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训练模式是机器人吗:正文 第227章 生命不息,驚嚇不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談參謀長,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拜托,下一次要出現前先吱一聲?!備嶄展四鈀庹嫻謀幌鋁艘惶?。突然上來這么一雙手,她還以為她的計劃曝光了。

    要不是對方是她所愛戴的談某人的話,沒準現在她已經跟來人鬧翻了。

    “我都站在廚房門口喊了你幾聲了,是你自己沒有發現?!碧改橙稅夤納磣?黑色眼眸里滿是無辜。

    “餓了,想喝牛奶么?我給你泡?!笨醋毆四鈀饈稚匣貢ё乓桓讎D坦拮?談逸澤主動的從她的手上接了過。

    最近孕吐現象沒了,顧念兮的食欲挺好的。

    有時候剛剛吃過,還會想吃。

    這也是,談家為什么會備這么瓶奶粉的緣故。

    “你剛剛就來了?我怎么沒有發現呢!”會不會,是剛剛自己太過于緊張的額緣故,所以沒有注意到談參謀長的到來呢?

    想到這,顧念兮揉了揉眉心,走到談參謀長的身邊將他手上的奶粉再度給奪回。

    “怎么了?”

    “我沒想要喝牛奶!”說著,顧念兮已經將奶粉拿到自己的手上,用事先準備好的黑色塑料袋,將東西給裝上。

    “這是做什么?”如果談逸澤沒有記錯的話,這黑色的袋子就是尋常劉嫂用來裝垃圾的??篩嶄漳槍拮幽譚郾г謔稚匣褂械闃亓?不像是喝完了的樣子。

    “這瓶過期了。我昨天上街買了一瓶新的?!憊四鈀飪醋盤敢菰?自然看到了他眸子里的疑惑。

    為了不讓這男人擔心,她只能編出了這么個謊言。

    “過期了那就不要了?!?br />
    “對了,談參謀長怎么今天這么早回家?”最近他有任務,尋常不到十一二點是不會回到家的。

    “左四回來了。老三說今晚到他家聚一聚,讓我順便帶著你給他家周太太做伴?!彼檔秸?談逸澤又問:“想參加么?不想的話,我給你推掉?!?br />
    他將顧念兮攬進了自己的懷中,揉著她的碎發。

    男人的嘴角,有種叫做溫柔的東西隨之溢出。

    看著男人完美的側顏,留戀著他嘴角上的那抹笑,顧念兮的嘴角也忍不住輕勾。

    這樣的談參謀長要是被部隊里那些兵蛋子看到的話,那眼鏡絕對會碎了一地的!

    “參加,我也好久都沒有見到夢瑤姐了!”再者,如果顧念兮沒有記錯的話,蘇夢瑤是國貿畢業的。正巧,這兩天她有點東西正想要問她。沒想到,碰巧趕上了。

    “那好,回屋換件厚一點的衣服,我們這就過?!蹦芎托值芨鬩淮尉芻?最重要的還有他家小東西的善解人意作陪,這對談逸澤來說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那你等我?!彼潮憬阜治募幾由?到時候就能一并將問題給解決了。至于換下來的這瓶奶粉,她要琢磨著個地方將這東西先給藏起來。

    不然要是不小心喝上這么一丁點毒奶粉的話,那她和寶寶小命都不保了!

    說著,顧念兮便帶著手上那瓶帶著,離開了。

    “好?!?br />
    顧念兮所有的動作,談逸澤都看在眼里。

    特別是她離開之前,手上帶著那個奶粉罐子……

    談參謀長也是隨意一憋,但眸光立馬深邃了幾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連載——

    周家大宅,是典型的四合院。

    這樣的建筑,在這個城市并不少見。

    但難得的,是周家大宅里那份古色古香。

    連門,都是考究的雕花設計,別出匠心。

    周家有三個孩子。

    大兒子二女兒都在國外,前者是知名設計師,一直都在尋找他的那份設計靈感,所以更像是一個漂流者,而二女兒是特工出身,據說這一陣子都在非洲,搞的像個不男不女,弄得走個周家都有些不滿。至于小兒子,則是大家熟悉的周子墨,也就是這一片的片警,城里人人都熟悉的“墨老三”。

