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正文 第293章 黑木耳VS公交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吃飯的時間不在食堂,都在這里做什么?”談逸澤來到自己車邊的時候,見到這幾個還圍成一堆,不知道在竊竊私語什么。

    “談參謀長!”

    大家一直都在研究著這談參謀長車上這只沒嘴巴的貓,沒有察覺到身后男人的靠近。

    一聽到這聲音,大家的小心肝都顫栗了。

    轉過身,所有的人都對著他敬軍禮。

    “我們是代表整個連的人來邀請您參加我們這一次舉辦的歡送晚會?!庇懈鏨隕緣ㄗ喲蟮愕男”锨八禱?。

    說到這的時候,那人的眼皮子還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談逸澤的車子前方。

    那意思好像是在提醒談逸澤,他的車子好像是被惡作劇了。

    談逸澤的洞察能力向來過人,自然第一時間注意到他的這個小動作。

    當即,男人道:“我知道了,這兩天我看看時間安排,有空就會過去?!?br />
    眾人一聽談逸澤的這話,樂了。

    因為談參謀長一般要是這么說的話,就會擠出時間去了。

    “好了,都回去吃飯吧?!碧敢菰蠹鼻械拇蚍⒆潘?。

    其實,他還以為除了那個小兵,大家都還沒有察覺到他的車頭好像多了那么個貓頭。

    所以他菜會那么快的答應了這些小兵,防止自己要是不答應他們,他們又要在這里糾纏著他。到時候,這個貓頭一定會被他們發現的。

    兵蛋子在聽到談逸澤的承諾之后,都開心的跑回去了。大概是準備回去,將談逸澤會去參加送別晚會的這個消息和大家說。

    見他們遠去的背影,談逸澤摸了摸車前方的那個貓頭。

    其實,有件事情剛剛那個和他說話的兵蛋子還真的說對了。

    他談逸澤的車,被人惡作劇了!

    要是被人,談逸澤可能會二話不說,將這個貓頭給砍了。

    可問題是,這一次這惡作劇的對象,是連他談逸澤都不敢得罪的!

    看著那只沒有嘴巴的貓,談逸澤還是怎么看怎么的別扭。

    但最終,還是不敢撕下來。

    臨上車之前,男人敲了敲那只貓頭,用三分責備,七分寵溺的語氣嘟囔著:“小東西,看看。都是因為你,我差點就被別人給笑話了!”

    ——分割線——

    高速公路上,談逸澤用耳麥給顧念兮打了通電話,告訴顧念兮說自己可能會晚點兒回家。

    之后,他又撥了一通電話,給自己此次要去訪問的人。

    “你那邊都準備好了么?我的東西這就要送給去了?!碧敢菰笏檔?,是凌二昨天交給自己的那張光盤,里面有什么內容,其實談逸澤也不知道。

    只不過隱隱約約的聽到凌二說,這里面除了有范家千金自己犯賤的證據之外,還有一些是她母親的犯罪證據。

    而談逸澤此次要將這光盤送過去的,是他的表叔給自己安排的人。說是,這個人一定不會屈服了范老爺子,一定會將他們想要發表的新聞發互聯網。

    其實在這之前凌二也嘗試過將這光碟里的內容發送成視頻,然后動用微博的力量。

    可沒有辦法,自從上一次范思瑜出了事情,她的新聞不斷的出現在微博上之后,范老爺子就發了話,讓這些微博一律不準登上范思瑜的消息。

    所以這一次,微博一發上去,沒有過幾分鐘就被刪掉了。甚至連用戶名都被注銷了。

    可見,這范老爺子已經早已做好了防范。

    為此,凌二才找到了談逸澤。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將這光盤交給談逸澤的時候,已經被某些人告訴了范老爺子。

    你看,這談逸澤這邊才稍稍有了動作,就有好幾個人跟了上來。

    談逸澤從后視鏡里發現自己被跟蹤的時候,便對電話那端的人說:“我被人跟蹤了。你先到附近的網吧里等我。我先甩掉這些人,然后去和你會和!”

