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海盗船有什么用:正文 第254章 顧念兮,我該拿你怎么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念兮,你一大早就起來了?”

    這日的清晨,談老爺子一大早就在大廳里看到了顧念兮。舒殢殩獍

    前段時間因為懷孕,她時常睡的錯過早餐時間。

    所以,當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在大廳里看到顧念兮,談老爺子有些新奇。當然,他也沒有錯過,顧念兮眼瞼下方的那抹子濃黑。

    “今天準備收拾行李。明天,東籬哥哥就要過來了?!憊四鈀饉嫡饣暗氖焙?,樓梯口有道修長的身影,慢慢的朝著她靠近。

    而在聽到顧念兮的這話的時候,談逸澤的腳步停在她身后三四米的地方。

    此刻,男人的眼眸變得有些深。

    那深不見底的眸色,讓這個男人看上去有些壓抑。

    他的身影看上去有點僵,甚至連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也緊握成拳。

    這么說,她還是要走?

    而且,還是和楚東籬那只老狐貍一起?

    想到這,談逸澤的心悶悶的。

    其實,這兩天談逸澤本來是想找機會和顧念兮解釋清楚什么。

    不過每一次看到她的時候,他又不知道該從何解釋。

    再者,顧念兮一直都沒有提及離開這事,談逸澤還以為她放下了。

    但今兒個聽到她說這話,他才意識到,原來他這段時間的不解釋,已經徹底的傷透了她的心。今兒個,她還真的要準備行李了……

    談逸澤站在距離她不遠的地方。

    只要稍稍上前,就能將她拉進懷中。

    可無形中,兩人之間又好像隔著一道墻。

    她被困在墻的那端,而他談逸澤則在這端,無法觸及到她。

    “兮兮,你真的要回去么?在這里,難道住的不舒服?要是你是不想見到小澤,我讓他這段時間不要回家,不就好嗎?”老爺子一聽到顧念兮要回家,有些著急了。

    為了他的小金孫孫,他連談逸澤都給出賣了。

    這要是在以前,那就是賣國求榮罪!

    “爺爺,我不是哪里住的不舒服,也不是不想要見到誰,我只是好久都沒有回家一趟,想家了?!彼?。

    她的聲音平淡,平淡的沒有一絲絲的起伏。

    這樣的聲調和語氣,讓這些看起來仿佛都出自于她的真心。

    可誰都看得出,并不是這樣。

    她不過,是在躲避談逸澤。

    “那要不,兮兮你就回去住幾天,等過兩天我讓小澤去帶你回來?”談老爺子絞盡腦汁的勸著,一邊還冷冷的瞪了不遠處站著的談逸澤一眼。

    哼,都是這個壞小子!

    好不容易盼來的金孫孫,出生那天沒準他還不能抱上了!

    “這些還是等以后再說吧?!憊四鈀饣賾Φ奈?,但誰都知道,這話的真實意思是:她不想說這些了。

    而說完這句話之后,顧念兮轉身也看到了站在距離她不遠處的談逸澤。

    看他那個架勢,應該是站在這里挺久了吧?

    有多久?

    會不會,聽到她剛剛和談老爺子的對話?

    只是想了想,顧念兮又覺得自己的考慮有些多余。

    她都要回娘家住一陣子了,沒準他們之間就此告吹了。

    她,還需要管這男人心里頭會怎么看待自己么?

    再說了,她剛剛說的那些話又沒有一個字錯,犯得著這么擔驚受怕的么?

    “小澤,你也醒了。兮兮要回d市,你幫我好好的勸勸她。現在孩子都快要出生了,這么長途跋涉的也不大合適?!?br />
    談老爺子站在他們兩人的身后勸著。

    “嗯?!碧敢菰蟮懔說閫?,算是回答。

    正轉身,想要對顧念兮說點什么的時候,卻見到女人先于他,輕啟了紅唇:“爺爺,您真的不用那么擔心,孩子不是才八個多月么,還有一個多月才要出生。再說了,其實機場每天人來人往的孕婦也不少見,從這邊到d市,也不過是幾個鐘頭的時間,您就不用太擔心了?!?br />
    這話,表明了她想要回去的立場。

    同時,談逸澤當然也看得出,她說的這話一方面在安撫爺爺的同時,另一方面是不想讓他談逸澤開口,聽到他談逸澤的聲音。

    這一句之后,顧念兮又道;

    “劉嫂看樣子早餐還要準備一段時間,我先上去把東西收拾了吧,免得待會兒拿漏了什么?!?br />
    說完這話,顧念兮便抬腳朝著樓上走去了。

    那因為懷孕而變得有些笨重的身影,讓人看了有些心酸。

    談老爺子越看,越是生氣。

    這談家,自從顧念兮住了進來,他才稍稍覺得有點人氣。

    要是她就這么走了,那這個談家不就又和以前一樣,死寂沉沉了么?