    不過據說這墨老三的身份,連局長都忌憚三分。

    若不是這墨老三一直都安分的想當個警察的話,那他的仕途可謂一片光明。

    切不說他家老爺子是當年的開國元老級別的大人物,但是他有個現任參謀長的把子兄弟,就足以讓他的仕途一片大好。

    不過周子墨卻對于這些不感冒。

    他只想安份的當個片警,沒事的時候和隊里的成員嗆嗆聲,回家的時候有周太太暖被窩。

    這,便是他認定最為幸福的生活。

    今兒個的聚會是安排在周家別院里的一個房間。

    從外表上看上,這房間和其他的一樣,都有些古色古香的感覺。但一進這個房間,顧念兮卻覺得突然從民國時期直接進了21世紀。

    因為這整個房間里,除了有著讓人咂舌的爵士鼓當擺設之外,還有其他的各色樂器。除此之外,最讓人震撼的就是那和人一樣大的電視屏幕,還有和酒吧同樣級別的音響設備和聚光燈以及各色的霓虹燈。

    “驚訝吧?在四合院里竟然能見到這樣的房間?”

    談逸澤看到顧念兮有些意外的表情之外,便靠在她的耳邊調儻著。

    “呵呵,確實有些意外?!憊四鈀廡ψ諾閫?。

    有誰能想到,這樣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竟然有著如此現代化的歌廳設備?

    “看到那邊上的樂器了么?這猩是我們以前都玩過的。不過后來大家都忙,沒有時間玩這個了。老三就說要搞一個地方留起來當紀念。沒想到,還真的被他保存的這么好?!碧敢菰笏嫡廡┑氖焙?目光流連在那些樂器上。

    看得出,談逸澤對這些東西有多多少少的感情。

    不然,她又怎么能從這雙黑眸里看到情緒波動?

    不過談參謀長會玩樂器?

    這一點,多多少少都有點出乎顧念兮的預料。

    因為在別人面前頗具威嚴的談參謀長,實在和眼前的這些東西有些掛不上勾。

    雖然今晚上到這邊來的談參謀長,沒有穿著他那一身代表著身份和地位的軍服,但及時是一身休閑服的他,也著實讓顧念兮難以將他和眼前這些樂器結合起來。

    “不相信?”談某人似乎也看得出顧念兮眼中的難以置信,當下男人的薄唇輕勾。

    “還真的難以相信,我家談參謀長也有這么和時尚掛鉤的時候!”其實,她的意思不是談逸澤過分的死板。

    而是,她覺得談逸澤就像是王者,更像是傾聽音樂的那種人。

    “呵呵……”聽到顧念兮的話,爽朗的笑聲從男人的薄唇中溢出。

    不過,這一聲笑,倒不是因為顧念兮對他的調儻,而是她口中的那個“我家談參謀長”。

    這,讓他有莫名歸屬感的語句,才是令他心情大好的緣由。

    “那你倒是猜猜,你家談參謀長玩的是哪一種?”

    笑聲過后,談逸澤牽著她的手,來到那些樂器的面前。

    雖然一直都擺在這不經常來的角落,但看得出這些樂器都被很好的保留。

    即便現在這么看著,也覺得這些樂器上連一丁點的灰塵都沒有沾染上。

    “該不會是這個吧?”顧念兮指的,是貝司,bassguitar。這是低音結他,是電聲樂隊中不可缺少的樂器。貝司的音高通常比吉他低一個八度,在音樂中主要起到加強低音和配合節奏的作用,有時不細聽根本不會注意到貝司的存在,但如果少了它,你很快就會感覺到音色的單薄和乏力。

