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有手游吗:正文 第440章 掌捆凌母vs上陣父子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章節名:第440章掌捆凌母vs上陣父子兵!

    “你怎么會到這里?”

    從電梯里走出來的時候,蘇小妞便看清楚了站在這個自己公寓門前的女人。

    本來,還有些錯愕的,以為自己是看錯了。

    但很快的,蘇小妞的嘴角便勾起一抹諷刺弧度。

    聲東擊西!

    這一招,沒想到兩年過去了,她還運用的這么好。

    剛剛還在醫院里說的像是快死了一樣,現在就像是個沒事的人一樣站在她的公寓門前。

    用腳指頭想,斗智斗啊她在剛剛這出戲碼中擔任的角色。

    沒錯,這人就是剛剛護士打電話過來說的就像是快要嗝屁的凌母。

    可現在,人家換上了一身職業套裙,還有一雙高跟鞋之后,壓根就像是一個沒事的人一樣。

    這么大半夜的,她的精神狀態還真不錯。

    一點,都不像是病人。

    凌母在電梯口傳來了聲響的時候也抬頭望了過來。

    看清來人是蘇悠悠的時候,她便扳正了身子。

    一副大敵當前的感覺!

    有時候,蘇悠悠看到這老女人對自己的態度的時候,總感覺有些可笑。

    她蘇悠悠到底前世是不是挖了這個女人的墳墓,還是殺了她的愛人了,她至于每一次看到她蘇悠悠的時候都一副恨不得將她蘇悠悠給抽筋扒皮的感覺么?

    看了一眼蘇悠悠之后,她撥了撥自己兩鬢的發絲。

    其實,那里的頭發也沒多亂,不過是她不想在蘇悠悠的面前輸了架勢罷了。

    裝模作樣了好一陣子之后,她這才開口說:

    “我怎么在這里的不用你管,重要的是你要清楚我為什么來找你!”

    尖酸刻薄的腔調,仍舊和兩年前沒有什么區別。

    特別是那副傲慢的態度,一看就讓人恨不得沖上前抽她巴掌。

    可考慮到她現在的身體情況不準許,蘇小妞只能按耐下這沖動。

    “我不知道!沒事的話,趕緊回你的醫院去吧,別處在這嚇死人!”蘇悠悠不想和這尖酸刻薄的女人多說幾句話。那會讓她感覺是煎熬。

    于是,便徑自繞過凌母,從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鑰匙。

    只是在她即將將鑰匙給插入鑰匙孔的時候,突然而然有什么力道往自己的臉頰上招呼來了。

    先是一陣微涼的感覺,很快的又是響亮的巴掌。

    “啪……”

    因為始料未及,所以蘇小妞沒有能躲開。

    而凌母的這一巴掌,幾乎是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不止甩在蘇小妞的臉上,更讓她的重心偏移,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本來還握著的鑰匙,也被一下子丟到了遠處。

    那鑰匙被摔在地上的一時間,發出一陣叮鈴叮鈴的聲響。

    “你打我?”

    蘇小妞有些微怒。

    若不是因為自己現在有些感冒的癥狀,憑借凌母現在那點小心眼,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可因為她身體現在有些不舒服的關系,被她鉆了縫子。

    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蘇小妞感覺自己有些狼狽。

    因為摔在地上的時候,把她的高跟鞋的鞋跟給扭斷了。

    發現這一點,她站起來的時候索性將鞋子給脫了。

    光著腳板站在微涼的地面上,蘇小妞怒視著面前的老女人。

    而剛剛被這女人招呼過的臉頰上,已經泛起了一個掌印。

    即便是在有些昏暗的光線下,這個巴掌印仍舊非常的明顯。

    這可以看得出,剛剛凌母到底下了多大的力氣。

    而看到這樣的掌印,凌母可能不知道那有多疼。不然現在的她,也不會對著蘇悠悠這么笑著。

    “我打的就是你這樣的賤女人!”她雙手抱臂,一副看好戲的德行看著蘇悠悠。

    特別是看到她的臉頰上還有個大紅掌印的時候,她還頗為滿意的勾了勾唇。

    “我到底怎么個賤法了?”

    蘇悠悠的上前一步。

    凌母的個頭不高,但她很會穿高跟鞋。

    十幾公分的高跟鞋踩在身上,一下子讓她高出了好些。

    而蘇悠悠此刻因為脫下了高跟鞋,高度和穿著高跟鞋的凌母是差不多的。

    她上前的時候,也是和凌母平視著。

    但因為有些生氣的緣故,蘇小妞此刻微瞇起了雙眸。

    這樣的蘇悠悠,讓凌母沒感覺自己從高跟鞋上占到多大的優勢。

    “你倒是給我說說看,我到底是怎么個賤法了?”

