握著,當然的,你的命也不該是由我來取的!”

    談逸澤說過,梁海的命只能結束在他的手上。

    因為,這是他答應死去的小劉的!

    這該死的家伙,竟然拿著小劉的家人的所有性命,去威脅他作出泄密的事情來。

    而在他主動交代了所有的罪行之后,他竟然還派人將小劉給……

    想到那一天在胡同里發現小劉的尸首,那和身體分了家的腦袋,談逸澤的整雙眼眸都被鮮紅給吞噬!

    “你是什么意思?”

    聽到凌二爺的話,梁海的眼眸微微瞇了起來。

    不是他猜不到什么,而是他總覺得這凌二爺話中有話。

    而就在凌二爺說完這一番話的時候,車子緩緩的停下來了。

    車上,細細碎碎的響聲傳來。

    在梁?;姑揮兇返氖焙?,又有那么個黑乎乎的東西遞上了梁海的腦袋。

    而這次的槍口直徑,其實和凌二爺手上的那把沒有什么區別。

    仍舊是92式5。8毫米手槍。

    只不過,這次拿槍的人用的力氣更大。

    槍口,直接死死的戳著他的后腦勺,壓得他抬不起頭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本來把玩著槍支的凌二爺收回了抵在他腦袋上的手槍,往后一丟。

    “這玩意還真的不適合我拿,要是我女兒知道我拿這玩意兒的話,估計將來出生都不給我抱著了!”

    凌二爺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后,又迅速的說到:“這邊交給你了,談老大!”

    談老大?!

    這一刻,梁海終于確定了今兒個自己為什么被截住了。

    談逸澤!

    真的是談逸澤!

    這個魔鬼,還是追來了!

    可他這個時候,不應該因為各種調查,被人關押著么?

    怎么可能這么輕而易舉的脫身呢?

    再者,為什么他梁海一直都熟知談逸澤的氣息節奏,這也是當初在酒吧里,談逸澤用偽裝混過了他的保鏢的視線,卻還是在他面前暴露的原因。

    可這一次,為什么他沖上車到現在,都沒有發現談逸澤的存在呢?

    “很詫異我為什么被警方帶走之后,還能出現在這里?”

    沒有任何起伏的嗓音,在他的腦袋上傳來!

    而這樣的嗓音,梁海并不陌生。

    這是他多年來一直都在防守的對手——談逸澤!

    正因為太過熟悉了,所以他在聽到談逸澤的嗓音之時,感覺心里沒有底,就像是跌入了一個無邊無際的黑洞中,等著惡魔的撲食。

    沒有等到他的回答,談逸澤繼續說著:“呵呵,你是算到了我那一天會回到國內,但你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我妻子那一天正好進行剖宮產。軍區總院的所有攝像頭里,都有我的身影。這正是你誣賴不了我的地方!你自作聰明,想要絆住我的動作,無非只是將你現在的下落給暴露罷了!”

    若不是梁海弄出馮旭命案的話,估計還真的很難確定他現在就在這個城市!

    “至于你在警方那邊的線人,也已經被我抓住,如今正關押在大牢里,等著和你對質!”

    談逸澤說著這一切的時候,仍舊沒有任何的嗓音起伏。

    這樣的他,仿佛是逮住了獵物的猛獸。沒有直接獵殺他的想法,有的是戲弄獵物,玩弄獵物,在獵物耗盡最后一絲力氣之后,才打算將他殺害。

    “不過也沒有關系,如今對不對質也沒有什么關系。就算沒有這一條罪名,你也照樣是個死罪!”

    “談逸澤,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梁海在聽完談逸澤的前半截話之后,沒有反口。

    沒錯,這些都是他做的。

    他也無需在談逸澤的面前抵賴。

    因為他知道,現在一切的抵賴是徒勞。

    按照談逸澤的脾氣,沒有根據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現如今,他卻將他一一列舉出來,也就說明他已經掌握了絕對的證據。

    “是想問我,在這汽車上,你為什么沒有感覺到我的存在么?”

    曾經都是特種隊伍里的人,對于呼吸聲是異常敏感的!

    可梁海沒能感覺到?

