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女角色怎么获得:正文 第368章 逃兵VS被寵的無法無天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算上今天這一天,連帶著前兩天顧念兮的情緒不加,談逸澤已經連續三四天都沒有碰到那具讓他神魂顛倒的身子了。

    這,都快讓一個正常男人憋的快死了,更何況是像談逸澤這么精力旺盛的男人?

    談逸澤覺得自己這個當領導的已經夠體恤民情了。

    想到今晚就可以盡情的享用那個小家伙,談逸澤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

    人家不是都說結婚太久就沒有什么感覺嗎?

    連拉著老婆的手都像是左手拉著右手。

    可他談逸澤為什么至今的感覺還是如此的強烈?

    估計,這顧念兮就是他談逸澤這輩子的克星。

    “談參謀長……”就在談逸澤對著自己腦子里的幻影傻笑的時候,進門來報告的兵蛋子儼然被面前這一幕給嚇壞了。

    戰戰兢兢的喊著談參謀長,他還不住的打著冷顫。

    你想,一個人每天都是板著臉在別人的面前,就像是得了面癱一樣的男人,現在竟然讓人看到了他笑的如此燦爛,難道你不會突然覺得是這個世界突然顛倒了黑白,還是閻羅王突然來到了你的身后,念你在這個人世間還沒有看到最美好的事情,所以對你稍稍的仁慈一點,在你臨死之前看到你從未看到過的東西?

    雖然面前的談參謀長的笑臉比女人還要妖艷,但兵蛋子還是一副見了閻羅王的表情。

    那戰戰兢兢的小摸樣,連一邊上呆著的小劉都有些想笑。

    “怎么進來了?難道忘記軍中的規矩了?”顯然,在小劉的一頓齜牙咧嘴之下,談某人算是回神了。

    回神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辦公桌前,一副看似見了鬼的兵蛋子。

    談逸澤的臉色不自覺的沉了沉。

    連同剛剛嘴角上因為和家里的某個女人通完電話之后不自覺染上的弧度,都消失殆盡了。

    這樣的談逸澤,和剛剛在電話里和顧念兮溫情蜜意的那個他,簡直是判若兩人。

    但同樣的,兵蛋子還是比較習慣現在的這一個。

    這樣的談參謀長雖然臉色刻板了一點,但最起碼不會讓他找不到應對的措施。

    “談……談參謀長!我剛剛報告過了!”

    兵蛋子扁了扁嘴,有些委屈。

    他剛剛真的報告過了,他可以對天發誓。

    不過剛剛談參謀長不知道在做什么,笑的那么得意,連他的報告聲都沒有聽到!

    “報告過了?”

    談逸澤挑眉看向身邊的小劉。

    不是因為想要詢問小劉些什么,只是小劉此刻嘴角上的那抹齜牙咧嘴的模樣,讓他看著實在有些不順眼。

    小劉被他這么一盯,連忙將不小心露出來的門牙給收回去了。然后老實的匯報說:“談參謀長,他剛剛確實是報告過了!”只不過是您剛剛忙著和您的小妻子說話,沒有聽到罷了。

    其實,對于談逸澤,小劉便是整個隊伍里最了解他的人了。因為他是一天之中和談逸澤呆在一起時間最多的人。

    連作戰的時候,他都跟在談逸澤的身邊。

    自然,也將談逸澤結婚這幾年的變化看在眼里。

    以前的談逸澤,在兵蛋子的面前和實際在家里和辦公室,都是一個嚴肅樣。

    但結婚之后,談參謀長露出門牙的表情也多了。

    特別是有時候還會一個人傻笑。

    雖然這樣的談參謀長看上去比較呆愣了些,但小劉還是非常感謝顧念兮帶給談逸澤的變化。

    最起碼,讓這個男人的臉上多出了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

    “報告過了我還不知道?那看樣子是你的分貝不合格了。當軍人的,哪能跟個姑娘一樣,扭扭捏捏的?重新出門去,再做一遍!”

    顯然,談參謀長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顧念兮而變化了這么多,仍舊有板有眼的呵斥著小兵蛋子。

    聽著談參謀長的話,小兵蛋子自然是老老實實出門去,重新做了一遍。

    得到了談參謀長的準許之后,將對里里幾個小兵蛋子的檢討報告都送上來了。

    “沒事的話你可以先出去了。這幾份檢討我再看看,不合格就重寫,讓他們都做好心理準備!”

