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下载的加速器:正文 第375章 老婆孩子熱炕頭VS小三曝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老婆孩子熱炕頭。

    以前談逸澤不知道,為什么軍人都說這樣的一幕最幸福。

    但當他真的結了婚成了家,有了自己最牽掛的兩個人之后,他也突然明白了這話的含義。

    起床的時候能看到顧念兮還跟個無尾熊一樣的將手放在他的脖子上,談逸澤的嘴角忍不住輕勾。

    一夜的雪過后,第二天太陽竟然跑了出來。

    晨光下顧念兮的那張白皙的臉上,眼瞼下方是一層濃黑。

    看著這層濃黑,談逸澤忍不住伸手輕輕的摩挲著,眉宇間不無心疼的神色。

    都怪他。

    明知道這大冷天他不在家的話,她肯定睡的不是那么好。

    可一見到她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要了她一次有一次。

    攪和的,這丫頭昨晚上都沒有怎么睡。

    談逸澤從來不知道,顧念兮也是這么敏感的。

    以前不管他趁著她睡著的時候如何偷偷解開她的上衣侵襲她的身子,她都能呼呼大睡。

    但今天他的手才剛剛放到她的小臉上,這女人就醒過來了。

    看到面前的他,顧念兮的眸子里開始了有了焦距!

    “老公……”看清面前是她的男人,她又跟個無尾熊一樣掛在男人的脖子上,臉蛋也跟著埋在男人的胸口。

    大清早的,哪個男人能受得了女人如此挑釁?

    伸手,談逸澤的魔爪開始在被褥里作惡。

    “討厭,折騰了一晚上你都不累?”

    她現在感覺骨頭像是要散架了。只是昨晚上的那場運動,她充其量就是個配合的角色。

    顧念兮實在想不明白,昨晚上這充當主力軍的她家談參謀長,為什么起了個大早,現在還精神頭備足?

    錘了一下男人的胸口,顧念兮的嗓音里帶著怪嗲。

    而這引得男人在她的身上又狠狠的掐了幾把。

    “不累,這幾天的儲備彈藥還有是,現在該拿出來用用了。不然過期該要作廢了!”

    男人說的頭頭是道,在顧念兮還沒有來得及反抗之時,就將她給就地正法了。

    至此顧念兮再深深的領悟了一回,她家談參謀長的戰斗力非凡……

    ——分割線——

    凌家大宅的門前……

    陳蜜剛剛到街上逛了逛才回家,就看到凌家大宅的門前散落著各式衣物。

    有她前幾天才在巴黎時裝周弄回來當季最新款式的連身裙,有上次老頭子送給她的名牌包包,有她拖朋友從H國給自己帶回來的化妝品,更有她的私人內衣物。

    這些,那一件的價格都不菲。

    可如今,這些東西卻如同垃圾一樣,散落在地上。

    不知道將這些東西給搬出來的人是不是有意的,她的幾件情趣內衣都放在這些東西的最頂端。這樣的東西混在這一堆東西里面,實在是顯眼。

    這不,有好多路過的人都伸長了脖子瞅著這些東西。

    更有人還悄聲議論:“這些東西是誰的啊,這么沒有公德心,將自己的東西丟在這大馬路上!”

    陳蜜心里想,這些可都是上等貨色,你到底懂不懂得欣賞?把你賣了都不值這個價錢。

    “這些可都是名牌貨色!”又有的人在說。

    聽到這話的時候,陳蜜還在心里夸獎著這人識貨。

    可她還沒有得意多時,便又聽到那個人繼續說:“這些東西都被人丟出來,你以為這人愿意?我猜這就些都是小三的東西,光是看那幾件衣不蔽體的內衣就知道?!?br />
    “這個架勢,估計是被人家老婆給趕出來了!”

    這人說的頭頭是道。

    這不,有幾個人已經跟著笑了起來。

    那嘴角掛著的蕩漾弧度,在陳蜜看來實在是顯眼。

    什么時候,她沉迷也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

    前一陣子,她還是在老頭子身邊斬妖除魔的!

