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手机版:正文 第581章 不是不要,而是要不起(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其實這一整個過程,蘇悠悠早就輕車熟路。:.

    從小時候,不管是她或是駱子陽哪一個受傷了,另一個就都會這么檢查對方的傷口,然后在確定安好之后,便手牽手回家。一直以來,她和駱子陽都是這么生活的,蘇悠悠從來都沒有覺得,這樣的動作到底有沈惡魔不妥。

    但不知道,這個動作到底怎么了,好像生生的刺痛了站在自己身側的那個男人。

    當下,那個男人又突然發了瘋開始叫器著:“蘇悠悠,你真的不要我了?”

    凌二爺的咆哮,凌二爺的嘶吼,凌二爺的一切一切在這個陰冷的過道里都有些讓人害怕,如同獅子一樣發瘋怒吼撕咬的無情。

    可偏偏,蘇悠悠卻也聽得出他的哀傷。

    不是不要你,而是要不起……

    她拉著駱子陽的手,一步也沒有停留。即便,身后的那個男人叫器著,嘶吼著。

    在走到距離凌二爺已經好幾步遠之后,蘇悠悠開口:“凌二爺,向前看吧,一切都會變好的……”

    她的聲音,早已嘶啞的不像是她。

    連她自己在聽到自己的聲音的時候,都有些微愣。

    只是,那只是片刻的時候。

    那一瞬之后,蘇悠悠便繼續牽著駱子陽的手,大步離開了。

    而被遺留下來的那個男人,在看著女人無情離去的身影之后,卻是頹敗的滑坐在地上。

    他不是沒有力氣追上去,而是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資格追上去。

    他知道,他的蘇小妞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為了讓他凌二爺盡快的放手。

    可蘇小妞,在我知道了你承受了那么多之后,我該怎么放手,我該怎么說服我愛你的這顆心……

    窗外,雪又開始一點一點的落下。

    而室內某個靠著墻壁頹敗坐著的男子,卻流下了兩行熱淚。

    畫面,有些突兀。

    但卻是,說不出的唯美。

    經過的小護士,都不敢從這一條過道走。

    除了畏懼那個坐在地上的冷面男子,更是不敢觸碰這一整個過道里的哀愁……

    連續兩天的時間,整個談家大宅的人都在忙里往外。

    因為,大后天就是談逸南大婚的日子了。

    這兩天的時間,整個談家都裝扮的喜氣洋洋的。大門的位置,都被貼上了喜慶的紅色喜字,甚至連二黃的狗屋也貼著紅心。

    整一個談家,都是那么的喜慶。

    也許是因為裝扮的緣故,這幾天整個談家大宅出入的人,也都是喜洋洋的。除了,舒落心。

    在這段時間里,舒落心一直都是冷眼看著這談家人的裝扮。

    這是她親兒子談逸南的婚禮,本該這些事情都是由她親自操辦才對。

    可這些天里,舒落心都像是一個外人一樣,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甚至,連劉嫂都做的比她要多。

    不是談逸南結婚她不開心,而是談逸南結婚的對象,實在讓她高興不起來。

    是陳家的孫女也就罷了。

    關鍵,是這個女人在陳家根本一點地位都沒有。再者,她除了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當個小會計,什么都不會。

    這樣的女人娶進家門,又怎么可能幫的了談逸南?

    再者,這樣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顧念兮的對手?

    娶了這樣的女人,不就等同于將整個談家的財產都推到談逸澤的手上么?

    越想,舒落心越是生氣。

    其實,早些天之前,舒落心就動過心思,想要讓這場婚禮舉辦不成。

    但當時,她得到了談逸澤的警告!

    他說過,若是這場婚禮沒有順利進行的話,他定不會輕易的饒恕她。

    談逸澤是什么人,舒落心還是清楚的。

    這男人向來說到做到,估計她舒落心要是使壞,將這場婚禮給破壞了的話,他一定會動手對付自己的。

    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舒落心也只能將自己的心思壓住。

    可讓她眼睜睜的看著談逸南娶這么個不爭氣的兒媳婦,她還真的做不到。

    一連幾天下來,她都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而這天,正是談建天的生日。

    談建天沒有鋪張浪費的意思,所以就讓劉嫂做了一桌子的菜,打算一家人好好的吃頓飯。

    而過兩天,這陳雅安就要過門了,自然這一次的生日宴也少不了她的出現。

    陳雅安到談家的時候,手上提著個袋子??囪?,是送給談建天的生日禮物。從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東西。

