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怎么切换观战:正文 第244章 告訴我,他真的要另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閱讀本文最新章節登陸顧念兮的眼眸里,是陳雅安所沒有見到的冷。|| .gosky.||閱讀本文最新章節登陸

    雖然現在的陳雅安還想說些什么,但被顧念兮這么一瞪,她立馬消了聲。

    大概,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的架勢,就是與身俱來的。

    就像,這個談家里的談逸澤,還有面前的顧念兮。

    雖然,陳雅安也不想要承認,顧念兮在某種意義上只需要一個眼神,便能讓自信滿滿的你變得自卑。

    而在現在的顧念兮的面前,陳雅安就是這樣的。

    原本她還想要說著什么的,但在真的看到顧念兮的臉的時候,她識相的住了嘴。

    看完了陳雅安,顧念兮這才轉身對蘇悠悠說:

    "悠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說。不要氣壞了身子!"蘇悠悠在德國的這段時間,雖然精神比之前的好了不少。

    不過現在她的身子還是瘦骨如柴。

    真的很難相信,當初那個風吹雨打都不會倒的蘇悠悠,現在變成了這番模樣。

    看著這樣的蘇悠悠,顧念兮的鼻子難免會泛酸。

    再者,她還看到了蘇悠悠那只垂放在一側的手,有些輕微的顫抖。

    這顯然,是蘇悠悠真的被激怒了。

    "念兮,別人怎么說我不重要。我只要你相信我,就行!"被顧念兮這么一問,蘇悠悠的鼻尖酸溜溜的。

    而看著蘇悠悠鼻尖紅紅的模樣,顧念兮也怒了。

    自從上一次,蘇悠悠被凌母暴打了一通之后,她的情緒就不是很好。當初施安安也是擔心,再這么繼續下去的話,蘇悠悠會不會患上精神抑郁癥,才帶著她離開這里的。

    從德國回來的蘇悠悠,又能笑,又能鬧了。

    顧念兮懸著的那顆心,也總算是歸于原地。

    可不過短短一天的時間,她有恢復了去德國之前的那個樣子,看著這樣的蘇悠悠,顧念兮也怒了:"你,到底對悠悠說了什么?"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是看著陳雅安的。

    "我沒有!是她不好,是她動手打我的。"陳雅安矢口否認!

    陳雅安也不是一個全然的白癡,這樣的情形下,要是親口承認,那以后她還要在這個家里怎么立足?

    "不可能!悠悠的脾氣我比你清楚,要不是你真的作出了什么欠扁的事情的話,她才不屑于打你!"顧念兮也在氣頭上,語氣也變得有些犀利。

    這才是顧念兮!

    性情雖然好,能原諒別人。但不見得,能容忍別人隨意的踐踏到她的頭頂上來。

    在她的地盤里敢欺負蘇悠悠,找死!

    "顧念兮,你說的這還是人話么?這里雖然是談家,但現在也是我的家,難道我請一個外人離開,還不行么?不要以為你先進門,這里就是你的地盤。我可告訴你,我陳雅安的容忍可是有限度的。"既然顧念兮都這么說了,那她陳雅安也不想再攆著藏著,干脆都說出來。

    "你有什么資格請悠悠離開?她是我的客人,不是你的!"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顧念兮指著陳雅安道:"道歉!給蘇悠悠道歉!"

    竟然趁著她顧念兮不在,想要趕走蘇悠悠。

    媽的!

    既然這陳雅安給臉不要臉,那就撕破臉皮,如何?

    只是明知道顧念兮真的動怒了,陳雅安還不見好就收。當下,女人竟然扯開嗓門這么謾罵到:

    "我呸,讓我給一只破鞋道歉,顧念兮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你說什么?"