    是的,蘇小妞這一刻真的生氣了。

    以前忍著這個老女人,因為她是凌二爺的母親,她蘇悠悠的婆婆。

    可現在呢?

    她還有什么理由忍著?

    兒媳婦?

    不!

    抱歉,那是過去式的。

    那是因為她是個病人,所以她蘇悠悠就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著讓著?

    放屁!

    這根本不足以成為理由!

    她蘇悠悠從小到大接收到的非議是不少,但她媽媽總教著她沒有必要動怒,能忍的時候則忍。

    但若是忍不了,那就真的抱歉了!

    她今兒個什么都沒做,憑什么讓這個老女人又打又罵的?

    她今兒個要是說出她蘇悠悠是個怎么賤法還好,但要是說不出,那就休怪她蘇悠悠不客氣了!

    凌二爺剛剛托人在旅館附近買給她的是一條連身裙,而外面套著一件米白色的風衣。

    風衣的腰身上,還有個同色系的帶子,可以當成腰帶。

    而慢步朝著凌母走去的時候,蘇小妞的手落在了這根腰帶上。

    因為是醫生的關系,蘇小妞的指甲上并沒有學著別人去弄那些亂七八糟的指甲彩繪??傷糾淳頭勰鄣鬧訃?,卻是最好的裝飾品。

    干凈而白皙的手指關節,靈活而生動。

    不然為什么每次凌二爺看到她這雙手的時候都不能自拔。

    而此刻,蘇小妞的這雙手也跟施了魔法似的,讓凌母目不轉睛的盯著。

    而蘇小妞就在她的注視之下,慢條斯理的抽出了自己腰身上的那根帶子,雙手將這根繩子拉平,在凌母的面前拉了又拉,扯了又扯。

    而盯著蘇小妞的這一副動作的時候,她的眼眸里第一次對這個女人露出了驚悚的神情。

    從蘇小妞第一次進入凌家開始,她一直都以為這個女人死皮賴臉的跟著她的兒子就是為了他們家的財產。所以,她也認定不管自己對她作出什么過分的事情,這個女人都只能全盤接受。

    所以,凌母一直都沒有怕過她。

    可今兒個對著她抽出了腰帶的蘇小妞,給她的感覺卻不是這樣。

    她明明沒有穿著鞋,可她每一步走來卻都能給她莫名的壓力。

    特別是她手上正拉扯的這條腰帶,這讓凌母感覺,她好像隨時都會用這條帶子要了自己的命。

    “不是說我賤么?快點給我說出個賤法來??!”

    蘇小妞的聲調,明顯的比之前又提高了些。

    那聲調,讓凌母有些怯場。

    不過到底是見過世面的,凌母知道在這個時候越是害怕的話,越是會占下風。

    所以,她再度揚起了頭顱,趾高氣昂的對著蘇小妞說:“你敢說,今天一整天你不是跟我的宸兒在一起?”

    “就算是,那又怎么證明我犯賤了?你是跟在我們后面去,看到我們做什么了?”聽著凌母的話,蘇小妞輕啟了紅唇。

    那雙巧手擺動著自己手上的腰帶的動作,仍舊沒有停住。

    說了這一番話之后,蘇小妞又頓了一下。

    再度抬起頭來的時候,她的嘴角還掛著一抹諷刺的弧度:“還是說,你還派了私家偵探跟在凌二爺的后面?”

    一番話下來,凌母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一直以來她都以為一個小小的婦產科醫生能懂什么事情?

    可當她所做的齷齪事都被蘇悠悠以另外的角度詮釋出來的時候,她意識到她之前好像小看了她……

    但敢做不敢當,又不是凌母的風格。

    清了清嗓子,順便按壓下自己所有的不安之后,她便開口:“是又怎么樣?”