    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后,談逸澤便摘掉了自己的耳麥。

    雙手,緊抓著方向盤,腳,將油門踩到了底……

    路虎車,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拉開了輛車之間的距離。

    而緊跟在后面的那輛車在看到了前方的車子加速之后,立馬向范老爺子回報:“老爺子,他準備溜?!?br />
    “不能讓他溜了,不然他不知道會拿那玩意做什么文章!”談逸澤這人的腦子,就像是一座精密的儀器,各個方面的運轉,有幾千種可能,誰都猜不出他接下來想要做什么。更拿捏不準,該怎么對付他。

    同個時間加速,兩輛車子開始在高速公路上加速。

    談逸澤很彪悍,竟然下了高架,還照樣的高速飚車。

    跟在身后的人,也緊追不舍。

    車子進入市區的時候,是被限制速度的。

    因為這里的人流多,談逸澤怕傷到了路人,便減了速度。

    可身后的那輛車見到這個時機,便加快了速度追了上來。

    這也使得原本被談逸澤甩掉了大半截的車子,在片刻之后和他并駕齊驅。

    車子那邊的人叫嚷著,讓談逸澤停下車來。

    談逸澤稍稍掃了一眼那邊的人便知道,其實那些人也都帶著槍。

    不過,他們可不敢在他談逸澤的面前玩槍。

    因為談逸澤的槍法快很準,是向來出了名的。

    他們在他的面前掏槍的話,誰先斃了都說不定。

    再說,談逸澤到時候可以用危害國家安全罪直接將他們給斃了。

    這些人不傻,都在看到了談逸澤這一身綠裝的時候,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只敢在車子的對面叫器著談逸澤下車。

    可談逸澤只是冷冷一笑,將車窗給關上。

    他壓根,就沒有將這些叫叫嚷嚷著的人,放在眼里。

    “怎么辦,老爺子他還是不下車?難道,用槍逼他?”給范老爺子匯報的,其實就是坐在車子后方的男子。

    他壓根還沒有機會看到談逸澤剛剛的冷笑。

    “笨!你們的槍法誰都沒有他準,不要在他的面前班門弄斧,鬧了笑話。直接逼他停車,然后將光盤給搶了就行?;褂?,后援的人馬也很快趕到?!?br />
    “為什么還要后援人馬?我們有三個人,他才一個!”坐在后面的這個,果真連一眼都沒有看過談逸澤。

    不然,他也就不敢這么吹噓了。

    “你們三十個沒準都不是他的對手,看好了,反正不能讓他消失在你們的視線中?!閉獗?,范老爺子指揮著。

    對于談逸澤這個人,他早點調查過。

    不得不承認,這談逸澤便是他這么多年來第一個看到如此出色的人物。

    早些年,范老爺子一直還在琢磨著將自己的孫女許配給他,拉攏談逸澤。

    可沒有想到,他還沒有行動,談逸澤就結婚了。

    “他這是想要做什么?”

    就在范老爺子這邊剛剛指揮完的時候,前方開車的人發出了不容置信的聲音。

    因為,那輛本來被他們快要擠壓到邊上的車子,竟然瘋了一樣的朝著他們開過來。

    “不會是準備要同歸于盡吧?”

    談逸澤朝著他們這個方向加大油門的架勢,讓車上所有人都感到頭皮發麻。

    到底是什么樣的瘋狂人物,竟然可以將命拿來做賭注?

    “他斷然不會拿著他的性命開玩笑,你們直接朝著他沖過去,不到最后一秒鐘不能放棄!”范老爺子畢竟也是在戰場上呆過的。

    談逸澤的這個瘋狂舉動在他看來,就是孫子兵法里面的兵不厭詐。

    他,就是在逼退這群人。

    可對于范老爺子在電話里指揮的做法,那些人壓根就不相信。

    這范老頭沒有在現場,根本就不知道這男人有多么的瘋狂,多么的嚇人好不?

    讓他們直接撞上去,他們可做不到。

    他們只是替人家范家做事,又不是將命賣給他。他們才不會那么傻的和談逸澤硬碰硬。

    所以,在關鍵的那一刻,坐在駕駛座的那個人打了向右的方向盤。車子直勾勾的,撞在了路邊的花圃上。

    車子的安全氣囊全部打開。

    車頭的方向燈,碎了。

    各個車窗也都在這次撞擊中被震碎,包括車前方的擋風玻璃。

    而談逸澤則漫不經心的在他們的邊上繞了一個彎之后,在邊上停下。張望了他們這一車的情況之后,“好心”的為他們報了交通故障,便離開了。

    只是臨離開之前,這個男人留在另一側那些人腦海中的那個如同鬼魅一般的弧度,讓所有的人都后恐。

    這男人,絕對比閻羅王還要恐怖。

    竟然那么撞過來,連眨眼都沒有!