    這一點,實在連他自己都感覺到極為詫異。

    追根究底的,他還是想問出來。

    而談逸澤在看到了梁海眉宇間的肯定之后,卻沒有直接給他想要的答案,而是冷笑道:“你非但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更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吧!”

    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看向車子的后方!

    而這個時候,梁海也順著談逸澤的視線看了過去。

    這一看,梁海的瞳仁里有了震驚!

    好家伙!

    這剛剛坐進車上的人,哪里是路人?

    一個個,都身穿橄欖綠,有誰見過一大批穿城這樣的人結伴出來游玩的?

    可這車子,明明是公交車!

    這一來二去的,梁海瞬間明白了,他中計了!

    談逸澤這個狡猾的混蛋,竟然用了一輛公交車來瞞天過海。

    將他梁海,直接困在這個死局里!

    但怪也怪在,他今兒個為什么都沒有察覺到這些人其實并不是普通的路人呢?

    按理說,他的敏感度應該不會差才對!

    梁海百思不得其解。

    而談逸澤顯然也沒有想過要在這個時候告訴梁海某些答案。

    在看到他一直疑惑不解的時候,他只是開口吩咐凌二爺:“二啊,把車子開開,咱們好好送送我們的梁參謀長一程!”

    瞧瞧,這話說的多好聽?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談逸澤真的是如此熱情,以禮待他梁海。

    可誰又能體會出,談逸澤這話里的殺機?

    “至于你想要知道的那些,留著到墳墓里問問小劉吧!”

    談逸澤又是說……

    小劉,那個曾經陪伴了他談逸澤走過軍旅生涯一大半的小伙子,本該是人生最美好的年華,卻因為他梁海一個命令,死于非命。和心愛的老婆和孩子,永無相聚之日!

    是,雖然小劉是背叛過他談逸澤,但最后的關頭還是他挽救了他談逸澤的性命,并且將梁海的所有都說了出來。

    關于那些,談逸澤早已原諒了小劉。

    但殺害小劉,并且害的他的戰友們都死在異國他鄉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手軟!

    在談逸澤的一聲令下,車子緩緩駛離了原地。

    這個押解過程,可以說還算順利。

    但就在距離目的地不到二十公里的路上,梁海突然有了動作。

    他不顧談逸澤的阻攔,按下了隨身攜帶的定時炸彈的按鈕。

    那一刻,梁海跟個瘋子一樣,開始在車上亂竄著。

    即便,他的腿已經被談逸澤打了兩槍,可他還是拼著最后的一口氣,鬧著。

    到最后,這個瘋狂的人兒竟然死死的纏住了駕駛座上的凌二。

    起先,凌二因為系著的安全帶無法動彈。

    等到他解開之后,這個瘋子竟然死死的抱住了凌二爺。

    而且他很聰明,直接將凌二的身子拿來擋在他的面前。

    這樣,談逸澤他們就算想要射殺他,都要掂量一下。

    車子因為無人駕駛,開始在路上搖搖晃晃的瘋狂行駛著。

    而時間,則在這樣的對峙中一點一點的流逝。

    聽著梁海身上的定時炸彈的每跳一秒都發出嗶嗶嗶的聲音,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談老大,開槍!”

    凌二爺不是沒有嘗試過從這個瘋子的手上掙脫。

    可關鍵是,梁海這次是抱著必死的決心的。

    被談逸澤抓住,也是死路一條,那他為什么不在最后的關頭,將其他人也拉下地獄了?

    雖然,梁海是想過要和談逸澤一起死,這也算直接了清了兩人的恩怨。

    可他也是明白人。

    若是死的時候拉下談逸澤最好的兄弟呢?

    梁海別的不知道,但他可知道當年他們兄弟幾個小六的死對談逸澤造成的沉重打擊。

    若是這一次,凌二也在他的面前沒了的話,那對于談逸澤而言絕對是最為致命的打擊。

    這樣的話,談逸澤這一輩子也別想好過。

    這樣,絕對比直接拉著談逸澤一起下地獄效果還要好!