    “呵呵……”談逸澤笑了笑正想說什么的時候,身邊喜歡攪黃事情的周子墨立馬現身了。

    “小嫂子,你太小看你家參謀長了!”說這話的時候,周子墨還不忘記對著顧念兮眨巴著雙眼。

    不過周子墨的這一小動作,卻沒有任何的曖昧之意。誰人都看得出,他這是在引導顧念兮往高了猜。

    “那還是主唱不成?”顧念兮繼續調儻著說。

    不過在她的認知里,早就將這個想法給摒除了。

    一個主唱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這個人就是演出時最喜歡站在最前面擺酷的家伙。

    再者,這個人還必須是樂隊的靈魂人物。

    談逸澤確實是周子墨這一行人中的老大,不過顧念兮不認為,他家的談參謀長會是那個站在所有人面前搔首弄姿的人物。

    可當顧念兮半開玩笑的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身邊的周子墨卻給了他這樣一個答案:“賓果,答對了。我們談老大,就是我們樂隊的主唱。雖然有時候,這個任務也會被騷包的吉他手凌二給搶了……”

    說到凌二,大家下意識的都安靜了下來。

    今天的聚會,雖然本想將所有人都給喊出來。但凌二,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周子墨雖然還能夠和他聯系上,但磨破了嘴皮子還是沒能將他給喊出來。

    不過他和蘇悠悠離婚的事情,現在已經鬧得人盡皆知。所以他現在不想出現,周子墨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今晚他說他沒辦法過來,周子墨也不敢勉強。

    相對于大家的注意點都落在周子墨話語里的“凌二”二字上,顧念兮的專注點則更多的是放在他家的談參謀長是樂隊的主唱上。

    一時間,顧念兮發現自己還真的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談參謀長是樂隊的主唱?

    他的聲音,確實是渾厚,比大提琴還動聽。

    可問題是,他家談參謀長會搔首弄姿么?

    “你們不會是騙我的吧?”對上談逸澤那似笑非笑的眼眸,顧念兮有些摸不清現在到底是在夢境中,還是在其他的地方。

    “你覺得,我們談老大用得著騙你么?小嫂子,我們家談老大可是萬能的。一個,頂百個,這么好的男人現在市面上已經被搶購一空了,就像我,現在已經被周太太包了。所以你可要好好的看緊一點談老大了,免得被人給搶了?!?br />
    周子墨賣弄嘴皮子功夫的時候,還不忘記挑釁的看了一眼身側的周太太。

    那樣的表情好像是在問周太太說:我這么說沒錯吧?

    之后,周子墨又不著痕跡的看了不遠處的秦可歡一眼。

    這一眼,別人看上就像是周子墨在賣弄風情,但顧念兮清楚,周子墨是在給她拉響警報。

    不過周子墨似乎還不清楚,自從上一次談逸澤當著顧念兮的面給秦可歡不留情面的一擊之后,這女人現在對于他們兩人都敬而遠之了。

    就像現在,秦可歡明明已經和左千城到了這邊,可卻一直都沒有上前打招呼。

    雖然這有些不禮貌,但顧念兮卻也看得出現在的秦可歡真的是收心了,正努力的回避著不必要的接觸。

    “……”見顧念兮似乎都沒有將心思放在他的話上面,周子墨不樂意了:“小嫂子你要是不相信,過一會兒我們給你露一手!至于凌二的吉他,談老大你就順便包了?!?br />
    周子墨說的輕巧,但一句話也讓顧念兮蹙眉。

    他這“包了”的意思,說起來簡單,但實際上是讓談逸澤連著吉他帶唱歌!

    這談逸澤當主唱,顧念兮都有些意外了。現在,還讓他連帶著吉他一起?

    這,讓她越是有種像是在做夢的感覺。

    可抬頭的時候,她卻看到了談參謀長對著周子墨微微頷首的一幕!

    他答應了?

    本以為,談逸澤當樂隊的主唱不過是周子墨的一個玩笑話。

    但現在,這證明了什么?