    真他媽的,太嚇人了!

    像是這樣的男人,長輩們教過我們:不能惹啊不能惹!

    談逸澤的車子最終停在了鬧市區,在車內迅速的換了一身便裝,帶上一頂鴨舌帽之后下了車。

    不過下車的談逸澤并沒有迅速的離開,而是繞到了自己車前方貼著那只和自己的酷黑色的車子形象有些不符的沒嘴巴的小貓面前,確認了一下。

    見剛剛的飚車并沒有給這張貼紙帶來什么破壞之后,他的心才稍稍的放松了下來。

    不過這會兒,男人還是沒有離開。

    而是敲了敲那只小貓的頭,半帶寵溺的呢喃道:“你看老公我很棒吧?”

    雖然那只貓兒沒有嘴巴,也不會回應談逸澤,但談逸澤還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對著它喃喃自語。

    其實,他也就是將這只小貓,當成了顧念兮,才會那么小心謹慎的呵護著。

    之后,男人離開了。

    他繞過了好幾條大街來到巷子里一處隱蔽的網吧里。

    將光盤交給了坐在網吧最隱蔽的那一塊角落的人兒之后,他的身影便又消失了。

    ——分割線——

    “老公你怎么穿這一身?”

    晚上談逸澤到家的時候,顧念兮看著他這一身寬松的T恤加牛仔褲,還有頭頂上還帶著一頂鴨舌帽的裝扮,十分感興趣。

    他們的兒子也在邊上唧唧呱呱的不知道說些什么。反正,神情也很是興奮。

    總之,這母子倆就是一個德行,看著他這一身的裝扮,眼神上上下下的將他談逸澤搜刮了個遍。

    至于邊上的談老爺子在看到談逸澤的這身裝扮,倒是沒有說什么。

    反正他知道,他這孫子要是穿這一身衣服的時候,明天絕對有大新聞。

    “好看么?”談逸澤沒管老爺子在他身上那意味幽深的眼神,徑自拉過了媳婦,湊在她的耳邊說:“要是好看的話,今晚回臥室,讓你上上下下看個遍?!?br />
    “討厭,爺爺還在呢,又沒個正經!”顧念兮垂著他的胸口,不過最終飆出了一句話,讓談逸澤差一點將她給咬了:“不過這么穿法,你好像一瞬間年輕了幾十歲!”

    “什么?我也就三十出頭,什么年輕幾十歲?難道,我就那么老么?”好吧,自從娶了年輕自己八歲的小妻子,談某人是越來越在意自己的年紀了。

    以前總覺得,相差個十幾歲沒有什么。

    素以當初他在聽到了顧念兮的年紀之后,才會飆出那么一句:相差八歲,正好!

    “沒,是我說錯了!不是年輕個幾十歲,是十幾歲!”口誤!絕對是口誤。

    “那也不行,反正你這么說我,今晚一定要罰!”

    談某人一口咬定了,顧念兮這就是在嘲笑他的年紀,牙齒咯吱咯吱的作響。

    “老公,你怎么這么小氣,人家不過是說了你一句!”顧念兮被他一張臉繃得忍不住笑了。

    可眼下,談參謀長就像是被猜到尾巴炸了毛的貓兒一樣,牙齒仍舊咯吱咯吱的發出聲音。

    不過因為對方是顧念兮,他沒有什么舉動。但要是換成尋常人,可就不一定了。

    “說了一句也不行。我都說過你要是再笑我比你老,小心老子爆你的菊?!碧改橙死孔潘難?,緊緊的。

    嘴貼在她的耳背上,說著邪惡的話。

    顧念兮壓根就沒有將此刻惱了的談參謀長當成一回事,拍了拍他的手臂,讓他在沙發上坐下來之后,她便去了廚房。

    談逸澤今晚上回來的有些晚,雖然他說他在外面吃過,但顧念兮還是給他留了一些東西吃。外面的東西再好,顧念兮還是擔心談逸澤營養不夠。

    只不過,當天晚上顧念兮知道了談參謀長回來的時候說的話不假。

    他雖然沒有直接真的和她做,但在他很黃又很暴力的威脅下,讓她擺出了許多連顧念兮自己都覺得接受不了的動作。

    從這以后顧念兮知道了一點,她家的談參謀長比女人還要在意自己的年紀!

