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腾讯无限法则官网下载:正文 第481章 降服老公vs沒收作案工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名:第481章 降服老公vs沒收作案工具!

    都這樣了,還罰?!

    看著某個小女人對著自己比手劃腳的樣子,談逸澤頗為無奈的抓著自己的那平頭。

    早知道會有這下場,還隨時有可能“被下崗”的話,他打死都不會讓顧念兮簽下那該死的離婚協議。

    可現在,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后悔,是來不及了。

    他只能跟顧念兮求情:“老婆……”

    “談逸澤老同志,請注意你的稱呼!”

    顧念兮字正腔圓。

    談逸澤剛想辯駁什么,就想起那天早上顧念兮說的。在沒有正式通過考核之前,她不準他喊“老婆”!

    其實吧,本來就是自己的老婆,還不讓喊這感覺真的有些不好受。

    不過談逸澤對自己也有信心,遲早有一天他一定要讓這丫頭再度成為自己的囊中物!

    不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他現在還需要努力!

    忍著不能喊老婆的沖動,談逸澤說了:“兮兮,別罰好不?”

    再降級的話,他談逸澤就要三振出局了。

    “討價還價,可是會罪加一等的!再說,不給點懲罰的話,你這人能長記性么?”顧念兮饒有興致的看著談逸澤。

    好吧,其實現在談逸澤這個典型的家庭婦男樣,還真的讓她有種想要將他給推到的沖動。

    “你你罰吧?!?br />
    三振出局的話,就沒機會了!

    所以,比起三振出局,被罰幾次算什么?

    “鑒于談逸澤同志認錯態度良好,那現在我就罰你……”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的紅唇終于再也控制不住的勾起:“去把冰箱里的牛肉粒給我拿過來,我現在就想要吃!”

    “就這?”聽到這個懲罰,談逸澤還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還以為這丫頭又要出什么難題來為難他了。

    沒想到,就是拿下牛肉粒?

    “認為懲罰不重?那我……”

    只是這話還沒有說完,這個男人就一溜煙的跑了。

    “我這就去拿來……”

    看著這男人消失在廚房的背影,顧念兮和殷詩琪都同樣笑了。

    不過殷詩琪笑道:“你這丫頭,老是欺負你老公,你就不怕他有朝一日把你給撇下么?”

    “不會。誰都可能撇開我,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會?!?br />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她的嘴角燦爛無比……

    分割線

    談老爺子打來電話,是在這個周末的上午。

    此時,顧念兮正抱著聿寶寶在院子里,兩個人不知道玩著什么,笑聲不時從院子傳來。

    聽著那一陣陣的笑聲,正在房間里將顧念兮吃完了忘記放進冰箱的牛肉粒收拾好的談逸澤嘴角跟著輕勾。

    對于他談逸澤而言,他們娘倆的笑聲便是這個世界最珍貴的東西……

    “嘟嘟嘟?!鋇緇吧齏吹氖焙?,談逸澤正好將這一整盒的牛肉粒放進冰箱。

    看到是談家大宅主機的電話,談逸澤自然知道是誰打來的。

    “喂,爺爺!”接通電話,這男人的嗓音里帶著醉人的春風。

    一聽這個聲音,那端本來因為長時間沒有見到他們一家三口有些揪心的談老爺子心情也頓時好了不少。

    能讓談逸澤有這樣的溫柔的,也就只有顧念兮了。

    只有呆在那個女人的身邊,談逸澤才會展露出這樣少有的溫柔。

    再聽他的嗓音,談老爺子也猜得出,他們現在應該還相處的不錯。

    堆積在胸口的那一塊巨石,也頓時消失不見了。

    “小澤,是我!你和兮兮他們在那邊,沒有什么問題吧?”

    老人緩慢而蒼老的男音從電話那端傳來的時候,談逸澤也有些無奈。

    其實,他也聽得出,老爺子嗓音里透著那股子想念。

    從小到大,老爺子都信任他。

    基本上,他出任務的時候老爺子都是在家里頭囑咐了幾句,隨后等他在軍區忙完了有空再給他電話。

    像是這樣主動的打電話來“測探軍情”,還是第一次。

    可以見得,老爺子估計是真的想念他們了。

    近些年,老爺子的年紀上去了,再加上前段時間談建天的離世給他的打擊真的不小,現在已經滿頭銀發的老人。

    上了年紀的老人,最怕的就是屋子里頭空蕩蕩的。

    當初談建天離世的那一陣,他幾乎每天都張望著談建天的書房發呆。

    好在聿寶寶的降生,才沖淡了他的悲涼。

    可如今,他最寶貝的金孫孫就這樣十天半個月都沒有回家,這讓他這個老人家不想念真難。

    還有,顧念兮也呆在顧家兩三年了,尋常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都好幾天沒有見到這丫頭了,老爺子也真的怪想念的。