    越想,談老爺子越是覺得窩火,便對談逸澤道:

    “你看看你,到底都搞了什么事情,將好好的一個家給折騰成這樣?又是狠么不好和兮兮說的。我看這次你要是真的放任她離開的話,她沒準一輩子都不回來了。到時候,有的你哭的?!?br />
    此時的談逸澤,一直還在注視著上樓去的顧念兮的身影。

    “兮兮……”他對著那道背影,呢喃了一聲。隨后便立馬也邁開了腳步,跟了上去。

    就像是爺爺說的,若是這次真的放任顧念兮離開的話,沒準她這一輩子都不想回來了。

    不……

    他不想,也不要她離開。

    看著談逸澤也跟著消失在樓梯口的身影,談老爺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兩孩子,為什么都那么的死心眼呢?一個想要解釋,一個不肯給解釋,這該怎么辦才好?”

    老人的嘆息聲,回蕩在這大廳里。

    而這一幕,恰巧也讓剛剛下樓來的陳雅安看到了。

    其實,她剛剛下樓的時候正好撞見了急匆匆上樓的顧念兮,還有跟在身后追上去的談逸澤。

    本來,她今天難得心情好,還想要和他們兩人好好打一聲招呼的。

    可沒想到,這兩個人的臉色黑的跟包公有的一拼。那眼神,瞪得人發慌。

    好像是她陳雅安要是敢擋道的話,就要為此喪命一樣。

    見這兩人都一副修羅表情,陳雅安很識相的讓開了道。

    當然,她還不忘在心里嘀咕一陣:不愧是夫妻,連瞪人的嚇人勁,都如出一轍。

    不過看到這,陳雅安倒是想起了一個問題。

    這兩口子以前不都是一個鼻孔出氣的么?

    今兒個這是吹了什么風,竟然還鬧了起來?

    有意思!

    相當的有意思!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推開門,談逸澤看到先他上樓的顧念兮,正在收拾著床上的被褥。

    顧念兮的手上是一條帶著小花朵的毛毯,而邊上還有一條沒有折疊的乳白色被子。

    一張床上,兩條被子。

    這是,他們兩人最近的睡覺方式。

    以前的每個晚上,不管他回來的有多晚,顧念兮都會等他。等到他一回來,兩個人便蓋著同一條被單,然后相擁而眠。

    而現在,雖然他晚歸,顧念兮還是依舊會在床頭為他留下一盞燈,雖然顧念兮每次在他回來的時候,都會躺進被窩里,雖然每一次他都知道,其實她都沒有真正睡去??晌弈蔚?,是那條毛毯。

    她,總是用那條毛毯,將她自己裹得緊緊的,不讓他觸碰到她……

    某些時候,談逸澤真的恨不得將這條毛毯給撕個粉碎,看它以后還怎么阻擋在他和顧念兮之間。

    收拾好了床上的被褥,顧念兮又搬來了一條凳子,準備踩上去拿放到柜子上的行李箱。

    那個行李箱,還是當初她到d市來的時候帶的那個。

    沒想到,現在要回家了,她還是要用它。

    可當顧念兮還沒有踩上去的時候,她的手就被拉住了。

    不用回頭,她也知道那只手的主人是誰。

    他們當了兩年多的夫妻。

    在這接近一千個夜晚里,他們纏綿過無數次。

    她對他的溫度,是那么的熟悉。

    熟悉到,只要閉著眼感受,她就能知道那個人是不是他……

    有那么一段時間,顧念兮的鼻尖紅紅的。

    但她的視線,只是落在這個男人拉住她的那只手上。

    “放開,我只是想上去拿那個行李箱?!彼?。

    她的聲音,有些啞。

    這啞啞的聲響,漂浮在半空中。

    幻化成,誰都無法解開的結……

    “那么高,你不能上去?!彼浪賴淖ё潘氖?,不肯松動分毫。

    他的視線,也同樣落在自己拉著顧念兮的那只手上。

    那熟悉的觸感,那熟悉的體溫,依舊是他談逸澤最為眷戀的一切。

    在這共同生活的差不多一千個日夜里,這些已經成為了他談逸澤所眷戀的暖。

    突然間,他的鼻尖也酸了。

    他,舍不得放開她。

    就算只是離開個幾個月,都不行。

    “要不然,你幫我拿吧?!彼?。

    其實,站到那個椅子上,她還真的有點怕摔傷了自己,和寶寶。

    “嗯!”