    ——分割線——

    第二天的早上某家網絡電視爆出了一段視頻。

    視頻上是一個身上穿著極為妖嬈的夜店服裝的女子,和一群男人大玩熱舞的場面。有時到激烈點的時候,男女的身子還不時的貼在一起。作出,各種讓普通人一看就臉紅耳赤的動作。

    女人不厭其煩的在這群男人中跳了很久,最后有幾個看不清楚面部神情的男人走到了女人的身邊,不知道對這個女人說了什么話,那女人便將手臂主動的纏在男人的臂彎上,和他們離開了。

    視頻拍攝的日期顯示,那是范思瑜出事的那天晚上。

    而這段視頻緊跟著切上的內容,則是在某一間酒店里。

    這女人到了酒店之后,竟然開始主動脫衣服?;茍宰派肀叩拿懇桓瞿腥碩夾ψ?,抓著男人的手放在她脫光了衣服的身上,搔首弄姿。

    一看,就不像是個良家婦女。反倒,像是個早就游走慣了男女之間的老手。

    女人做這些動作的時候,男人還詢問著:“可以嗎?”

    雖然這畫面有些吵雜,但依稀可以聽得清楚這女人在聽到這一句之后竟然開了口,聲音無比清晰的回答:“當然沒問題,你們幾個一起上都沒有問題?!?br />
    說完這話的時候,女人便主動騎上了男人的腰身,撕扯著男人的衣服。而原本還站在四周圍的幾個男人也在這個時候上前,寬衣解帶。

    在這個過程中,還不是的聽到曖昧的聲音從女人的口中傳出。

    這還不止。

    女人竟然還大聲的吼著:“你們還不快點,我都等不及了?!?br />
    諸如此類讓人不堪入耳的話,不時從畫面傳出。在女人賣力演出的同時,周圍的那些男人迅速的加速了這盞沒有硝煙的戰役。

    之后,關于酒店房間里的畫面到此結束??閃粼諶嗣悄宰永锏男畔⒘靠墑欠淺5拇?。

    第一個知道的,便是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豪放,一女對N男,還是主動要求的!

    第二個,則是這個女人長的有些面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見到過。

    第三個則是,這個畫面雖然沒有進行到最末,不過這畫面結束的時候那個曖昧的畫面,讓人不難聯想接下來想要做的是什么。

    可即便到最后的階段,這個畫面中依舊沒有弄出任何一個男人的臉。這讓人覺得,這像是一部國產自拍AV。女導演,自然就是床上那個擺著各種不堪入目姿勢的女人。

    如果畫面進行到這里,也就算了。

    但最后切上的那一塊畫面,有些暴力有些血腥。

    這畫面依稀可以從這擺設看出,這事情是發生在某一間酒吧里。

    酒吧里來了一伙人,一進門就開始打砸。

    這畫面,倒是沒有剛剛的那些給人的震撼。

    開這樣的酒吧的,時常都有麻煩找上門。

    所以大多數人對這幅畫面倒是不那么意外。

    不過畫面里帶頭打砸的人兒,正好被弄到了一個特寫——一個女人!

    而且,還是一個身穿名牌服飾的中年女人。

    這點,引起了大家關注。

    而其后,這中年女人各種激烈的動作,還有指揮著她帶來的那些人一次次的打砸著這里的東西,更讓人倍感意外。

    同樣的,和剛剛前兩段視頻中的女人給人的感覺一樣,這個中年女人給人的感覺也是相當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見到過似的。