    雖然老爺子沒有明說出來他的感情,但談逸澤一聽就知道了。

    聽著院子里傳來的笑聲,談逸澤的嘴角勾了勾:“爺爺,沒事。再過兩天,我跟他們說一起回家!”

    畢竟老爺子年齡已經一大把了,總不能讓他受這樣的思念煎熬吧?

    “沒事,兮兮和寶寶要是喜歡那邊,你就多陪著他們娘倆在那邊呆幾天。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一回到這邊,十天半個月的都不見蹤影。難得能陪著他們,就多多陪著?!?br />
    囑咐了這些之后,他老爺子又和談逸澤唏噓了最近幾日家里的日常事,便掛斷了電話。

    而看著老爺子放下了電話的劉嫂,就走了過來;“老爺子,你真傻。你要是當真下令讓他們都回來,我就不信他們敢不從!”

    談老爺子對他們一家子的想念,誰都看得出。

    看著那已經被自己掛斷了的電話,談老爺子的布滿了細碎紋路的鷹隼無奈含笑:“劉嫂,你不懂。我這一把年紀了,可不想給我的孫兒造成困擾……”

    “可您不給孫兒造成困擾,難道就不會想念他們一家子么?”

    劉嫂的反問,倒是讓談老爺子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這……”

    “老爺子,要是您說不出讓他們回來的話,那就讓我來幫你說怎么樣?”

    劉嫂建議。

    其實,她也知道談老爺子的牛脾氣。

    就是喜歡板著那張撲克臉,也不好意思對小輩們表現的多親近。

    到底都是在一起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人,劉嫂也不想看著他每天就對著這空蕩蕩的屋子茶飯不思的樣子。

    要是他真的不好意思說破的話,那就由她劉嫂來說也成。

    見老爺子沒有反駁,劉嫂以為他估計是對自己的這個提議有些心動了,便伸手去拿電話。

    可電話還沒有拿起來,就聽到老爺子說了:“要不這樣吧,劉嫂你給我訂一張去D市的機票……”

    “老爺子,您是要去兮兮家?”

    劉嫂舉著電話筒,大半天才反應過來。

    “是啊,就去趟親家母的家里,看看我的小金孫,再看看兮兮和他肚子里的那個……”

    老爺子又說。

    “可是老爺子,您近些年的身體情況不是很好,這要是為了去那里一趟,要是有個什么閃失,那該怎么辦才好?”

    到底是照顧老爺子的人,他的身體劉嫂怎么會不清楚。

    “劉嫂,你也不用擔心太多,我自己的身體我心里清楚。訂飛機票吧……”

    最后,劉嫂倒是想要反駁也反駁不出了。

    不過后來又經過了一陣協商,老爺子腿腳不方便,這么過去肯定也麻煩,所以到最后連劉嫂也訂了一張飛機票。

    分割線

    顧念兮抱著聿寶寶,正在院子里說笑著什么,就在這個時候,一雙長臂竄過她的雙臂,直接環在她的腰身上,隨后她的頸窩里便是一陣熟悉的刺刺感。

    沒有回頭,她也知道身后的是什么人。

    因為,她后背上的那個懷抱,是她顧念兮在過去這一千多個日子里最為熟悉也最為眷戀的懷抱。

    本來,顧念兮知道以他們現在的身份,不應該這樣親昵的黏在一起。

    再說,這還是顧家,要是被家人撞見他們兩人這么親熱的話,也會不好意思的。

    不過眼下的氣氛,真的很美好。都記不清了,他有多久沒有像這樣抱著她了。

    藍天白云,風和日麗,院子里一切的景致都有些過分的唯美。

    也讓她有些貪戀,呆在他懷里的感覺,沒舍得這樣掙脫掉。

    “娘倆在院子里玩什么呢?”

    談逸澤將大半張臉都埋在顧念兮的頸窩里。而他的唇兒,現在應該是貼在顧念兮的耳邊說話的。不然,她怎么會感覺到談逸澤的呼吸時不時總是撩撥著她脆弱的神經呢?