    真的不出他的預料,果真在他抱住凌二爺之后,談逸澤之前的瘋狂射殺行為停下來了。

    梁海甚至還從談逸澤的眼瞳里,讀到一抹叫做恐懼的情緒。

    恐懼……

    呵呵!

    原來,談逸澤也有害怕的東西!

    他梁海一度還以為,他談逸澤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這不錯!

    真不錯!

    至少,在死之前,他梁海也體驗了一把,談逸澤如此恐懼……

    “談老大,快開槍弄死他??!”

    凌二爺的還在嘶吼著。

    只是他在扭動的時候,梁海也一直跟著扭著。

    他臉上的詭異笑容,一直都在談逸澤的腦海中徘徊著。

    談逸澤可以肯定,梁海現在肯定有所打算。

    若是他談逸澤真的對凌二爺開槍的話,他絕對會將凌二爺直接堵在子彈上。

    雖然他這么做也有可能失手,但談逸澤不敢用凌二爺的命來賭。

    那是,他一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

    他還沒有和蘇悠悠真的結婚過,他還沒有享受到初為人父的喜悅。

    他更沒有和享受過,每天上班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小妻子在廚房里為自己張羅著晚飯的那種溫暖……

    他的人生,等同于還沒有開啟新的篇章……

    他不可以死!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今兒個就自己來了。

    那樣的話,死的人就是他談逸澤自己了!

    那一刻,他真的無比后悔今天為什么要同意凌二跟著來了。

    “談逸澤,你開槍啊,有種你就開槍??!你不是最有能耐么?我就要看著你,是怎么開槍弄死你兄弟的!”

    死死的拽著凌二身子的梁海,一直不斷的朝著談逸澤挑釁著。

    而凌二爺能感到,談老大舉起槍的手,在顫抖。

    “談老大,你別信他?!?br />
    “呵呵,他不信也得信。我就不相信,他能眼睜睜的再看著自己的弟兄死一遍?!?br />
    說著,梁海的笑聲越是猖獗:“今兒個我梁海就算是死,也死的值得了。雖然沒能將你拉下來,不過我倒是要看看再度看著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你面前之后,你是不是還能跟從前一樣無動于衷,穩坐在你現在的那個位置上!”

    “談老大,你別信他。六兒當年的死只是意外。你千萬別在這個時候中了這個瘋子的詭計??斕憧埂?br />
    只是在凌二爺說完這一番話的時候,本來只是有節奏的跟著秒表一起跳動的定時炸彈,聲音卻突然變得頻繁了起來。

    而梁海在看到了定時炸彈上顯示的數值之后,釋然一笑:“呵呵,談逸澤現在就算你能動手開槍也晚了,我今兒個就要讓你們這群人跟著我一起下地獄!”

    說完之后,梁海便是仰天嘲笑談逸澤。

    是啊,在談逸澤猶豫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最佳射殺他的時刻。

    眼下就算弄死了他梁海,他們這么多人也沒有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下車逃亡。一旦梁海的炸彈引爆了這車子的油箱的話,結果可想而知。

    這輛公共汽車可能化身一片火海,而他們這群可愛的戰士也一定會喪命火海中。

    而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凌二爺想到了一個計劃。

    如果可以,他當然不會選這樣危險的賭注。

    可眼下,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談老大他們跟著自己陪葬!

    光是想到小嫂子和那兩個孩子,他就無法無動于衷。

    所以,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候,凌二爺突然抬頭,對上談逸澤:“談老大,如果我有什么不測的話,告訴蘇悠悠,這一輩子是我負了她?;掛嫠咚禿⒆?,我真的很愛她……如果可以,下輩子我們再續前緣!”

    在聽到凌二爺的這一番話,而且已經讀懂了他的眼神的那一刻,談逸澤已經察覺到凌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發了瘋似的沖上前,想要攔住凌二。

    可那一刻,凌二爺本來用來扼住梁海的一只手突然空了出來,拍了公交車上的某個按鈕,前門的乘客入口打開。

    而凌二爺就在那定時炸彈的紅色數字顯示到“1”的時候,拉著梁海跳下了車。

    “不……”

    “凌二,你不能死!”