    畫面的最后,還有幾個出來阻止他們的。

    不過這個中年女人隨之而來的舉動,讓所有的人都頭皮發麻。

    因為她竟然指揮著人,將那個人痛打了一遍不說,甚至從自己的包里找來了一個什么東西,讓人蹲在地上對著那個男人的嘴巴不知道做了什么東西。

    雖然因為條件限制,這個攝像頭拍不到極為清晰的畫面。不知道,這老女人到底都對這男人做了什么。

    但從畫面中,那男人幾次三番的想要站起來,卻被人死死的壓住時候的痛苦表情可以看得出,這女人的手段極其的殘忍。

    最后的最后,女人帶著一大幫的人走了。

    畫面,也在這個時候畫上了句號。

    不過這段視頻下方還有一段闡述。

    那段話,讓所有人都有些了悟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么。

    “前天夜里,這女人到我們店里跳舞。女人很熱情,很活躍,這里的男人都很喜歡她。跳到最后,女人還主動的和一群男人走了。這個社會,男歡女愛很正常。所以我們看到這女子和這幾個男人離開的時候是清醒的,我們也就沒有多加阻攔。而這女人回家之后竟然和家人變相的說是我們害了她,所以她媽找上門來了。說是一定要為她的女兒討個說法,不然就要動用關系?!?br />
    “我們酒吧的管理大哥看不下去,就被這個女人打了。打了也就算了,她竟然還命人將他的嘴巴給縫起來。手段極其惡劣,我希望有關部門為我們的管理大哥討個說法?!?br />
    “為此,我們還輾轉多人,找到了那晚上關于這個女人離開之后去了什么地方的畫面,就是想要要證明我們的清白?!?br />
    三段話,將這有些本來有些無關系的畫面,連接到了一起。

    至于最后的這一段畫面,配合著這個男人的說法倒是有點像是當初鬧大的新聞:我爸是李X。

    而自從爆出這樣的新聞之后,網絡的看客就非常的敏感。

    而今天爆出的這個新聞就像是頓時又找到了突發口一樣,這則網絡新聞一上傳,就立馬引發了成千上萬的關注。

    轉摘量,更是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所有人都在譴責這個放蕩的女人的同時,還對這個女人進行了一番人肉搜索。

    介于前一段時間,范思瑜在微博上的“裸奔”新聞,她現在已經“小有名氣”。

    所以有很多人在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便立馬有人猜到了她的身份。

    “這女的姓范,我記得還是某個城市的名流,也時常出現在財經報紙上?!?br />
    “對對對!好像叫什么范思瑜?!?br />
    “頂樓上!”

    “對了,我聽說她爺爺好像還當官來著,像是什么領導級別的人物?!?br />
    “樓上的,你不怕被人查水表么?”

    “……”

    這是網民對范思瑜的議論。

    至于范思瑜的老母,議論聲可就更大了。

    “喲,這女人看來斯斯文文的,怎么會做這樣齷齪的事情?不會是,被陷害的吧?!?br />
    “我也覺得有些像?!?br />
    不像是范思瑜,礙于上一次爆出了“黑木耳”新聞之后,這女人在所有網民腦子里的形象,已經不堪一擊。范母的形象,還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些人懷疑。

    可很快的,又有了這么一個反對的聲音。

    “看著越是斯斯文文,動起手來越是狠?!泵淮?,范母就是一直披著羊皮的野獸。

    “你們是不知道,這女人就會裝。以前我和我媽見過她,那用鼻孔看人的樣子,我到現在都沒有忘記。這樣的人,還用得著別人冤枉她?沒準,這類的事情她不少做,不然怎么會這么輕車熟路?!閉餿?,顯然也在范母那邊吃過了虧。

    “我想也是,這個女人一定做過不少類似的事情,不然工具什么的怎么準備的那么齊全?”不過礙于身份的原因,她做的那些齷齪事情一直都沒有被曝光罷了。

    不過這次,對方貌似碰到的也是強硬的對手。

    不然,像是這一類的視頻,又怎么可能傳播在網上?沒準在這視頻沒有發表之前,就被人給咔嚓了。

    因為范家人在別人面前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形象,已經深入了人心。

    所以在網絡上微光并且轉載這一次的新聞的人,其實都抱著想要看看范家人到底落得個什么下場的心態,轉發的時候也用盡各種手段說這范家人的不是。

    鑒于這段視頻在網絡上轉載量之大,還有評論之多,已經無法整個給刪除。眼看著這件事情的影響越來越大,范老爺子在家里急的跳腳的同時,有關部門也開始介入調查。

    此時,范思瑜還正迷迷糊糊的在睡夢中。

    其實自從那天晚上,她被丟在扒光了衣服丟在大馬路上之后,她的腦子就一直很亂,情緒也不是很穩定。

    有時候,總是一整夜一整夜的失眠。

    像是昨天晚上,她一直都到天快要亮的時候才睡得著。

    不然看著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她總是覺得背地里好像有無數的眼睛都在盯著她看,像是伺機要再一次將她給扒光了衣服丟在外面一樣。