    其實,對于這一幕,顧念兮倒也不陌生。

    想當初,她還沒有懷上聿寶寶的時候,談逸澤進家門見到她肯定要這樣的抱著她好一陣。

    有時候,甚至還會直接耍賴的掀開她的上衣,然后在上面狂啃一番才作罷。

    不過,顧念兮也知道,若是沒有聿寶寶在場的話,這男人估摸著現在也想要將當初的那些親昵重演一遍。

    因為,他下身某一處自身攜帶的武器,已經開始磨刀霍霍了。

    顧念兮,能清楚楚的感覺到。

    “看可能蝴蝶呢!剛剛有只飛過來,他老是要抓它,”顧念兮被身后的男人蹭的有些臉紅,臉一偏,打算避開這個男人的曖昧攻勢。

    卻不想,她的臉這才片刻一小會兒,這個男人隨即追趕了上來。

    沒有來得及刮掉的胡渣尖,現在就蹭在她顧念兮的脖子細嫩皮膚上。

    不是很疼的那種刺疼,更多的是酥麻的感覺……

    這該死的老男人,定是知道她的敏感點在那一塊!

    顧念兮在心里念叨著。

    “那抓住了沒有?”

    談逸澤貌似沒有察覺到顧念兮小臉上的紅似的,繼續靠在這個男人的耳邊吹著熱風。

    唇瓣一張一合之間,好像有電流穿過。

    那曖昧的感覺,讓顧念兮本能的一僵。

    要不是懷里還抱著聿寶寶的話,她當場就跟他翻臉了!

    只是眼下抱著聿寶寶,孩子仍舊天真的盯著他們兩人看,笑著鬧著,顧念兮自然不能讓孩子察覺到異樣。

    按耐下心里的火焰,顧念兮冷哼著:“談逸澤,別光天化日的耍流氓好不?難道你不怕被沒收作案工具?”

    聽著顧念兮這話,談逸澤笑了。

    那如同三月的春風刮過田里的麥苗,舒爽而清新的感覺。

    “傻丫頭,沒收了作案工具之后,您難不成是想要收為己用?”

    他的笑聲低低的,不是很猖獗的那種。

    卻一如最厲害的武器,讓人頓時沒有辦法抵抗。

    可顧念兮一聽,有些惱了。

    直接用自己另一只還比較空著的手的手肘撞了撞談逸澤,然后怒道:“我沒收了作案工具之后,就自備黃瓜!”

    其實,顧念兮就是想要強調,自己不需要這個老男人來多管這些事情。

    可這話傳進了這個男人的耳里,本來那隱隱約約的笑聲,現在變成了極為爽朗的笑聲。

    “哈哈……這傻丫頭!”

    “談逸澤,你笑什么?”顧念兮有些惱了,直接鉆出了他的禁錮范圍。

    “沒什么!”沒什么?

    沒什么一個大男人會笑的直不起腰?

    “我就想跟你說,其實黃瓜的質量不如原裝貨色?;褂?,要是半路折在里頭,可就不好了!到時候,沒準要被送醫院了!”

    要是送醫院,那眾人都知道你用黃瓜來……

    當然,最后這一點談逸澤就算不說,顧念兮也清楚。

    你看她現在那又羞又惱的臉色就知道了!

    “壞人!”

    顧念兮嘟囔了一聲,抱著孩子便朝著屋里走去了。

    談逸澤笑了笑,只能跟著他們娘倆進門了。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是好人!”

    那隱隱的笑聲,讓顧念兮越看越是惱火。

    “談逸澤,你要是好人的話,世界上就沒有壞人了!”她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將手上的聿寶寶擱在地上之后,就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了。

    那唇兒嘟嘟的樣子,看的談逸澤有些心動。

    索性趁著女人很沒有形象的躺在沙發上休息的時候,他半蹲在女人的身邊,一邊揉著她那一頭細長的碎發,一邊笑道:

    “可我覺得老婆比起我來,更壞!”

    “哪有?我怎么壞了?”

    躺在沙發上,涼快了許多。

    所以,顧念兮也難得沒有動手將談逸澤揉著他頭發的那只爪子給提開。

    而是任由著談逸澤的腦袋蹭在她的面前,和她大眼瞪小眼。

    “你要是不壞的話,會沒收我的作案工具么!”