    結婚兩年,顧念兮對談逸澤也了解了許多。

    這男人,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但他應承下來的事情,也就證明了他會做好。

    難道說……

    今兒個都不是開玩笑?

    “那好,等會兒小五一到,我們就開始!”說這話的時候,周子墨擁著周太太離開了,說是要給他們準備點吃的東西。

    此刻,樂器前方也就剩下了顧念兮和談逸澤。

    “老公,你不是開玩笑的吧?你還真的當主唱?”

    這玩笑,開的有點大。

    讓顧念兮,還真的接受不了。

    但談逸澤說了:“呵,他們搞樂隊的時候,我只能爭取當個什么都不用弄的?!彼傅氖搶制?。

    “……”顧念兮依舊一臉疑惑。

    而后者道:“因為,我家窮?!?br />
    又是一句話,頓時讓顧念兮嘴角猛抽。

    呀個呸!

    就談逸澤你家還窮?

    這玩笑,一點都不好。

    再說了,哪個樂隊的主唱不是靈魂人物,還各種樂器精通的?

    就像人家樂隊的指揮一樣,不熟悉那些東西,他又怎么可能當的了指揮員?

    “好了,不鬧了。先給你弄點東西吃,等一會兒要是無聊的話,你就跟周太太到那邊的屋子看電視什么的?!彼底?談逸澤便攬著她的腰身,帶著她自顧自的走向周家的廚房,一如進了自己家門似的。

    而顧念兮也在談逸澤的這番話落下之后,回歸了現實。順帶著,將周子墨剛剛的那番話拋到腦后。

    可緊隨而至的那一幕,卻讓顧念兮對談逸澤的崇拜,又多了一份……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連載——

    范小五到的時候,顧念兮也被談逸澤帶進了那個外表古色古香,里屋卻是清一色現代化酒吧設備的房間里。

    談逸澤和范小五他們不知道在邊上說著什么,剛開始顧念兮還以為他們是在敘舊。

    可緊隨而至的那個畫面,深深的印在了顧念兮的腦海中……

    在顧念兮的注視下,他們四個人慢步上臺。周子墨灑脫而自然的坐在了架子鼓的面前,左千城左四則自信的握住了貝司,而范小五則淺笑盈盈的走向了keyboards電子琴的前方。

    而最讓顧念兮意外的是,手握吉他的談逸澤,慢步走向主唱麥克風……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停頓了……

    談逸澤……

    剛開始,顧念兮還真的覺得這么嚴肅的談逸澤,實在和這樂器有些搭不上邊。

    可當這男人灑脫自信的站在麥克風前的時候,顧念兮感覺這個男人就像是天生為這個舞臺而生的一樣。

    即便此刻聚光燈并沒有落在他的頭頂上,而是隨意的掃視著他們四人。顧念兮依舊覺得,她家談參謀長是這個舞臺上最為耀眼的一個……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真的感覺自己的渾身就像是電流游走過一樣……

    而站在臺上的那個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對著顧念兮微微一笑……

    片刻之后,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從話筒里緩緩傳出:“還沒好好的感受,穴綻放的氣候,我們一起顫抖會更明白什么事溫柔……”

    隨著談逸澤的聲音緩緩響起,其他幾個人的手,也開始動了起來。

    雖然是第一次演奏紅豆這首歌,但憑借著以前熟悉的配合,竟也出奇的完美。

    特別是談逸澤的歌聲中,好像比以前多出了一股子柔情的味道……

    剛剛,上臺之前周子墨聽到談逸澤竟然想唱紅豆這首歌的時候,都有些驚訝。要不是他這個房間里有著最高超的設備,連著網絡找歌詞和樂譜,沒準今晚的演出還不能這么順利。

    在發現是這么軟綿綿的歌曲的時候,周子墨還狠狠的鄙視了談老大一回。

    不同于談逸澤,周子墨最喜歡的還是那種帶著重金屬的樂感。特別是這一套高超的電子設備,用來彈奏這樣軟綿綿的歌曲,確實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礙于這是談老大說的,周子墨也只能無奈的聽從。不然,后果會很嚴重的。