    可就在范思瑜睡的有些昏昏沉沉的時候,一個響亮的巴掌拍到了她的臉上:“啪……”

    范思瑜還在睡夢中,一下子有些被打懵了。

    起來的時候,一看到范母的手還高舉在空中,有作勢再打她一遍的趨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從小到大,她范思瑜一直都是范家人捧在掌心里的明珠。就因為她是整個范家的掌上明珠,誰都不敢欺負她一下。就連她的父母,都不敢輕易的打她。

    母親,更是對她愛護有加。

    特別是除了這次的事情之后,每天都會守著她。

    還揚言要去給她報仇!

    范思瑜其實并不像母親卷入這次的事情中,所以一直都不敢明說。

    也怕,怕自己的母親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怕她知道自己以往的糜爛生活。

    可明明,她什么都沒有說,為什么母親還要打她?

    難道,她剛剛做了什么壞事么?

    范思瑜睜大了眼睛環顧著整個房間。

    沒有!

    房間里還是很安靜,她應該沒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才對。

    轉頭,她看向范母,希望從她的眼睛里得到什么答案。

    “媽,你打我做什么?”

    范思瑜捂著自己已經紅腫起來的臉頰,眼里蓄滿了淚。

    “不要叫我媽,我沒有你這種不三不四的女兒!”

    范母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尋常的那些家教禮儀,都被她拋在一邊。

    那頭一直燙染著時下最流行的短發的發絲,也在這個時候蓬松的有些嚇人,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雄獅。

    她張舞著手的模樣,讓人難以將這個女人和她往日里在別人面前的貴婦形象聯系到一起。

    “媽,您這到底是怎么了?”范思瑜從小大大都沒有見過母親這么恐怖的模樣,嚇得有些害怕的抱著被子躲在床角上。

    “你還問我為什么?我還想問你為什么?你怎么可以作出那樣見不得人的事情來?虧我還那么信任你,以為你是被人欺負了,才去給你討回公道。你怎么……”說到這的時候,范母再也說不下去了。

    說到底,還是她太過相信自己的女兒了。

    本來以為女兒是吃了虧,所以她才敢那么明目張膽的帶著人去打砸了凌二爺的酒吧。她以為這件事情是凌二爺沒有理,所以不管他們范家怎么做,他都會忍氣吞聲的。

    沒想到這事情,竟然還是自己的女兒主動的。

    就算她當初做這些的時候再怎么有理,現在也變得沒理了。現在被反咬一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有關部門現在已經介入調查了,而且已經有好些人到醫院做取證,現在人證物證俱在。

    她剛剛已經咨詢過律師了,光是那段視頻已經足夠證明她是故意傷害罪,特別是已經對受害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一定被刑事拘留的!

    想到那可怕的監牢,范母渾身上下都在打顫。

    她才不要進入那樣可怕的地方呢!

    她在她的姐妹中因為家產殷實的關系,一直都過著讓人羨慕的生活。

    要是這么進入監獄,一定會被他們嘲笑死的。

    為此,范母已經開始聯系起了這一方面的權威律師,想要幫自己脫罪。

    而現在,她還急著要去和自己的律師碰面,詳細的談一談接下來該要怎么做。

    想到這,范母轉身就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而范思瑜一直都被打蒙了,到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了什么,抓住了母親的手問道:

    “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您告訴我!”

    一定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不然,一直都是最最溺愛她范思瑜的母親,不可能對自己作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你自己做的那些齷齪事自己還不清楚?”范母狠狠的甩開了自己的女兒的手。

    說到底,她還是自私的。

    因為擔心現在自己會入獄,所以女兒的那些事情她一丁點都不想要理會。

    再說了,自己有本事作出這樣的事情來,就要有信心去擔當!

    “媽。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讓您這么生氣,和我說說好不好?”

    她哀求著。

    那本來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她,在這個時候也開始滑下了眼淚。

    “我實在說不出口,你想知道什么的話自己上網去看?!閉庖彩?,公司里的員工在看到那些新聞的時候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她的。

    甩下了這么一句話之后,范母便匆匆離開去找自己的律師了。

    至于范思瑜,在聽到了母親的所有話之后,立馬跑向自己房間里的電腦。

    她打開電腦的時候,殺毒軟件上的新聞專區就登上了關于她范思瑜的照片,還有一些事從夜店畫面切下來的圖片放到一起做比對。

    標題為:豪門千金夜店尋歡,戲稱“被強暴”!