    那些有意靠近老頭子的女人,都一個個的被她給收拾了。攪和的最后誰都不敢輕易的再給那個老男人打電話。

    誰知道這幾個月的功夫,現在角色發生了互換。

    明明前一陣子丟人家衣服的事情才是她做的,如今倒是輪到了她的衣服被人給丟出來。

    不用說,陳蜜也知道這些事情都是誰做的。

    明知道這些人都有心矗足在原地看笑話,可陳蜜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將自己被丟出來的那些衣服都給一件件的收拾好。

    這些,可都是她陪在老爺子身邊這一年多收獲的。

    她可舍不得將自己喜歡的東西就這么給丟棄了。

    果然,這些人就是來看她的笑話的。

    見她蹲在地上撿東西,就開始笑著。

    有些人甚至還講起了悄悄話。不過雖然是悄悄話,那音量可不小。

    連蹲在地上的陳蜜,都聽的一清二楚。

    “就是這女的吧?”

    “對對對,看她那個樣,也就當小三的料?!?br />
    “真惡心,那些的衣服都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更有的人,還說:“對了,這不是凌家大宅么?這女的,該不會是凌耀的新女人吧?”

    “我看也像,估計是被凌老太給收拾了!”

    “凌老太回來了?不是聽說她前一段時間被送去法國的療養院了?”

    都說,三個女人圍在一起,比一個市場還要熱鬧。

    而現在圍觀矗立觀看這場笑話的,可不僅是三個女人。

    那場面火爆的,怎一個市場了得?

    “已經回來了,聽說是前一陣子剛回來的。不過現在凌耀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情已經曝光了,估計這些野花野草的日子不好受!”

    “對對對,我就說像是凌老太那樣厲害的角色怎么會縱容凌耀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呢?你看現在人家回來了,立馬開始收拾人了!估計眼前的,就是被她給攆出來的!”

    其實這一片住著的人都是非富即貴。

    住在這里的女人大都是成天沒事干,除了打打麻將就是茶余飯后和人家閑聊。

    而如今這個被丟出來的女人,儼然成為他們最新鮮的題材。

    尋常的女人在這么丟人的時候也會忍一忍就過去了,可陳蜜不一樣。

    她就是不喜歡被人這樣圍著,罵著諷刺著!

    聽著這些人竟然都說她是小三的時候,她開始發飆了。提著自己手上的一袋子衣服,她就朝著圍觀的人群嚷嚷著:“誰是小三了?”

    “喲,名不正言不順住在這里,還不是小三,難不成還是正室?”有人的嘴角帶著鄙夷。

    “你說什么呢?我都給這個男人生了孩子,我憑什么是小三!”

    陳蜜一直以為,連孩子都生了,最起碼自己也和凌母平起平坐。要是搞不好,凌耀真的為了她將凌母給踹了的話,那她可就是凌家的當家女主人了!

    所以當她被這些圍觀的女人說的如此不堪的時候,陳蜜就跟個瘋子一樣朝著那些圍觀的女人飛撲了上去。

    女人的打架,無非是扇巴掌和扯頭發。

    陳蜜以為自己只要解決了那個說話最沖的,自己就能成為勝利者,讓那些不識相的女人都乖乖的閉上嘴。

    怎知,住在這附近的女人一般都是時常呆在一起打牌的。

    就算不是友情,也是同一戰線的。

    所以當他們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之后,立馬挽起袖子加入了這場屬于女人的戰役。

    除了要發泄這女人打在自己姐妹的傷痛之外,他們也將這個女人當成了小三的代表。

    現如今,隨著社會的發展,男人錢包鼓起來之后,婚外留情這事情已經不少見。

    而住在這里的女人,大都已經是結了婚成了家的。有的,老公也跟凌耀一樣,在外面揚起了三兒。

    不過有些因為不知道小三的下落,所以他們不好動手。

    如今當陳蜜這樣一個當了三兒還不要臉的在這里朝著正室叫器的女人出現在這里之時,她便成了所有女人的公敵。

    一時間,幾個女人揍一個,信手拈來。

    扇巴掌,揪肉肉,扯頭發,還有撕扯衣服,幾個女人輪番上陣。

    于是,慘叫聲和嘶吼聲不絕于耳……

    而當窗外正上演著這樣一出好戲的時候,凌母則站在凌家大宅的二樓,一手端著咖啡品嘗著,一邊漫不經心的欣賞著。

    她當然知道,自己今天將這個女人的衣服給丟到大門外之后路過的人會有什么反映。

    換成以前,她是不會讓別人看凌家的笑話的。

    但現在,她覺得沒有必要了。

    因為凌家人的臉,早就被凌耀自己給丟的不成人樣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她怎么還需要顧及?