    聽到他的話,男人點了點頭。

    而后,他果真踮起了腳尖,伸出長臂。不同的是,談逸澤根本就不用踩著一張凳子,就能勾到放在衣柜上的那個行李箱。

    這大概,就是手長腳長的好處。那么高的柜子,他連板凳都省了。

    沒一會兒,一個行李箱就這么從他的手上被撈了下來。

    然后,他雙手送到顧念兮的面前:“給你?!?br />
    “嗯!”接過談逸澤送來的行李箱,顧念兮臉始終都耷拉著。

    前額過長的流汗,有些擋住了她的臉蛋。

    讓人,看不到此刻的她的真實面容。

    可她自己卻知道,這個時候的自己一定是紅著眼眶,沒準已經有溫熱的液體,準備從她的眼眶中奪眶而出……

    其實,連顧念兮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是她要談逸澤幫她拿下這個行李箱的,明明,是她自己說要走的。

    可為什么當看到談逸澤將她的行李箱雙手奉上,為什么當她看到那個男人對她的離去竟然不開口阻止的時候,她的心會是這么的酸?

    這一切,明明就是她要的,不是么?

    談逸澤給的,就是不干預,不阻攔。

    她不是應該高興才對?

    可為什么當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她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接過談逸澤遞給她的那個行李箱,她繼續低著頭,來到衣柜前。

    將柜子里,那一排排放置著的衣服,挑出屬于自己的,放進了行李箱。至于他的西裝還有軍服,全都很好的保留了下來。

    收拾完衣服之后,顧念兮又開始收拾放在化妝臺上的那些護膚品。

    里面有一些,都是蘇悠悠給她買的,據說,這個對孕婦好。

    最里面,還有一罐是香奈爾五號香水……

    還記得,結婚之后他第一次陪著她去逛街,送給她的第一件禮物,就是這款香水。

    不過那一瓶,當初在遇到霍思雨的時候,就被打破了。

    這一瓶,是他后來發了工資的時候又給她買的。

    她一直都沒有舍得用,所以至今兩年了,這瓶香水還如新的一樣。

    看了那香水一眼,顧念兮最終沒有忍住,還是將它給收進了自己的行李箱。

    雖然她知道,這香水是談逸澤買的,應該留下來還給她。雖然她知道,現在自己是孕婦,也不適合用香水,帶這個回家應該沒有多大的用處??傷?,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腳。

    也罷也罷。

    就讓她將這香水帶回家吧。

    留著,當個紀念也行。

    “兮兮,你真的要走么……”

    就在顧念兮將那瓶香水給放進自己的行李箱的時候,身側那個男人開了口。

    他的聲音,也沙啞的出奇。

    比起床時候的他,還要沙啞濃郁上幾分。

    “都已經決定好了,我機票都拖人買好了,哪還有不走的道理?!彼讕陜褳肥帳白拋約旱畝?,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不是她不想要看到那個男人,而是她害怕此刻抬起頭來,她的眼淚就會止不住掉下來。

    她不想,讓那個男人看到她顧念兮的懦弱。

    “對了,你的睡衣都放在正中間的柜子,內衣放在最下面的那個角落?;褂?,你的襯衣以后洗完還想要那么直直的話,就讓劉嫂給你熨一下?!?br />
    其實,這話只是顧念兮無意間說出來。

    可說這話的時候,又不免得想起一件事情。

    那就是,談逸澤最喜歡襯衣被熨燙的直直的。

    還記得結婚的開始,她也不會為他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談逸澤的那些衣服雖然也洗的干干凈凈,疊的整整齊齊的樣子,不過他的襯衣都沒有熨燙過。所以那些衣服,有時候有些折痕是難免的。