    作為這新聞標題的女主角,帶著幽默風趣口吻的標題,范思瑜一點都沒有被娛樂到。

    她迅速的打開了頁面,在看到這段視頻以及下面那些不堪入目的評價之時,范思瑜頓時跟發了瘋一樣的將自己的電腦掃在了地上。

    不僅如此,只要是這個房間里能砸的東西,都被她搬起來砸。

    上至流行的數碼產品,下至一些花瓶裝飾。

    當所有的東西都在這一刻變成了碎片,凌亂不堪的擺在地上的時候,范思瑜窩在了床邊上額的位置哭了起來。

    是啊,有誰能忍受被所有的人嘲笑成是“公交車”和“黑木耳”?

    更還有許多人都在爆料,自己曾經在酒吧里遇到過這個女人。

    確實,她范思瑜曾經是喜歡玩夜店,可也沒有他們說的那么平常好不好?

    哪有人一個月30天都出現在酒吧里玩的?最起碼還有大姨媽來的那幾天,她是不會出現在那種地方的。

    所以可見,這網絡上的爆料的那些人,有些其實在說謊。

    可范思瑜知道,現在不管自己再怎么澄清,都沒有用了。

    因為那端視頻和這些報料人的話,只會更加坐實她那些糜爛的過往。

    那個女人愿意自己被說的這么的不堪?

    她真的快要發瘋了!

    而這個時候她也開始后悔了。

    后悔了,當初不應該惹到那兩個可怕的男人……

    而范思瑜所不知道的是,當她的母親急匆匆的從他的房間里走出來,準備去找律師,準備給自己“洗清”罪名的時候,就有一群身穿制服的人,闖進了他們的范宅。

    “你們是什么人?”家里的傭人似乎還沒有聽到風聲,對于這樣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出現在家里,顯得有些慌亂茫然。

    “我們是市刑警大隊的?!蔽椎娜誦?。

    在見到從樓上匆匆下樓來的范母,那些人便迅速阻擋了她的路。

    “您好,范夫人。我們是市刑警大隊的,現在懷疑發生于6月29日晚上的一出打架斗毆和您有關,請跟我們回到局里接受調查。這是,相關文件?!?br />
    所需要的相關手續一律齊全,范母就算再怎么不甘,最終還是被套上了手銬,帶走了……

    ——分割線——

    “老公,你說咱們的兒子什么時候會說話?”和網絡世界以及范家不同的是,當所有人都在這些新聞中尋匿著蛛絲馬跡的時候,談家大宅里的某間臥室還是一如既往的溫馨。

    今兒個談逸澤難得休息在家,顧念兮也跟著他賴起了床。

    他們的身邊,還躺著一個勁不知道在嘀咕著什么的兒子。

    不過從他們兒子臉上一個勁笑著的小模樣看得出,他的心情還蠻不錯的。

    “還早呢。我記得書上好像說過,要到十個月的時候?!碧敢菰蠖雜謖飧齙蒼謁凸四鈀庵屑淶男〖一鋝皇悄敲從焉?。

    他難得菜休息在家一天。

    這一天的時間里,他當然想要自己獨自和顧念兮歪膩。

    可這小家伙一大早就不睡覺,一直咯咯咯笑著逗著顧念兮。

    這讓談逸澤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兒子是企圖在今天他談逸澤難得休息的時間里,將顧念兮給霸占了。

    “兮兮,我把兒子送到爺爺那邊,咱們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br />
    談某人看著某個能獨自享受顧念兮的懷中的小家伙,一臉的酸意。

    “說什么呢?爺爺年紀也不小了,你總不能每天都讓咱們的兒子去麻煩他呢?他老人家也需要一點時間好好的休息?!痹偎盜?,顧念兮還想著要和兒子多單獨的呆在一塊。

    這小家伙醒來的時候總是帶著笑容的小摸樣,實在讓人難以放下手。

    “老公,難道你不覺得我們的寶貝真的很可愛么?”