    可談老大的歌聲響起來的時候,周子墨改觀了。

    沒想到,談老大唱這么軟綿綿的歌曲,也著實讓人驚艷了一把。

    特別是臺下,小嫂子瞪著談老大的眼神,都變了。那么的情意綿綿,那么的崇拜。好像一時間,談老大在她的心目中的位置高大了許多。

    原來,這也是泡妞的手段?

    早知道這樣,剛剛他周子墨就該搶先唱這首歌,也讓周太太心動一把?

    沒準以后,他就不用動不動睡沙發了!

    “還沒為你把紅豆熬成纏綿的傷口,然后一起分享會更明白相思的哀愁,還沒好好地感受醒著親吻的溫柔,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獨的自由……”

    他的薄唇在動,指尖也在吉他上輕輕的撥動,優美的旋律,動人的歌聲……

    那低沉的嗓音,和這優美的旋律結合,讓顧念兮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特別是此刻他專注的看向她的眼眸,讓顧念兮感覺他歌曲中的那個“你”字,說的正是她顧念兮。

    而當談逸澤對著顧念兮深情演繹著這首《紅豆》的時候,同一個時間段的秦可歡卻一度黯淡。

    沒想到一年過了,談逸澤對顧念兮的喜歡之情,丁點不少。

    不過這樣也好,不管談逸澤以前有沒有喜歡過她秦可歡,對于秦可歡來說這個男人確實是她成長路上不可缺少的。

    就算今后的他們終將一生沒有交錯,但秦可歡仍然希望,他能一生幸?!?br />
    就算這幸福是顧念兮給的,也好……

    “可是我有時候,寧愿選擇留戀不放手,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一曲終了的時候,談逸澤用嫻熟的指法,為大家演繹最后的那段旋律……

    然而男人從始至終所做的,都是專注的盯著那個恬靜女子……

    其實,談逸澤以前也不是非常喜歡這樣軟綿綿的曲風。

    但后來在遇到顧念兮之后,有一次在開車的時候不經意從收音機里聽到方大同演唱的這首《紅豆》,便喜歡上了。而那時的他,正好在出任務,和顧念兮阻隔著千山萬水。聽著那首歌,他心里就有種微妙的觸動,想要將這首歌唱給顧念兮聽。

    今兒個這么難得的機會,他自然要好好的唱一唱了。

    看著臺下顧念兮微紅的眼眶,談逸澤的內心也暖暖的。

    她,應該知曉自己的心意了吧?

    “談老大,沒想到這次見面你比以前還要來勁了!”一曲結束,周子墨吊兒郎當的聲音響起。他說的,是談逸澤長進了的意思。

    因為他從談逸澤剛剛的歌聲中,也聽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在發現談逸澤的視線一直都落在顧念兮的方向的時候,周子墨似乎也明白了談逸澤的改變是為何。

    “很久沒玩這些了,有些生硬。好了,大家還是照以前那樣玩?!碧改橙朔畔鋁思?大步朝著臺下某女人的方向走。

    相對于人家那一幕的其樂融融,周子墨卻是一臉欲言又止。

    其實他也想要對著周太太深情一把,可無奈談老大不玩了,其他人也跟著摘掉了身上的樂器。嗚嗚,今晚又不能將周太太給忽悠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連載——

    “還行吧?”談逸澤下臺之后,便當著大伙的面攬住了顧念兮的腰身。

    “還行,沒想到談參謀長還真的是寶刀未老?!逼涫?當看到談逸澤真的站在臺上對著她唱歌的時候,顧念兮真的有種掉淚的沖動。

    不過當這男人靠在自己身邊賣乖的時候,顧念兮還是選擇徹底無視。

    就像周太太說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談參謀長難得這么深情浪漫一把,她顧念兮可不能太過夸獎他,要不然他驕傲了毛躁了,下回可不就沒有這樣的福利了?