    第一次給談逸澤熨燙襯衣,是在住進了談家大宅之后。

    那個時候他們才剛剛有過肌膚之親,每天晚上談逸澤回到家的時候就跟中了邪一樣,非要拉著她在床上滾一圈不可。

    而在這樣的惡劣習性之下,他的那些襯衣和軍服,都有了些折痕。

    后來顧念兮實在看不下去了,便突然奇想在談家里找來了電熨斗,給他將那些被他壓得亂七八糟,偶爾還像是咸菜葉子的衣服,都給熨燙了一遍。

    而回到家的談逸澤在看到這些被熨燙的直直的衣服之后,眼睛明顯的亮了。

    那也是顧念兮第一次看到,那個男人第一次露出孩童般天真的笑臉,直喊著以后要讓顧念兮都讓他的襯衣都變得直直的。

    當然的,高興過后,某男人又以要獎賞顧念兮為借口,將她從里到外又給吃干抹凈了一次。

    原以為,那些記憶早就已經褪去了色彩,遺失在生命的長河里。

    卻沒有想到,今天再度被勾起來的這些回憶,非但沒有褪色,反而越演越濃。

    有滴晶瑩,悄然從顧念兮的眼眶中滑出,沿著她那姣好的面容,悄悄的滑落在面前擺置的行李箱里面,無聲的消失。

    而這整個過程,談逸澤都沒有看到。

    但他,卻像是中了魔一樣,放低了聲音,放柔了身段,在她的背后開了口,道:

    “老婆,如果我以后都不強迫你給我熨衣服,你留下來,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這樣的語氣,這樣的卑微懦弱,以前的談逸澤是沒有過的。

    他是天之驕子,他能傲視群雄。

    一般人只要見到他,都不自覺的要降低身份。

    所以他做事,從來都不需要給別人解釋。就算真是他做錯了,也不需要為了這點事情而低三下四。

    可偏偏,在顧念兮的面前,他變得不像是他。

    這一刻的他,放下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為的只是她的不要離去。

    可顧念兮聽不到,聽不到她所想要的解釋。

    為什么?

    為什么他就是吝嗇的連一丁點的解釋都不肯給她呢?

    背對著談逸澤,她做了一個深呼吸,控制好自己的聲音之后,她才開了口:“談逸澤,不要這樣。這,不像是你!我只是要回家一趟,不用弄得這么凄凄慘慘的?!?br />
    她說。

    說的很平淡。

    連談逸澤,都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是她,她只是回家一趟。

    身為丈夫的他,是不能攔著的。

    可關鍵是,她這一走,連回來都不知道會不會。

    他能怎么辦?

    沒有她的這漫漫長夜里,他該怎么度過?他該怎么緩解自己的相思之苦呢?

    他是想過,不給顧念兮將行李箱給拿下來,看她還怎么回去,用什么來裝東西。

    可他知道,就算他不給她將行李箱拿下來,她也會自己找方法拿下來。

    這就是顧念兮。

    一個死心眼,脾氣有點壞,但他談逸澤卻打從心里疼著的女人!

    他擔心她這么大腹便便的爬上爬下會傷了自己,才想著幫她將箱子拿下來,就是舍不得她傷害到了她自己,還有肚子里的寶寶。

    他還想著,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打動她,讓她留下。

    可這丫頭,卻執拗的不肯留下……

    他,能怎么辦呢?

    打她罵她,他舍不得。

    囚禁她,他又做不到。

    最終,談逸澤選擇的是甩門離開……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與此同時,城市郊區的某處別墅里傳出這么一聲狼嚎。

    “淫蕩的一天又要過去了,什么淫蕩的事情都還沒有開始,該腫么辦呢!”

    不要懷疑,這句猥瑣的不能再猥瑣的話,就是從這蘇二貨的口中飆出來的。

    早上,駱子陽已經去上班了。

    據說今天早上他有個重大的會議要開,下午還要趕去隔壁城北的另一處工地??贍?,要到半夜才回來。

    而了不讓蘇小妞餓死,他給蘇小妞準備好了三餐的飯菜。

    只要在微波爐稍稍加熱一下,就能吃。

    不過今天晚上,駱子陽在出門之前,還神秘兮兮的和蘇悠悠說,今天晚上他回來,會給她一個驚喜。

    不過蘇悠悠并沒有將她家狗奴才的那些話都放在心上。

    反正這二狗子不就是想要欺騙她乖乖呆在家里么?

    還有什么可驚喜的?