    談逸澤的嘶吼聲,響徹整片云霄……

    在凌二爺和梁海雙雙滾動下車子的時候,發出一個巨大的爆炸聲……

    ——分割線——

    當所有人將凌二送到了軍區總院,談逸澤急忙通知顧念兮的時候,他的話通過無線電波傳來,讓顧念兮有種被人給當頭一棒的感覺!

    若是普通的事故,像是槍傷什么的,談逸澤他們壓根不會當成事情來處理。

    可現在,談逸澤竟然用如此焦急的口吻說著,那就證明凌二的傷肯定不簡單!

    只是,這到底都算什么事情?

    蘇悠悠和凌二爺好不容易才開始朝著正常的軌道發展,蘇悠悠雖然沒有說要接受凌二,可從蘇悠悠的架勢看,也距離那個方面差不多了。

    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偏偏發生這樣的事情?

    顧念兮感覺,自己渾身像是被誰當頭淋了一盆冷水似的。

    說不出話,只是傻傻的看著這會兒,見她顧念兮在打電話,又一個人貓著看GV的蘇悠悠……

    一時間,顧念兮的眼眶有些紅。

    有些薄霧,開始在她的眼眶里彌漫開口。

    蘇悠悠……

    她的蘇悠悠……

    真的好讓她心疼!

    “兮兮,你聽我說,現在你絕對不能自亂陣腳!相信我,我們這邊一定會經歷搶救,讓凌二活著出來的,相信我……”

    搶救?

    那證明,是很嚴重很嚴重的傷咯?

    “你趕緊帶著蘇悠悠過來,千萬別讓她出事!”

    談逸澤在她的耳邊絮絮叨叨著什么,顧念兮聽不大出來。

    若凌二爺真的有個什么不測,那蘇悠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凌家唯一的血脈了……

    顧念兮只感覺,自己的大腦當時一片空白。

    至于自己到底是怎么放下手上的電話的,顧念兮壓根就沒有什么印象。

    只知道,在接完電話之后,她的手一直有些發抖。

    看著蘇悠悠,顧念兮一直發不出任何聲音。

    一直到蘇悠悠轉過頭來看向顧念兮:“我說兮丫頭,你老公給你打了什么電話,你至于跟吃了大便一樣的表情么?”

    蘇悠悠的形容詞,永遠都那么的讓人覺得震驚。

    但更多的時候,她說的話不過是為了緩和一下氣氛。

    聰明如她,自然察覺到顧念兮接完了電話之后,臉色不大好。

    難不成,是談逸澤有什么問題?

    她本來是想要說些話來逗顧念兮開心的。

    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算她說的如此嗨皮的話,顧念兮仍舊盯著她,不給一點笑容。

    “兮丫頭,難不成發生了什么事情?”

    蘇悠悠又問。

    而這一次,蘇悠悠的聲音終于拉回了顧念兮的神志。

    “悠悠,沒事。你聽我說,我們現在先去一個地方!”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已經站了起來,到蘇悠悠的臥室里,給她找來了一件厚實的紅色風衣!

    “來,你先把這個穿上!”

    顧念兮甚至還主動要幫蘇悠悠更衣。

    只是她的主動,卻讓蘇悠悠無比懷疑。

    “兮丫頭,你這是要帶我上什么地方?你這丫頭什么時候伺候過本宮穿衣服了?是不是你想趁著我挺著個大肚子,還有點重量的時候將我拉去賣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

    貌似,經過剛剛的一陣之后,顧念兮已經冷靜下來。

    除了臉上根本擠不出一點表情之外,其他的還好。

    看著這樣的顧念兮,蘇悠悠雖然決定有些奇怪,不過她還是聽顧念兮的話拿著鑰匙起身了。

    “不過念兮,我們出門的話,這兩個睡著的孩子怎么辦?”

    兩個孩子都還在打呼。

    “我老公說,劉嫂應該快到了。劉嫂一到,我們就出發!”

    顯然,談逸澤之前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給安排好了。

    “那我是不是能問問,我們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吧?總不能待會兒你還我賣了,我還要幫你數錢吧?”

