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活动模式如何打开:正文 第422章 求婚VS凌二爺深情一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兮兮,你沒事吧?”

    跟著顧念兮到洗手間的時候,洗手間的門已經被關上了。

    不過光聽里面的聲響,談逸澤知道顧念兮吐了。

    “兮兮?”

    沒有得到回答的談逸澤準備推開洗手間的門闖進去。

    可門內的人兒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他要做什么,在他要推門之前就說:“老公,不要進來!”

    她吐的有些狼狽的模樣,可不想要被人看到。

    說完這話,她還倔著將洗手間的門給反鎖起來。

    “你這到底是怎么了?”手拉門把,沒有成功推開門的談某人在外面急的團團轉。

    要是按照他在部隊里的脾氣,早就直接踹門跟進去了。

    可沒有辦法,他手上還提著個小屁孩呢!

    要把孩子給嚇壞了,顧念兮待會兒肯定和他急。

    但要這么放任著那丫頭在洗手間里一個人呆著,他不放心。

    這來來回回的,談逸澤都不知道在這洗手間里踱步走了多少回合了。

    他和自己保證,要是再過個五秒鐘里面沒有動靜的話,他一定將洗手間的門給踹開。到時候,他可不管會不會嚇到誰了!

    只是在談逸澤做完這個決定的時候,洗手間里傳來了沖水的聲音,而很快的洗手間的門給從里面打開了。

    從洗手間里走出來的顧念兮,整張臉跟白紙一樣。

    “這怎么了這是?”談逸澤現在也顧不上手上的淘氣包了,直接將這孩子放在地上之后,就急匆匆上前,將女人攬進自己的懷中。

    “沒事,剛剛本來就在試試魚煮熟了沒有,可能是有點生了,吃著就反胃了!”看到身邊的男人正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顧念兮又說了:“我沒事了,吐完了反倒輕松了!”

    “不行,待會兒讓老胡上咱們家來一趟!”

    她的臉色真的很蒼白,讓他落在她腰身上的手不自覺的收緊了。

    “沒事!就吃了有點生的東西不大適應而已,又不是多大的事情,待會兒讓胡伯伯看了笑話?!焙吞敢菰笏禱暗氖焙?,顧念兮感覺到自己的小腿上好像有那么個東西在順勢往上爬。

    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她家聿寶寶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正順著她的腿往上爬,估計是將她顧念兮給當成一棵樹了。

    “喲,我的寶貝什么時候來的?怎么弄的臟兮兮的?”不管在怎樣的情形下,看到聿寶寶的那張小臉,顧念兮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彎下身將這個滿臉都是泥巴的小壞蛋給抱起來,顧念兮給他輕輕的拍了幾下身子,讓本來粘在身上的泥巴掉下。

    這小淘氣自從會走路,每天都能在院子里玩的跟個泥人似的。

    有時候,還在院子里和二黃打架。弄得整個小身子都是狗毛和草。

    “還是先讓老胡來看看吧!”

    不過相對于顧念兮對他們家聿寶寶的重視,談參謀長則比較重視自己的老婆。

    聿寶寶又不是女孩子,丟泥巴里都成。

    再說了,找了媳婦的兒子跟潑出去的水是沒有區別的。

    到時候老了,還不是只有老婆會陪在他談逸澤的身邊?

    他談逸澤不疼媳婦,難道還能指望別人來疼她?

    將這個整個臉都臟兮兮的小壞蛋拽回到自己的手里,省得他將渾身的泥巴弄到顧念兮的身上之后,談逸澤又說:“你媽不舒服,給老子安分點!”

    談參謀長的話就是命令。

    聿寶寶雖然還想要找媽媽玩下,可礙于在爸爸的懷中,他不敢做聲了。

    “他是孩子,別嚇壞他?!?br />
    “一點點聲響要是嚇壞的話,那不是跟娘們似的?”兒子得糙著養,這是談參謀長一貫的主張。

    “來,跟我先上去休息一下,我順便給老胡打電話!”

    顯然,聿寶寶來搗蛋,都沒有讓談參謀長的話題從這兒上面轉開。

    “我真的沒事,用不著小題大做!我現在還要去廚房里幫著劉嫂將餐桌收拾一下?!?br />
    說著,顧念兮就要朝著廚房里走。

    要不是被談逸澤一手給拉了回來的話。

    “真的沒事?”

    “沒事,你看看我現在像是個有事的人么?”