    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還壞心眼的牽著顧念兮的小手,順著自己的西裝褲滑下去。

    意識到談逸澤要帶著自己的手兒去干嘛,顧念兮立馬往回縮。

    本來有些嫣紅的小臉,現在直接變成了絳紅色。

    這樣的羞澀,明顯不是別的女子那種裝腔作勢的羞澀。

    惹得,談逸澤嘴角的弧度越大。

    這丫頭都結婚了這么久了,貌似還沒有完全褪掉之前的青澀……

    想想,談逸澤都覺得有些難能可貴。

    “老婆,這回你還要沒收我的作案工具么?”

    看到顧念兮將自己的兩個手都藏在了背后的樣子,談逸澤嘴角的笑紋深了幾分。

    這下,顧念兮總算是知道談逸澤剛剛那副舉動的用意了。

    還以為這個老男人是想趁著長輩們都不在家對她耍流氓,沒想到他不過是想要確定她有沒有那個心沒收他的“工具”!

    “還說你不是壞人!我待會兒要告訴我爸去,說你欺負我!”在沙發上找到了抱枕,直接將自己的整個小臉陷進去,意圖將自己的羞澀掩藏起來。

    可談逸澤卻壞心眼的來搶奪她的抱枕……

    “兮兮乖,把抱枕拿開,不然呼吸會不順的!”

    耳邊,是這個男人充滿誘惑的誘哄聲。

    如果不是這次,顧念兮還真的不知道,這個男人竟然也能用對待小孩子的耐心來對待自己。

    “不要,寧愿被悶死了也不出來!”

    “出來吧,待會兒你向岳父大人告狀的時候,我最多不反駁就是了!”

    他怎么可能舍得讓她悶死?

    再說了,她現在的身子可不是一個人!

    “你真的確定待會兒我向我爸告狀的時候,你不反駁?”其實,顧念兮也不是真的要向顧印泯告狀,無非就是想要給自己找個臺階下罷了。

    可誰知道,她這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就聽到大門外傳來了這么個聲音:“兮兒要告什么狀,誰欺負了你?”

    不愧是將女人當成掌上明珠寵著的顧印泯同志,人還沒有進門呢,便耳尖的聽到房里顧念兮的聲音。

    而顧念兮一聽到這個聲音,立馬從沙發上坐起來!

    不得了了,老爸還真的回來了!

    放下抱枕,急匆匆的瞪了談參謀長一眼之后,顧念兮便踩著妥協急匆匆的跑去大門迎接父親大人了。

    “爸爸,您今天怎么下班這么早?”

    “沒什么,正好老城區的事情都結束了,就先回家了!”顧印泯說這一番話的時候,談逸澤也跟著出來了。

    不過他的觀察力比顧念兮要好,注意到了顧印泯手上現在還提著一大袋牛肉,另一邊還有一些辣椒。

    看樣子,岳父大人下班回家之前,還去了一趟市場。

    “兮兒,剛剛說誰欺負你了!”

    顧印泯同志果然不好糊弄,到現在還記得這事情。

    而且,說這話的時候,顧印泯市長的眼神很明顯的在一邊上站著,還帶著滿臉笑意的談逸澤同志身上停留了那么一會兒。

    貌似,他在心里已經給談逸澤同志判了刑:就是這混球欺負了我女兒!

    可顧念兮這邊一看顧印泯同志盯著談逸澤看,心里就撲通撲通亂跳的。

    好吧,她剛剛不過就是想要在談參謀長的面前得瑟下,誰讓他抓著她的手去……

    可沒想到,這話竟然被顧印泯同志給聽到了?

    這下該怎么辦才好?

    她顧念兮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打從心里還是不希望顧印泯同志和談逸澤起沖突的。

    一邊是自己最愛的男人,一邊又是這個世界上最愛自己的男人,哪一個顧念兮都不想要得罪。

    當下顧念兮只能抓撓著腦袋,有些別扭的跟顧印泯同志說了:“爸爸,我們剛剛在鬧著玩呢!”

    “鬧著玩也要注意一下分寸,她現在還有孕身!”

    顧印泯同志發話了!

    這話雖然是對著顧念兮說的,但談逸澤知道其實他是在提醒自己。

    于是,談逸澤同志也說了:“我知道了,爸爸!”

    “那好了,我先去把這些東西處理一下。這里熱,你趕緊把她帶回到大廳里!”

    因為顧念兮和聿寶寶在這邊,所以這顧家大宅還真的是這十幾年來頭一次破例在大白天打開了空調。

    叮囑完了這一番話之后,顧印泯同志這才轉身朝著廚房走了去。

    看著老爸消失的背影,顧念兮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心臟,好險!

