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凉透了:正文 第412章 又沒有懷(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所以在這樣一群女人中,顧念兮的出現可謂是一陣清風來襲。

    不過出門前她身上那件被談參謀長強行套上的綠色外套,早已被褪下。倒不是嫌棄這顏色,而是真的太悶熱了。

    包廂被雖然開了空調,但因為沒有通風透氣的窗口,所以整個包廂還是非常的燥熱。

    顧念兮進來的時候,已經被惹得冒出了一身汗。若是再不脫下來,她怕自己真的會被當成異類。

    “念兮學姐,沒想到幾年沒見,你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顧念兮沒有想到,一進這個包廂便有人注意到了自己。

    那是一個妝畫的過分妖嬈的女人。

    身上的打扮,也有些過分火爆。

    這樣的女人,實在有點看不出來,是從大學校門剛剛走出來的。倒像是在燈紅酒綠的地方打滾了許多年的紅塵女子。

    而讓顧念兮極端不喜的,倒不是這女人的穿著打扮,而是這女人那略帶鄙夷的眼神。

    只是這樣的女人,顧念兮卻在自己的腦海中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她應該沒有見過這女人,也應該不可能得罪了她才對。

    “……”所以,有著良好教養的顧念兮,不會和這樣的人一般計較。欠身打了下招呼之后,顧念兮繼續往里面走。

    “喲,這不是我們金融系當年的系花,顧念兮么?”有男人,也認出了她顧念兮。而后,上前打招呼的人越來越多。

    最后一個上前的,卻也是最為霸氣的一個。

    先是擠開了先前所有上來打招呼的男男女女,徑自站在了她顧念兮的身邊,然后一臉霸氣的說:“不是系花,人家是?;ê貌?!”

    說完這話之后,男人才開了口:“兮丫頭,好久不見了!”

    打招呼的這個男人,身上穿著一褐色的外套,不是時下那種古板的西裝,而是一種結合了時下流行潮流的西裝款式。

    男人很高,一米八五的大個子。遮擋住了頂棚明亮的光線。

    角度的關系,他的大部分臉都隱匿在陰影中。

    不過即使這樣,這男人優雅而清俊的面容,依舊是全場的焦點。

    這,便是鄒涼。

    和他的名字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的性格。

    記憶中,他的笑容比陽光還要燦爛。就像此刻和她顧念兮問好的他,臉上所帶著的笑容一樣。

    “好久不見,皺大哥?!焙捅鸕男S鴨嫻某坪舨煌?,他們兩人的稱呼比其他人略微親近幾分,卻也沒有那種過分曖昧的感覺。

    而這,也是源于當年在大學校園的時候,他們之間的交情。

    說起這一段,其實好要追溯到顧念兮還是大學新生的那一會兒。

    當年顧念兮入校的時候,最先認識的其實并不是談逸南,而是鄒涼。

    而鄒涼,也是在大學校園第一個追求顧念兮的。

    不過他的追求,不同于其他男人的窮追猛打。

    他只會在適當的時候,出現在顧念兮的身邊。例如,顧念兮打飯的時候,飯卡里剛好少了幾塊錢。又像是,顧念兮的電腦剛還中毒的時候……

    總之,那樣的巧合太多了。

    多到,顧念兮也開始察覺到了鄒涼的心意。

    只不過后來,因為陰差陽錯,顧念兮卻跟談逸南在一起。至此,鄒涼的巧遇好像也越來越少了。

    除了偶爾,談逸南沒有陪在她身邊的時候,他會恰巧出現罷了。

    不過時至今日,鄒涼似乎從未和其他人提起過,當年那段記憶。甚至連談逸南,也不知道當年的他,其實追求過顧念兮。

    “喲,怎么一個人就過來了?沒有將逸南給帶來?”很快,當年和談逸南一個宿舍的那幾個也都過來了。

    好似自從她和談逸南在一起之后,他們每一次見到她,都少不了這樣的打趣她。

    這樣的畫面,其實并不陌生。

    好似,就在昨天才上演過。

    他們臉上的笑容,也好像從未變過。

    變的,只有她和談逸南;變的,也只有她現在的心境。

    “皺大哥你們還是這么愛開玩笑?!彼墻爰碭敢菽夏霉?,相信他們也應該有聽到什么才對。

    只是顧念兮不明白,這些人為什么還是老愛拿她和談逸南開玩笑。

    明明,他們的關系現在已經變了……

    “什么開玩笑?來來來,趁著逸南沒來,我們先灌你幾杯。以前就想要讓你和我們喝喝酒,可那小子說什么也不讓。今天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不好好的讓你喝幾杯,實在太對不起我們兄弟了?!?br />
    說著,有人還真的拿酒杯上來。