    吐完休息了一下之后,她現在又是精神百倍的。

    看著她明顯比之前紅潤了不少的臉蛋,談逸澤也納悶了。

    明明剛剛吐得那么難受,怎么現在又跟個沒事的人一樣?

    這到底怎么回事?

    難不成,兮兮又有了?

    這情況,還真的和當初她懷著孩子的時候如出一轍。

    但談逸澤沒有問出個所以然來的時候,顧念兮已經溜進了廚房了……

    ——分割線——

    “蘇小妞,你家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棺材見了忘記蓋的凌二爺回來了,趕緊出來迎接一下!”

    凌二爺的自戀傾向,那是誰都有目共睹的。

    你看,這剛從外面回來,這男人就像是那個國家的大領導人到了這邊似的,一邊招呼著,像是恨不得蘇小妞搗鼓出一個歡迎大隊前去迎接他。

    而對于這個男人在這個公寓弄出來的動靜,其實在這邊的住戶最近幾天也都熟悉了。

    每次這男人回到這房子的時候,這個家里都要吵吵鬧鬧上好一陣子。

    不過任誰,都非常羨慕住在這里的一對。

    不是他們男俊女靚,而是住這房子里給人的溫馨。

    “吵死了?我說你每天回來用得著跟個打喇叭似的到處廣播么?”

    蘇悠悠正側靠在沙發上用IPAD看小說,現在正看到激情處,正隨著筆者的營造出來的意境,想象著那美好的一幕。

    可這男人,卻硬生生的用這破嗓子將她蘇悠悠從美好的幻影中給拉出來,讓她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你凌二爺可不是小喇叭,就算是這類型的玩意,我也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家庭組合音響!”臭美了一陣子之后,凌二爺趕緊將自己路上去超市買回來的新鮮蔬菜和肉類的東西放進冰箱。

    這是他剛剛特意繞去大超市買的。

    肉和菜,都是最新鮮的。

    看著他挑菜的認真樣,連買菜的大嫂都說嫁給他凌二爺的女人以后會非常的幸福。

    其實,凌二爺也壓根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每天都折騰在來回超市的路上。

    而且,每次做出來的菜又不是會得到蘇小妞的贊美。你想想,蘇小妞的那德行還能說出什么美言來?

    就算好吃,她也是照樣罵的狗血淋頭的。

    雖然說,有時候他凌二爺做的還有些難吃。

    可就算被蘇小妞這么對待,凌二爺還是每天屁顛屁顛的為了這個女人起早貪黑的。

    而這也讓這男人開始明白,為什么別人都說愛上一個人,便是犯賤的開始。

    你看看,他凌二爺現在這都犯賤成什么德行了?

    若是五年前有人告訴他凌二爺,他有朝一日為了一個女人犯賤到現在這樣,他打死都不會相信。

    將新鮮的蔬菜都放進冰箱里之后,凌二爺又屁顛屁顛的跑到蘇小妞的身邊,將她剛剛洗完澡還帶著沐浴露的清香的身子給攬進自己的懷中來。

    “蘇小妞,你真香!”話畢的時候,凌二爺順利的在蘇小妞的唇兒上成功的偷吻了下。

    可這也導致了,他的腹部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

    這蘇小妞的拳頭,可絕對不是花拳繡腿,那是真的疼。

    可凌二爺卻還是覺得,一個拳頭和偷香成功,還是他凌二爺比較劃算。

    “蘇小妞,我今晚上買了點你最喜歡吃的蝦餃,待會兒蒸給你吃!”

    明明挨了個拳頭,可凌二爺的心里跟塞了棉花似的膨脹著,滿足著。

    “去去去,姐姐最近不喜歡吃蝦餃。跟你這德行似的,一看就惡心!”

    將又死皮賴臉的湊到自己的脖子上準備偷吻的男人的臉給推開之后,蘇小妞背過身去,繼續端著IPAD看小說。

    “我哪里惡心?你看你二爺我帥氣年輕,要是我愿意的話,國內十大杰出青年肯定也有你二爺的名字!”

    某男人不死心,繼續窩在蘇小妞的背后說著。

    只是這么說著還不算,凌二爺索性將手從背后環住了蘇小妞的身子,讓她輕輕的往懷中帶,讓她看在自己的身上看書,這樣舒服一點。

    本來這么坐著就不是很舒服,不過現在還有一個人肉墊子,享受著這難得的舒適時光的蘇小妞倒也沒有拒絕。

    “就你這年紀還年輕?都三十好幾了!去參加十大老年人杰出獎沒準還行!”