    可一扭頭,就狠狠的瞪了談逸澤一眼。

    “壞人,都怪你!”

    這回,談逸澤倒是沒有反駁:“是,壞人謝謝領導的救命之恩!”

    “知道就好!”

    過了嘴癮之后,顧念兮總算是跟從談逸澤回了屋。

    談逸澤想起顧印泯剛剛進門的時候帶著的那些牛肉,他說:“爸買了好多牛肉,估計是準備給你做來吃的!”

    “我知道!”

    一進屋,顧念兮就倒了一杯溫水,坐在沙發上喝完了才和談逸澤說。

    聽顧念兮的回答,談逸澤挑眉:“喲,你倒是知道???我還以為你不知道?!?br />
    “我爸爸只要我想吃什么,他都會無條件先給我準備好的!”

    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讓顧念兮對此深信不疑。

    “呵呵……傻丫頭傻人有傻福!”

    他跟著顧念兮在沙發落座,手不自覺的揉著她的長發。

    “什么傻人?你信不信我還知道,這個時候誰去廚房都會被顧市長給趕出來!”像是為了印證顧念兮不是傻人似的。在她的這一番話之下,廚房里便傳來了如此對話:

    “老顧同志,大熱天的在廚房里做什么?”

    “殷詩琪同志,我還問你這個時間點不是你在做飯的時間點,你到這里來做什么?”

    “我不就是剛剛從居委會那邊回來,聽到廚房里傳來了動靜,所以就過來看看么?”近些年,殷詩琪沒有上班,但熱心腸的她總是閑不住。所以顧印泯同志和顧念兮都不在家的時候,她都會跑到居委會去,看看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

    不過因為這陣子聿寶寶的到來,殷詩琪同志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居委會了。

    要不是今天居委會那邊的人打電話找殷詩琪幫忙,她也不舍得在這個時候離開自己的寶貝外孫。

    “不是看到了嗎?現在出去吧!”

    顧印泯同志在廚房的時候貌似不待見殷詩琪,這邊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

    “顧印泯同志,我不就是看你大熱天在廚房呆著不大好受,想給你打打下手么?”

    “殷詩琪同志,現在組織上命令你回到大廳里坐著。不然,革職查辦!”

    顧印泯同志一番斬釘截鐵的話下,殷詩琪便回到了大廳里。

    看到他們小兩口坐在沙發上,而外孫卻在滿個屋子里頭亂跑,殷詩琪便將孩子給抱著,帶著他玩了。

    而到這,談逸澤才知道,顧念兮為什么在回到了D市之后竟然懂得了“革職查辦”這樣的詞匯,敢情是在顧市長的耳濡目染下?

    “看吧,我就說現在顧市長不需要任何人當下手。你看,我多聰明!”

    聽完了這一番對話之后,顧念兮蹭到談逸澤的面前,得意洋洋的笑著。

    那雙漂亮的大眼珠子里還滿含期待,像是在等著談逸澤來夸獎她似的。

    最后,談逸澤只能無奈的揉著她的長發說:“是啊,你這傻丫頭最聰明了!”

    “什么傻丫頭最聰明?討厭!”

    丟下這話之后,顧念兮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問道:“對了,剛剛誰來的電話?”

    剛剛她帶著聿寶寶在院子里玩的時候,其實也聽到了談逸澤的手機響了。

    “是爺爺!”

    “爺爺么?他老人家身體怎么樣了?”

    到底生活在一起多年,顧念兮自然心里也不可能沒有談老爺子。

    “爺爺說身體還不錯,就是有些想念寶寶和你了……”后面這話,老爺子雖然沒有明確的說出來,但從他親自打電話過來的舉動,也不難看出。

    “……”

    聽到談逸澤說的這一番話,顧念兮明顯陷入了沉思。

    沒有說話,也沒有抬頭看談逸澤。

    “兮兮……”看著她的樣子,談逸澤的唇兒動了動:“要不,我們……”

    我們回去吧!

    談逸澤想要這么和她說。

    可話沒有說出口的時候,他便聽到顧念兮開口了:“談逸澤,過兩天我們就回去,好不好?”