    此刻,顧念兮的眼神明顯的比之前黯淡了許多。

    特別是在看到蘇悠悠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后,那明顯耷拉下來的小臉。顧念兮感覺,她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堆里烤著一樣。

    當初得知蘇悠悠竟然在那凌宅里被人欺負成那個樣子的時候,顧念兮就發誓要好好的?;に沼樸?。

    可沒有想到,這一次讓蘇悠悠住進了自己的家,就是為了更好的?;に?卻不想自己竟然還讓人在眼皮底下,將蘇悠悠給欺負了!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的眼眶也通紅了。

    但對著陳雅安的時候,她的氣勢不減。

    "破鞋"!

    敢情,剛才這該死的陳雅安就是這么謾罵蘇悠悠的?

    現在的蘇悠悠,最在意的就是別人提起以前的那一段,可偏偏這陳雅安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此的傷她?

    怪不得,蘇悠悠那個時候會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會不顧這是在談家,對陳雅安大打出手。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顧念兮真的希望剛剛她沒有將蘇悠悠給拉開,就讓她活活打死陳雅安算了!

    "我說,你的那位所謂的尊貴的客人,不就是別人不要的破鞋么?怎么,還以為我不知道?不就是以前嫁了個有錢人,撈上了一筆分手費么?就以為很了不起了是吧?我呸!要是真的那么了不起的話,那凌二爺現在應該還對你念念不忘才對,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立馬轉身就迎娶別的女人!我看,你和他所謂的婚禮,也就是他在玩你。玩過就甩,你還以為就你這么粗俗的模樣,能入得了他們那些人的眼……"

    陳雅安念念叨叨的說著。

    本來,她還能說出一些更為惡毒,更為難聽的話。

    可就在這個時候,顧念兮突然伸手。

    "啪嗒"!

    清脆的巴掌聲在這個房間里響起。

    不只是被打的陳雅安吃驚了,就連劉嫂也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說不上什么話。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顧念兮到這談家已經有兩年的事情,從來都是和和氣氣的,哪一天不是笑臉迎人的。今天她動怒,并且還打了人的樣子,還是劉嫂第一次見到。

    不過,劉嫂還是站在顧念兮的這邊的。

    雖讓,這陳雅安說出來的那些話那么的惡毒?

    這蘇小姐被凌二爺他們一家子那么欺負,已經夠可憐的了。這段時間,顧念兮為了能讓蘇悠悠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不知廢了多少的力氣??燒獬卵虐?卻在一時間將她所有的努力都給摧毀。甚至,還火上澆油。

    換成是她劉嫂的話,她也會跟顧念兮一樣,把這惡毒的女人打的找不著北。

    "你打我?"陳雅安被打,一瞬間也有些吃驚。

    她一直以為,顧念兮就是一只無害的小白兔。氣勢再好,頂個屁用?

    就算真的惹惱了她,最多也就是謾罵兩聲。

    所以當顧念兮的這一巴掌下去的時候,陳雅安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對,我就打你!這一巴掌,是為了蘇悠悠。"說完,顧念兮又迅速的往陳雅安的臉上扇了另一巴掌,然后繼續開口道:"這一巴掌是懲罰你這個毒舌!"

    "你這個臭婆娘,竟然敢這么打我。你是不是以為,我陳雅安就是那么的好欺負?媽的,今天我要是不教訓教訓你這個賤蹄子,我就不姓陳!"說著,陳雅安就作勢準備要朝著顧念兮撲上來。

    眼見這陳雅安突然化身為魔鬼,嘴上還帶著嗜血的笑容,在場的人都震驚了。

    不過因為顧念兮站得太遠,沒有誰能幫助的了她。

    眼看,顧念兮這回真的要挨打了。

    而這一幕,就像是慢動作的放映一樣,讓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乎乎的洞口突然抵住了陳雅安的后腦。

    那冰冷的觸感,讓陳雅安不自覺的倒抽了一股子冷氣。

    而讓她最為后恐的,就是身后那不斷侵襲著她的背脊的冷意。

    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比十一二月的飛雪季節,還要冷,還要寒,還要更讓人凍得麻木?

    而陳雅安也在如此吃驚慌亂的情況下,顧不得上前去收拾顧念兮。而是,轉身對上了身后的那個男人……

    談逸澤!