    正因為這段時間蘇小妞頻繁出現,讓凌母有些不安。所以她在住院之后,便找了私家偵探。凌二爺要是離開不長時間,她也不會主動去過問私家偵探到底他和誰見面,又做了什么。

    而今晚,長時間等不到凌二爺的情況下,她只能找到私家偵探了。

    也正是從私家偵探那里,她得知了凌二爺和蘇小妞已經進了旅館。

    所以她才裝瘋賣傻的將旅館的號碼拿給護士,讓他們幫著她將凌二給騙回來。

    凌母也知道,騙得過別人,卻瞞不過自己的兒子。但她知道自己的兒子總會顧及她的幾分薄面,不揭穿她。所以,她才肆無忌憚。

    可沒想到,揭穿自己的,卻是她最為厭惡的蘇小妞?;蛐硎潛凰招℃さ幕案碳さ?,這一刻凌母的嗓子也不自覺提高了:

    “是你自己不知檢點,都已經離婚了還纏著我兒子做什么?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其實你就是巴不得我早一點死,然后就沒人攔著你和我們宸兒在一起。到時候,你就能再度順利進入我們凌家,得到我們凌氏的財產!”

    “凌氏的財產?你以為我會稀罕?我呸!”

    蘇小妞的整雙美目里,都透著她對凌母的不屑。

    可即便是這樣,凌母還是不相信:

    “你不稀罕?你要是不稀罕的話,你就不該繼續纏著我們的宸兒。你自己不要臉沒關系,可我們宸兒要,我們凌家要!賤,跟你媽一個樣,都下賤?!?br />
    “你說什么?”

    蘇悠悠怎么也都沒想到,她母親遠在千里之外的D市,還被自己給連累了?

    也正因為談及了她的母親,此刻蘇小妞的憤怒顯然已經打到了極點。

    前段時間和顧念兮一起剪的齊劉海,這段時間沒有怎么打理,變得有些過長了。而過長的劉海,也因為蘇小妞低垂著腦袋的關系,擋住了她那雙憤怒的眼。

    正因為這樣,凌母可能不知道此刻的蘇小妞到底有多憤怒,所以她才敢在她的面前一而再咋二三的挑釁著:“我罵你跟你罵一樣賤,我當初都說我不會同意這門婚事了,還死皮賴臉的讓你嫁過來算什么……”

    媽,對不起!

    對不起,當初她蘇悠悠一個人犯下的傻,還要讓您一起跟著背負。

    對不起,當初不該不聽您的話……

    對不起,就算離婚之后還要遷怒您跟著被媽。

    再也忍受不了這個老女人當著她蘇悠悠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連她的母親都跟著詆毀,蘇小妞揚起了手,照著凌母的臉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啪……”一個巴掌聲落下的時候,凌母不知道是被打的有些找不著北,還是沒想到蘇小妞會打她,總之這個時候的她明顯的呆住了。一雙眼眸,直勾勾的盯著蘇小妞看,顯然還無法接受面前的這個事實。

    “你……你打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凌母還沒有找回自己的聲音。

    一手捂著自己被蘇悠悠扇的老疼的臉頰,一手指著蘇悠悠。

    “是,我打你又怎么樣?”

    都說,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以前,不管她說什么,蘇悠悠都能忍則忍。

    可現在,她竟然在連她蘇悠悠的母親都給拉進來了,她又怎么忍得了?

    再說,這是公寓,又不是他們凌家大宅的單門獨院,她大半夜的在這里叫器,明兒個這里的鄰居還指不定背著她蘇悠悠怎么說她和她媽呢!

    她蘇悠悠的名聲已經搞臭了,她也不在意多臭幾分。

    可她媽媽不一樣。

    她媽媽一向自愛,雖然性子是潑辣了點,但街坊鄰居沒有一個人敢說她媽媽的不是!

    所以,蘇小妞決不準許這個老女人把她媽的名聲給搞臭。

    “蘇悠悠,你好大的膽子!你這個有爹生沒娘養的……”或許一輩子都不曾被人這么扇過巴掌,凌母覺得羞恥至極。

    再者,因為他們兩人在這兒鬧得動靜有些大,所以這住蘇悠悠周圍的兩戶人家都推開門出來看。

    有時候,人就是這么多事的。

    明明看到人家在吵架,也和你無關。

    但有那么些好事的人,就喜歡悄悄的躲在門口看著。

    凌母眼下已經發現了這邊對門上已經鉆出了兩個腦袋,那邊的暫時還不知道。

    而隨著看的人越是多,她便越是覺得丟人。

    她好歹也是凌氏集團的創始人,哪個人見面不想要和她攀親帶戚的。從來還沒有什么人敢在她的面前放什么狠話呢!可這蘇悠悠倒是好,竟然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將她給打了?