    顧念兮又看到兒子的笑容,樂呵呵的將他抱到談逸澤的面前。

    小家伙一見到談逸澤,就手腳直接勾住了,小臉蛋更是討好的埋在談逸澤的懷中。

    看著兒子和自己黏糊的模樣,談逸澤心里的某一處也軟了。

    “可愛是可愛,要是不這么粘你就好了?!逼涫?,談逸澤還想要個女兒。

    都說,一兒一女,能組成個好字。

    只可惜,顧念兮現在好像再也懷不上了。

    這,多多少少讓談逸澤有些遺憾。

    不過一想到上一次顧念兮生兒子的時候差一點把小命給搭上了,談逸澤覺得還是算了。

    就算再怎么的想要一個孩子,他也不能自私的讓顧念兮冒著生命危險。

    “我兒子粘我么?我看他比較粘你!”顧念兮每次說到這一點的時候,都難免有些吃醋。

    好歹她顧念兮也是懷著兒子,喂兒子奶的人。

    可每一次只要談參謀長一在家,這小子就會朝著談逸澤那邊靠攏。

    你看現在也一樣,一被談逸澤抱著,他不知道笑的有多開心。

    在她顧念兮懷中,她就從來沒有看到他笑的這么燦爛過。

    像是為了印證顧念兮的話似的,這小子在聽到顧念兮有些吃醋的時候,竟然還往談逸澤的懷中一個勁的躲著。

    “對了,明天我可能會早點兒回家到時候,到時候你要穿戴好?!碧敢菰蠹蕉幽悄Q?,就伸出了食指逗他。

    結果這小子,竟然真的咬住了他的指頭,吸著。

    吃別人的手指頭可不是什么好毛病,顧念兮一看到就拍開了談逸澤的手,將兒子抱了回來。然后問道:“有什么事情么?”

    這陣子,談逸澤都不大讓自己出門。

    顧念兮也很聽話,基本上要是沒事,她都不會出門。

    有時候想買點什么東西,就托著劉嫂上街買菜的時候順便給買了。

    雖然顧念兮不知道談逸澤為什么不讓他出門,不過她知道談逸澤做事總有他的道理。

    今兒個,他竟然主動要帶自己出門,看來?;Ω檬強煲獬?。

    “那些兵蛋子說今天要給一些人搞個歡送晚會,我想帶你也去感受一下?!碧敢菰笏?。

    其實,他也知道這陣子都沒有讓顧念兮出門,估計是要悶壞了她了。

    所以他想要在所有的事情都畫上句號的時候,帶著顧念兮好好的放松一下。

    再說了,自從他們有了孩子,都沒有好好的過一過二人世界。

    “那好,到時候我給你準備點東西墊墊肚子,吃完了就出門?!碧敢菰笠話閽誆慷踴丶乙歡ê芏?,先要給他點吃的才行。

    再說了,送別晚會什么的,一般是少不了喝酒的。

    空腹喝酒可不好,會傷胃。

    顧念兮已經將這些都給考慮到了。

    對于顧念兮的提議,談逸澤沒有反對。

    看著她被兒子蹭開的衣領口露出來的雪白,談某人忍不住了。突然間,談某人就將兒子從顧念兮的懷中奪了過來。

    “老公,你要做什么呢!”

    “把兒子先送到爺爺那邊去?!彼低暾庖瘓浠?,談逸澤就直接大步走了,當然他還不忘記將顧念兮給反鎖了。

    顧念兮被談逸澤鬧出的這一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當即想要從這個房間里出逃??晌弈?,談逸澤像是早已打算好了似的,將房門給鎖得死死的。

    “老公,你倒是開門??!”

    顧念兮在房間里叫嚷著。

    一直到,將孩子送到談老爺子的談逸澤歸來,她一直都站在房門邊上。

    而談某人一進門,便是蓄勢待發。

    一下子,就將顧念兮給撂倒了。

    “談逸澤,你就是一禽獸!”在被談某人壓到在床上的時候,顧念兮算是知道這男人今天唱的那一出了:原來,是霸王硬上弓!

    不過談某人倒是一點都不介意顧念兮這么稱呼自己,在顧念兮叫叫嚷嚷著的時候,他只說了這么一句:“姑娘,你就從了本禽獸吧!”

    看吧,談逸澤的本質其實就是一流氓。

    這一天,他將他獸性演繹的淋漓盡致……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