    不過,談某人似乎將她顧念兮的意思給曲解了。

    這會兒,他帶著有些邪惡的表情盯著她顧念兮看,然后嘴角邪惡的輕勾道:

    “我的寶刀老不老,今晚你就知道了?”

    而后,男人還不忘掐了她的腰身一把,頓時讓顧念兮的臉布滿了可疑3的紅霞。

    “不要臉!”

    “……”被顧念兮推了一把的男人,什么話都沒有說,但嘴角還是滿滿的弧度。

    “小嫂子,要不你給我們唱一首歌吧?”說這話的時候,周子墨已經打開了這個房間里的大音頻。

    “我……不會唱!”這會,顧念兮顧不上邊上正在騷擾自己的那只大爪。

    “不會唱?還是小嫂子不想唱?別這樣,咱談老大都獻唱了,小嫂子不該唱首歌當回報一下么?”

    左千城也跟著起哄。

    這下,顧念兮的小臉有繡了。

    倒不是她不想唱,而是她的歌真的有些拿不出手好不?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上一次在d市的同學會上她高歌的那一曲,轟到了在場所有的人……

    “小嫂子,你聲音那么好聽,歌聲不會差的。放心,大膽的唱吧?!狽緞∥逡蒼詬斑漢茸?。

    而談逸澤,盯著她的眼眸似乎也充滿著期待。

    邊上,秦可歡卻是皺著眉頭盯著她看。

    看來看,顧念兮倒覺得,今兒個秦可歡可愛又高大了幾分。

    因為在場的人,顧念兮只看得出秦可歡有先見之明。因為這會兒顧念兮已經看到她拿出了耳際,將耳朵給封住了……

    “那好吧,我唱。你們可不能后悔了!”

    抱著壯士一不復返的心,顧念兮接過了麥克風……

    “既然大家那么想聽我唱的歌,我就獻丑了?!鋇比?顧念兮的獻丑絕對不是謙虛的說法,而是真的獻丑。

    只是,大家似乎都沒有明白過來這顧念兮的話的意思。當下,都安靜了下來,準備細心的聆聽。

    顧念兮準備送上的,是林憶蓮《至少還有你》。熟悉的旋律響起的時候,整個室內的人都安靜著,準備傾聽那動人的歌聲。

    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這歌聲竟然有著時下爆紅網絡的鳳凰傳奇那高亢的女音,竟然還有著騰格爾的滄桑,兩相結合下頗具讓人七孔流血的魔力。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珍惜,而你在這里,就是生命的奇?!?br />
    顧念兮的歌聲在繼續,不遠處周子墨的哀嚎聲響起:

    “小嫂子,求你別唱了……”

    “魔音!”左千城的評價。

    “生命不息,驚嚇不止!”范小五的總結。

    范小五的這話,顧念兮一聽也樂了。她記得,這話當初蘇悠悠在和她了一趟k歌廳之后,也是這么總結的。

    誰也沒有想到,這么個長相可愛,聲音甜美的女子,唱起歌來竟然這么恐怖。竟然,有著讓人撕心裂肺的資本。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愿意失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哪里,在哪里……”

    相對于其他人,談逸澤卻是淺笑盈盈的從這首歌的開始聽到了結束。

    因為他聽到的,不是顧念兮那類似于騰格爾的滄桑,也不是鳳凰傳奇的高亢,而是顧念兮的心聲……

    不過也是在這一次聚會之后,顧念兮被他們這一行人列進了k歌廳的黑名單中……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要連載——

    這個月的十號,是舒落心的生日。

    以前,舒落心是斷然不敢要求要大辦一場的。

    但自從談逸南結婚,娶了陳雅安之后,她的腰板也硬了。

    其實誰都看得出來,舒落心就是仗著這一次自己竟然同意讓談逸南娶了陳雅安這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女人之后,談家有緒欠她的份上才這樣的。