    蘇小妞打擊人的本事,從來都這么好。

    其實聽著蘇小妞說他凌二爺的年紀上去了,凌二爺的心情不是很好。

    因為這在他看來,蘇小妞在嫌棄他老了。

    若是以前,這凌二爺肯定因為心里頭的那股子不服氣,便開始調戲蘇小妞:“老子老了?要不要見識一下老子的能耐?”

    然后,不管蘇小妞的回答是怎樣的,他凌二爺一定會將蘇小妞推到,然后狠狠的收拾上一頓,看她以后還敢嫌不嫌棄他凌二爺的年紀。

    可這一次,凌二爺沒有。

    因為,這對凌二爺而言,也是一個契機。

    將放在蘇小妞的腰身上的手微微收緊了一些之后,凌二爺再度開口:“蘇小妞,你也知道我現在年紀上去了。同個年齡層次,你看談老大和老三他們,雖然也是響應黨的號召,晚生晚育。但他們的孩子都已經會走路了。咱倆要是再不抓緊點將孩子的事情給辦了,就要落伍了!到時候他們的孩子都會出去打醬油了,我們的孩子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

    以前,凌二爺確實還沒有想到這孩子的問題。

    就算當初和蘇小妞結婚的那一陣子,他也沒有想過。

    那個時候的他,根本還弄不懂婚姻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懂得,孩子對自己來說又有什么意義。

    一直到,聽到蘇小妞流產了,一直到他和蘇小妞離婚了。

    以前那些所不明白的事情,現在通通明白了。

    正因為懂了這些,所以現在的凌二爺也更加珍惜蘇小妞。

    而今兒個的這話,其實你也可以理解為,凌二爺在變相的和蘇小妞求婚。

    但磨了半天嘴皮子呢,這蘇小妞卻連一點反映都沒有。

    “蘇小妞?”

    第一句,沒有得到蘇小妞的回答。

    “蘇小妞,老子在跟你求婚呢!你不會連屁都不放一個吧?”

    又是一句。

    不過這將求婚進行的這么粗俗猥瑣的,凌二爺是迄今而至的頭一個。

    可就算這樣,前方坐著的女人還是連一丁點的反映都不給。

    見這情形,凌二爺愣了。

    靠,這蘇小妞到底在看啥玩意,竟然搞的這么專心?