    是談逸澤回來了!

    為什么這個男人,連步伐聲都沒有傳來,就一下子來到了她的腦后?

    而最讓陳雅安害怕的,是此刻談逸澤手上的那把槍。。gosky。

    那黑乎乎的洞口,讓她的頭皮發麻。

    而舉著槍的男子,那雙眼眸里沒有一絲絲的光亮。那讓陳雅安最為后恐的寒意,就是從這樣的男人身上蔓延出來的。

    這樣的他,就像是地獄的使者。

    "你要做……做什么?"陳雅安的聲音帶著顫抖。

    那冰冷的槍口,依舊貼在她的腦門上。

    她害怕,她惶恐。

    可在場的其他三人,卻一個都沒有出聲。

    "你要是敢打她一巴掌,我就朝這個地方開一槍。打兩個,就開兩槍,一直開到這里變成血漿。"談逸澤沒有回答這女人的問題,只是嘴角勾唇一笑道。

    但此刻掛在男人嘴角上的弧度,卻沒有一絲絲的溫度,反倒讓人的心又沉了沉。

    而說到"開槍"二字的時候,男人手上的槍又朝著陳雅安的腦袋摁了摁。

    那駭人的冷意,又好像明顯的多了一份,嚇得陳雅安直打顫。

    "你……你不能這樣。殺人,是犯法的!"她怕死,也不想死。

    她在陳家熬了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熬出頭了。

    再者,現在嫁給談逸南的生活,雖然有諸多的不如愿,卻也悠閑自得。

    可她,還沒有真正的享受過……

    "殺人犯法,這我當然知道。不過要是殺掉一個叛國者呢?"

    男人眼眸里,平靜無波。

    就好像,剛剛他談逸澤在和她討論的,不過是今兒的天氣情況。

    可越聽談逸澤的這一番話,這陳雅安越是后恐。

    談逸澤的意思,就是若是他真的殺了她的話,那她就給她安個叛國罪。

    到時候,誰也不會追究!

    有那么一瞬間,陳雅安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人類,而是修羅!

    "大哥,我i真的知道錯了。不要……不要殺我!"雖然很不甘愿在顧念兮的面前求饒,但沒有辦法,若是真的不求請的話,單看這個男人的臉色,就極有可能殺了她。

    只是當他們兩個人都僵持著在殺和不殺之間的時候,蘇悠悠卻是看向了顧念兮問道:"她說的,是真的么?"

    剛開始,顧念兮也有些反映不過來。

    還以為,這蘇悠悠是在問自己,這談逸澤真的會殺掉陳雅安么?

    可當顧念兮看清楚了蘇悠悠那漂亮眼睛里的濕潤之時,顧念兮知道,其實蘇悠悠問的,是關于凌二爺即將迎娶另一個女人的事情……

    "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她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歇斯底里。

    眼眶里的晶瑩,也控制不住的滑落。

    她可以在世間任何一件事情假裝堅強,甚至也能假裝自己不在意,不心痛。

    但唯獨對凌二爺,她做不到……

    那是她蘇悠悠耗盡了自己的所有,去追求的愛情。

    即便真的離開了,但還是會去在意,會因為他而痛心……

    只是蘇悠悠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么快就聽到了凌二爺即將娶妻子的消息。

    "念兮,你告訴我……"

    她拽著顧念兮的手,臉上布滿了淚珠,就像是個迷途的孩子。

    "悠悠……別這樣。"

    顧念兮抱著蘇悠悠:"我問過他,他說不是……"

    可突然間,蘇悠悠卻笑了:

    "那樣的人的話,也能相信么?呵呵呵……"

    那絕美的笑容里摻雜著淚珠,傾國傾城,卻又是那么的傷心傷肺。

    "這人的話,還能信么?"