    一句話,讓談逸澤那雙幽深的瞳仁里,先是出現了詫異,最后又是笑意滿滿。

    他的女人,果真當初他沒有看錯。

    明明還在生他談逸澤的氣,但她不會拿原則問題來開玩笑。

    甚至,她也知道談老爺子對于他談逸澤來說是個重要的存在。所以,她明白他心在D市,卻還是擔心著家里的談老爺子。

    要是別的女人,肯定會矯情的說不想回去。

    可他的傻丫頭,卻還是主動說了要跟他談逸澤回去。

    這怎么能讓他談逸澤不感動呢?

    隨著笑意的蔓延開來,談逸澤再也忍不住,直接伸手將坐在身邊的女人給攬進了自己的懷中。

    不遠處正逗著聿寶寶玩的殷詩琪在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也是羨慕不已。

    很快,她便抱著聿寶寶上了樓,將這個獨處的空間,留給這對人兒。

    可憋見了殷詩琪同志的下意識退讓,顧念兮又發話了:

    “談逸澤,你以為這次拿著離婚協議書惹毛了我這事情就過去,我跟你說,這事情還沒完呢!”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還有意識的掃了一眼廚房的方向。

    見那邊沒有傳來多大的動靜,她才放心接著往下說:“這次我雖然跟你回去,但別想我輕易原諒你!”

    吼吼!

    你以為,她顧念兮受傷的幼小心靈,就那么容易能擬補的么?

    “那你要怎么樣才能原諒我???”最關鍵的是怎么才能再度將紅本本給弄到手?

    最近沒有享受到半點丈夫權利的談逸澤,現在深刻的意識到那紅本子的重要作用了。

    沒有紅本子在手,現在很容易就要被“革職查辦”“降級處理”之類的。

    鬧到現在,他談逸澤也變成一結婚狂了。

    而且對象,還是他的老婆……咳咳,不,應該說是前妻!

    “這個么,看心情!”

    三個字,讓談逸澤頓時覺得壓力倍增!

    要是她顧念兮這輩子都沒有好心情的話,那他談逸澤這一輩子是不是都沒有轉正的資格了?

    想想,談逸澤同志現在都覺得后悔!

    要是當初沒有弄出那張離婚協議,該多好?

    “老婆,等你心情好,我是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談逸澤抓撓著自己的那個半寸平頭苦惱著。

    “不會黃花菜涼了!”顧念兮的這一句話,倒是讓談逸澤聽到了點希望。

    不過當他用蹭亮的大眼珠子盯著顧念兮看,等著她的回答的時候,又被顧念兮一句話給打趴下了。

    因為,顧念兮是這么說的:“最多是黃瓜涼拌了!”

    黃瓜涼拌?

    那不就是他的原裝貨一輩子沒有用武的地方?

    “老婆,涼拌了不就不新鮮了?”

    “不新鮮關我鳥事?”聞著廚房里傳來肉的香味,顧念兮拍拍小手便朝著廚房飛去了,估計是準備向顧市長討吃的去了。

    而談逸澤也無奈的看著自己那件迷彩色褲子下面支起的那個帳篷……

    和顧念兮分開之前,為了醞釀氣勢,他老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和顧念兮親熱。而到這邊,考慮到她現在的身子不合適,他也沒有嘗一口。

    看樣子,最近彈藥積存量真的有些多了。

    光是聽著顧念兮那小嘴兒痞痞的說著黃瓜的字眼的時候,他兄弟都有些反映了。

    “兄弟,先忍忍!不然,將來咱們老哥倆都要涼拌了!”

    分割線

    凌母的第二次復查,是在這個周一的上午。

    本來,這次檢查凌二爺打算親自帶著她過去的。

    可凌母看出凌二爺似的在擔心什么,便道:“宸兒,你是不是真的覺得媽媽會破壞了你的好事?”

    “……”

    被提及這些的時候,凌二爺正好在看文件,良久都沒有回答。

    等到差不多的時候,他才抬頭問道:“媽,你剛才在跟我說話?”

    “你這孩子!別跟我裝,你肚子里那幾點壞水,別人不知道我難道還能不知道?也不看你是從誰的肚子里蹦達出來的!”說這話的時候,凌母已經上前,將兒子拿在手上那份顛倒過來的文件取下來。

    “媽,也就是說我的壞水都是遺傳你的是嗎?”眨巴著妖嬈的眼,凌二爺的眸子里閃現難得的皮意。

    “貧嘴!”凌母嗲怪著他。

    不過她的嘴角,也有了笑意。

    貌似自從蘇悠悠出現之后,凌宸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在她的面前耍嘴皮子功夫了。

    如今這個德行看著,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

    “孩子,媽既然知道你現在非她不可,我也不會去主動招惹她的。所以,你還是放心的呆在凌氏召開股東大會好了!”