    養了個三兒還不夠,竟然還要讓這個女人住進這凌家大宅?

    凌耀,是你自己不要臉的!

    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再度輕抿了一口咖啡之后,凌母嘴角帶著輕笑,看著樓下那個在大雪天被人收拾的衣不蔽體,渾身上下布滿青紫,頭發像是雞窩頭的野女人。

    陳蜜也在這個時候好像感應到樓上有什么人正看著她,抬頭正好撞見了凌母的目光。

    當看到那個女人竟然一臉帶笑的站在樓上看著她被那么多人羞辱的時候,怒火在陳蜜已經花掉了妝的臉蛋上騰升。

    看著這女人臉上涌現的怒意,凌母嘴角繼續勾起。

    這么一下子就生氣了?

    那你以后拿什么跟我斗?

    要知道,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負。搶了我的男人,霸占了我的公司,你就休想過上安寧的日子。

    如今,這些只是開始。

    接下來上演的,恐怕是你陳蜜和凌耀都承受不起的。

    想要跟我斗?

    你們,還太嫩了!

    對著樓下的女人陰毒一笑,凌母推開了二樓的窗戶,將自己剛剛喝剩下的那半杯咖啡連帶著杯子,朝著樓下那個已經被收拾的沒有任何力氣逃開的女人給丟了過去……

    ——分割線——

    今天起床之后,談參謀長就一直呆在臥室里。

    而他的手上捧著的,就是那日顧念兮搜刮出來的那個盒子。

    回到家之后,談逸澤發現原本自己都收拾的跟豆腐干一樣的衣服,一件件的都被折騰的不成人樣。

    他知道,那個女人一定是給他收拾衣柜了。

    說起收拾衣柜,倒不如說她是誠心要將這些東西給弄亂了。

    本來還整整齊齊的衣柜,被她那么一攪合,就跟土匪進了村,將所有東西都給搜刮了一遍似的,亂的不成人樣。

    估計,這個盒子,她應該也發現了。

    用一個上午的時間將這個衣柜里的衣服都給收拾好,談逸澤攤開自己的那個小盒子。

    里面有兩個銀鏈子,是他前一陣子花錢讓人按照自己想要的款式打造出來的。

    一個,是給聿寶寶的。

    上面非但有他談逸澤和顧念兮的聯系方式,還有聿寶寶的出生日子。

    這家伙從小就愛搗蛋。

    談逸澤可以想像,要是這個小壞蛋再長大一些的話,估計也是個愛闖蕩的家伙。

    為了防止這小子自己走失,談逸澤特意打造了這個銀鏈子,就是打算在他兩周歲生日的時候給他當成生日禮物!

    這些,他都跟顧念兮說過。

    至于另一個……

    另一個上面也雕刻著他談逸澤和顧念兮的電話號碼,而背后刻著的那個日期,則是當年他和顧念兮的第一個孩子走的那一天……

    時至今日,再度想起那個孩子被人從顧念兮的肚子里拿出來的那一天,談逸澤的眼眶仍舊有些紅。

    “寶寶,好像是時候,該讓你媽媽知道你的存在了!”

    將那條銀鏈子放在掌心,談逸澤將它帶到自己的臉頰上輕輕蹭了一下。

    這動作,就好像他每次抱著聿寶寶的時候,總喜歡把他的小臉貼著自己的,然后用自己剛冒出的胡渣尖刺刺那小家伙的臉頰,引得那個小家伙咯咯咯的笑。

    如果那個寶寶也還在的話,該有多好?

    當談逸澤拿著銀鏈子出神的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顧念兮正好抱著聿寶寶進了臥室。

    昨天和宋亞集團的老總見完面,約好了第二期工程在明年的破土一事之后,她總算在臨近新年的時候空閑下來了。

    本來她今早應該去云閣看看的,聽云閣的總經理說,他這兩天做了一個新年云閣的促銷方案,正打算讓顧念兮過目的。

    要是可以的話,這個新年云閣也會推出一系列的優惠政策。

    可她家的談參謀長剛剛回來,顧念兮還想要賴著他不放,所以就沒有去云閣。

    帶著聿寶寶下去吃了個早餐之后,本來還想拉著這個小胖子到外面走走,消消食的。結果這小胖子一吃完東西就開始嚷嚷著他要他家談參謀長。不帶他上來,還在下面鬧得死去活來哭鼻子來著。

    無奈之下,顧念兮只能帶著他上來了。

    不過這一進門,顧念兮倒是看到捧著盒子若有所思的談逸澤。

    而且,這樣的談參謀長好像沒有注意到她的到來。

    這還真是奇了!