    談參謀長從來不喜歡包庇徇私。

    所以即便是自己帶出來的兵,他的要求仍舊高。

    就連檢討報告,也希望他們做到最好。

    “是,談參謀長!”

    小兵蛋子在談參謀長的面前是不敢說一個不字。

    因為這個男人在他的心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只要是這個男人說的,他便會信。

    因為他更堅信,他們的談參謀長會將他們培養的更好。

    其實,有時候小劉也非常佩服談參謀長的本事。

    明明有時候就是故意懲罰人家小兵蛋子打擾了自己在犯相思病,竟然還能糊弄的人家傻乎乎的相信他。

    不過說真的,就連小劉自己也會犯這樣的錯誤。

    例如現在,談某人在小兵蛋子出門之后,就開始和他算剛剛他竟然在一旁悄悄齜牙咧嘴的賬本了。

    “小劉!”

    “是,談參謀長!”

    看談參謀長笑的一副禍國殃民的樣子,小劉的心里不自覺的打了冷顫。

    “剛剛,你在笑什么呢?”得,談參謀長像是要和他話家常的樣子,小劉的心里更是沒有底了。

    “沒……沒什么,談參謀長!”

    就是在笑談參謀長也有這么柔情的一面,難道這也是罪?

    好吧,其實他就是在想,談參謀長在電話里都對嫂子一副百依百順的樣子,要是在家里的話會不會是嫂子說了算?例如他們高高在上的談參謀長在家里要為嫂子端茶倒水,又或者是嫂子讓他跪??仄骶凸蛞?仄髦嗟??

    其實在心里YY,應該沒有犯法的才對,小劉是這么想的。

    無奈他們的談參謀長,好像已經看穿他剛剛心里頭那些YY,現在伺機要打擊報復了。

    光是這么想著,小劉就要落淚了。

    “沒有嗎?我怎么瞅著你就是有呢!”

    談參謀長似笑非笑的樣子,就是最嚇人的時候,因為那樣的笑容會讓你覺得這個男人的黑眸已經看透了你心里的想法,直達了你的內心最深處……

    “……”

    到這,小劉算是放棄了最后的掙扎。

    也罷,都被談參謀長看穿了,他就不說什么狡辯的話了。

    反正不就是被罰一下嗎?

    有什么好害怕的?

    “小劉,我忽然覺得咱們最近的訓練強度不怎么夠??!”

    不然,你怎么有心事在想這些有的沒有的?

    盯著小劉那剛剛咧出來的門牙,談參謀長的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著辦公桌。

    那節奏感還不錯的聲響,讓小劉的心越是沉了沉。

    嗚嗚……

    要懲罰就懲罰吧!

    不帶這么虐待人家的心吧!

    “要不這樣吧,這個周末的實況演習就你跟我一起去吧?”

    談某人像是做了最后的決定。

    其實前兩天他之所以能提前回家,就是開了會。說了這次實況演習的事情。

    本來談逸澤是想回家和顧念兮說自己又要幾天不能回家了。

    沒想到剛回家就撞上了那樣的一幕,攪和的他連這些都沒有辦法和顧念兮說。

    也罷。

    就讓顧念兮多開心幾天吧。

    不然這小丫頭一聽到他要參加演習,估計又要擔心了。

    而聽到談參謀長交代的話,小劉的臉徹底的垮了。

    本來這個演習他是可以不去的。

    這個周末其實他已經申請了外出好不?

    結果談參謀長這個時候將他拉去演習,這也就意味著他難得的假期泡湯了。

    嗚嗚……

    談參謀長,懲罰就懲罰,不帶這么虐人的!

    在心里將談逸澤的各位祖宗都給問候了一遍之后,小劉又開始在心里頭喊著:小嫂子,你怎么不將談參謀長給虐待死了算了!

    ——分割線——

    因為幾天之后便是演習了,談參謀長今天也刻意提前回到了家。

    此時,晚飯還沒有開始。

    聽坐在大廳里看電視的談老爺子說,這顧念兮現在帶著聿寶寶在樓上去洗澡了,談逸澤便大步朝著樓上走來。

    談逸澤一進門,便從浴室里聽到了嘩啦啦的聲響。

    抬頭一看,聿寶寶一個人坐在自己的小床上。

    估計,浴室里就是顧念兮在洗澡了。

    聽到浴室里傳來的水聲,談參謀長是春心蕩漾。

    如果不是看到聿寶寶手上正撕扯的東西的話,談逸澤覺得自己的心情會美妙的多。

    看著聿寶寶正坐在自己的小床上,一邊抓著玩具,一對對著他談逸澤的內褲撕扯,談逸澤的嘴角猛的抽了抽。

    這小家伙是怎么拿到自己的內褲的?