    不要是驚嚇,就算不錯了。

    這么無聊的一天,蘇悠悠該怎么打發才好呢?

    要不,今天就御駕親征一回,到上次顧念兮帶自己去的那家樂悠服裝公司里走一圈,裝裝b,聽聽一下別人喊自己為老板的時候那爽歪歪的感覺?

    要不然,就去施安安的公司,攪和一下雞犬不寧……

    正當蘇悠悠在腦子里想著該怎么打發今兒這無聊的一天的時候,她卻不知道別墅外面早已停了一輛車。

    而車上,某個男人一臉的陰郁。而前方開車的那一個,肩膀上不斷的顫抖。最可怕的是,他的臉早已憋的通紅。

    可想笑又不能笑的感覺,實在讓人***委屈了。

    沒錯沒錯,你們猜的都沒有錯。

    這輛騷包的跑車,就是凌二爺家的。

    而蘇小妞剛剛那一句猥瑣的不能再猥瑣的話,就這么被這兩人給聽了去。

    當下,凌二爺的嘴角直抽。

    沒想到去德國這么大半年了,蘇小妞這猥瑣的性子,還真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而小六子這邊,更是憋得慌。

    這么大半年不見,蘇小妞那彪悍的嘴巴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

    要不是凌二爺在身后,小六子擔心自己當著他的面笑話蘇小妞,會遭到嚴厲的打擊報復的話,他早就狠狠的嘲笑外加唾棄蘇小妞一番了。

    “小六子,有什么話想說就說,不要老是抖著肩膀,你不累我看著都累!”當小六子憋的快成內傷的時候,身后傳來了這么個飄飄然的聲音。

    一句話,頓時讓小六子忘記了打顫的肩膀,小心翼翼的看向身后的凌二爺:“凌二爺,當真?”

    不要覺得他這是對凌二爺人品的懷疑。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早上他就因為他的嘴巴滿嘴開炮,被凌二爺狠狠的虐了一通。

    “還有假!”其實凌二爺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要讓小六子給自己出謀劃策。

    再度遇到蘇小妞,凌二爺是做夢都想要將這個女人拿下,然后押回到自己的床上,狠狠的要上個幾天幾夜,再將她帶去民政局,堂堂正正的將證給領了,以后一輩子都不松開她的手。

    可偏偏,再度遇到的蘇小妞,軟硬不吃。

    前幾天晚上,他凌二爺就出師未捷身先死!

    還沒有碰到蘇小妞的手指頭不說,他的命根子就差點給報廢了!

    想到這,凌二爺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些憋屈。

    可凌二爺沒有想到,他的這句話竟然被小六子給誤解了。

    這不,他的話音剛一落下,這前方的六子就笑的花枝亂顫的。

    “哈哈哈,沒想到大半年不見,這蘇小妞還是和以前那樣的逗。要想干淫蕩的事情還不簡單么,找咱凌二爺不就成了?”

    “六子,你是不是嫌你的命忒長了?”當小六子笑的差點恨不得去撓車窗的時候,身后拿到冷颼颼的聲音讓他立馬收住了笑意?!傲?,在你眼里我就是專門陪著無聊婦女同胞做淫蕩事的人是吧?”

    “沒有沒有!六子絕對沒有這么想?!彼淙渙擁哪宰永鏌丫奘慰隙ü飧齟鳶噶?,但當著凌二爺的面還真的不能承認,否則照凌二爺的性子,非要將他變成了肉醬不可。

    “省省吧,你那點小心思別以為我不知道。把嘴巴給我管好了,否則將來哪一天你那張臉回家你媽還不認識你了,你也就不用意外了?!蹦嵌際潛凰瓚岬?。

    “是是是,凌二爺我知道了?!?br />
    “給我在這里好好的呆著,我先進去和蘇小妞打打招呼,你別去瞎摻和!”說完這話,凌二爺便推開車門大步朝著別墅門前走去了。

    而被留下來的小六子一臉陰郁。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叩叩叩……”

    門口傳來聲響的時候,蘇小妞正在別墅那個大液晶電視機前復習她的gv大戲。

    “別敲別敲,這戶人家沒有叫外賣,也不會有快遞,該滾回哪就滾回哪?!彼沼樸仆耆丫壞縭踴夏掣魷拗萍兜幕嫖×?,當下就恨不得上前去現場指導了。

    “叩叩叩……”

    可敲門的人,不死心。

    本來,蘇悠悠是打算干脆不理會的。

    可偏偏,這敲門的就是個死心眼。

    每次當蘇悠悠想要更專注一點的時候,敲門聲就響起,吵得她根本就沒有心思多想些什么。

    最終,蘇小妞只能按下了暫停鍵,將整個畫面定格在最為“精彩”的一幕,然后嚷嚷著:“吵死了,要是讓姐姐知道你是沒事找事的,看看姐姐待會兒怎么收拾你!”