    以前臥室里要是有個什么風吹草動的,談參謀長立刻能警覺起來。

    而今天倒是好像連她都快要走到他身邊了還沒有察覺到。

    可見,談參謀長現在正在想著的事情,該是有多么的專注。

    慢步湊近談參謀長的時候,顧念兮刻意壓低了腳步聲,不引起這個男人的注意。

    因為她已經注意到,談逸澤此刻手上的那個盒子,正是她前兩天給談逸澤收拾柜子的時候翻出來里面正藏著兩個銀鏈子的那一個。

    “老公!”

    就在顧念兮已經站在談逸澤的身邊的時候,顧念兮開了口。

    目光,直視著談逸澤手上拿著的那個刻著莫名其妙的日期的銀鏈子。

    “兮兮……你怎么上來了?不是說帶著這小胖墩去外面溜溜的嗎?”

    談逸澤被顧念兮的這一聲拉回了神志,轉過身看到顧念兮竟然站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竟然有些錯愕。

    從他語序有些凌亂的樣子,顧念兮可以猜得出此刻他有些怕被自己發現什么。

    可他手上的鏈子不是都被她給看了去了嗎?

    她倒是要看看,這老男人現在還有什么要說的!

    “你家胖墩說要上來看你,還哭鬧來著,就沒去了!”

    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一雙眼還是直勾勾的瞅著談逸澤手上的銀鏈子。

    那意思很明顯,她在問談逸澤要解釋。

    而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的聿寶寶實在覺得自己有夠憋屈的。

    他不就是愛吃了一臉,有些肥嘟嘟的么?

    怎么就被自己的家長一臉嫌棄的喊成了小胖墩了呢?

    你們才是胖墩,你們全家都是胖墩!

    讓聿寶寶更為憋屈的是,他老媽要帶著他去散布消食竟然是用個“溜”字,老爸也竟然聽從她用了個“溜”字。

    如果聿寶寶沒記錯的話,只有院子里的二黃太爺爺帶著它出去玩的時候才用的上這個“溜”字。

    嗚嗚……

    到這一天聿寶寶真覺得,他在這個三口之家里面,真心一點家庭地位都沒有!

    嬌妻一直在渴望著要個解釋,談參謀長這回怎么可能還注意到自家寶寶的憋屈?

    此刻的他整個心神都在顧念兮的身上了,哪還考慮得了聿寶寶?

    “兮兮,你想知道這個東西的由來,是不是?”

    站了起來,談逸澤將自己的掌心之物攤開擺在顧念兮的面前。

    沒錯,這個就是她那天看到的那兩根銀鏈子。

    “一個是給咱們談聿的。不過這個是給他兩周歲的生日禮物,所以我現在還沒有拿出來!”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好奇寶寶已經伸出自己肥嘟嘟的小爪子想要摸一把屬于自己的鏈子。

    結果,小爪子這才一伸出來,就被他家老子給拍走了。

    摸了摸自己那被拍的有些癢癢的小爪子,聿寶寶一臉郁悶。

    不是說東西是給他的嗎?

    給了又不讓他摸,談參謀長真壞!

    無視自家兒子被談參謀長給欺負了的憋屈眼神,顧念兮問:“另一個呢!”

    這個項鏈是聿寶寶的。

    這一點,沒有出乎顧念兮的預料。

    但她所在意的是,另一個項鏈雕刻的那個日期,到底是什么意思?

    為什么上面,也有談逸澤和她顧念兮的名字和號碼?

    這意味著什么?

    為什么,她一點都想不起來?

    “兮兮,你還記得嗎?當時你的手肘骨折處再度錯位了,需要麻醉……”談逸澤的嗓音,在那一刻變成了濃濃的嘶啞。

    顧念兮甚至還從談逸澤那雙黑色的眼眸里,看到她從未見到過的疼。

    奇怪,談參謀長的情緒,可不是別人一下子能輕易讀懂的。

    就連她顧念兮這個和他最親密的愛人,每次看到他眼眸里的情緒都要揣測個好半天,才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可現在為什么,他的悲哀那么明顯。

    這不像是他談逸澤!