    談逸澤可不會覺得,這還無法從滿是桅桿的小床上逃脫出來的聿寶寶會自己走到衣櫥那邊拿他談逸澤的內褲出來玩。

    估計,是某個壞丫頭為了能哄兒子一個人在小床上呆著,故意將他的內褲給交出來哄這小祖宗開心的吧?

    想到這個可能,談逸澤的臉色真心不算好。

    “內褲還我!”談參謀長褪去了軍大衣,便直接來到小床邊,伸出大掌對著聿寶寶。

    “爸……”看到每天都要很晚的談參謀長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聿寶寶顯得很興奮。

    非但沒有將自己小手上的內褲如約還給談參謀長,還拿著那只小“國旗”對著談參謀長揮舞著。

    見到這樣的一幕,談某人的臉色又沉了沉。

    這壞小子!

    “都說了,內褲是男人的第二顏面,你要是喜歡等你長大了我買一打給你。這個還我!”

    不由分說,談參謀長將兒子小手上代表他談逸澤的第二個面子的內褲給奪了回來。

    可看著這內褲已經被兒子拉扯的彈性盡失,上面還粘著兒子的口水,談逸澤對這條內褲真心無感。

    估計這內褲,他是真的沒有什么信心再穿上去了。

    無奈的看了一眼自己已經變得又松又垮的內褲一眼,談逸澤索性將內褲丟在了大床上。

    而聿寶寶見到自己心愛的寶物被奪走,又得不到談參謀長的關愛,當下一張小臉就垮下來了。

    “爸……”

    大眼珠子準備開始掉金豆子了。

    連小嘴也做好了放聲大哭的準備。

    “爸……”

    “喲,我的小祖宗這又是怎么了?不是給你談參謀長的內褲了嗎?怎么還要哭!”

    顧念兮聽到兒子帶著鼻音的喊聲,還以為兒子一個人在房間里呆著又是哪里不順心了,一邊嘟囔著,一邊就裹上了浴巾,連衣服都沒有來得及穿就急匆匆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準備看他們家的小祖宗到底是什么地方受了委屈了。

    “來來來,媽媽來咯!”

    捂著浴巾匆匆跑了出來的顧念兮便撞見了站在小床邊和聿寶寶大眼瞪小眼的談參謀長。

    “談參謀長,今天怎么這么早?”和談參謀長打完招呼之后,顧念兮便見到他們家的小寶貝眼珠子里冒淚光了,便心疼的將他從小床上抱起來。

    “怎么又哭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顧念兮抱起了兒子,就開始哄著。一副被母性光環環繞的樣子。

    “談參謀長,你看到你兒子在哭也不好好哄哄他。他就吃你的那一套!”

    看到兒子在哭,老子在一邊干瞪眼,顧念兮有些不滿的嘟囔著。

    其實不是對談逸澤的不理會而生氣。

    而是不明白,自己的兒子怎么就是那么的怪。

    明明她顧念兮才是整個大宅子里最疼這小家伙的一個不是?

    尋常談參謀長在家的時間也不多,陪兒子玩的時間也不長。

    再說了,談參謀長對這聿寶寶也不怎么溫柔。

    光是看著他剛剛在哭著,談參謀長還在旁邊干瞪眼就能看出來了。

    可這個死心眼的小混蛋卻還是認準了他。

    你看他現在哭的多委屈,顧念兮心疼的想要多哄哄他。

    可這小家伙的大眼珠子就是老往談參謀長的身上瞄?

    似乎還在期待談參謀長會突然過來抱著他。

    當然,兒子是從她肚子里冒出來的,顧念兮也對兒子的小脾氣清楚個一二。

    要是現在不讓談參謀長好好的哄哄他,這小家伙估計一整晚都不開心。

    也不知道像誰了,這么粘他爸!

    “談參謀長,我不管了,你兒子不要我,他就要你!”見兒子呆在自己懷中,卻還是可憐兮兮的看向談逸澤。這下,心疼兒子的顧念兮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將孩子往談參謀長的手上一塞,自己坐在一邊擦頭發了。

    “我看,比起喜歡我,他更喜歡我的內褲!”談參謀長說的這話有些咬牙切齒的,顧念兮算是聽出來了,這談參謀長今天是怎么了。

    從剛剛走出浴室看到談參謀長的時候,她還在納悶今天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惹得他們家談參謀長不悅了!