    蘇悠悠的歇斯底里,回應她的也只有整個談家大廳里的空寂。

    而在這樣的情形下,蘇悠悠突然掙脫了顧念兮,大步朝著樓上跑去。

    "悠悠……"

    顧念兮見蘇悠悠跑了,也慌了。

    連忙也跟著蘇悠悠,走上了樓梯。

    臨上樓之前,顧念兮還不忘甩下這么一句話:"悠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包括你家!"

    顧念兮的視線,是落在陳雅安的身上。

    很明顯,她的話就是對這個女人說的。

    而這話里,警告意味十分明顯。

    丟下這么一句話之后,顧念兮立馬走上樓……

    而這邊,陳雅安一顆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到現在,她的腦袋還被黑乎乎的槍口抵著。

    "大哥……"

    "滾。這條爛命先留著,不過你要記著,蘇小妞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話,你也必須跟著去!"言簡意賅的說完這句話的談某人,就嫌惡的將槍口在一邊掛著的毛巾上蹭了蹭。.xs. 免費

    之后,男人雖然沒有說什么,但從眼神可以看得出,對于這個女人,談逸澤是極端嫌惡的。

    就連他的槍口,都不想要粘上這個女人一丁點的氣息。

    將槍都給擦干凈之后,談逸澤又將手上的另一袋東西交給了劉嫂:"劉嫂,這是牛骨頭。據說對孕婦和孩子挺不錯的。剛剛小劉家里宰牛給弄來的,熬成湯弄給兮兮喝吧。"

    看著這堆牛骨,劉嫂也算是明白談逸澤為什么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了。

    敢情,是為了保證這牛骨的新鮮。

    不然,這個時間點這男人應該還在部隊里頭加班才對。

    不過還好的是,這男人提前回來,不然剛剛鬧的這一出,還真的指不定會出什么事情。

    "那好,我現在去熬湯。不過這味道,兮兮不知道喜不喜歡。"念兮不大喜歡吃牛肉,這一點劉嫂也記得。

    "沒事,待會我負責哄她喝進去就行了。你放心去熬湯吧。"提到那個女人,談逸澤的眼眸里出現了柔。這樣的他,和剛剛那個舉著槍的修羅,簡直判若兩人。"我先上樓換件衣服,順便看看他們。"

    交代完這一句之后,談逸澤就上樓了。

    "那好,我去熬湯。"劉嫂也進了廚房。

    至于被嚇得腿軟,從談逸澤的槍拿開之后,就一直癱軟在地上的陳雅安,沒有人理會……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看書連載——

    "悠悠,你先出來。有什么事情,我們好好說不行么?"

    談家大宅三樓的客房前,顧念兮反復的敲著門,哄著蘇悠悠。

    "悠悠,你要是不想看到凌二結婚,我現在就讓談參謀長去將他給綁來,好不好?"

    顧念兮現在什么事情都顧不上。

    只要能將蘇悠悠給弄出這個房間就好,不管什么事情她都會去做。

    "悠悠……"

    "念兮,你別喊了。我沒事,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我保證,今晚就出來,好不好?"終于,在顧念兮喊了不知道多少句之后,門里傳來了蘇悠悠的聲音。

    那干啞的不像是她的聲音,讓顧念兮鼻尖也酸酸澀澀的。

    "悠悠……"

    顧念兮還想說些什么的時候,卻被納進了一個溫暖的懷中。

    不用抬頭,顧念兮也知道,此刻攬著自己的人,就是她家的談參謀長。

    因為,她認得攬著她的這雙大掌,還有這男人身上的氣息。

    聞見那熟悉的男性氣息的時候,顧念兮的鼻子酸酸的。

    "兮兮,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吧。我相信,她不會出什么事情的。"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輕拍著顧念兮背部。

    而后,他也看向了那個緊閉的客房門。

    蘇悠悠這人雖然看上去傻,但她懂得分寸。

    所以談逸澤堅信,這個女人是不會出什么問題的。

    "那……好吧。"

    "我讓劉嫂給你弄了些牛骨湯喝,先休息一下吧。"

    "我沒有心情吃東西。"

    "你不吃,肚子里的寶寶也要吃。再說了,蘇小妞難道就不用吃么?等會兒我把吃的都給端上來,你們就在這里吃吧。"