    一點都不像……

    這意味著什么?

    顧念兮說不上來。

    只覺得,談逸澤現在想說的,是和自己那天手肘骨折再度錯位的那個手術有關。

    有什么東西,開始一點點的在顧念兮的腦子里匯聚。

    有什么東西,在她的腦子里不斷的涌現。甚至,還有什么東西呼之欲出。

    可當顧念兮快要從自己腦子里的那些影像抓住什么東西的時候,談逸澤的手機響了起來。

    那個喇叭聲,除了部隊的事情,就只有另一個人的時候才會用的緊急呼叫聲。那是談逸澤專門設立的,一旦有任何情況,他都要立馬出動。

    雖然很想一口氣將事情都給說出來,可這個喇叭聲卻讓他不得不動身。

    將手上的那兩根銀鏈子交到顧念兮的手上之后,談逸澤說:“兮兮,我……”

    “不用說了,我知道現在你有急事需要走!”

    和談逸澤同床共枕三年,顧念兮又怎么會不知道這個男人手機信號意味著什么?

    她不可能出于自己的私心,就任性的將這個男人留在自己的身邊。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一次任性,有可能會為國家和人民百姓導致不可收拾的后果。

    聽懂顧念兮的諒解,談逸澤也很開心。

    他的小丫頭,好像開始長大了。

    她也開始懂得體諒他,也開始懂得進退……

    很好,她的蛻變正是他談逸澤所欣喜的。

    “兮兮,等我回來再和你說好了。但請你相信我,我談逸澤對你,是絕對的忠誠!”

    對著顧念兮敬了一個軍禮,談逸澤就推開了窗戶。

    從窗戶上跳到二樓的空調外機架子上,再從架子上直接跳到底層的車輛停放處,然后迅速的上車拉動引擎,車子一溜煙就消失在談家大宅的前方。

    早已習慣了自家男人的飛檐走壁,顧念兮只是在看著他的車子消失的時候對著車屁股說了聲路上小心,就將會灌進寒風的窗戶給關上了。

    而聿寶寶似乎沒想到他家談參謀長竟然能這樣上竄下跳的跑了,一直瞅著窗戶的方向,貌似還在等著他家的談參謀長再度從窗戶上出現。

    沒有理會兒子的傻勁,顧念兮只是抓著談逸澤塞在她掌心里的那根銀鏈子思索著什么……

    談參謀長為什么會突然提起當初的那個手術?

    為什么她會在想起那天手術自己的雙腿被打開的場景,眼淚就有種奔涌而下的沖動?

    這些,到底意味著什么?

    ——分割線——

    “結果到底怎么樣?”某醫院里面,一男人正在醫院里的走廊上來回的走著。

    男人身上是一身手工西裝,從西裝的款式和其他的,就看得出這男人身份的不凡。

    “怎么檢查那么久了,還沒有出來!”

    男人嘴上說說還不夠,一直在朝著診所里面張望著。

    “凌總,您不用著急。一般檢查的時間比較長,估計是真的懷上了!”

    他的助理在邊上說著。

    當凌耀的助理這么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在凌耀的臉上看到過他如此重視的表情。

    可想而知,里面的女人對他而言真的不一般。

    但男人沒想到的是,此刻被說男人被禁止入內的檢查室內,此刻一男人堂而皇之的從窗戶上進入。

    當看清楚男人熟悉的面容之時,蘇小妞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有些錯愕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談……”

    她正打算喊著什么,卻被男人以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之后,立馬消了聲。

    沒辦法,這男人身上的氣場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以至于向來欺善怕惡的蘇小妞一般在他面前都只能乖乖的閉上嘴。

    “蘇小妞,檢查什么的你都不用做了,待會兒把這個東西給外面那個人就行了!”

    男人將一份東西塞到了蘇小妞的手上。

    蘇悠悠有些錯愕,攤開一看。

    “這……”看清楚還了那份東西上的驗證結果,蘇小妞錯愕的再度看向男人說:“你這是讓我做假!”

    她蘇悠悠當初幫著霍思雨一次,導致顧念兮被甩,到現在還備受良心的譴責呢!

    現在讓她再做,蘇小妞惱了:“我不要!”