    舒落心提出這一次自己的生日要邀請莫妍和慕陽到來的時候,談老爺子本意上是想要阻止的。但看到顧念兮并沒有多大的反映之后,也就隨了她。

    其實,自從上一次莫妍直接找上顧念兮質問那些照片,卻被顧念兮毫不留情的反擊,以及談逸澤的極力維護和配合之后,莫妍就不常來這里了。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自從有了顧念兮之后,本該屬于她的關愛,全都給了顧念兮一個人了。所以,她自認為現在到談家顯得有些多余。也就,不常來了。

    對于莫妍的這個說法,談建天和談老爺子也沒有多大的表示。

    雖然莫妍是他們的外孫,誰都疼著??傷蒙弦淮問撬約何蘩砣∧?

    既然她不想到這個談家來,談建天和談老爺子也不想說什么。長這么大了,是該懂得為自己作出的事情負責了。事情是她自己鬧出來的,自己也該懂得一個人承擔。

    她這段時間都沒有到談家來,談老爺子雖然想念,但也沒有說什么。

    倒是這一次,舒落心竟然會在生日的時候讓莫妍他們過來,著實讓人意外了。

    談建天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甚至有些不悅的盯著舒落心看。莫妍現在和顧念兮不和,這點事情現在可鬧得人盡皆知。

    所以這一次舒落心自作主張的邀請了舒落心,著實讓人摸不清楚她想要做什么。

    但舒落心邀請莫妍,也沒有什么不合法的,這兩家人再怎么鬧,也都是親戚。再說了,沒憑沒據,他們也不能說舒落心什么。

    談老爺子和談建天不止一次,提醒了顧念兮在莫妍來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這段時間,舒落心都忙活著張羅著自己的生日宴。

    除了偶爾在看到顧念兮拿著柜子里的牛奶泡著喝的時候,會不時的露出一兩個陰森的笑容之外,別無其他。

    而顧念兮自然也不敢含糊。每一次喝那奶粉之前,都會先察看一番自己安裝的監控攝像一番,沒有發生任何異樣,才敢拿著那奶粉喝。

    十號,舒落心的生日宴到了。

    雖然是家庭聚會,但被舒落心搞的,就像是什么高級聚會一樣。

    整個談家都裝扮一新不說,甚至還弄上了彩色氣球。比人家大婚,有過之而無不及。鋪張奢靡,這是大家對這個生日宴的看法。

    對此,談建天和談老爺子雖然不悅,但畢竟這是陳雅安嫁過來的第一年,也不能說什么。

    而舒落心則是將談老爺子和談建天的沉默,當成了依仗。

    除了莫妍和幕陽之外,還請了她的幾個朋友。

    其實,舒落心所謂的朋友,在顧念兮看來和凌母那一類人差不多。

    全都是家里和談氏企業有來往的,都準備趁著這一次舒落心的生日宴趁機拉攏一下談建天而已。

    舒落心生日的這一天,陳雅安早早的到了。

    自從那一天舒落心和陳雅安那一段長談之后,陳雅安就回了娘家。

    本來,舒落心還以為這陳雅安是準備在出工作之前,和娘家人好好的聚一聚。

    可接連的幾天不歸家,讓舒落心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

    今兒個早上這陳雅安一到家的時候,舒落心就問了她。

    在得到了陳雅安的答案之后,舒落心的嘴角猛抽。

    敢情,這個陳雅安的腦子真的是石頭做的?

    她舒落心讓陳雅安多多出鍛煉,這意思就是想要讓陳雅安像顧念兮看齊,想讓她自己和談建天提出到明朗集團謀個職位什么的。

    到時候分家產,她和談逸南也好多要一些東西。

    可這話到了這陳雅安的耳里,舒落心真的無法理解怎么就成了勸她陳雅安多回幾趟娘家。

    敢情,這幾天陳雅安都呆在娘家,看樣子還是想要遵從她舒落心的意思?