    明天是凌氏一年一度的股東會議。

    這個時間,凌母一直都沒有忘。

    可這孩子卻說為了陪她去做健康復診,打算推遲會議。

    這時間推遲一下,雖然沒有什么。

    但那些老古董,估計還是會在背地里頭議論。

    能讓凌宸推遲這樣重要的會議,說要和她一起去檢查,她知道這孩子除了是真的擔心她的身體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原因是擔心她和蘇悠悠再度起了沖突。

    “媽,你真的不會跟蘇悠悠再吵么?”沒有繼續跟凌母打馬虎眼,凌宸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心聲。

    “你看我上次復檢的時候,我有沒有和她吵?”

    凌母說著,伸手戳著凌宸的腦袋:“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我以前還不相信呢!你看看,你現在的德行……”

    “媽,我這不是被嚇怕了嗎?”伸出長臂,將凌母攬進自己的身邊的時候,凌宸才發現,現在母親的身子真的比以前干癟了不少。

    大概,和這段時間生病有關。

    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當初老爸背叛了她那么多年的事情被揭穿了。

    總之,現在凌母的身子骨不是很好。

    “你這孩子……”

    被孩子摟在懷中,凌母的心情也平和了許多。

    “宸兒,媽現在也看開了,也知道我是無法伴隨你一生的。所以媽現在只想在踏進棺材前,能看到你結婚生子。到時候,就算是去了也能瞑目!”

    貌似,這次生病對凌母的打擊真的很大。

    如今的這一番話,凌二爺聽著心里頭也有些心疼。

    “媽,您不會有事的。你還要看著我結婚生子,到時候我孩子您還要幫著帶呢!”

    果然,一聽到孩子,上年紀的人精神都還不錯。

    “是啊,你要是想讓我這幅老骨頭給你帶孩子,你就給我抓緊點。被等到我抱不動孩子的時候,再給我看小孫子!”

    “媽,我知道了。你沒看到我最近都加班加點的么?”

    沒事就往蘇悠悠的那邊去,這還不是加班加點的么?

    雖然還沒有制造小孩子的舉動,但在凌二爺看來就快了。

    “好了,既然準備要孩子,就給我加緊點,知道么?”說到這的時候,凌母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發現時間差不多了便轉身囑咐著:“你還是照常去開股東大會吧,等檢查結束我給你打電話就好!”

    “媽,您一個人去真的沒有問題嗎?”股東大會真的很重要,這一點相信凌二爺比凌母還清楚。所以,當聽到凌母說這些的時候,他也改變了初衷。

    只要母親和蘇悠悠真的不會鬧開,就好。

    “有什么問題呢?再說了,司機也會送我過去,你就不要在家里瞎擔心了。趕緊收拾好了,去凌氏。別讓那些老古董給揪著小辮子!”

    雖然凌氏的股權占據過半,可這班老古董哪個是省油的燈?

    “那媽,你路上小心點。到了那邊檢查完了,就給我個電話!”

    “好……”

    凌母出了門。

    只是她沒有想到,在這次檢查的時候,她竟然還撞見了另一個人……

    分割線

    談老爺子在飛往D市的班機上,也遇上了一個人。

    “老爺子,您身體有沒有感覺到不適?”

    “沒有,劉嫂我這么大的人了,也不是第一次出遠門,你別一驚一乍的好不?害我以為我現在就要去見閻王爺似的?!?br />
    老爺子整了整自己身上的那件外套,從里頭掏出了一些糖果,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那些,可都是他帶著,準備給他的寶貝小金孫的。

    因為正是聿寶寶最愛的那個口味,所以這一路上老爺子覺得放在什么地方都有可能給弄丟了不放心,最后只能放在自個兒的口袋里,時不時的再拿出來瞧一瞧。

    光是看老爺子的這些動作,劉嫂便知道他對于那個小家伙到底有多疼愛了。

    “呸呸呸,老爺子你別說這樣的話。要是待會兒讓小澤聽了去,可就不好!”

    劉嫂幫著空姐將他們的行李給放到頭頂上的儲物箱里。

    收拾好之后,她才在老爺子身邊落座。

    “對了,剛剛應該在家里給兮兮準備一鍋雞湯過去的。你看看,那丫頭身子骨本來就不是很好,這段時間再加上懷孕,再不好好補補肯定不行!”

