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有没有手机版:正文 第449章 我的老婆我的兒(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瞪了顧念兮一眼之后,他又毛手毛腳的攀附上顧念兮的腰身,將大掌擱在她的小肚子上方了。

    這里,現在已經變成他最愛的地方了。

    “我跟悠悠聊一會兒天,你陪凌二坐坐吧!”拍開了談某人在自己肚子上作惡的那只手,顧念兮大步走向蘇悠悠。

    其實從那天到現在,她最擔心的還是蘇悠悠。

    不過今天看來,這蘇悠悠的臉色還不錯。

    嘴角上,也掛著滿滿的弧度。

    特別是她能和凌宸同一時間出現在談家里,這倒是讓顧念兮安心了不少。

    說完這話,顧念兮就拉著蘇悠悠往樓上走。

    “小心點,別走太快?!繃偕下ブ?,談某人再三吩咐著。

    眼看著顧念兮和蘇悠悠的身影消失在樓道里,談逸澤這才轉身看向凌二。

    不過這一看,談某人臉上所有的溫情蜜意,早已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不悅!

    看來,剛剛被打斷的那個吻,談某人多少還是有些憋屈的。

    不過這委屈,他又不舍得撒在自家小東西的身上,所以只好撒在這壞了他好事的凌二上。

    凌二其實很想喊怨的,不過一想到越是喊冤,這談某人越是會往死里虐自己,他還是老老實實的閉了嘴。

    但心里,又狠狠的將當了妻奴的談逸澤咒罵了好幾個來回……

    “悠悠,你和凌二現在怎么樣了?”一上樓,顧念兮就問了出口。

    其實她也不想問的,怕開了口,將蘇悠悠陷于尷尬中。

    可不問,她又覺得不放心。

    “還能怎么樣呢?也就那樣!”蘇悠悠笑道?!澳鬩暈?,誰能都像你那么幸運,撿到像你家談參謀長那樣的人間極品么?”

    “悠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聽著蘇悠悠的話,顧念兮的心里越是覺得難過。

    若早知道,這凌二是這樣的人的話,就算被人罵的狗血淋頭,她也絕不會讓蘇悠悠和凌二結婚!

    “我知道。你這個丫頭能不能將你的心放回到肚子里?你都還沒有嘗試過一個人開車上路呢,就敢開車去追我。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么活下去?”

    不管是和凌二的婚姻也好,還是被所有人取笑也罷,這些都比不上顧念兮的小命。

    天知道,當凌二爺說這小丫頭跟發了瘋似的就開著車子,冒著當馬路殺手的危險去找她的時候,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那么跑掉,我也會害怕!”害怕,她再也找不到蘇悠悠了。

    “傻瓜,那我以后答應你,不管怎么樣都不會讓你那么擔心了,你也答應我,不能作出那么可怕的行為,知道么?”蘇悠悠拉著顧念兮的小手,抱了抱她。

    “嗯,我答應你……”

    說這些的時候,顧念兮的眼角也不自覺的滑落了晶瑩。

    “對了,蘇悠悠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要當大姨媽了!”這個消息,她最想要跟蘇悠悠分享了。

    可誰知道,這話下去之后,這貨竟然朝著她咆哮:“你才大姨媽,你全家都是大姨媽。連你家談參謀長也是大姨媽!”

    某女說的趾高氣昂。

    顧念兮聽著她這口氣,眉心皺了皺。

    或許,她剛剛口中的大姨媽,和蘇悠悠口中的,不是一個家的!

    估計,這粗線條的蘇悠悠,還真的只想到那個方面的大姨媽!

    “悠悠,我說的不是那個大姨媽!”

    “那是哪位?”

    “我要是有寶寶了,不是該喊你大姨媽了么?”蘇悠悠一直都自稱是她顧念兮的姐姐,自然也就是孩子的大姨媽。

    “你的孩子,好像是該這么喊我。不過,我倒是覺得大姨媽好像沒有干媽親,要不……”剛開始的時候,蘇悠悠還沒有意識到顧念兮說的是什么意思,不過說著說著,她倒是發現了。

    這會兒,她一臉詫異的望著顧念兮,又望著顧念兮那平躺的小腹。

    “孩子?念兮,你懷孕了!”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

    “太好了,我要當大姨媽了……”