    蘇悠悠還一個勁兒的嘰嘰喳喳著。

    但她不知道,顧念兮看著她這個模樣,心里就像是被人掏出了個大口子。

    悠悠,你要是知道凌二現在可能死了,你還會像現在這樣開心的和我有說有笑么?

    正巧,門鈴在這個時候響起。

    顧念兮這邊已經抓起了手機和車鑰匙,直接拉著蘇悠悠到門邊。

    一開門,果真是劉嫂。

    不過劉嫂的神情,和顧念兮一樣。

    “劉嫂,幾天不見,您老最近是不是喜歡上僵尸臉了?”蘇悠悠和劉嫂也算是熟人,一見到劉嫂也會不正經的開玩笑。

    要是尋常,她也能將劉嫂給逗得樂呵呵的。

    不過今兒個的劉嫂不知道怎么了,在聽到她蘇悠悠的這一番話之后,臉部表情更僵了。

    到最后,還是顧念兮解得圍。

    “劉嫂,兩個孩子先麻煩你了。對了,小寶寶的奶粉我也給帶了,要是他哭的話就給他喂一些。晚些時候,我讓陳伯伯過來帶你們回去!”

    “那好,你們兩個都小心點!”

    劉嫂再看了蘇悠悠一眼,強忍著淚意說著。

    蘇悠悠可能不知道,劉嫂不是不喜歡她蘇悠悠開的玩笑。

    而是,她真的實在笑不出來。

    蘇悠悠是個好孩子,每天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只是這孩子的命,為什么這么苦?

    蘇悠悠和凌二爺離婚的那一段,她也算是親眼看著過來的。

    好不容易他們現在的關系才好了一點,孩子也要出生了,卻在這個時候碰上了這樣的事情!

    為什么,老天就是這么的不公平?

    想到這些,劉嫂的眼淚滑了下來。

    索性的是,此時顧念兮已經拉著蘇悠悠出了門!

    ——分割線——

    “兮丫頭,我們這是去什么地方?”

    路上,蘇悠悠再一次發問了。

    其實,蘇悠悠已經看得出,這路是通往軍區總院的。

    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像,是凌二爺出事了!

    不然,若是談逸澤出事的話,應該不可能親自打電話過來。

    而今天早上凌二爺是跟談逸澤一起出門的。

    現在談逸澤有了回應,那凌二呢?

    若是他沒什么事情的話,他怎么連一通電話都沒有給過她蘇悠悠?

    越是想,蘇悠悠越是心里沒有底。

    可她還是忍不住的盼望著,凌二爺沒事!

    會不會,他是去給自己買提拉米酥了?

    “蘇悠悠,我老公說在去之前先不讓你知道。但我覺得,還是讓你有一點心理準備的好!”

    顧念兮一邊手握著方向盤,一邊伸過去輕輕揉著她的掌心。

    “兮丫頭,到底什么事情?”

    她的預感,沒有錯!

    這一刻,蘇悠悠想到凌二爺可能發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慌。

    “悠悠,今天我老公和凌二,其實是去抓那個姓梁的壞蛋去了!具體的情況我不知道,但我老公說,凌二出事了!”

    蘇悠悠一聽,她的手突然慌了。

    不知道抓住什么東西才好,更不知道自己的身子為什么總是顫抖。

    “兮丫頭,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一定是顧念兮這丫頭看自己今天跟凌二爺黏糊,所以才開這樣的玩笑是吧?

    對,一定是這樣的!

    不然,凌二爺那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讓自己遇上危險呢?

    還有,他不是還說過會給她蘇悠悠帶回提拉米酥的么?

    不……

    一定不會是他。

    一定不會是他凌二爺發生危險的!

    “悠悠,我也很希望這是上天跟我們開的一個玩笑。但你現在必須要堅強,我們很快就趕過去,你千萬不要緊張!”

    說完了這話,顧念兮松開了握著蘇悠悠的那只手,然后加快了車子的速度。

    而這之后的一路上,蘇悠悠始終沒有說話,她的視線一直落在車窗外,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很不巧,天公不作美。

    在快到軍區總院的時候,雨絲還是滑落。

    而且,雨勢越來越大。

    淅淅瀝瀝的雨絲,打在車窗上,噼里啪啦的響。

    只是即便是這樣的聲音,仍舊無法驅走這個車上的死寂。

    等他們到軍區總院的時候,車窗外已經濕了一大片。

    而顧念兮趕緊停好了車,想要找找看車子后面有沒有放著傘。

    “悠悠,你等等,我記得這里放著一把傘的!”