    這一刻,凌母變得有些瘋狂。

    她再度大聲的謾罵著,企圖用這樣的陣勢來贏過蘇小妞。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在她的耳邊響起。

    “啪……”

    抬頭的時候,凌母才發現蘇小妞又對著自己動手了。

    不過打的,并不是剛剛被扇的火辣辣的那邊臉頰,而是另一邊的。

    看著被自己再度扇了巴掌,連話都忘記該怎么說的凌母,蘇小妞第一次覺得,比起那張嘴巴來,還是拳頭比較有發言權。

    “你……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

    兩個巴掌,打的凌母有些惱火。

    這一刻,她再也顧不上她的那些所謂貴婦的高雅,跟個瘋婆子一樣沖上來就想要照著蘇悠悠的臉上扇過去。

    或許,先前的那一巴掌已經讓她嘗到了甜頭,所以她才敢想著三番兩次的打她蘇悠悠。

    可剛剛是因為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才讓凌母得逞了,可經過剛剛那一番的較量,現在的蘇小妞腦子已經徹底的清醒過來了。

    在德國能將好幾個男人給打趴下的考核成績,你認為現在的蘇小妞還是凌母所能打得起的么?

    在她的巴掌揮下來的那一刻,蘇小妞便握住了她的手腕。

    稍稍一用力,她便看到了凌母的臉因為疼痛而扭曲變形。

    “剛剛的第一巴掌,是還給你剛剛給我的那一巴掌,剛才的這一個,是因為你侮辱我的母親,所以我覺得這是禮尚往來,沒有什么不可!”

    盯著因為疼痛而開始泛起了霧氣的眼眸,蘇小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凌母的手就這樣被蘇悠悠拽在空中,有些狼狽,也很疼。但想要從蘇悠悠的手上掙脫下來的時候,她又看到蘇悠悠的對著她冷笑。

    那笑容,雖然她感覺和尋常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可不知道為什么,她看到這樣的蘇悠悠,背脊總是有些涼颼颼的。

    不好的念頭,開始充徹她的腦?!?br />
    “你……你想要對我做什么?”她問。

    問這話的時候,她看到蘇小妞在嘴角上的弧度又艷麗了幾分。

    而蘇小妞貌似沒有察覺到這個老女人似的,一手緊拽著她的手,另一手已經將剛剛從自己的風衣上抽下來的帶子,一點點的湊近凌母的手。

    “你要干什么?”

    “綁你!”

    “你這個瘋女人!你要是敢這么對我的話,看我……”

    凌母是典型的不撞南墻心不死的那種。

    即便現在這樣的情形,仍舊不肯放下一身囂張的氣焰。

    而蘇小妞這邊已經輕松的制服了她另一只準備掙扎的手,直接就將凌母的給捆在自己的懷中。

    很快,另一只手又嫻熟的將凌母的手給扭到了一起,然后就將腰帶捆在了她的手上。

    但這,還不是最終的效果。

    在凌母詫異蘇小妞真的如她所說的那般將自己給捆綁起來的時候,她又看到蘇小妞對著她后退的某個位置直接來了一腳,讓她跌坐在原地之后,順帶著將她剛剛綁著她手臂剩下的兩側繩子直接捆到了她的腳上。

    這下,凌母感覺自己真的就像是被捆粽子一樣,雙手手腳都動彈不得。

    蘇小妞把她都給捆起來了,這是準備要對她做什么?

    殺人,拋尸?

    這兩個想法占據了凌母的整個腦子,讓她惶恐的叫了起來:“來人啊,救命??!”

    可蘇小妞看了她一眼之后,又迅速的進了屋一趟,在她沒有將人給喊來之前,就也又出來了。

    而凌母看到的是進門之后手上多了一捆黑膠帶的蘇小妞。

    看著她已經扯開了一截膠帶朝著自己走來,凌母有些后恐的朝身后挪了挪。

    都已經被蘇小妞捆的手腳都不能動彈了,現在要是連嘴巴都給封上的話,到時候豈不是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不!

    她不傻!

    她絕對不會放棄最后一個得到救援的機會!

    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凌母再度扯開嗓子,準備來個驚天動地的咆哮。

    “救……”

    可就在她剛剛張嘴的一瞬間,蘇小妞直接將膠帶往她的嘴上一封,完事!