    出了這事,蘇小妞恐怕也不想要到樓下用餐了。顧念兮也是,沒準下樓之后就恨不得弄死陳雅安。

    "謝謝你,老公!"還是他,最懂得她。

    說完這句話,顧念兮往談某人的懷里蹭了蹭。

    "傻瓜!都喊我老公了,還用說謝謝么……"談逸澤輕揉著她的碎發。

    她是他一輩子的妻,為她做什么事情,他都是心甘情愿的。

    就像,他剛剛進門的時候,她便發現,所以肆無忌憚的沖上前打了陳雅安一樣。

    因為她知道,他會給她收拾,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到她和寶寶。

    既然他的小東西這么信任他,他又怎么可能辜負了她的期望?

    她想要做的事情,他談逸澤不會去攔著。因為他知道,這小東西也該有屬于她的一片藍天。

    而他,則會永遠默默的在她的背后支持著她。

    就算她變成一只會張牙舞爪的小貓那又怎樣?

    不還是,他談逸澤寵出來的么?

    而他談逸澤,一向是有始有終的人。

    既然是他給寵出來的,那他就會寵她一輩子……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看書連載——

    車子快開到談家大宅的時候,小六子從后視鏡里發現了凌二爺臉上不正常的潮紅。

    "凌二爺,您沒事吧?"

    "沒事……快點開……"此刻,男人只是含糊的說了這么一句,又緊閉著雙眼。

    那微微蹙起的眉頭,就像是在努力的隱忍著某種痛苦一樣。

    "不,凌二爺要不我們還是先回醫院吧?反正蘇小妞已經回來了,應該不可能跑掉才對。等咱把身體給養好了,再過來不就行了么?"說這話的時候,小六子已經將車子停在了路旁。

    "要是她再一次跑掉呢?那我這一輩子,豈不是要孤老終身?"勉強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坐了起來凌二爺道。

    而說完這一句,男人就開始劇烈的咳嗽著。

    "咳咳咳……小六子,你什么都不要管,快給我開車!"只是說完這一句之后,男人的眼睛無力的閉上。

    而且這一次,和之前的幾次有些不相同。

    這一次閉目的凌二爺,連手也癱軟在一邊。

    看這情形,小六子知道大事不好了。

    趕緊不問凌二爺,就將車子掉頭,直接朝著醫院狂奔而去。

    就算明知道凌二爺醒來發現了他竟然這么自作主張將他送到醫院,他小六子肯定免不了被打罵一頓。

    但這也好過,讓他小六子眼睜睜的看著凌二爺的病情加重,然后送命的好吧?

    想到這,小六子踩著油門的腳又加大了力氣。

    而車子,也從原本快到談家的路口,消失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看書連載——

    "宸兒又沒有回家么?"

    這天,凌家大宅里,某位精神抖擻的老人家坐在凌家的院子里賞著春花。

    而他的邊上,還站著另一個人。

    手上,拿著一疊白色的資料。

    像是在為這位老人家匯報這兩天的工作情況。

    "酒吧那邊說,少爺還暫時不想回家!"那人微微鞠躬之后,便這么回答。

    "不想回家?這小子到底在折騰個什么勁?當初是他自己把人給弄丟了,難不成是在怪罪我們這些做長輩的?這毛孩子,真是氣死我了。"老人拿著剪子,時不時的整理著花盆里的那些插枝。

    "對了老爺子,我還打聽到一個消息。"

    "說來聽聽。"

    "蘇悠悠小姐回國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老人手上的剪子明顯一頓。

    "這毛孩子終于肯回來了?"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老人的語氣明顯的比之前要放松了許多。"也對,外國那些東西都聽難吃的,咱們還是應該吃大米!"

    這一句,連老人身旁的那人都聽的有些二丈摸不著頭腦!

    這凌老爺子以前不是不喜歡這蘇小妞么?

    可怎么現在越聽,這凌老爺子的話越是叫人驚悚。

    難道,他已經接受了蘇小妞這個孫媳婦了?