    劉嫂也開始念叨了。

    倒是老爺子還有理智的提醒她:“飛機上讓帶超過100ml的液體么?就帶那一小口的話,喝了也沒效果?;故竊勖塹僥潛咧?,直接在市場買只雞過去,到時候直接給兮兮熬雞湯就行了!”

    說到這的時候,老爺子看也沒有看周圍那些熙熙攘攘進來找座位的人,便問劉嫂:“這還有多長時間才到?”

    好吧,其實這一次因為訂票訂的有些急,機票早已全賣光了。商務艙,那就更別想買到了。到最后,他們兩人這個機票,還是從旅游團手上高價購買的經濟艙。

    這對于這些年第一次坐這么擁擠的機艙位的談老爺子來說,還真的是憋的夠嗆的。

    剛剛上飛機呢,他就開始喊著什么時候到了。

    劉嫂看了一眼機艙外實打實的地面之后,回應道:“老爺子,這飛機還沒有起飛吶!”

    “喲,折騰了這么久都沒有起飛?”

    “對不起,請讓讓!”

    他們的身側,有個年輕人喊著。

    這聲音,倒是聽著有些熟悉。

    “劉嫂,我怎么聽到小南的聲音了?”

    談老爺子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太久沒有見到小南這個孩子了,耳朵都產生幻覺了?

    不行,等這次回去之后,把小南叫到家里住幾天!

    這才打定這個主意,老爺子就聽到身邊有人喊:“爺爺!”

    “喲,我剛剛說嘛這聲音像是小南,還真是!”

    灰色的西裝褲搭配短袖白色襯衣,毛發沒有像是以往那樣,過度考究的打著發蠟,蓬松的立著。這樣的談逸南,倒是少了一些貴公子哥的架勢,多了一些書生氣。

    “爺爺,您和劉嫂怎么在這里?”

    談逸南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和他們搭上同一班的飛機。而且,還是經濟艙!

    “你這孩子,我倒想問你,你怎么在這里?”前段時間讓小澤打聽了一下小南的現狀,畢竟都是談家的骨肉,他媽在怎么不像樣,談老爺子也不舍得讓孩子受了苦。

    不過還好,離家之后的談逸南每天生活倒是比之前輕松多。

    除了一天兩個家教工作之外,其他的時間沒有和以前一樣都泡在各種娛樂場所談生意,而是泡在圖書館。

    當時,談老爺子也想著,讓這個孩子適當的鍛煉一下也好。

    不然這么多年,他都生活在談家和他媽的羽翼下,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殘酷。

    等他鍛煉了一陣子,再讓他回家生活。

    卻沒想到,先是在飛機上遇到了他。

    “爺爺……我打算到D市發展!”

    一句話,讓老爺子和劉嫂都沉默了。

    “先生,飛機就要起飛了,還請您先回到您的位置上……”

    在他們三人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的時候,空姐上前說著……

    分割線

    “兮兒還沒有出來么?”這又是在D市的一個早上。

    大清早的,顧家大宅的人都起來了。

    廚房那端,還有高壓鍋煮著粥即將熟了之時發出的“嘶嘶嘶”聲響。

    而顧家的人,現在都守在顧家大廳的那個洗手間里。

    因為……

    顧念兮在里面。

    因為今天工作比較趕的關系,顧印泯只能先回房換了一身衣服。

    等回來的時候,便又催促著。

    而站在旁邊的談逸澤,只有下身一條迷彩褲,上半身連件衣服都來不及套上,就站在洗手間前干著急的來回踱著步。

    顧印泯的聲音傳來的時候,這個男人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那個半寸平頭。

    “沒有!”

    “兮兒……”

    聽到這,顧市長也開始煩躁的在那邊徘徊。

    兩個大男人,大早上的就在家里來來回回的踱步,看著殷詩琪都眼花了。

    “我說,你們這兩個大老爺們的,能不能給我安生一點?不就是孕吐么?你們兩個誰沒有見過!給我閃一邊去,來來回回踱步看的我心煩意亂的!”

    其實,殷詩琪也真的有些妒忌女兒了。

    有個老爸將她當成掌上明珠,一點苦都舍不得她受著已經很幸福了,現在竟然還來了個同樣屬性的老公。

    一個孕吐,就讓兩個男人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年底票子神馬的,最有愛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