    “唔唔唔……”此刻,凌母本來的咆哮聲已經變成了各種支支吾吾,雖然還是有點吵,但比起先前的已經好了不少。

    做完了這些之后,蘇小妞拍了拍自己的雙手,打算回屋去。

    “小姐,您這樣做是不是有點……”

    有個和凌母差不多年紀的女人朝著蘇悠悠走了過來??囪郵親急傅繃枘傅乃悼?。

    而蘇小妞看到這個女人的第一時間,眉頭一挑。

    她可沒有忘記,這個老女人是前一段時間才搬來和她的兒子兒媳婦一起住。

    她的兒子兒媳婦感情是不錯,搬到這里住之后還時常手拉手去逛街。

    那女人的臉上,別提有多幸福了。

    連蘇悠悠看著,都小小的妒忌著。

    可自從這個老女人搬過來和他們一起住之后,她兒媳臉上的笑容是越來越少了。

    而且,他們的房子里還時不時傳出她和丈夫的爭吵聲。

    他的丈夫埋怨自己的妻子不能對待他的母親如同對待她的母親似的,甚至連個笑容都不愿意展露了。

    可蘇小妞卻知道,不是這樣的。

    因為有好幾次她下班回家的時候就撞見這個老女人對著她的妻子又是罵又是砸東西的。對于這樣的婆婆,哪個兒媳能真心展露笑容。

    所以,當眼下這老女人朝著蘇悠悠走過來的時候,蘇悠悠感覺這個女人的影子和凌母的重合了。

    “你想跟她一樣被我給捆起來?”

    蘇悠悠挑眉!

    她現在可沒有什么耐心,和這些整天虐待兒媳婦為樂的女人說話。

    “不是這樣的,我……”聽蘇悠悠的語氣不好,這老女人看樣子還想說些什么。

    可蘇悠悠卻用一句話,直接堵住了她的嘴:“若是不想和她一樣的話,最好給我閉嘴!”

    說完這一番話的時候,蘇小妞還不忘給附近開了門探出腦袋來看蘇悠悠的幾個人投去一注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

    那效果,和剛剛她的那一番話一樣明顯。

    于是,本來打算大半夜出來勸架的“好事者”都消了聲。

    而在這樣的情形下,那些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該散的散了,該睡覺的睡覺去。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蘇小妞,也緊跟著回了房,直接將房門鎖上。

    被留在原地的,只有被捆綁的連站都站不起來,話也說不出來的凌母……

    ——分割線——

    凌母以為,今晚自己注定要在這個樓道里窩一整個晚上。

    蘇小妞將她給捆了,又一整夜都不放人。

    而且最關鍵的是,她從進門之后就連一次出來看過都沒有。

    望著這夜晚的樓道,凌母縮了縮脖子。

    而就在凌母開始對這個陌生的樓道感到惶恐的時候,電梯口處“?!鋇囊簧?。

    有人來了!

    凌母發出一陣唔唔的求救聲。

    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大半夜到這里來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

    她詫異的看向兒子,老眼摩挲,似乎想要跟兒子傾訴一下自己今晚所遭受到的那些。

    可凌二爺看到她窩在地上,并且雙手被捆著的狼狽樣,卻是一點都不吃驚。

    看到這樣的母親,凌二爺并沒有直接撕開她的嘴,讓她吐露苦水,更沒有為她解開身上的繩子,只是半蹲下去將她給抱了起來。

    其實他趕到醫院之后的不久,知道母親是騙了自己,便無心去看她了。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一直想著蘇悠悠今晚跟自己說過的話。

    越想越是心煩氣躁,越想越是惱火。

    而就在這個時候,凌二爺接到了蘇小妞的電話。

    他以為,蘇小妞應該是想通了,想給他們之間多一次機會。

    可聽到蘇小妞電話里說到的母親現在在她公寓那邊的時候,他的心又涼了半截。

    母親將他找回去,又直接過來找蘇悠悠,好一個調虎離山之計。

    在這個節骨眼上去找蘇小妞,凌二爺自然猜想到他們肯定又大鬧了一場。

    而蘇小妞也和他坦誠,她扇了他媽兩個巴掌,現在還將她給綁著丟在門外。

    光是看到母親現在的狼狽樣,凌二爺也猜想得到剛剛他們到底爆發了什么激烈的沖突。

    可這些,凌二爺不怪蘇小妞。

    因為他知道,能讓蘇小妞發了這樣一頓脾氣的,他媽肯定又對人家做了什么過分事情了。

    從將母親抱起來開始,凌二爺便沒有看過懷中的她一眼,更沒有她被膠帶封著的那張嘴都在支支吾吾的說著什么。

    盯著那扇緊閉的大門,凌二爺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展露了現在這般無奈又無助的眼神。

    他,有很多話想要對蘇悠悠說。

    可不管多少的言語,最終唯一能說出口的,只有這么一句:“蘇小妞,對不起……”