    這聲尖叫聲,從談家三樓傳了下來。

    聽的談某人的青筋暴跳。

    “蘇悠悠,你給我悠著點,會嚇壞我的孩子的!”即便被小東西規定著暫時不能到三樓去,談某人依舊將自己的不滿透過嘶吼聲表達了出來。

    “你丫的至于么?我又不會將兮丫頭給吃了!”某女在樓上聽到了,不滿的朝著樓下咆哮。

    聽著樓下某個男人的嘶吼,顧念兮可以想像得到,她家談參謀長現在一臉郁悶的樣子。

    現在只要一刻鐘不和她呆在一起,這個男人的臉色都不是那么好。他一直都擔心她毛毛躁躁的,照顧不好自己。就算有時候他們同呆在這個臥室,他連她上洗手間都不放過,生怕他一沒有照看好她,她和寶寶就會出事似的。

    再說了,現在和她顧念兮呆在一起的是被他談逸澤列為第一危險人物的蘇悠悠??上攵?,此刻和凌二座談的他,心早已在這三樓上。

    而在聽到蘇悠悠毛躁的嘶吼聲不斷從樓上傳來,男人的臉色估計鐵青了。

    想到這個樣子的談參謀長,顧念兮不自覺的抿唇一笑。

    而沉浸在幸福的顧念兮卻忽略了,此刻正在她的身邊,看似嘻嘻笑笑,沒心沒肺的蘇悠悠的眼角的余光在憋見她那還算平躺的小腹之時,一閃而過的黯淡……

    令談某人心驚肉跳的顧念兮和蘇悠悠的悄悄話,總算是在一個小時候結束了。

    這一個小時的時間里,聽著樓頂上不時傳來的蘇悠悠的吼叫聲,談逸澤的心都被提起來了好幾次。

    天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想要到樓上看一看,確定小東西和小小東西是否安好。

    可礙于顧念兮臨帶著蘇悠悠上樓之前那一記警告似的眼神,他又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大廳里坐著。

    一直到,顧念兮和蘇悠悠牽著手從樓上走下來的時候,談某人那顆跳到嗓子眼的心,終于歸于原位。只不過,他的額頭已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

    眼見蘇悠悠和顧念兮走了過來,談某人趕緊三兩步上前,一下子就將原本走在顧念兮身邊的蘇悠悠給擠開了。

    “哎呀,你擠到我了!”蘇悠悠原本以為,談某人是不小心的。

    可哪知道,某個臉皮已經厚到家的談某人卻大大方方的和她承認:“對不起,但我是故意的!”

    故意,將她和小東西擠開的!

    “你……”蘇悠悠雖然見過凌二那樣臉皮厚的跟城墻似的,但還真的沒有見過談逸澤這種和鋼筋水泥筑成的臉皮。

    擠開了她,差一點讓她摔倒不說,還一點歉意都沒有,和她說他是故意的!

    “你憑什么這樣?放開兮丫頭!”今天是兮丫頭和她獨處的時間,好不好?

    這談逸澤,怎么也跟著來湊合?

    “她是我老婆,憑什么我放開她?要放也是你放!”談某人依舊攔著顧念兮的腰身不放?!澳鬩肜質裁吹?,不會找你男人去?憑什么非要霸占著我老婆?”

    談某人說的句句在理,卻也讓蘇悠悠的臉一陣紅一陣綠。

    這談逸澤,絕對是故意的。

    明知道,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和凌二現在的關系不怎么好,竟然還主動的將她往凌二那邊推,就因為她蘇悠悠霸占了他談逸澤的老婆。這,不等同于將她蘇悠悠往火坑里面推么?

    也正是在今天,蘇悠悠意識到了,這談參謀長原來也是個自私的貨!只要誰霸占了兮丫頭,他就跟個被激怒的蜜蜂一樣,見誰逮著誰。

    “老婆,談老大心疼咱們嫂子呢!你要是想拉著手的話,就拉著我的手吧!”凌二見到這情況,也趕緊上樓前。

    這談老大要是真的生氣起來,可不會意識到下手輕重。

    要是這蘇小妞見好還不收的話,那估計過會有苦頭吃!

    說著,凌二趕緊拉開了蘇悠悠的手,將她往自己的懷里帶。其實說到底,他還是心疼他的蘇小妞。

    “誰要拉你手了,別往自己臉上貼金?!彼沼樸瓢琢松聿嗟哪腥艘謊?。

    “老公,你說什么呢!悠悠只是想要照顧我,你不知道別亂說?!奔瓚退招℃さ牧成疾輝趺春?,顧念兮也趕緊勸了勸談參謀長。

    這禍端,可都是自家老男人引起的。

    她也有責任,好好的勸導一下是不?

    “照顧?你瞅瞅她什么地方看上去像是會照顧人的人?毛毛躁躁的,恐怕只會嚇壞我們的寶寶!”說這話的時候,談某人還不忘記將他的小東西和小小東西圈進自己的懷中。

    “好了,差不多也到了中午飯的時間,你們二位要是沒什么事情要辦,就趕緊回家去吃飯吧!”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