    沒想到,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人竟然是自己?

    因為將談參謀長的內褲丟給兒子玩的,正是她顧念兮。

    這下,顧念兮趕緊拍了拍受驚的小心肝,一臉諂媚的和談參謀長說:“不是他不肯自己一個人在這里玩么?剛剛給他洗澡,這小混蛋又將我渾身弄得濕答答的,我不去洗澡都無法帶著他下去?!?br />
    “他不肯一個人在這里玩,也不一定要用我的內褲哄著他吧?”

    談某人坐在一邊抱著兒子,一邊憂傷的看著自己另一條葬送在自己魔爪下的內褲。

    “是他自己要的。誰讓你兒子隨了你,連喜歡的東西都這么變態!”

    好吧,被談逸澤寵著慣了,顧念兮現在是無法無天了。

    有時候,她就喜歡在談參謀長的頭頂上作威作福。

    反正她家的談參謀長也不敢真的修理了她,最多就是在床上讓他多作威作福幾次。

    “這么說,我很變態咯?”

    正忙著擦著自己濕答答的頭發的顧念兮貌似沒有注意到抱著孩子的男人臉色變得陰沉了許多。

    “其實也不能說是變態,就是不走尋常路線!”

    顧念兮還煞有介事的跟談參謀長解釋著。

    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正在朝著她一步步的逼近。

    在顧念兮的眼里,談參謀長一直都的是非人類路線。

    每一次的野外作戰,哪一次不是挑戰人類的極限了?

    可這談參謀長,竟然每一次都堅持了下來。

    這不是非人類路線,是什么?

    難道還真的是地球人不成?

    可這話落在談參謀長的耳里就多了另一層含義。

    顧念兮竟然說他變態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這小家伙不喜歡他了?

    對于談逸澤這樣占有欲滿滿的男人,就算顧念兮心里只有一丁點不喜歡他,都是他所不準許的。

    更何況,是眼下這種情況。

    “對了,談參謀長……”顧念兮正打算跟談參謀長分享一下自己今天遇上的趣事。

    只是轉身的時候才發現,有個黑影將她的小身子籠罩了。

    當下,她的小心肝猛地一顫。

    定睛看到的是談參謀長靠近自己的時候,顧念兮慌亂的小心肝,非但沒有好受一點,反而還越發的亂顫了。

    因為此刻湊近自己的談參謀長,嘴角帶著讓顧念兮后恐的邪惡弧度。

    “老公,兒子呢?”顧念兮咽了咽口水,有些惶恐的后退了一下。

    “兒子,剛剛睡著了。我給放到小床上了!”

    順著談逸澤伸手所指的方向,顧念兮看到小床上睡的四腳朝天的小家伙。

    兒子睡著了?

    也對,聽老爺子說,這小家伙今天一整天都沒有怎么睡,成天瞎搗蛋。

    就連剛剛她讓他去洗澡的時候,這小家伙都一直在水里搗蛋。

    弄得,她顧念兮一整身,連帶著毛衣都濕了。

    這么鬧騰了一天,對于小孩子來說已經是身體的極限了。

    剛剛被談參謀長那么一抱,小家伙估計是感覺到談參謀長的懷抱很安全,所以一下子就睡著了。

    但顧念兮真的不知道,這小家伙是什么時候被談參謀長抱到小床上去睡覺的。

    為什么她顧念兮一點都沒有聽到動靜呢?

    不過想到談參謀長的出身,顧念兮倒是釋懷了。

    談逸澤可是野戰軍。

    要是在真的戰役中,在那邊不小心露出一點聲響的話,那極有可能面對要喪命的局面。

    這樣的他,自然對行動要求極高。

    她顧念兮不可能察覺到,也是正常的。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當然還不是思考談逸澤的動作是怎么練就到如此的地步,眼下最重要的是顧念兮從談參謀長的眼眸里看到幟熱的火光。

    那意味著什么,當了三年的談參謀長夫人的顧念兮不可能不懂。

    “老公,吃飯的時間要到了!”現在,不是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對不?

    “我知道!”

    談參謀長的薄唇動了動,聲音有些莫名的啞。

    “……”面對這樣的談逸澤,顧念兮有種欲哭無淚的沖動。

    你知道的話,你的爪子現在是在做什么?