    讓他凌二爺的求婚,都搞的像是在自編自導自演似的。

    但將窩在自己懷中的蘇小妞再度往懷中一帶,凌二爺才發現這貨……

    看到懷中這女人的德行,凌二爺的嘴角抽了抽。

    敢情,他凌二爺剛剛真的是在對牛彈琴了。

    他在這邊求婚的不知道有多激烈呢,這蘇小妞倒是好,窩在他的懷中睡的個口水四濺。

    有那么一瞬間,凌二爺真的有種沖動,想要將懷中這個女人給活活掐死算了。

    可看著她的倦容,他最終只是輕輕的撫了撫她的臉蛋,在她的額頭上親吻了下,無奈的嘆息過后就將她打橫抱起,送入了臥室中。

    將蘇小妞放在床的正中央,又給她蓋好了被子只i后,凌二爺這才躡手躡腳的離開。

    這個時間點,該給蘇小妞準備吃的了。

    不然,憑著他凌二爺的手藝,都到要忙活到幾個鐘頭之后才能作出一頓能吃的東西。

    只是離去的男人并不知道,在他剛剛走出這個房間的時候,原本雙眼緊閉的女人,在這個時候悠然睜開雙眼……

    蘇小妞承認,自己剛剛已經昏昏欲睡。

    但有兩個字,讓她的腦子瞬間清醒了過來。

    那兩字——

    求婚……

    ——分割線——

    這日,談逸澤回到軍區的第一天,和小劉正面相撞上了。

    抱著一大疊資料的小劉,此刻看上去眼眶深陷。雖然長年累月的訓練,讓他們這群人的皮膚已經黝黑的不似常人。

    可即便是這樣,仍舊能看得出他眼圈里那不正常的色彩。

    一陣子不見的小劉,現在憔悴的不像樣。

    連白頭發,也貌似在這個時候跑出來湊熱鬧,讓他看上去簡直比實際年齡蒼老了幾分。

    從那次圍剿毒梟,代號“008”的行動中順利脫險回來之后,小劉晉升了一個級別。

    而且因為這次他在遇到突襲的時候順利的將幾個兄弟給帶回到部隊來,被記了一個三等功。

    只是表彰大會以后,小劉每天都悶悶不樂的。

    本來想要趁著談參謀長在家休假幾天能偷偷閑的部隊里的弟兄,也暫時由他代為“照看”。

    只是被小劉這一番照看下來,這訓練任務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還比之前多了好些。

    折騰的這些兵蛋子,每個臉上都掛著憋屈。

    直到今兒個見到談參謀長的身影正式出現在訓練場上,這些兵蛋子們各個都樂了。

    以前他們都覺得他們的談參謀長有些不近人情,可現在每個看到他的面容的時候,都覺得特他媽的親切。

    比起小劉那訓練,他們還是比較喜歡談參謀長魔鬼式的訓練。

    最起碼,這談參謀長的訓練雖然嚴厲,但還不至于要了人命。

    可小劉一旦訓練起來,就將人命都給拋到后腦勺去了。

    折騰了這么一段時間,弟兄們都給嚇怕了。

    這見到談參謀長回來,每個都樂不思蜀。

    可這些兵蛋子們,貌似都沒有察覺到這兩人碰面的詭異氣氛。

    “談參謀長……”

    小劉對著他敬了個軍禮。

    談逸澤也只是淡淡的點了個頭。

    要是換成是尋常,生離死別之后的第一次碰面,肯定不會這么的平淡。

    要說不準,談逸澤還會將小劉給帶回家里,然后讓家里的人給弄一些好菜,哥倆好好的喝喝酒好好的嘮嘮嗑。

    可這一次,兩人之間的那股子疏遠,已經尤為明顯了。

    但這兵蛋子畢竟都是剛剛踏出社會的第一步,壓根就不懂這樣的變化到底為何。

    談逸澤也不做聲,黑眸子忽明忽暗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或者,你也可以說成,其實這個男人應該是在等待著什么。

    而在這樣的時候,小劉又是以極其嘹亮的嗓音喊著:“報告!”

    “說!”

    談逸澤的聲音,很淡。

    “談參謀長,這次您沒有回來之前我帶著弟兄,是姚參謀長的意思。我想說現在您回來了,弟兄們還是希望由您來領導!”

    小劉的一句話,深的這兵蛋子的心。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會心的笑。

    其實吧,兵蛋子還在納悶一個問題。

    他們雖然都不喜歡小劉在帶隊,但沒有一個敢當面和小劉作對,或是提出反抗的。

    可偏偏,人家小劉還是給看出來了。

    而小劉,也從始至終沒有表現出多大的反映。

    這還用得著他們這群人說么?

    光看著他們平常訓練的時候頂著個苦瓜臉,他要看不出來還真難了。

    再說了,他剛剛就只是提一下,你看看他們各個都跟不知道在路上撿了多少錢似的。

    “知道了,我一會兒安排!”

    談逸澤又隨口應了一句。

    看著他冷漠的眼神,小劉的喉結滾動了好幾下,但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出來。

    “聽我口令,全體都有,稍息,立正……”

    談逸澤又再一次站在了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歡的訓練崗位上。

    給弟兄們布置好今兒個的訓練任務之后,這男人也跟著弟兄們在熱身,看樣子是打算和弟兄們一起訓練了。

    只是他剛剛復原,這個時候就加入訓練,這真的沒有問題么?

    小劉也帶著兵哥的直爽。

    心里有什么話,就說了,也不攆著藏著。

    “談參謀長,你現在就要開始訓練了么?您的身子……”

    其實,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小劉本來就沒奢望談逸澤還能回答他的話,畢竟之前他對他做了那樣的事兒來。

    但出乎他的預料的是,談逸澤淡淡掃了他一眼之后,輕啟薄唇:“沒事兒,太久沒回活動了,再不動動都要發霉了!”

    在家的時候,顧念兮管得嚴。其實他也知道顧念兮那是關心他,怕他又把傷口給弄疼了。

    可這些對于談逸澤而言,還真的有些小題大做了。

    畢竟,他談逸澤的恢復能力那是尋常人比得上的么?

    本來他就是個耐不住閑的主兒,每天都要蹦蹦跳跳的渾身才舒坦??稍詮四鈀獾難燮さ紫?,弄個啞鈴都要跟偷雞摸狗似的。

    雖然渾身近段時間渾身上下沒有訓練都有些癢癢的,但在顧念兮的眼皮底下他也只能乖乖的服從了。誰讓他談逸澤就是拗不過這個小嬌妻?