    意圖將東西推回給男人的時候,蘇小妞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把鋒利的小刀。

    而那刀子并不是面前那個男人架上去的,而是剛剛讓蘇小妞有些驚艷的高大美女弄上來的。

    “你的小命現在可在我的手上,你說你到底是做還是不做呢?”身后的女人的嗓音不知道怎么的變了味,讓蘇小妞聽著起了雞皮疙瘩。

    而那脖子上的金屬觸感,更讓蘇小妞皺起了眉。

    不過讓蘇小妞驚愕的是,本以為這兩人要挾著她的人應該是一伙的,竟然在她的面前鬧起內訌:“把刀子拿開!”

    “她不幫我們你憑什么讓我拿開!”身后的那個女人的手勁很大,讓蘇小妞有些懷疑。

    “憑她是念兮的朋友!”前方的男人說。

    “喲,原來是侄媳婦的朋友,失敬失敬!”身后的女人果然松了手,但刀子還是在她蘇小妞的面前比劃著,光看著就讓人觸目驚心。

    “你先把刀子收起來,我保管能讓她同意?!崩淠松硨蟮哪歉鋈艘謊?,前方男子以不容忍反駁的語氣說著。

    “……”

    最終,身后的那個人還是將刀子給收起來了。

    “你這是演的那一出?該不會是什么國際案子需要您的協助吧?那我蘇悠悠要是在這里幫了忙,是不是也有個什么功臣勛章?”

    蘇小妞突然猥瑣的裂開了嘴。

    聽的讓身后的那個女人有些直接將小刀往她脖子上一劃,了結了算了的沖動。

    “雖然沒有什么功臣勛章,不過你這事情本來就是你家的事情!”男人冷掃了一眼蘇小妞身后那個人躍躍欲試的樣子,再度開口:“這可是你家凌二的事情。你要是幫了的話,我相信這對你百利無一害!”

    聽到凌二的名號,身后女人冷眸一斂,最終轉身回到自己剛剛的位置上。

    “這是凌二的事情?”起先,蘇小妞是有些錯愕。

    “……”回答她的,是男人的點頭。

    不過很快的蘇小妞又變正常了:“奇了,我和他早就八竿子打不著了。我憑什么要幫助他!”

    “你要是不幫的話,凌二辛辛苦苦奮斗來的那些東西,可能都會不保。你們好歹也夫妻一場,怎能見死不救?”

    似乎害怕蘇小妞想不通,男人又補充上了這么一句:“再說了,難不成你不想將你之前在凌耀那邊吃過的虧,都給討回來?”

    “……”聽男人的話,蘇小妞的臉色沉了沉,最終接過了他手上的那份東西。

    蘇小妞的安靜,讓人難以察覺到她答應幫這個忙,到底是因為凌二爺,還是因為她吃過的虧……

    但總之,蘇小妞是應承下來了。

    室內的其余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松了一口氣。

    等到凌耀能順利進入這個檢查室的時候,室內已經剩下兩個女人。

    此時,蘇小妞正帶著口罩在給躺在床上的女人做B超檢查。

    “醫生,她怎么樣了?”

    “沒看到畫面上那個那個孩子嗎?”

    帶著口罩的蘇小妞,語氣很不善。

    不過處于興奮中的凌耀壓根就沒有意識到什么。

    “是有了吧?!”

    “太好了,沒想到這把年紀了還能有另一個孩子?!?br />
    “文兒,我真的太感謝你了!”

    說著,男人竟然當著蘇悠悠的面就將躺在床上的女人給親了。

    看的,蘇悠悠一臉的惡心。

    其實,明知道凌耀應該是看不懂B超上的那些東西,蘇小妞還是為了以防萬一,將以前自己看過那些孕婦的錄音帶放在了這架機子上。

    所以說現在凌耀看到的不過是一卷錄音帶,然而他渾然不知,竟然對著那錄音帶上不知道是何方人士的孩子高興的合不攏嘴。

    而更讓蘇小妞不得不佩服的,是這個女人的演技。

    從檢查室出來之后,她就一副虛弱狀。

    而凌耀此時已經開始充當起了稱職的父親,全程守候在這個女人的身邊。

    當蘇小妞將這一份事先準備好的檢查報告放在凌耀的面前的時候,凌耀真的高興的跟個瘋子一樣。

    “凌耀,你就那么開心?”看著凌耀對這個孩子的重視,蘇小妞又不自覺的想起凌二爺身上每次被凌耀揍完之后出現的傷疤。明明同樣都是他凌耀的孩子,為什么他能對凌二爺那么狠心?