    “草泥馬的,大清早就不能讓人安生么……”

    只是邊走便謾罵的蘇小妞,在看到門口站著的那個男人的時候,臉色猛的一變。

    因為那人,正是她現在最不待見的凌二爺。

    “蘇小妞,幾天不見,怕你想我相思成疾,我就送上門來了!”凌二爺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還掛著他自己都覺得特有魅力的微笑,想著一舉將蘇小妞給拿下。

    可誰也沒有料到,當他說完這一句話的時候,蘇小妞立馬嫌惡的反手關門。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將手臂橫隔在門縫里,早就被拒之門外了。

    “蘇小妞,疼!”

    被大門一夾,雖然不會傷筋動骨的,但好歹他也是個人,也會疼的,好不?

    當然,在蘇小妞的面前,凌二爺也想利用這個機會好好博得一下蘇小妞的同情,自然表演的有些夸張了。

    “知道疼就收起你的臟手?!彼招℃だ淅淶納慫謊郟骸罷餉錘齟盒牡囪娜兆?,凌二爺怎么會突然大駕光臨,不應該是在某些女人堆里扎根施肥么?”

    看似打招呼,實際上蘇小妞又將他凌二爺狠狠的給挖苦了一遍。至于所謂的“扎根施肥”,意義可想而知。

    當然,不遠處偷聽著這兩人對話的小六子也忍不住的惡寒。

    這是春天,是生機勃發的日子。怎么到這兩人的口中,都變得那么猥瑣了?

    “蘇小妞,看樣子你還是瞞關心我的么?”凌二爺沒有將蘇小妞的那堆挖苦放在心上,只是一雙黑眸盯著蘇小妞,蹭亮蹭亮的。

    “蘇小妞,剛剛在外面不是聽到你這猥瑣的一天開始,還沒有做成什么淫蕩的事情么?要不這樣,我凌二爺就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做成點什么淫蕩的事情,如何?”凌二爺笑的很大度,但黑眸子里面卻潛藏著明顯的猥瑣。

    這讓人不難察覺到,他剛剛口中那淫蕩的事情,指的是什么。

    而聽到凌二爺的這番話的蘇小妞,則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她剛剛不過是發泄一下自己的無聊罷了,沒想到還被這該死的凌二爺給聽去了!

    妹的,看來下回說話要識相點。

    “對不起,麻煩這位兄臺有點自知之明好不?姐姐雖然是想做那么點淫蕩的事情,可姐姐也會挑人的好不?不是什么阿貓阿狗之類的,想要就能做的!再者還有一點,姐姐拒絕公共場所!”

    說完這一句話,蘇小妞果斷的將門給甩上了。

    而那個剛剛還笑的一臉如詩如畫,如癡如醉的男人,此刻碰了一臉的灰。

    還差一點,被蘇小妞那扇門給弄歪了鼻子。

    當下,男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

    他好歹也是天之驕子凌二爺,在這個城里頭誰不知道他凌二爺的名聲。

    他只要隨意的勾勾手指頭,不就有一大堆的女人排成隊來等著他的寵幸?

    可到蘇小妞這,竟然變成了死胡同。

    他盛情的邀約,竟然被她當成阿貓阿狗。

    再者,他還被蘇小妞當成了“公共場所”!

    一時間,凌二爺臉色陰郁一片。

    而坐在車上等著的小六子,那本來充滿期待的一張臉,也隨著蘇小妞將門給甩上之后而陰郁了下來。

    本來最近凌二爺的心情不是那么好,就非常難伺候了。

    本來,小六子還盼望著這蘇小妞能搞定更年期的凌二爺,解決自己于水深火熱之中。

    可現在倒好,這蘇小妞非但沒有將凌二爺的火苗給滅了,反而火上澆油。

    “公共場所”!