    只是顧念兮剛說完了這一番話,蘇悠悠已經推開車門跑了進去。

    看著蘇悠悠小跑的身影,顧念兮的心臟一連漏掉好幾拍。

    天空還下著不小的雨,地面濕漉漉的??傷沼樸迫賜ψ鷗齟蠖親有∨芰似鵠?,這證明她有多著急。

    這下,顧念兮也顧不上找傘,關上車門之后便迅速的跟著蘇悠悠的身后跑了進去。

    “悠悠,你等等我!”

    “兮丫頭,你說他在哪里,在哪里……”

    蘇悠悠的嗓音,沒有了往日那股清甜的感覺。

    那種干啞,讓你苦澀,讓你心尖發抖……

    “好像是在急救室……”

    顧念兮一邊說,一邊穩穩當當的扶著蘇悠悠的手。

    急救室?

    這么說,現在還生死未卜了?

    光是聽到這個消息,蘇悠悠就感覺自己被雷給劈了一樣。

    原來,剛剛凌二爺是在急救室!

    怪不得,顧念兮和劉嫂他們看到她蘇悠悠的時候,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怪不得,他們兩人看著她在嘰嘰喳喳的時候,都眼眶紅紅的……

    這一刻,之前蘇悠悠所不了解的,現在都了解的。

    可越是了解,蘇悠悠越是感覺自己渾身冰冷。

    軍區總院的地方是很大。

    不過,急診室也就那么幾個。

    而一個急診室的門口圍著一大群都是橄欖綠身影的,并不多。

    很快,顧念兮和蘇悠悠便趕到了談逸澤他們所在的地方!

    ——分割線——

    “老公……”

    顧念兮的聲音,成功的引起了談逸澤的注意。

    此時,所有人的視線,都紛紛看向不遠處急忙走來的兩抹身影。

    剛剛生完孩子的顧念兮,比以前圓潤了許多。

    不過,此刻她的臉色并不好。

    而蘇悠悠呢?

    挺著個大肚子,腳丫有些浮腫。

    剛剛出門的時候,蘇悠悠本來只穿著一件寬松的毛衣。而顧念兮給她披上的那件紅色風衣,也在剛剛的大雨中淋濕了。

    不只是衣服,連她的頭發都濕漉漉的。

    這樣的蘇悠悠,很是狼狽。

    只是,她的步伐一點都不慢。

    急匆匆趕到急診室大門前的時候,蘇悠悠的大嗓門響了起來:“凌二爺呢?凌二爺在哪里?”

    “談逸澤,你告訴我,他到底在哪里?”

    “是你將他帶出去的,你就要把他安全的給我帶回來??!你怎么可以讓他遇上那樣的危險呢?”

    “你把他還給我,你把他還給我……”

    蘇悠悠撒潑的時候,嗓門比之前越是大。

    她是個醫生,自然知道在這醫院是要保持安靜,免得影響到其他病患的休息。

    可這一刻,她真的控制不了。

    早晨出門還說要帶著提拉米酥給她的人,怎么好好的就躺在里面?

    蘇悠悠真的無法想象,他要是有個什么閃失的話,她蘇悠悠今后該怎么面對這剩余的人生……

    所以,此刻的蘇悠悠已經顧不上害怕談逸澤了。

    “悠悠,你冷靜一點?!?br />
    看著談逸澤默不作聲的任由著蘇悠悠拉著自己的領子,顧念兮除了心疼蘇悠悠之外,也很心疼這個什么話都不說的談逸澤!

    在她看來,此刻談逸澤的心里也肯定備受煎熬。

    他,可能恨不得現在躺在里面的人是他吧?