    "對了,宸兒他知道這個消息么?"凌老爺子又繼續開始修剪著他的花圃。

    "好像還不知道,不然以少爺的那個脾氣,怎么可能等到現在?"關鍵是,最近幾天他們都沒有在凌宸所經營的那間酒吧里找到他出入的記錄。

    所以這些人自然而然也推斷,凌二爺最近都沒有走出那間酒吧,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蘇小妞的消息。

    "那……我們就先下手為強了!"凌老爺子在剪斷邊角上的那個叉枝的時候,這么開口。

    而那雙周圍還布滿著歲月留下來的細碎紋路的眼眸里,是一閃而過的光芒。

    "老爺子,您的意思是……"聽剛剛老爺子的意思,好像是接受了這個蘇悠悠??上衷詰惱饣?又好像要趁著凌二爺不知道的情形下,對蘇小妞下手。難道,老爺子是不想要讓蘇小妞再踏上這一片土地么?

    "那毛孩子脾氣是壞了點,嘴巴也不饒人,不過心地還是蠻不錯的。"說到這的時候,凌老爺子的嘴角明顯的彎了彎。

    其實,剛剛和蘇小妞相處的時候,這蘇小妞時常沒大沒小的和他頂嘴,著實也讓他傷腦筋了一把。

    那個時候,他還真的有些贊同凌母的看法。蘇小妞的這個脾氣,真的不大適合在這個凌家里生活,也不利于凌宸以后的發展。

    可自從蘇小妞離開之后,他突然發現生活沒有了蘇小妞在家的時候的有趣。

    甚至,最近還時常想起以前她和自己斗嘴的場景……

    再加上,他也看得出凌宸這孩子死心眼。

    一旦認準了,就絕對不撒手。

    也就是說,他既然真的想要和蘇小妞結婚,就證明他是真心的喜歡那個孩子。

    而蘇小妞在的那段時間,凌宸的改變也是最為明顯的。

    最起碼,以前總是不喜歡回家的他,每天都會回家準時報告。

    這樣,還不好么?

    越想,凌老爺子越是希望能幫著凌宸將蘇悠悠給找回來。

    再說了,最近談老爺子時常打電話過來跟他炫耀,說是再過兩個月,他就有個金孫孫玩了。

    凌老爺子雖然嘴上不肯道一聲喜,可背地里卻羨慕談老爺子羨慕的不得了。

    現在這談老爺子都要當太爺爺了,難道他要落后?

    不行!

    黨的政策里有一條,就是要與時俱進。

    他們老凌家,絕對不能落后談家!

    "我的意思很簡單。再這么等宸兒這混小子自己處理下去,我要抱金孫孫都要等到猴年馬月了。"凌老爺子開始收拾地上被他給剪下來的那些殘枝碎葉。

    其實,人生和這樹木生長也是一個道理。

    沒有人,總是一帆風順。

    在經歷了歲月的打磨,去掉那些壞毛病之后剩下來的都是精華。

    凌老爺子也堅信,在經歷過這么多之后的凌宸,也會比之前還要懂得怎么珍惜一個人,更能很好的和蘇悠悠相處……

    "那凌老爺子,您說我們現在該怎么做?"聽到這話的時候,這些年都跟在凌老爺子身邊的這位助理,似乎也有些開心。

    說實在的,他和蘇小妞也只見過幾次面。

    但他,卻打從心眼里喜歡這個蘇小妞。

    咳咳……

    當然,這里說的喜歡,不是指男女之情的喜歡。

    而是,一種類似于崇敬,欣賞的感情。

    他欣賞蘇小妞那么率真和開朗的表情,他喜歡蘇小妞的認真執著,還有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勇敢。