    瞅著談參謀長搭在她光滑肩頭上的爪子,顧念兮的小嘴又扁了扁。

    談參謀長的手掌溫度真的很高,都快要將剛剛出浴的她給燙熟了。

    “談參謀長,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將你的內褲丟給兒子玩!”知道談參謀長此刻的火氣肯定非常大,要是真的打架斗毆的話,她單槍匹馬的肯定是玩不過他的,顧念兮只能開始求饒認錯。

    “還有呢?”

    談某人聽到她的這話,又是明顯的挑眉。

    那意思好像是在和顧念兮說:這不是你應該做的?

    而聽到談參謀長的話的顧念兮,小臉又垮了一截。

    還有?

    不是只把你的內褲丟給兒子嗎?

    還有什么錯誤呢?

    抽了一眼被兒子扯得有些松松垮垮的內褲,顧念兮趕緊補充著:“我會把你的內褲給補好的!”

    這個聿寶寶!

    只讓他玩談參謀長的內褲。

    沒想到他竟然將談參謀長的內褲給玩殘了,玩壞了!

    現在苦的,還不是她顧念兮?

    他自己倒好,現在一躺小床上就呼呼大睡,好像沒他什么事情了。

    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還不是這個小壞蛋?

    而談參謀長沒有怪罪他,竟然只懲罰了她顧念兮!

    這好像有點不公平!

    “……”對于顧念兮的這話,談參謀長沒有作答。

    從他的眼神和態度,顧念兮便可以察覺到,這男人對于這個補償一點都不感冒。

    看著男人那張嚴肅的臉,顧念兮只能趕緊追加道:“要不,明天我讓劉嫂給你買一打的內褲回來?”

    聽到這話,談逸澤落在她肩頭上的手又明顯的收緊了一番。

    竟然讓劉嫂給他談逸澤買內褲?

    難道她顧念兮真的以為,他談逸澤是那么好打發的?

    還是說,誰都能給他談逸澤買內褲!

    肩頭上傳來的細微痛楚,讓顧念兮的眉心一皺。更讓她明白,談參謀長不滿意她的這個建議。

    想了一下,她又改口說:“那不然,我親自去給你買內褲成不?我保證,一定買回來最好的,最適合你談參謀長,最能展現你的雄風的內褲,成不?”

    好吧,這個條件看上去挺誘人的。

    談參謀長低頭,琢磨了一下這個建議的可行性之后,便松開了手,以此表示自己接受了顧念兮這個建議。

    不過,顧念兮這口氣并沒有舒緩多久,就感覺到有敵人入侵了自己的領地。

    低頭一看才發現,談參謀長剛剛落在她肩頭上的那只魔爪此刻已經落進了自己裹著的浴巾底下,正一步步的向上侵襲,一舉準備攻占她顧念兮的堡壘。

    “談參謀長,難道這建議還不夠么?”當下,顧念兮還沒有來得及松開的眉心再度皺成了一團。

    嬌柔的嗓音里帶著小小的委屈。

    “這建議我已經予以采納了!”

    談某人很大方的表示!

    “那你為什么……”后面的那番話,顧念兮沒有直接說下去。因為談某人此刻正掐著的地方實在是太羞人了,顧念兮實在沒法直接說出來。

    當下,她只能用眼神看著談逸澤那只入侵的手,以此來表示自己的抗議。

    “不是說好了,今晚上要對我以身相許來著?”談參謀長義正言辭說。

    仿佛,剛剛他說出來的是什么至理名言似的。

    可你要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立馬會覺得這個男人有多齷齪有多齷齪。

    “可談參謀長,現在還沒有到晚上!”

    顧念兮算是明白了,今天不管她有沒有求饒,談參謀長好像都沒有考慮過要放過她。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她剛剛就不該求饒,表現的那么沒有志氣了!

    “考慮到你今天的表現‘突出’,所以我決定讓你今晚早一點開始實施報恩行動!”好吧,打官腔什么的,沒有人能比得上這談參謀長上。

    被能言善道的他堵的什么話都說不出口,顧念兮只能用實際行動來表示自己的反抗。

    趁著談參謀長還沒有進一步的侵襲,她便跳了起來,準備逃離談參謀長的攫制。

    哪知道,談參謀長好像早預料到她會有這么一招似的。

    在她縱身一躍的時候,談參謀長適時抓住了她裹在身上的浴巾,然后隨手一扯。

    于是,某個女人的大片風景都展露在男人的面前。

    這下,顧念兮想跑是跑不掉了。

    當她企圖轉身從談參謀長的手上解救下自己的浴巾之時,談逸澤已經扯過她的手臂,直接將她壓到了身下。

    直到男人欺身而上的那一刻,顧念兮才明白,打從一開始談參謀長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嗚嗚……

    為什么她的人生會是這么的悲催?