    但現在好不容易回到這訓練場上,要不好好把握一下機會,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掃了一眼此刻差異在原地的小劉,談逸澤看到一個詫異在原地的人。

    “等會結束了,你到我辦公室里來一趟!”

    隨著弟兄們出發之后,談逸澤也跟著出發了。

    只是這男人臨走時留下的這話,卻讓原本也打算跟著他們一起去訓練的小劉呆愣在原地。

    掃了一眼那個男人離去的身影,小劉又看了看自己的軍靴,最終所有的情緒,都化成這個苦澀的弧度……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最后,小劉將無限惆悵的眼神,落在了不遠處操練場上的旗桿上……

    ——分割線——

    蘇小妞的臉色不太好,因為今兒個她被通知,她的休假取消了。

    本來還打算趁著這休假的時候回一趟家里的,沒想到被這凌二爺一耽擱,索性連回去也不用了。

    其實,蘇小妞也大致的知道,她這次回不了家都是誰在背后作梗。

    除了那個狡猾的凌二爺,還能有誰?

    這天早上,蘇小妞被人從被窩里提著出來,然后往嘴巴里塞了牙刷,洗簌完畢之后又往嘴巴里塞了早餐,一直到被送到醫院門口的時候,蘇小妞的嘴里還是振振有詞的。

    但蘇小妞的聲音,壓得老底。

    她可不傻,這凌二爺明顯就是她現在所在的醫院的幕后大老板。

    當著老板的面說他的壞話,那還想要混飯吃么?

    但明著不能罵他,但不代表在背地里還不能說他了。

    于是,這個女人這一路上都在罵著。

    這凌二爺雖然沒有聽清楚這蘇小妞嘴里都在罵些什么,但大致都清楚這個女人其實就是在罵他。

    可這個男人,也沒有表現出半點被罵的傷心或是失落什么的,倒是一職樂呵呵的傻笑著。

    其實,從那日將假的凌二爺給送走之后,他這個真人物也只能回到工作崗位上了。

    幾天來,非但要將前一陣子那個混賬在位置上做出來的那些不合常理的東西給整理了,還要將凌耀留下來的那個爛攤子收拾了。

    忙的,可以說是團團轉。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凌二爺發現將蘇小妞給送回家也不實際。

    這一陣子他一旦忙起來,會跟個陀螺似的,連一丁點的休息時間都沒有。

    要是這么放任蘇小妞回到D市的話,到時候這小妞玩瘋了,要是不想回來,他豈不是連空閑的時間去將她帶回來都沒有?

    于是,想清楚了這些的凌二爺不敢冒這個險。

    所以,他自私的決定讓蘇小妞留下來。

    至于蘇小妞想要回家,還是等以后他在償還她。

    而眼下,最緊要的還是安撫好蘇小妞這顆受傷了的心靈。

    “蘇小妞,你怎么了?”二爺特意送上閃亮亮的笑臉,迎合蘇小妞對美男的需求。

    但很明顯的是,蘇小妞對這次他的美男計并不感冒。

    你覺得,他兩都已經滾過那么多次床單了,彼此還有什么新鮮感么?

    這個想法還沒有在腦子里耽擱多久,身后一爪子就爬上來,將蘇小妞幫著的安全帶給解開了。

    不知道凌二爺是不是故意的。

    在他給蘇小妞解開這安全帶的時候,他的指尖若有似無的掠過蘇小妞的高聳。

    因為要給她解開安全帶的關系,所以這男人也湊得有些近。

    或者應該說,是故意湊的有些近。

    你看現在,他的唇兒都要貼上了她的耳朵了,這還能不近?

    從他鼻翼間呼出來的熱氣,也若有似無的撩動著蘇小妞的神經,讓她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好吧,雖然滾了那么多次床單,但蘇小妞承認,對于凌二爺這一絕色美男,她還真的有些把持不??!

    趁著這個男人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蘇小妞趕緊將他的爪子給拍開。

    當然,連帶著還有凌二爺帶著猥瑣笑容的那張臉。

    不過抓著凌二爺臉的那一爪子力道用的有些大了。

    你看看凌二爺臉上的紅痕就知道,蘇小妞剛剛用了多少勁兒了。

    看著凌二爺揉著自己發疼的臉,蘇小妞其實也有些愧疚的。

    其實,她怕自己再不推開這個男人,怕是要霸王硬上弓了!