    再者,這個孩子還是個幻影……

    蘇小妞真的是在替凌二爺感到不值。

    “你……”

    好像還沒有這么被人直呼其名,凌耀一時間有些納悶了。

    等到蘇小妞揭下臉上的口罩的時候,凌耀才發現面前原來是蘇悠悠!

    “原來是你!又在醫院里混起來了?”凌耀的口氣,帶著對蘇小妞慣有的不屑。

    或許在他看來,身為醫生的蘇小妞,壓根連幫他們這些商人提鞋子的資格都沒有。

    “是啊,我又當醫生了。倒是你,又讓人家年輕小姑娘替你懷孕了?都一把年紀了,你都不害臊么?”

    和凌耀的再次見面,兩人可以說是分外眼紅。

    兩人你來我往的語氣都不是很好。

    敵意,分外明顯。

    “最起碼我還能讓女人為我生兒育女,可你呢?你連這些女人都不如,到現在連個蛋都沒下過!”

    凌耀在商場上打滾過多年,他的嘴皮子當然也不是擺設的。

    三兩下的,就挑著蘇小妞的痛處往死里戳。

    這一戳,還真的讓蘇小妞紅了眼。

    凌家這些該死的!

    當年要不是這些人,她蘇小妞就算宮外孕也有把握能將自己的孩子?;ず?。

    可這些人在她懷孕的那段時間,每天都故意將凌二爺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畫面擺在她的面前,不是電視就是報紙雜志。

    那樣,她能安心下來養孩子才怪!

    導致了她的流產還不算,現在竟然還來戳她的痛楚!

    她蘇悠悠見過無恥的,還真的沒有見過這么無恥了。

    真想,現在就將凌耀給拍到墻上,讓他連扣都摳不下來。

    可一想到那兩個人剛剛和自己說的,蘇小妞只能硬生生的咽下了這口氣:“是啊,我連個蛋都沒下過??殺繞鵡悴恢酪枚嗌儔?,起碼我不會被人一見到就說是個搞外遇的專業戶!”

    “你……”

    凌耀被活活給涮了一次。

    可一想到身邊還有個女人,怕蘇小妞說的那些話讓這女人誤會了去,畢竟現在她還有身孕,要是影響了她流產可就不好了。

    最終,凌耀也硬生生的咽下了蘇小妞給的啞巴虧。

    “凌耀,缺德事做多了,總會遇上鬼的!這是你家二奶的懷孕檢查報告,一個月記得過來做一次胎檢。現在胎兒八周,情況不是很穩定,這段時間最好不要有性生活!”想起那男人剛剛和自己交代過的那些,蘇小妞迅速的將這些都給交代完,當然是為了自己不要繼續面對凌耀這張讓她惡心的臉。

    當然,逮著了奚落凌耀的機會,她當然是不會放過的。

    “不過要你這種人不要性生活也難??燒馀訟衷誆恍?,你要是要的話還是到酒吧里找那其他女人吧。反正,那些才是你的最愛……”

    蘇小妞丟下這一番話,惹得凌耀氣的頭頂冒煙,就大大咧咧的離開了。

    被氣的渾身不自在的凌耀,卻被身后女人的手給拉住了。

    “耀,不要這樣。她說的也對,像你這樣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屬于我一個人?”

    女人的眼眸里帶著感傷。

    “文兒你說什么傻話呢!不要聽她的一派胡言。好了,我們現在先回家去,養好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對了,這兩天我就開始著手辦一下離婚手續。到時候,我就能給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耀,真的太謝謝你了!”

    “傻文兒,這是我應該做的……”

    之后,兩人動情的擁抱在一起。

    只有站在門口的蘇小妞,被弄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分割線——

    談逸南被舒落心騙去相親,是在這個星期的周末。

    這天,舒落心準備找談逸南出去吃飯,卻被談逸澤準備再一次用公司事情多的借口推掉。

    自從他知道看了母親做的太多事情之后,一時之間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舒落心。

    即便他知道這個女人是自己的生母,她做的事情一般不會害了他談逸南。

    可談逸南仍舊覺得,自己的母親辦事情的手段實在太過于心狠手辣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樣的母親,所以他只選擇了逃避。