    所以,顧念兮試圖上前阻止如此瘋狂的蘇悠悠,希望她暫時放過談逸澤。

    可今日的蘇悠悠,就像是個徹底掙脫了束縛的人兒。

    顧念兮拉著她,她就狠狠的將顧念兮給推開了。差一點,就將顧念兮推倒在地上。

    好在一旁的兵蛋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顧念兮。

    而談逸澤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為顧念兮捏了一把汗的同時,只是跟顧念兮說:“兮兮,你先別過來,讓她好好發泄!”

    “可是……”

    “沒有可是!聽話,這是命令!”

    談逸澤斬釘截鐵的說著。

    除了不舍得顧念兮受傷之外,談逸澤更知道,這是他一個人的錯誤。

    若不是他答應凌二的請求,讓他跟著去的話,絕對不會有今天這事。

    所以,這是他一個人的錯誤。

    一個人的錯誤,就由他一個人來承擔!

    “談逸澤,你把他還給我……”

    “你告訴我,他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該怎么辦,我的孩子該怎么辦?”此時的蘇悠悠,就像是個迷路的孩子一般,叫著鬧著。

    曾經,她所不習慣在別人面前展露的淚水,現在就這樣嘩啦啦的流著??傷?,顧不上。

    因為她的腦子里只有那張妖冶的臉孔……

    還有他那天將她抱在懷中,說著:“因為你是蘇悠悠……”

    凌二爺……

    她的凌二爺!

    他們曾經在薰衣草田里,說過要結婚,要相守一生。

    他們曾經鬧過,更因為家里各種瑣碎的事情分道揚鑣……

    蘇悠悠曾經一度以為,這一輩子她和凌二爺在也沒有可能了。

    可現在想想,她才知道原來是自己太過輕率了。

    若不是生離死別,怎么可以因為其他人而分開呢?

    喜歡,就應死死的抓住那個人的手,拉著他一起度過下半生才對!

    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什么卻要到他凌二爺躺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的情況下才領悟?

    凌二爺曾經說過她蘇悠悠傻!

    以前她從來不肯承認。

    可當看著急救室那盞一直亮著的紅燈之時,蘇悠悠才發現,原來他說的一點都不假。

    若不是她蘇悠悠傻的話,為什么要到現在才弄懂這個道理?

    若是她早一點弄懂的話,不,應該說只要早晨弄懂的話,死死拉住他的手,讓他留下來陪著她蘇悠悠。

    按照凌二爺對她的喜歡,她就不相信那個男人會不答應她。

    若是她當時拉著他,死死的不讓他離開的話,那現在躺在里頭的人,一定不會是凌二爺了……

    “凌二爺……”

    蘇悠悠的嗚咽聲,在這個醫院過道里,一遍遍的回響著,如泣如訴……

    ——分割線——

    急救手術,不知道過了多久。

    蘇悠悠的哭聲,從沒有停過。

    而與此同時,凌父和凌母也趕來了。

    在看到挺著個大肚子,像是被遺棄的孩子般窩在地上大哭著的蘇悠悠之時,凌母也說不出一句u話來。只能心疼的將哭的滿臉是淚的蘇悠悠從地上給拉起來,將她摟進自己的懷中……

    而在這樣的過程中,顧念兮只是輕輕的拉著自家男人的手,不說一句話。

    她知道,在這樣的時候沒有人比談逸澤更為自責。而安慰的話,在這個時候也顯得有些蒼白。

    最好的辦法,就是安靜的陪在他的身邊。

    而談逸澤回應她的,也是輕輕一握。

    有時候,他們的交流方式很簡單。

    一個眼神,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能讓彼此知道對方在想些什么。

    急救室的燈一直到后半夜才熄滅了。

    此時,蘇悠悠已經哭干了所有的淚水。凌母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默默抹著淚陪在蘇悠悠的身邊。

    在醫生推開急診室的門之時,明明哭的整雙眼都腫的睜不開的蘇悠悠,還是第一次沖了過去。

    蘇悠悠的雙眼睜不開,可她見人就拽著衣領,跟個咆哮的母獅子一樣,對那人嘶吼著:

    “凌二爺怎么樣了?他媽的,他到底怎么樣了,你們倒是說??!”

    ------題外話------

    原來,愛情那么傷……

    其實,越是簡單的道理,有時候我們卻需要用一輩子去領悟……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