    “蘇小妞,你就這么對待你二爺么?好歹你二爺也是一花樣美男,你要是給摧殘壞了,以后后悔的可是你!”

    凌二爺對著鏡子,看著自己剛剛被蘇小妞抓出來的痕跡。

    還好,蘇小妞沒有用指甲抓,而是一不小心刮得有些大了。

    “還三十好幾的人了還要意思自稱說是花樣美男?都快要進入更年期了!”

    特么不屑的丟下這一句之后,蘇小妞還是抓過他的臉,從自己的包包里找來自己隨身攜帶的藥膏,輕輕的給他擦上。

    “蘇小妞,你的心里其實就是有你二爺的。別那么悶騷,成不?”

    看著蘇小妞因為要給自己上藥而近在咫尺的臉蛋,凌二爺感覺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就亮了許多。

    特別是看著蘇小妞那張微酣的唇兒,凌二爺這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

    吻上去!

    他的心在和自己叫器著。

    凌二爺決定順從自己的心,免得委屈了它之時,腦門上又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

    “還特么想毀容是吧?都不看看這兩年都成了腌黃瓜了,還好意思在你姑奶奶面前賣弄風騷?”藥上好了蘇小妞開始收拾著自己的工具,準備下車。

    這已經到了醫院大門對面了,蘇小妞并沒有打算讓這個男人直接將自己送到醫院里。

    雖然她和凌二爺之間的傳言已經滿天飛了,但她還是不想在自己的光輝史上再添一筆。

    而聽著蘇小妞剛剛那段話的凌二爺心里其實忒不是滋味。

    “蘇小妞,你意思是我這兩天長丑了?”

    此刻,男人的眸子里略帶委屈。

    其實他還覺得自己跟以前差不多,他就是不明白了為什么到蘇小妞的嘴巴里,自己就連得瑟一下的資本都沒有了。

    “聽得懂就好,姐姐不打算對你實施二次傷害!”

    說著,蘇小妞抓著自己剛剛整理好的寶寶,打算跳下車子。

    但爪子卻在下一秒被拽了回去,而且這拉扯的力度有些大,讓蘇小妞這一滾都直接躺下了。

    腦袋枕在這個男人大腿上,而身子也有大半個被這個男人抱著。

    看著那男人落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蘇小妞嘴角抽了抽。

    “喂喂喂!姐姐都日行一善,不打擊報復你這個更年期老男人了,你還想怎么著?難不成,你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非禮你姐姐不成?”

    其實吧,蘇小妞就是看到自己現在這個姿勢極為不雅,所以想要躲避這尷尬罷了。

    可這話男人貌似給當真了。

    看著蘇小妞那躺在自己大腿上小臉羞紅的樣子,凌二爺還真的想直接將她放倒在這里得了。

    也省得這個妖精,出去危害人世。

    “靠,你不放開姐姐,在這里淫笑做什么?”

    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蘇小妞,說話永遠都是在自找死路。

    你看,明明可以好言相勸讓凌二爺放了她,這會兒她嘴兒又開始犯賤了。

    “蘇小妞,你見好就收吧!要不是你凌二爺我剛剛將你抱著,你豈不是要摔成個狗吃屎!”

    凌二爺眉頭向上微挑的樣子,帶著一股子輕浮。

    一手掐著蘇小妞的腰身,這凌二爺另一手又掐著蘇小妞的下巴,迫使這個女人面對著自己。

    力道稍稍向下壓著,讓蘇小妞感覺著自己身體的變化。

    于是,這男人順利的看到蘇小妞的臉色再度紅的不像樣了。

    “喂喂喂,我可警告你,這里是醫院大門前,別想給我在這兒整出什么下流事!”

    感覺到這個男人的眼神一直都在變化,蘇小妞也有些慌了。

    想要從這男人身上起來,可發現自己的著力點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起自己的身子。

    而腦袋,現在仍舊禁錮在這個男人的手上。

    要是他的手稍稍向右邊翻動的話,那她和他豈不是……

    想到那個畫面,蘇小妞這回連耳根子都紅了。

    “蘇小妞,這樣的齷齪下流事,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在這車里做。今兒個被你提起來,爺還真的有些懷念的!要不我看這樣吧,我待會兒打電話到你主任那邊給你請個假?!彼醋潘招℃?,眼里嘴里都噴著莫名的火光。

    一看就知道,這男人到底是啥意思。

    但蘇小妞一旦犯二的時候,是沒有藥救的!