    在如此的慘痛經驗下,顧念兮決定勸慰姐妹們,找男人一定不能找談參謀長這類善于攻心的。

    不然哪一天你連骨頭都被啃掉了,都沒有地方哭去。

    “知道么?我對待逃兵有的是招數!”到最后,談逸澤啃咬上顧念兮的耳朵之時,還不忘在她的耳邊落下一句警告……

    當天晚上,顧念兮連晚飯都沒吃,就被某發了脾氣的男人折騰了一遍又一遍。

    不管她怎么的和談參謀長求饒都沒用!

    顧念兮算是知道了,在談參謀長的面前什么都能當,就是不能當逃兵……

    ——分割線——

    “悠悠,你看看我這兩天到廣場上有什么收獲?”

    這天蘇小妞下班回家的時候,就見自家的老媽抱著她的小狗樂呵呵的對著自己笑。

    蘇小妞一見到這情景,立馬覺得這有可能是六月大雪的征兆。

    因為自從母親知道了自己和凌二爺已經離婚之后,有多少天都沒有對她蘇悠悠露過笑臉了?

    “太后娘娘該不會是和廣場上那個老先生看對眼了吧?我可告訴您,我可不依。小心我這兩天就給我家太上皇匯報去!”

    蘇小妞的不著調精神,讓她此時看上去并不像實際上那么的緊張。

    不過這話惹來的,便是老媽的一記爆頭。

    蘇小妞腦袋挨了一下。

    “不著調的丫頭!”

    不過今日太后娘娘心情估計真的很美麗,這會兒也不跟蘇小妞計較這些。

    連忙翻出自己口袋里的東西,就往蘇小妞的手上一塞。

    蘇小妞定睛一看,是一張帥小伙的照片。

    “太后娘娘,這該不會是你為自己物色的新目標吧?不錯不錯,姿色可加。本宮在這里就先祝賀太后娘年,順便為這個小哥的悲催命運禱告一下!”

    不出預料,蘇小妞的腦袋又挨了一下。

    “太后娘娘,你怎能如此狠心的對待自己的親生骨肉?我真的懷疑我們兩人的母子關系了,算了明天去做親子鑒定好了!”

    蘇小妞摸著自己頭頂上兩個包,一臉演技派。

    “死丫頭,你要不是從我的肚子里冒出來的,我現在早就將你塞去喝孟婆湯去了?!彼底?,蘇媽媽顯然意識到自己的話語重心又被蘇小妞給弄得有些偏移,趕緊正色道:“這可是你媽今天早上給你千條萬選出來的好貨色,我可告訴你,過了這個村就可能沒有這個店了!你自己可要好好把握把握,免得讓被人給捷足先登了!”

    “媽,我怎么感覺您的語氣就好像我是準備吃唐僧的妖怪,還要好好把握機會?”說著,蘇小妞還不忘自戀的拿起鏡子,往自己的小臉上照了照:“瞧瞧,您女兒長的如此天生麗質美麗動人,怎么會是妖怪呢?”

    再次,她的腦袋上挨了一下,然后頭頂上又傳來蘇媽媽的聲音:“在我看來,你就是連個妖精都不如!要真是妖精的話,現在肯定已經結婚生子,家庭幸福圓滿了!”

    “是個妖精才不會結婚呢!妖精一般都是當小三的料……”

    蘇小妞在一旁嘟囔著。

    被蘇媽媽抬眼一瞪:“你剛剛說什么?”

    她立馬消了聲:“沒什么沒什么,我就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您當我是突發性神經病得了!”

    要是被老媽聽到她想去當小三,她絕對有可能拉著她蘇悠悠一起跳樓去。

    “蘇悠悠,別給我打岔。我已經跟人家約好了,明天你就和這個人去相親。時間地點,我今晚上再給那邊的家長確認一下!”

    再次沒有出乎蘇小妞的預料,蘇媽媽還是要她去相親。

    “別跟我說你不想去,你要是不想看你媽這么大把年紀還被你的婚事被逼瘋的話,你就給我消停點!”知道蘇小妞就要說出什么不靠譜的話來搪塞自己,蘇媽媽決定先開口堵住了蘇小妞的嘴。

    于是這一輪,蘇小妞完敗!