    噗……

    大概這個世界上,也只有蘇小妞敢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凌二爺了。

    而且小六子還不得不承認,蘇小妞的這個比喻實在太過恰當了。

    不過瞅著凌二爺回到車上那一臉便秘樣,估計他小六子又要成炮灰了……

    “六子,你***還不快開車,拖拖拉拉的像個娘們做什么?”

    “六子,你的頭發是不是該剪一剪,弄的那么長,跟娘們沒有區別!”

    “六子……”

    在回去的路上,小六子的耳邊幾乎都是充徹著這樣的怒罵聲。

    得得得!

    反正現在他小六子在凌二爺的眼里,怎么看怎么的不順眼。

    于是,某小六白了凌二爺一眼:知道惹怒您凌二爺的是個娘們,也不至于用我小六子出氣吧?有種,你就拿下蘇小妞去。

    某二爺朝著小六子丟回了一個白眼:我就愛欺負你,怎么著咬我???

    如此的對視之中,某小六徹底的放棄了斗爭的打算。

    事實證明,凌二爺的腦子已經被成為蘇小妞的病毒給入侵了,現在病入膏肓,典型弱智,除了蘇小妞,別無可醫……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傍晚,談逸澤快要下班的時候,他的辦公室里出現了一個人。

    來人身型和談逸澤差不多的高大,一身便服。

    但即便是一身便服,依舊讓人察覺到這人身份不簡單。

    因為連同跟在談逸澤身邊那么多年的小劉,也對這個男人點頭哈腰的。

    “他怎么了?”

    來人的聲音,嗓音和男人一樣,但又有些區別。

    因為這聲音里,又多出了一股子陰柔。

    “不知道,從今天上班的時候,就是這樣!”小劉瞄了一樣正坐在辦公桌前,明顯看不進任何文件,卻還在假裝非常忙碌,忙碌的連理會到訪的客人都沒有的談逸澤之后,便這么開口。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想要和他說?!崩慈艘簧碇行源虬?,說這話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進了自己的褲袋里。

    “好,那我出去一趟,正好要去資料室拿點東西?!彼盜蘇饣?,小劉便對這人和在辦公桌前的談逸澤做了個軍禮,然后離開。

    “心情不好?”等小劉離開之后,那人開了口。

    只是,辦公桌前那個一臉陰郁的男人卻連抬頭都沒有,繼續假裝忙碌。

    看了這樣的談逸澤一眼,那人隨意的拉開了他辦公桌前的那張椅子,直接坐下。

    “看來,你陷得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深?!蹦僑俗芙?。

    “這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發話?!碧敢菰笊四僑艘謊壑?,便繼續道:“今天來有什么事情,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已經有十幾年不曾來這里了!”

    “好,我不管。上次的案子不是結了么?抓到的那群人,最近就要被審判了!”見談逸澤的臉色不是那么好,來人換了話題。

    畢竟,誰都清楚,這談逸澤可是老虎。老虎須,可不是那么好撥弄的。

    “想要那些人?”問出這話的時候,談逸澤這會兒才抬起頭來。

    一雙如墨的眼,注視這此刻正坐在他前方的來人。

    那微瞇的眼眸,頓時讓來人察覺到對方的不懷好意。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等了這么多年,如果不是你,這些人早就成為了萬千游魂中的一個?!蹦僑擻米爬嗨樸諛腥?,又近乎女人的聲音,和談逸澤說。

    “想要那些人,跟我回趟家!”談逸澤道。

    回家!

    和那個準備要和他談逸澤分居的女人說清楚!

    可一聽到這話,那人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

    原本帶著的墨鏡,也被他摘下,狠狠的丟到了地上。

    那黑色的鏡片,在下一秒被摔碎,變成一堆碎玻璃。

    “談逸澤,你別太過分?!彼嫡饣暗氖焙?,那人的情緒明顯也有些激動。他站了起來朝著談逸澤大聲嚷嚷著:“你明知道現在對我來說,有家歸不得。你……還想要我怎么樣?”

    那人的雙手死死的緊握成一團。

    那泛白的手指關節,甚至因為過度用力而發出細微的聲響。

    “你在外流浪了那么多年,難道不該找個機會回去一趟?這,便是最好的時機!”談逸澤抬頭,黑眸和那個人相對著。

    夕陽從窗外照了進來,落在來人的臉盤上。

    只見這人的眼眸,和談逸澤的有著七八分的相似。

    甚至連他的眸色,也和談逸澤的一樣,是至純的黑!