    這一刻,這男人都已經暗示的非常明顯了。

    結果這小妞還傻傻的反問:

    “請假?啥主意?”

    “和她說,我們現在有點下流事想要做!”

    說這話的時候,凌二爺的一手扣住了蘇小妞的下巴,一手環著蘇小妞的腰身,固定著她的身子讓她無法動彈,然后那張帶著妖冶笑容的臉蛋,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在蘇小妞的面前放大了。

    直到自己的唇兒貼上了那么一個軟乎乎的東西的時候,蘇小妞才第一次知道,這凌二爺的腰身功夫了得!

    你看,他竟然能將腰身彎成這個德行來吻她的唇兒,尋常人肯定做不到……

    但想著想著,蘇小妞感覺自己好像走神了。

    現在,她貌似不該注重這人家凌二爺的腰身功夫吧?

    再說,都離婚的夫妻,你覺得這男人的腰身功夫了得和她蘇小妞有幾毛錢關系?

    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現在她該想的是,這男人憑什么吻她?

    該死的混蛋,又對她耍流氓了!

    蘇小妞的整雙美目里,都是熊熊的烈火。

    可對上凌二爺那近在咫尺帶笑的眼眸,這火光好像都在一點一點的被澆滅……

    ——分割線——

    “報告!”

    軍區談逸澤的辦公室里,有人在門口喊著。

    其實,喊報告的人很多。

    但談逸澤卻一下子就認出,這聲音是小劉的。

    其實,他和小劉合作真的有很多年了。

    一同出生入死的次數,也不少。

    有時候連對方的在想些什么,一眼就能看穿了。

    更不用說,是這聲音了……

    “進來!”

    談逸澤沒有抬頭,仍舊看著手上的那份演習方案。

    這一陣子,他恐怕又要老長時間不能回家了。

    因為這份對抗作戰,將于近期舉行。

    到時候,他談逸澤也會帶著一隊人馬,參與到這次作戰中。

    小劉看著談逸澤正在看手上的東西,貌似也知道那是什么。

    掃了談逸澤一眼,他說:“談參謀長,我請求這次的對抗演習,我也參與!”

    談逸澤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將手上的這份資料放下,再度審視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人兒。

    其實,要是以前,這些事情他們都是一起做的。

    有時候,一個演習方案,談逸澤也會問他有什么看法,然后一起制定他們的作戰內容。

    可這次的演習,談逸澤非但沒有問他的意見,甚至還將他排除在外。

    他們整個連隊都參加了,唯獨這份名單上,沒有他小劉的名字……

    這意味著什么,其實小劉比誰都清楚。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所以,當看到這份名單的時候,小劉匆匆忙忙就趕了過來。

    當然的,其實沒有人比小劉更清楚,這次談參謀長的決定為何。

    在他作出那些事情的時候,小劉已經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可當真面對這一切的時候,小劉的心里真的是說不出的難過。

    特別是這次回到這邊之后,他被調職了。

    現在的他,沒有繼續呆在和談逸澤一起的辦公室里。

    而是,被掉到了其他的地方去。

    雖然這男人沒有和他明確的說過什么,但他也清楚談逸澤的決定。

    可當真看到那份名單的時候,小劉的心還是咯噔的漏掉一拍。

    掃了一眼曾經他坐著的那個位置,談逸澤說:

    “和我到訓練場上去一趟?!彼低暾饣暗氖焙?,男人已經先行邁開腳步。

    “是!”

    訓練場上,此時他們連的人正在練習射擊。

    一陣陣的槍聲,讓小劉覺得有些恍惚。

    “談參謀長,我……”他想要開口和談逸澤解釋什么。

    可在他說出口之前,談逸澤卻將他的話給打斷了:

    “小劉,還記得曾經在這地方,我教會了你什么嗎?”

    “記得,您當時也是在這個位置上,手把手矯正了我握槍的姿勢,教會了我射擊!”可以說,小劉是談逸澤親自培養出來的一個兵。

    因為當初,他覺得這個人是個好苗子,所以比對待其他的兵蛋子多費了一些功夫。

    能有今兒個的成就,小劉也知道這些都和談逸澤脫不了的關系。

    就像是上一次,他因為秦可歡的事情被調了職,半夜還打電話跟談逸澤哭訴。

    那個時候,雖然他表面上沒說什么,但還是他把他給調回來的!