    原因,自然是她不想看著她老媽瘋掉……

    只是蘇小妞不知道,她為了不讓她老媽瘋掉答應去相親的同時,卻也讓另一個人瘋掉了。

    凌二爺是剛剛下班進門的,正準備過去和岳母打招呼,雖然這幾天他已經被岳母無數次甩臉色不理,但凌二爺卻始終沒有放棄。

    然而今日,凌二爺真的沒想到,岳母迎接自己的,比甩臉色還要狠的是要讓蘇小妞再度相親。

    其實在蘇小妞進門的時候,凌二爺也正好準備進門。

    他最近的上班時間都是踩著蘇小妞的上下班鐘點聲的,就是生怕蘇小妞和上次那個相親的人出去約會。

    可沒想到,竟然會撞見這一幕……

    聽著蘇媽媽要讓蘇小妞相親的話,凌二爺的心里毛躁毛躁的。

    而在這個過程中,凌二爺一直奢望著從蘇小妞的口中聽到否定的話。

    可沒有……

    在他矗立在他們身后的這段時間,蘇小妞一直保持著沉默。

    這也就是說,蘇小妞同意去相親了。

    那一刻,凌二爺感覺到自己的世界好像突然變得一片漆黑。

    他的蘇小妞答應去相親了,這是不是意味著,她壓根就沒想過和他凌二爺復婚?

    無疑,若是這個結果,凌二爺真怕自己承受不了……

    最終,這一天凌二爺打消了上前和岳母打招呼的沖動,一個人回了房間。

    這樣的情形下和岳母打招呼,凌二爺真的怕自己會控制不住……

    ——分割線——

    顧念兮和蘇悠悠一起碰上駱子陽,是在這個下午。

    因為周先生今天再度攜妻帶子的過來談家做客的關系,談家的晚餐肉告急??悸塹街芟壬俏奕獠換兜鬧鞫?,顧念兮只能帶著蘇小妞一同去附近的超市買東西。

    說是碰上駱子陽,不如說是駱子陽這幾天都守在談家大宅的附近,目的當然是找蘇小妞單獨見一面。

    不過很不巧的是,今天顧念兮在蘇小妞的身邊。

    從上次去了談家,被凌二爺當場拆穿了他駱子陽和施安安的關系之后,駱子陽便知道現在的顧念兮壓根就不可能讓自己湊近蘇小妞。

    但有些話,駱子陽怕今天不說,以后就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了。

    見到蘇悠悠和顧念兮從談家大宅里走了出來,有說有笑的,駱子陽還是慢步上前。

    “悠悠,待會我們順便買個奶油蛋糕好不好?”

    聿寶寶好像蠻喜歡吃蛋糕的。

    每一次都能吃的整個小臉都涂著奶油。

    按照談老爺子的說法是,他的寶貝金孫實際上更喜歡拿著奶油做面膜。

    再者,蘇悠悠也喜歡吃蛋糕。

    “好啊。對了念兮,咱們待會兒順便去買內衣吧!”

    “內衣?難不成我們的蘇小姐有艷遇?”

    “去去去,已婚婦女就只會想到這個。我是說我的內衣全都被我洗壞了,打算買兩個。對了,你穿的是什么牌子的,怎么能如此的波濤洶涌呢?”蘇小妞一邊為自己做解釋,一邊也不忘打趣一下顧念兮。

    “姐姐這是天生麗質!”顧念兮說著,還配上特臭美的甩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喲,原來是天生麗質,怪不得我們的談參謀長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的,連晚飯都不用吃!”拿著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打趣著顧念兮,蘇悠悠笑道就像是只小老鼠。

    而聽到這話的顧念兮,一張臉瞬間紅了。

    看來,前幾天她和談參謀長關起門來在房間里做的那些事情都曝光了……

    嗚嗚!

    都是那個老流氓的錯,說什么把門鎖上,誰都不會聽到他們做什么。

    看樣子,她是被老流氓騙了。

    你看,現在蘇小妞不就一臉意會發生什么事情的樣子么?

    這個老流氓,害她在小姐妹的面前老臉都丟盡了。

    以后,她再也不相信他的話了!

    在心里抱怨談參謀長一陣子之后,顧念兮才發現蘇悠悠的身子有些僵。

    “悠悠,你怎么了?”

    不過蘇小妞不知道在看什么東西看的那么出神,連回應她一句都沒有。

    順著蘇悠悠的視線,顧念兮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駱子陽。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的臉黯淡了下來。

    連同嘴角上剛剛泛起的那抹笑,也變得有些僵硬。

    “你來這里做什么!”