    這,著實讓舒落心汗顏了一把。

    看來,以后她要是想要和這陳雅安說點什么的話,絕對不能拐彎抹角。不然這石頭腦子,一定會曲解了她的意思了。

    這是,舒落心生日這天不大愉快的一件事情。

    不過這件事情舒落心并沒有怎么在意。

    今天是她生日,難得能邀請到這么多的好友,又擺設的這么鋪張,這讓舒落心覺得臉上有光。當然這場生日宴她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給顧念兮一個下馬威,告訴顧念兮自己的人脈有多廣,讓她不要輕易的打談逸南的遺產的主意。

    至于這陳雅安,還是等今后再慢慢的調教。

    免得,影響了今兒個她的心情。

    這顧念兮,也在樓下忙著招呼著。

    這段時間,顧念兮已經回到明朗集團上班了。

    不過因為她懷孕的關系,公司給她的時間比較寬松。只要她做好了sh國際的合作案,她就不用到公司報告。

    這也是,今天顧念兮為什么會在家里的原因。

    “落心,那個就是你的兒媳婦么?長的真俊,說話也大方得體,性子看樣子也不錯。你兒子到底是到什么地方淘來的寶?!?br />
    說這話的,是銀行部長的結發妻董女士。

    剛剛進門的時候,她就見到站在門口招呼眾人的顧念兮,理所當然的對號入座了。畢竟顧念兮和談逸澤還沒有正式舉辦婚禮,大多數人還不清楚,這顧念兮是談逸澤的妻子,而非談逸南的。只聽說,談逸南這前段時間剛結婚了,所以難免對號入座。

    而聽到這一番話的舒落心,臉色卻明顯的僵住了。

    因為,這顧念兮并不是談逸南的妻子。而是她舒落心這大半輩子的敵人談逸澤的老婆,也是這次遺產爭奪戰的主力軍。而談逸南真正的妻子,現在還躲在廚房里忙活著。

    真是的,明明身為這家的兒媳婦,本該就在這里幫忙招呼著客人??燒獬卵虐簿拖袷羌壞萌艘謊?表面上說是想要到廚房幫著劉嫂,可舒落心哪里看不出來,這陳雅安就是不大會和別人相處,一見到那么多的客人就逃到廚房里躲著。

    這一點上,這陳雅安真的比不上顧念兮的十分之一。

    “那是小澤的老婆,不是小南的。小南的這會兒在幫劉嫂準備點東西,過會兒就能見到了?!筆媛湫謀锪艘謊鄄輝洞φ瀉艨腿?顯得落落大方的顧念兮之后,才開了口。

    而這話,也讓剛剛過來給舒落心打招呼的那些女人臉色有些僵。

    好死不死。

    馬屁都拍到臉上了。

    在場的有誰不知道,這談逸澤就是談建天前妻留下來的孩子,舒落心背地里的敵人?

    上一次,舒落心還請他們,幫忙出計謀,拆散了這兩人!

    那個時候,他們還在嘀咕著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舒落心非要拆散了人家,和他兒子湊一起。

    不過今兒個見到了,大家算是明白了。

    可這舒落心沒有辦法才讓這陳雅安進門的,現在還被他們這么說著,估計心在滴血了。

    “喲,瞧我眼睛多措?那丫頭哪能配得上小南?小南的媳婦,過會兒可要給我好好的引薦引薦?!倍恐雷約旱穆砥ㄅ牡牟歡躍?當即改了口。

    “呵呵,等一會兒吧。我這就過讓她出來和大家打個招呼?!彼底?舒落心又瞪了一眼顧念兮所在的方向,這才大步離開。

    “好好好……我等著?!?br />
    董女士見舒落心離開了,這才轉身看向顧念兮所在的角落。

    “這丫頭還真的不錯,難怪舒落心當初會那么不折手段的想要將人家給拆散……”

    ------題外話------

    票子哇~!

    l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