    想著那些有過的曾經,小劉的眼眶有些紅。

    幸好,此刻連里的弟兄都忙于練習著,壓根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在做什么。

    “是啊,是我親自教會你射擊,你也是我親手教出來的兵。只是沒想到,今日你卻將槍桿子對準了我……”

    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仍是淡淡的。

    淡的,你聽不出他的情緒。

    可一抬頭,小劉卻看到了他臉上那抹譏諷的弧度。

    他,在嘲笑自己……

    傾盡了所有培養出來的兵,卻背叛了他。

    這,怎能叫他不傷心?

    “談參謀長,是我一時糊涂是我……”小劉其實也知道,談逸澤是那種不喜在別人面前表露自己情緒的人。

    可今兒個他卻當著他的面自嘲似的說著這一切,這可以想象那天的事情對他談逸澤而言是多大的打擊。

    可談逸澤好像今兒個并不是叫他來解釋的,在小劉再度準備試圖開口的時候,他又說了:“其實,你也不用解釋了。如果當日不是你在爆炸的最后關頭的關頭反悔了,我也不可能現在還能站在這里和你說話!”

    他又看向連里的戰士正在射擊的靶子。

    視線,卻好像飄得有些遠。

    其實,那日埋的地雷很奇特,可以說這對于談逸澤來說是死路一條。

    但最后,他卻成功的活下來,而且還被送到了一個遠離那些地雷的地方。

    雖然談逸澤并沒有看得清那送他到那個地方的人的臉,但他知道這和小劉其實有著脫不了的關系。

    而聽聞這話的小劉,雙瞳瞪得老大。

    其實,他今兒個想要和談參謀長解釋的也是這些。

    他想要告訴談逸澤,雖然他妥協在梁海的威脅之下,但從始至終都沒想要談逸澤的命。

    可沒想到,他沒說,談逸澤卻一說集中。

    “小劉,你是不是還很意外,我為什么都知道這些,還那么生氣?”此刻的談逸澤,背對著小劉站著。

    從這個角度,小劉只看到這男人的半寸平坦,還有他挺拔的站姿。

    “談參謀長……”

    “不是因為你背棄了我,而是你背棄了我們的兄弟。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念之差,導致了我們有多少弟兄葬送在那次的行動中?又有多少的家庭,在那次行動中妻離子散?”

    “談參謀長,我錯了。當時我也是一時糊涂,被梁海那個奸人所逼……”

    “梁??隙ㄓ炙的鬩遣惶幕?,就將你的妻兒給弄死吧!”

    “……”一猜即中,小劉只能無奈的勾唇,他們的談參謀長還真的料事如神。

    “他從來都沒有什么新招?!畢氳背?,他也用過這一招逼迫過他談逸澤,只不過一職都沒有成功罷了?!捌涫的鬩部梢災鞫嫠呶?,我也會請求組織將你的妻兒?;ず??!?br />
    “我……對不起。當時太慌了,只是感覺很怕。我……談參謀長,您把我告上軍事法庭吧。到時候,我也一定會將梁海那個奸賊給拉下去的!”

    如果這樣能讓談參謀長再將他當成弟兄的話,他愿意。

    “軍事法庭,是一定會上的!”談逸澤仍舊沒有看他一眼。

    從來都不包庇徇私,這是他談逸澤做人的準則。

    “但在這之前,你也可以作出一些贖罪的事兒……”

    談逸澤又說。

    一句話,讓原本眸子里都是死灰的小劉,再度有了光亮。

    “談參謀長,不管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會做!”對弟兄們愧疚,對談逸澤無悔付出愧疚,對黨和祖國愧疚……

    小劉知道,現在不管自己做什么,也都彌補不了這些人心里的傷痛。

    可他,還是盡力想要彌補。

    “具體的事情,我會通知你。你先下去,把這幾個的姿勢給矯正一下!”

    “是。但談參謀長,這次演習……”

    “明兒個跟弟兄們一起整裝待發……”他雖然沒有回頭看小劉,但一句話卻讓原本已經過了張揚年紀的男子歡呼雀躍了起來。

    “謝謝談參謀長……”

    對著談逸澤敬了個軍禮,小劉興沖沖的加入到下面的射擊練習中……

    ------題外話------

    本月最后一天……

    票子,最可愛的票子~!

    俺在深情的呼喚著~!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