    如果不是這張臉龐上,多出了一股子陰柔的話,那這人簡直比談逸南還要和談逸澤相似。

    說實話,這人身上的那股子氣勢,一點也不差于談逸澤。

    可相視了那么久,見談逸澤依舊不肯讓步,那人最終轉身離開:

    “談逸澤,算我今天白來!”

    說完這話,來人便大步朝著門口走去。

    而談逸澤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最終還是說不出口。

    而那人則在臨出門之前,又定住了腳卻沒有回頭,問道:“談逸澤,那女人對你來說,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重要到,連我你都不考慮了?

    “這世上,我只要她一個!”雖然不是多么動聽的情話,卻是毋庸置疑的。

    談逸澤,只要顧念兮。

    第一眼看到她,他便認定,她是他今生想要共度的女人。

    之后不管是再遇到誰,都沒有了見到她的時候的悸動。

    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

    也正因為這樣,這之后不管遇到誰,都無法進入他的眼。

    “好,我知道了……”聽到他的話,那人的眼眸暗了暗,最終還是轉身離開了。

    而在他離開之后,談逸澤又頹廢的靠在辦公椅上。

    這路還是行不通!

    到底,他該怎么辦?

    該怎么留下,那個對他談逸澤而言,最重要的女人呢?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是夜,城市各處迷人的燈火次第亮了起來。

    吃過晚飯之后,顧念兮就一個人呆在臥室里,檢查過行李,再一次確定沒有什么遺漏之后,便一個人坐在窗前,看著這窗外的風景。

    今夜,那個男人照樣還是沒有回來吃完飯。

    在這和他一起共度的接近一千個日夜的夫妻生活了,他不回來吃飯的次數,簡直比他回來的還要多。

    其實,這對顧念兮來說也算不上什么。

    這么久了,她也習慣了和其他人用餐的日子。

    只是她的心,卻不知道還是有些酸酸的。

    他明明知道,她明天就要離開了。

    晚上回來陪她吃最后一頓飯,就那么難么?

    想到這,顧念兮的鼻尖又有些莫名的酸。

    正巧,她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是手機短信的聲音,不過也正好打斷了她剛剛涌現的酸澀情緒。

    打開短信一看,是楚東籬發的:

    “東西收拾好了么?記得檢查一下還有沒有什么漏掉的?!?br />
    和往日一樣,楚東籬還是那么的貼心。

    就算今晚的他忙于公事,還是不忘記給她發個短信。

    “檢查過了。飛機票定好了么?”顧念兮是這么回復的。

    短信發過去之后,很長時間都沒有回應。

    顧念兮知道,楚東籬應該還有些要忙的事情,大概沒看到短信。不然,以他的性格,應該會直接打個電話過來。

    好一陣子之后,楚東籬的短信終于再現。

    “定好了。明天傍晚的飛機,到時候我那邊工作完,就直接過去接你?!?br />
    “他真的愿意放你走?”

    接連的兩條信息,讓顧念兮陷入了沉思。

    顧念兮可不傻,當然知道楚東籬短信里的那個“他”字,指的就是談逸澤。

    談逸澤愿意放她走么?

    說實話,這點顧念兮一直到現在,都摸不清楚。

    他除了會開口留下她,但除此之外別無其他的表示。

    特別是今天早上,她讓他去給她拿下行李箱的時候,談逸澤就乖乖照辦了。

    若是他真的有那么一丁點想要將她顧念兮給留下來的話,他不是應該死活都不將行李箱給拿下來么?

    可他,沒有!

    他一點遲疑都沒有。

    之后,他就離開了。

    連個轉身,連個遲疑都沒有,走的那么的瀟灑。

    想到這,顧念兮本來是想回復楚東籬,讓他不要打聽人家的家里事,卻在這個時候,臥室門傳來了聲響。

    這聲響,讓顧念兮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好像不是談逸澤要進門的聲音。

    因為談逸澤一般進門的時候,都不會發出什么大的聲響。若是他不想要讓她知道他回家,恐怕一丁點聲響都不乏出來,顧念兮也肯定這個男人是辦得到的。

    但今天,有些奇怪。

    想到這,顧念兮放下了手機,正準備上前的時候,臥室門被推開了。

    而那個突然間就朝著自己飛撲過來的男人,渾身的酒氣……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