    這些,助理一直都看在眼里。

    所以當初蘇小妞被整個凌家人為難的時候,他也有些難過。

    如今,當他看到凌老爺子態度的轉變,還有蘇小妞終于要守得云開見月明,他也衷心的祝福她……

    "你過來,我跟你說……"那天的傍晚,凌老爺子和助理兩個人在院子里談了很久。

    凌家的傭人也很是好奇,這么長的時間兩人到底都說了些什么。

    但礙于凌老爺子的威嚴,誰也不敢去偷聽……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看書連載——

    晚飯的時候,蘇悠悠真的如她所說的,準時的走出了那間客房。

    除了眼眶還微微有些泛紅之外,這一刻的蘇悠悠看上去和平日里沒有什么區別。照樣,還是和顧念兮逗笑著,還幫著談參謀長逼著顧念兮將那些牛骨頭湯給喝了進去。

    看到蘇悠悠這么有精神,顧念兮也總算是放心了不少。

    只是顧念兮所不知道的是,在今天發生的這一系列的事情中,特別是剛剛陳雅安說出的那"破鞋"兩個字,已經讓蘇悠悠下了某個決心……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蘇悠悠就將電話撥給了今天應該出差回來的駱子陽。

    電話撥通的瞬間,駱子陽略顯疲憊的嗓音從聽筒里傳來:"喂,你好。我是駱子陽,請問是哪一位?"

    從蘇悠悠出國的那一天開始,駱子陽就是每日每夜的加班。將前一陣子因為蘇悠悠生病而需要留在她身邊耽誤下來的工作都給完成了,順便將他們那家小型的上市公司,拓展到了另一個規模。

    總的來說,駱子陽今日的成就,其實和他的勤奮是分不開的。

    而這兩天,他得知蘇悠悠將要回國的消息,更是將原本一個星期的工作量,壓縮成兩天。

    希望,能在這個周末之前趕回來,去機場接蘇悠悠。

    所以可以想象,這電話里突然傳來的是蘇小妞的聲音的時候,這對駱子陽來說是何等的驚喜。

    "二狗子,想姐姐了么?"

    "悠悠?"這個世界上,除了蘇悠悠那個死丫頭之外,還有誰那么不知死活的敢喊他駱子陽為"二狗子"的?

    可駱子陽還記得,蘇悠悠前兩天給他打電話的時候說,她還要到后天才回來的!

    而他剛剛接聽電話的時候,明明記得是個本市號碼……

    "狗奴才,不會才這么幾個月,就將姐姐給忘了吧?媽的,姐姐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懲罰你,我就不是蘇悠悠!"聽到二狗子的電話里竟然出現的遲疑,這蘇二貨又開始施展她的嘴皮子功夫,胡鬧了。

    "悠悠,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我出現幻覺了!"被這么一罵,本該生氣的駱子陽,確實輕笑出聲。

    要知道,蘇悠悠離開的這三個多月的時間里,他駱子陽有多么的希望聽到這樣的謾罵聲。

    所以當現在這熟悉的謾罵聲傳來的時候,駱子陽竟然激動的有些紅了眼眶。也終于敢肯定,蘇悠悠歸來了!

    "你才幻覺,你們全家才幻覺了。告訴你狗奴才,姐姐是貨真價實的存在!"好吧,這就是蘇二貨。就算是人家二狗子情到濃時,也能被她攪和的恨不得將她這蘇二貨一口給咬死。

    "你到這邊了?在什么地方,機場么?我現在過去接你!"事實上,一聽到蘇小妞的聲音,二狗子就恨不得現在就在蘇小妞的身邊,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好好的慰藉一下這幾日自己對她的相思之情。

    "不是,我在念兮家。我有點事情提前了三天回來,所以沒有來得及通知你。不過看在你這么急切的想要見到姐姐的份上,姐姐就準許你現在過來接我!"

    這也是,蘇悠悠今天為什么會主動打電話告訴駱子陽自己已經回來的主要原因。

    前天,自己被陳雅安激怒,一下子就將她暴打了一通。雖然事后,蘇悠悠相信以顧念兮和談參謀長的能力,一定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這陳雅安,以后也不敢來找她蘇悠悠的茬了。

    但蘇悠悠這人,一向疾惡如仇。

    現在每一次i看到陳雅安的那副嘴臉,她就恨不得上前將這個壞女人給撕咬一通。這樣的情況下,蘇悠悠又怎么可能繼續在這個談家大宅里小住?