    說完這一番話,他額的眼神是凌母從沒有看到過的失落,甚至比當初他在法庭上看到凌母讓人暴打了蘇小妞的視頻片段還要失落幾分。

    看著兒子的異常,凌母哼哼唧唧的又比手劃腳的說了一些,可凌二爺卻跟沒有聽到似的。

    再度用落寞的眼神看了一眼蘇悠悠那扇緊閉的大門之后,他便抱著凌母離開了。

    他的離開,看似簡單輕便。

    可任誰都看得出,此刻凌二爺步伐的沉重……

    ——分割線——

    這天的早上,發生了一件讓談參謀長一整天大好心情都煙消云散的事情。

    其實這件事情的起因很簡單。

    因為,這天的早上顧念兮接到了楚東籬的來電。

    楚東籬何許人士也?

    這貨是顧念兮的青梅竹馬,又是顧念兮的知心大哥,更是顧念兮堅實愛慕者。

    而對于談逸澤來說,這貨的身份只有一個——情敵!

    奶奶個熊的!

    老婆接到他的情敵的電話,有什么好慶幸的?

    于是,在聽到顧念兮興奮的喊出那一聲“東籬哥哥”的時候,一張老臉徹底的拉下來了。

    “你今天晚上的飛機么?好啊好啊,到時候我去機場接你!”

    楚東籬對于現在的顧念兮而言,不只是一個鄰居家大哥那么簡單。

    他更像是自己的兄長,而顧念兮也想要從男人的嘴里得到父親母親的消息。

    所以,聽到楚東籬要過來,顧念兮喜上眉梢,卻沒有注意到躺在她身邊的某個男人的臉色越來越沉……

    這楚四眼大清早擾人清夢不說,現在還變著法子又來拐騙他談逸澤的老婆?

    德行!

    他談逸澤要是能縱容這楚四眼和他老婆當著自己的面談情說愛的,那他就不是談逸澤了!

    當機立斷,談某人直接咸豬爪開始爬上顧念兮的腰身,準備來個翻云覆雨,隔著時空和距離,來給楚東籬制造驚濤駭浪。

    可人生,你永遠猜到的只有開頭,卻無法猜到結尾。

    談逸澤以為,顧念兮就是他一個人的。不管他怎么做,她都會隨他。

    可咸豬爪這才勾搭上顧念兮的腰身,就被她一掌給拍開了。

    雖然這顧念兮的力氣,落在他的手上跟撓癢癢的似的,也不疼??剎恢牢裁?,他感覺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被顧念兮給嫌棄了。

    心里頭,百般不是滋味。

    可談逸澤打死都不會承認,自己這是吃醋了。

    但一雙黑色眼眸里暗藏的怨念,已經將一個妒夫本質給淋漓盡致的展現了。

    可即便是這樣,顧念兮仍舊連正眼都沒有瞅他一眼,掐著電話繼續和電話那邊的楚東籬嘮嗑:

    “東籬哥哥,你這到A城來,是來公干的么?”

    對話仍舊在繼續,電話那邊的楚東籬不知道說了什么,惹得顧念兮淺笑連連。

    到最后,無計可施的談某人干脆將此刻還躲在小床里睡覺的聿寶寶給拎了起來。

    被自家老子拎起的聿寶寶一雙小手揉著自己惺忪的眼睛,那胖嘟嘟又有點小迷糊的樣子讓人很想親一口。

    等揉完了眼睛之后,聿寶寶準備扯開嗓子以此來表示自己被談參謀長弄醒的不滿之時,卻看到這個老男人對著自己使眼色,然后還故意壓低了聲音和他說:“哭?你還有時間哭?沒看到那個楚四眼都要把你媽給拐走了嗎?我告訴你,你現在要是有閑情在這里哭的話,到時候你媽真被人給拐跑了,你就別找我哭?!?br />
    談參謀長念念叨叨的,看樣子也正兒八經的。

    可聿寶寶還是看得清,這個老男人不過是在為自己拉同盟軍。

    這樣,勝算也比較大。

    見聿寶寶沒有繼續哭的沖動,這個男人又掃了一眼顧念兮那邊,然后教唆著:“去,跟你媽說,你肚子餓了!”

    說著,談參謀長還真的將這個小不點放到了地上。

    好吧,其實他就是認定了,這顧念兮對于自家兒子沒有什么辦法。

    他的想法是讓兒子沖鋒陷陣,然后自己再順便過去搗亂一下。

    這樣一來二去,什么楚四眼的都要靠邊站了。

    可這聿寶寶有些不給力,盯著自家媽媽窩在那邊講電話講的風生水起的,這小家伙有些怯怯的掃了談逸澤一眼。

    那意思像是在問談逸澤:談參謀長,你確定我老媽講的這么開心讓我去破壞她不會打我小屁屁?