    雖然舒落心表面上是沒有說什么,可背地里已經開始打量著這個袋子。生怕,陳雅安的這份禮物會在談建天的生日聚會上丟了臉。

    不過這一切的擔憂,在舒落心看到顧念兮下樓手上空空如也的時候,便消失無蹤了。

    就算陳雅安送的是小禮物,反正比顧念兮這兩手空空的過來好。

    “喲,雅安姐來了?!?br />
    顧念兮下樓的時候就開始打招呼了。

    陳雅安淡笑,不知道和她說著些什么。

    其實現在看上去,這對妯娌的相處還算不錯。

    但不知道為什么,這陳雅安和顧念兮同一時間出現的時候,她舒落心就總是忍不住拿這兩個人來對比。

    然后她便會在心里叫器著:為什么陳雅安不能和顧念兮一樣表現的落落大方?為什么她就不能和顧念兮一樣,和談老爺子那么的親昵?

    “念兮,你要是肚子餓了的話,先去廚房里讓劉嫂給你弄點什么吃的吧?”談老爺子和顧念兮斗嘴了好一會兒之后,就這么說著。

    語畢的時候又看了看在顧念兮身側的陳雅安:“雅安喜歡吃什么,也讓劉嫂做一點!”

    其實,談老爺子做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錯了。

    起碼,不會看得出明顯的偏向誰。

    可這么一番話,又讓舒落心不滿了。為什么是顧念兮先,之后才是雅安?

    這談逸南和談逸澤一樣,都是他談老爺子的孫子。為什么,他每一次都要偏向談逸澤那邊?

    相比較這邊舒落心一直都在悶悶不樂,顧念兮這邊倒是還算不錯。

    今天是談建天的生日,談逸澤今晚應該不會再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了吧?

    最近這幾天,軍區好像很忙,每天晚上談逸澤都要很晚才回來。

    其實顧念兮也知道,這要是換成以前談逸澤沒有結婚的那一會兒,他要是忙到那么晚了,絕對會直接在軍區里睡的??上衷諞蛭?,他每晚都會回來。就算只是陪著她睡幾個小時,都好。

    “爺爺,我現在不餓。我老公今天應該會早點回來,我想要出去等他!”顧念兮眨巴著無辜的大眼。

    “你這兩孩子都結婚兩年多了,怎么還這么的粘乎?去吧去吧,不過外面剛剛下過雪,你自己小心點,出門的時候,別忘記多穿一件?!碧咐弦踴共煌蛉ぷ潘?。

    “沒事,我一會兒就回來了!”說著,顧念兮已經跑開了。

    “你這孩子,給我小心一點!”談老爺子不忘在后面囑咐著。

    而聽著這話的舒落心,卻又是一臉陰沉。

    顧念兮自然也看到了坐在邊上的舒落心這兩天的臉色一直不是很好。雖然前兩天顧念兮并不清楚這是為什么,但現在的她知道。

    這舒落心就是見不得談老爺子關心她顧念兮,這一點從進這個家門的時候她就領悟到了。

    今天是談建天的生日,顧念兮也沒有想著惹她不開心。

    但她,卻還是不得不這么做。

    上一次談逸南大清早的對她顧念兮表現出來的過度熱忱,看樣子已經引起了這個未過門的弟媳婦的妒忌了。估計,她的心里多少有些猜疑。

    所以這兩天她過來這邊收拾的時候,總是會不時的將話題引到她顧念兮的身上。

    像是,準備在顧念兮的身上找到點什么,又或者是打探出她顧念兮現在的婚姻狀況。

    其實,對于陳雅安的這一切,顧念兮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人行的正,又怎么怕別人去顛三倒四?

    就算她顧念兮以前是和談逸南有過一段,那又怎么樣?

    現在,她和談逸南也做到坦蕩蕩,沒有什么對不起人的。

    而她今天看到陳雅安的到來,上演的這一出,不過是為了轉移這個女人的目標。

    她和陳雅安本來就無冤無仇的。

    這個談家,好不容易才走了一個霍思雨,她可不想又莫名的多樹立一個敵人。

    而表現出她和談參謀長的親昵,不過是讓陳雅安放心。事實上,她和談參謀長的關系也非常的好。

    果然,在顧念兮說完這一番話,準備離開客廳的時候,顧念兮便憋見陳雅安嘴角那抹明顯安心下來的弧度。

    從大廳出來的時候,顧念兮嘴角也彎了彎。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