    “對啊,上次去找逸南的時候,那小子還推三阻四的說不想來。為了不讓你被我們灌酒,還謊稱你們已經分手了,沒有你的聯系方式??純?,現在你都來了,我看過一會兒那小子還有什么話說的?!弊蘗掛蒼諗員吒趴絲?。

    說這話的時候,他也滿上了一杯。

    先前,顧念兮還有些不明白,他們這些人怎么明知道她和談逸南已經分手了,還不忘打趣他們兩人。

    不過也是因為這些人的話,顧念兮明白了。

    敢情,這些人是將談逸澤說他們分手的事,當成了推脫不要來參加這一次校友會的借口?

    怪不得,從她顧念兮剛剛一進這包廂里,就老是聽到有人喊著叫著,要在今晚將談逸南給放倒了的話。

    “來兮丫頭,皺大哥敬你一杯。你要是不喝,那可真的太不給面子了!”

    說這話的時候,鄒涼率先將一杯酒遞到顧念兮的面前。

    “鄒大哥,你聽我說。我和逸南真的分手了?!憊四鈀飧轄艚饈妥?。

    既然已經分開了,她可不想今天整個聚會里還要聽著別人總將他們兩人的名字拉攏在一起。

    再說了,她家談參謀長要是聽到的話,估計也會不開心的。

    “得,你們這小兩口今天是打定主意要酸死我們這哥幾個的吧?明明現在都同進同出,住在一屋檐下了,還一起上下班來著,還想要騙我們呢!”又有人開了口?!氨鷚暈頤嵌疾恢?,我們可是在你們公司都安插了眼線的。你進門的時候看到沒有,就那個肖麗,她低你一級,不過現在也在明朗集團上班。所以你們的小道消息,我們可都聽說了,別以為能瞞得住?!?br />
    順著那人所指的方向,顧念兮看到了剛剛她進入包廂的時候最先和自己打招呼的那個人。

    原來,她也在明朗上班?

    怪不得她一下就認出了她顧念兮。

    只是這個時候顧念兮也才意識到了什么。

    雖然她和談逸南在上班的時候分的清清楚楚的,可關于他們的傳言還是扯不開。再加上還有當年學校里的人在明朗公司上班,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總有那么些人會曲解他們的關系。這樣,豈不是更有理說不清了?

    看來,回家之后她還要好好的想一想,到底有什么能讓她和談逸南的之前的那些分開的。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她顧念兮要好好和他們這些人解釋一下,她是真的和談逸南分開的這事。

    雖然說被誤會什么的,也不會少一塊肉。但卻讓顧念兮總感覺非常別扭,特別是對她家談參謀長……

    “鄒大哥,我和逸南是真的分手了。至于那同一個公司上班,還有同住一屋檐下,是有原因的!”顧念兮試圖解釋?!耙蛭?,我嫁給……”我嫁給了談逸南的哥哥。

    只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手里就被塞進了一輩子酒。然后,又有人開始奚落著她了:“別說了兮丫頭,你還真的想酸死我們這幾個?現在都同住一屋檐下了,還分手?指不定,哪天你們都將娃娃給制造出來了!”鄒涼的這一話落下之后,眾人也開始起哄著?!笆遣皇親急傅鵲降絞焙蚪⒆又圃斐隼?,在一家三口好好的將我們這群人給酸死?”

    “先罰你一杯酒,讓你們小兩口總胡說?!庇鐘腥?,開始往顧念兮的手里推酒?!敖裉煲話涯忝切×嬌諂渲幸桓齦諾?,哥哥們絕對不收手?!?br />
    “不是,我真的已經和他……”分手了。

    顧念兮想要這么說。

    這話還沒有說完整,已經有人開始補充了。

    “兮丫頭,大學那么多年,都沒有和你好好的喝一杯。讓你喝一口,都推三阻四的,是不是真的想要徹底將哥哥們的心都給傷成了肉泥,你才甘心?”

    看得出,現在所有人的興致都非常的好。

    而且,他們的興致都在勸她顧念兮喝酒的這一點上。

    “給哥哥們一個面子,就喝一小杯,好不?”

    雖然今天的聚會也來了不少的女人,不過似乎只有顧念兮才是全場的焦點。這不,幾乎所有的人都圍著起哄著。

    而面對這么多人的邀約,顧念兮也盛情難卻。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