    怒色上涌,顧念兮變得囂張跋扈。

    換做以前,她是不會這樣的。

    可現在的她,已經被談參謀長給寵壞了。

    什么委屈,都受不得。

    更不喜歡看到自己的姐妹,受到自己曾經那些痛!

    再說了,現在顧念兮也沒有什么好顧及的。

    反正和別人鬧不過的話,她可以帶上他們家談參謀長。

    那個男人,估計誰也贏不了。

    “念兮,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有些話想要和蘇悠悠說!”

    知道顧念兮現在還在生自己的氣,駱子陽試圖和她解釋著。

    “你到現在還有什么話要和蘇悠悠說!”

    都已經做了對不起蘇悠悠的事情了,在顧念兮看來,她真不明白他還有什么話好說的!

    “我……”駱子陽開了口,正打算說些什么,沒想到這個時候的顧念兮竟然拉著蘇小妞往回走。

    她的嘴里還一邊嘟囔著: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一出門就觸了霉頭!”

    儼然,現在的駱子陽在顧念兮的眼里就是瘟神的代表。

    蘇悠悠也沒有說什么,任由顧念兮拉著自己往回走。

    而眼見蘇小妞就要被顧念兮給拉著離開的時候,駱子陽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朝著他們兩人的背影大聲的喊著:“對不起,蘇悠悠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可我真的知道錯了……”

    這話,還真的讓他們兩人的步伐停住了。

    不過,還是顧念兮先開的口。

    “別和我們說對不起,搞的好像不原諒你還是我們的錯!”在顧念兮看來,一開始就明知道是對不起蘇悠悠的事情,駱子陽為什么還要去做?

    這,便是她最無法理解的事情!

    “我……”

    這還是駱子陽第一次知道,他們的兮丫頭也是如此的伶牙俐齒。

    “悠悠,我們走。別繼續和這樣的人浪費時間!”顧念兮見駱子陽又準備說什么,便拉著蘇悠悠繼續走。

    而眼見蘇悠悠真的要走遠了,駱子陽連忙追了上去:“悠悠,別這樣!我是真的有話想要和你好好說說!”

    他已經知道了蘇小妞最近在相親的事情了。

    駱子陽真怕,蘇悠悠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和相親的對象看上眼了,是不是真的再也不理會自己了!

    蘇悠悠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

    如今就差一步就能娶她回家,要是真的因為自己的錯誤而導致分手,駱子陽覺得這輩子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我說……”顧念兮很討厭胡攪蠻纏的男人。

    可當她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蘇悠悠卻將她攔住了。

    “兮丫頭,讓我和他說吧?!?br />
    “可是悠悠……”顧念兮的擔憂,都寫在臉上。

    蘇小妞,又怎么會看不懂?

    “沒事的,有些話是該說清楚的!你先去超市吧,等會兒我就去找你!”

    蘇悠悠說。

    “那……好吧!”看了蘇悠悠一眼,臨走的時候顧念兮還不忘惡狠狠的威脅某男人說:“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敢欺負悠悠的話,我讓談參謀長把你給斃了!”

    顧念兮可能不知道,她插著小蠻腰在路邊仗勢欺人的模樣,早已落進了不遠處那輛白牌車子里面的男人眼里。

    特別是聽著她的話,男人眼角的笑紋越是明顯。

    這個小東西,還真的是被寵的沒法沒天了。

    自己唬不過別人,就拿他的名號出來嚇人!

    不過她說的也是實話。

    若是她顧念兮真的準備殺人的話,他談逸澤一定會替她扛槍的!

    ——分割線——

    顧念兮和蘇悠悠分別之后,就一個人走在去超市的路上。

    寒風吹過,卷起她的三千青絲。

    有那么一瞬間,她想她家談參謀長了!

    只有那個老男人,會任由她胡作非為。

    正巧在這個時候,她身后傳來了汽車的鳴笛聲,而后便是一輛車子緩緩的停在她的身邊。

    車上下來的男子,眼角帶著笑意。

    一如三年前結婚的時候那樣,能溫暖她的心窩。

    那一刻,她忘掉了在大街上該有的矜持,不顧一切的跳入了這個男人的懷中,熟練的將自己的雙手放入男人的脖頸處,然后在他的耳邊呢喃著:“老公,謝謝你……”

    謝謝你,總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出現……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