    至于陳雅安,明知道舒落心會反對他和她在一起。

    可談逸南還是違背了舒落心的意思。一方面是他們都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感情是有的。談逸南也不想每天都要空出一些時間,去見母親說的那些門當戶對的女子,另一方面,談逸南也有對陳雅安的虧欠。

    畢竟當初陳雅安和他的那個孩子,是被自己的母親給活生生的弄死的。這也導致了,今后陳雅安可能很難再生育。對于這樣一個女人,談逸南實在是做不到硬生生的將她給推開。

    在這兩方面的夾攻之下,談逸南只能和舒落心打起了游擊戰。

    一方面背著她和陳雅安好,另一方面則千方百計的躲著母親,就怕她又要找自己去相親。

    同樣的,當今日舒落心說要和他一起吃飯的時候,談逸南照樣想要逃開。

    可舒落心說了:

    “小南,都快要過年了,難道你不能陪媽媽吃頓飯嗎?”

    “自從你爸走了之后,我都是一個人吃飯的。別的日子也就算了,現在都年底了,你就陪媽媽吃個飯,說說話好吧?”

    無疑,提及談建天的死,談逸南也有些傷感。

    最終,他同意了和母親一起吃飯。

    只是等談逸南到了餐廳門口的時候,談逸南才發現自己又被母親擺了一道。

    因為他們還沒有走進餐廳呢,劉雨佳就站在那邊朝著他們兩人招手。

    不用說,談逸南也知道這是自己母親搞的鬼。

    “媽,您怎么又將她給找來了!”

    對于別的女人,談逸南或許沒有這么大的反映。

    但對于劉雨佳這個女人,談逸南的敵意是非常明顯的。

    “我看這頓飯也不用吃了,您不是已經找到了可以陪您吃飯的人了嗎?”說著,談逸南便轉身:“我看,這頓飯您就和她吃吧。我還有點事,先回公司了!”

    說著,談逸南便轉身邁開了腳步。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舒落心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談逸南離開?

    不顧自己腳上朝著高跟鞋,她也跑了起來。

    急忙的即將離去的談逸南,舒落心還差一點滑了一跤。

    “小南!”

    到底是自己的母親,談逸南不可能將他活生生的推開。

    “小南,別這樣成不?不就吃個飯嗎?”

    “媽,您也說是吃個飯,可您為什么要搞的這么復雜?”

    還將劉雨佳喊上,這意圖實在是明顯。

    “小南,媽知道錯了。就這一次,你總不能真的走了,讓媽媽給人家看了笑話吧?”

    “小南,媽保證這一次之后以后不再這樣,好嗎?”

    礙于是自己的母親,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談逸南只能跟著她走了進去。

    不過談逸南說了:“媽,這是最后一次。要是今后你還騙我出來吃飯又給我帶女人過來的話,我再也不陪您吃飯了!”

    “知道了知道了!”

    舒落心的嘴上回答的順溜,可實際上心里真的答應了嗎?

    笑話!

    自己的兒子她還不了解?

    他怎么可能真的將她舒落心棄之不顧?

    再說了,她這么做也是為了他談逸南好。

    你也不想想劉雨佳的表舅是什么身份。

    要是真的兩人能走到一起的話,對于他談逸南而言將來只有利沒有弊。到時候,談家的財產還怕落進了別人的手中嗎?

    想著,舒落心便笑著挽著自家兒子的手,來到了劉雨佳的面前。

    劉雨佳的臉上也是笑,仿佛之前她什么都沒有發現似的,一如既往的熱情相待。不只是舒落心,連對待談逸南也是如此。

    可她當真什么都看不見么?

    笑話!

    談逸南都折騰出了那么大的動作了,她劉雨佳要是一點都沒有發現的話,那豈不是和瞎子沒有區別嗎?

    談逸南,沒想到分開這么久了,你還真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到現在,還沒有成功逃脫你母親的掌控。每天拼死拼活,還跟舒落心手上的傀儡一樣?

    說起來,你還真是悲哀。同樣的,劉雨佳也在慶幸自己當初的離開,不然恐怕處境比現在還要糟糕。

    不過這也好,談逸南要是逃不開他母親的話,遲早有一天他一定會老老實實呆在自己的身邊。

    到時候,當初他談逸南給她的那些屈辱,她還怕討不回來嗎?

    這頓飯,吃的可以說是有說有笑。

    但飯桌上的每一個人,卻都是各懷鬼胎……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