    談逸澤估計是狠了心要這小祖宗去當前鋒,眉頭一挑干凈利落的示意著:別擔心,你媽要是真的打你,老子替你扛著就是了!

    聿寶寶看著自家老子連著慫恿自己的樣子,只能灰頭灰臉的上前了。

    誰讓他家談參謀長在外面威震四方,在家是個妻奴呢!

    老婆的話,跟圣旨似的。

    聿寶寶在心里,又狠狠的將這個老男人狠狠的唾棄了一遍之后,再湊到顧念兮的跟前。

    “媽……”

    聿寶寶天真的童音,具有無人能及的殺傷力。

    不出談逸澤的預料,聿寶寶的待遇果真比自己好。

    “怎么了?”

    這會兒顧念兮手上雖然還抓著電話,但已經一手將聿寶寶給抱上床了,讓那小家伙窩在自己的懷中。

    這比他談逸澤在身邊軟磨硬泡了長時間,連個腰都不給抓好了幾千幾萬倍呢!

    “媽……肚肚……”

    聿寶寶學著談參謀長剛剛那個樣,戳了戳自己的小肚子。

    “餓了?沒事,讓談參謀長帶你下去吃飯!”說完了這話,還對著談逸澤揮了揮手,示意他過去。

    談逸澤趕緊又在暗地里教唆兒子抱著顧念兮。

    現在這是關鍵的時候,他談逸澤哪能就這樣離開陣地,到時候豈不是連敵情都沒辦法測探到?

    聿寶寶一直都是很聽談參謀長的話的孩子,這一被教唆幾直接抱著顧念兮的腰,將小腦袋埋在顧念兮的懷中:“媽……”

    果然,對于聿寶寶難得一見的撒嬌,顧念兮是最扛不住的。

    尋常這小家伙淘氣的很,一醒來就滿屋子亂跑,什么時候能會乖乖的呆在你懷中等你來哄?

    在說了,這臭小子生下來就和他爸親。

    就算要撒嬌,他一般也只會窩在談參謀長的懷中撒嬌。

    今兒個難得在自己的懷中撒嬌,顧念兮當然十分珍惜了?

    這會兒,也顧不上和楚東籬嘮嗑了。抱著看上去真的跟餓壞了似的的小寶貝親了一口,便和電話那邊的楚東籬說:“東籬哥哥,我兒子餓了我要帶他下去吃飯。咱們還是等晚上見面的時候再聊個夠吧,先這樣了!”

    談逸澤如愿以償的看到顧念兮掛斷電話的一幕。

    可隨之而來的另一幕,讓這個男人又瞬間炸毛了。

    他只考慮著怎么盡快讓顧念兮結束和楚四眼的對話,卻沒想到他家里也有個潛藏的“情敵”。

    你看,這聿寶寶現在直接就窩在顧念兮的懷中,將圓溜溜的腦袋埋在顧念兮的胸口處!

    靠!

    談參謀長一看,渾身上下都冒著火藥味。

    那是他談逸澤的地盤!

    這小家伙竟然當中叛變?

    談某人的醋缸子便在這一天的清晨摔的個四分五裂!

    一頓早餐,整張臉拉的老長。

    特別是每每掃向這窩在顧念兮懷中等待她喂飯的聿寶寶的時候,某男人的臉拉得更長。

    “小澤,你今兒個怎么不多吃一點?”

    看著談逸澤啃了八個大饅頭之后站起來,談老爺子也有些不明所以。

    “不吃了!”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還惡狠狠的看了聿寶寶一樣。

    好個臭小子,讓他幫忙他竟然叛變了,待會兒看他談逸澤怎么收拾他!

    可某個完全察覺不到危險臨近的小孩,仍舊對著媽媽張著小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米粥。

    而談逸澤在這小家伙吃飯的時候,也一直呆在邊上。

    看到這小家伙終于將一碗粥喝進去了,他正想著把這小子送到院子里去,讓二黃帶著他跑跑,有助于消化,沒想到這臭小子竟然還嚷嚷著還想吃。

    尋??吹蕉酉氤遠?,談逸澤自然是鼓勵他多吃一點,長得壯也好帶。

    今兒個,看著兒子呆在顧念兮懷中嗷嗷的喊著要吃的,他的心里醋浪滔天。

    最終按耐不住火氣的談參謀長,只是迅速的將兒子從顧念兮的懷中提出來,直接塞進了談老爺子的懷中,順便將他剛剛喊著又要來的半碗粥送到談老爺子的手上之后,就拉著顧念兮朝著樓上走去。

    這一路上,顧念兮有些不明所以不肯走。

    談逸澤索性也不勸了,直接一手將她扛上了肩頭,就雄赳赳氣昂昂的朝著樓上走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聿寶寶扁了扁小嘴,好像在用這無聲的小舉動怒斥談參謀長過河拆橋……

    ——分割線——

    “談參謀長,今兒個下班的挺早的?”