    算了,在還沒有找到住處之前,還是先到二狗子那邊去蹭一陣子。

    雖然,這個二狗子是壞了一點,老愛整她蘇悠悠。不過起碼人家是個帥哥,和他住一起還能順便養養眼。

    好吧,這就是蘇小妞。一見到帥哥,就會范花癡的蘇小妞。

    "你在念兮那邊是吧?好,我馬上過去,你等著。"說完這一句話,駱子陽便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此刻,男人更是迅速的對著車子的后視鏡整了整自己的衣領,然后立馬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

    這樣的他,哪里還看得出,這是一個一整個月都在加班,并且昨晚上還坐了一整夜的飛機,一夜無眠的人?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看書連載——

    駱子陽風塵仆仆趕來的時候,顧念兮和蘇小妞正在談家的大廳里閑聊。

    而他們的身邊,正放著蘇小妞前幾天從德國回來的時候的那些行李。

    "悠悠,你真的要走?"顧念兮的眉心微皺,看得出她是真的很舍不得蘇悠悠。

    "你也知道,我現在看到你的那個弟媳婦,就忍不住想吐。這樣,我還能住下去么?"蘇悠悠拉著顧念兮的手說:"好了,我現在只不過暫時搬到二狗子那邊去住,又不是娶了德國,咱們想要見面的時候不是還能隨時見面么?乖,別愁眉苦臉了。不然姐姐可要收拾你了!"

    "那好吧。不過你到那邊要是有什么不開心的話,記得給我電話。"蘇悠悠都已經這么明確的說出來,顧念兮也不好攔著。

    再者,其實從那一天蘇悠悠控制不了自己,暴打了陳雅安一頓之后,顧念兮就知道,依照蘇悠悠這牛脾氣,絕對是不會在他們家里住下去的。

    至于陳雅安,從那一天開始出了房門都是避著她和談參謀長走的。當然,她被蘇悠悠暴打的那些事情,本身就是她理虧,所以就算當天長輩們見到她臉蛋上那個明顯的紅印子隨口一問,陳雅安也不敢將實情說出來。

    劉嫂知道談逸澤的脾氣,自然也不敢隨便亂說。

    所以陳雅安被暴打的這件事情,便這么告了一段落。

    "悠悠,我是想問你,你現在還想要和他在一起么……"問出這一句的時候,顧念兮顯得有些小心翼翼。

    在看到蘇悠悠那燦爛的笑臉上開始出現龜裂的時候,顧念兮又立馬補充道;"沒事,悠悠你現在不想說也沒有事……"

    "念兮……這事情我暫時還不知道。不過我現在知道,我有些事情應該先去做了。你想要答案,還是等我把這些事情都給處理好之后,我再告訴你吧!"蘇悠悠的臉上,又浮現了一個弧度。

    只不過,這弧度里,卻是充滿了苦澀。

    當下,顧念兮其實還想問蘇悠悠,到底現在她這么急著想要去做的事情是什么。

    但在看到蘇悠悠嘴角上的那抹苦澀之后,顧念兮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悠悠……"

    門外,有男人的喊聲傳來。

    "得,本來還想和你說些話的,沒想到這二狗子跑得還真快。"說這話的時候,蘇悠悠拉著顧念兮的小手,一手拿著行李,向外走去。

    而顧念兮也知道,蘇悠悠這其實就是在為自己找借口罷了。

    但現在蘇悠悠不想說,顧念兮也不問了。

    畢竟,誰沒有個心事?

    "二……"狗子!

    還沒有走出談家大門,蘇悠悠本能的想要喊那個男人的名字。卻不想,在她這話還沒有完全出口的時候,她的身子早已被那人納進了懷……

    ------題外話------

    又是一萬字送上?!鷂→

    握爪!請登錄: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