    這天晚上,顧念兮穿上了前一陣子樂悠服裝送來樣品,一身包臀連身裙,白底加手工繡制的碎花,清新又脫俗。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段,光是看著就令人產生歪念。

    這款衣服是當即熱賣款式,剛出來就拋售一空了。

    不過這衣服送來之后,顧念兮就一直掛在衣柜里沒拿出來穿過。

    其實不是不喜歡,而是她上班的時間比較多,一般都穿A字裙搭配小西裝,這樣顯得比較干練。

    而這衣服,太小女人了,只適合在休閑娛樂的時候穿著。

    顧念兮換上這一身衣服的時候,又開始各種糾結了。

    其實不是這衣服不好,而是她的脖子上各種小紅點點。這圓領的衣服,駕馭不住。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此刻還在一邊咬牙切齒的看著顧念兮對著鏡子裝扮。

    好吧,尋常這個時間點他談逸澤可能還留在訓練場上。

    但今兒個……

    只要一想到顧念兮要跟楚四眼見面,他的心里就各種不是滋味。

    急匆匆趕回來的時候,他就見到顧念兮穿著這一條修身裙子對著鏡子“搔首弄姿”!

    好吧,其實也不是搔首弄姿,就是顧念兮照了照鏡子之后覺得脖子上這些早上談某人故意留下來的痕跡太過于明顯,于是拿了根絲巾在綁著,企圖將這羞人的痕跡給遮掩起來。

    而這一舉動落在談參謀長的心里,就各種不是滋味。

    為什么偏偏要將這玩意給遮起來?

    放這樣,不是挺好的?

    說實話,今天早上他也是為了讓她帶著這個痕跡到楚四眼的面前晃悠,以此宣布自己的占有權。不然的話,他白天那么大費周章的為的是什么?

    心里有一股子怨氣在,他心里只搗鼓著。

    可他知道,此刻表現出自己的怒意,只會自亂陣腳。

    強壓住心里的火氣,這男人深深的看了她身上的裝扮之后,丟出這么一句話:

    “這天都黑了,裹著個浴巾準備上哪兒去?”

    “咳咳……”

    不愧是有當外交官潛能的談參謀長,一句話就直接將顧念兮給嗆了個半死。

    做什么叫做裹著個浴巾?

    她這明明是一件無袖包臀裙,好不?

    待會兒,上面還要套上一件小外套的。

    可怎么到談參謀長的嘴里,她就跟沒穿衣服似的?

    “老公,早上不是跟你說了嗎?東籬哥哥要過這邊看一下咱們兩個城市的合作項目,順便過來看看我。哦對了,他還要給我捎上我媽做的好吃的!”

    怕這個男人直接摔爛了醋壇子不讓她去機場,顧念兮好言解釋著。

    可這話落在談逸澤的心里,仍舊是各種對楚東籬的詆毀!

    那個楚四眼帶東西過來就怎么樣?

    在談逸澤看來,那不過是楚四眼的一種障眼法。

    不就是借著帶東西的名義,將顧念兮給騙過去,然后趁著他談逸澤不在顧念兮身邊,各種哄騙,各種……

    “讓咱媽把東西快遞過來不就好了,何必勞煩楚書記?”

    看看,這真的就是人家外交官的腔調。

    明明在心里將對方咒罵了個半死,可開口還是一口一個“楚書記”的,多動聽?

    “不一樣,里面有些是必須裝在玻璃罐里面的,要是摔碎了就可惜了!”一邊安撫著酸溜溜的談參謀長,顧念兮又說:“好了,時間真的差不多了。你先去洗個澡,我去廚房里給你熱個菜?!?br />
    說著,顧念兮便推開了談逸澤,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傳來了這男人的叫器聲:

    “顧念兮,別在我的面前放煙霧彈。想要趁著我洗澡的時候溜之大吉,去機場見四眼,我告訴你沒門!”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