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腾讯无限法则能玩了吗:正文 第372章 敢跟爺搶媳婦(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而今天,小東西還穿上了更為性感的衣服?!?

    光是看著她撩人的背影,談某人就恨不得此刻將她壓在大床上。

    可小東西似乎太過害羞了,好像也不肯將他最為撩人的那一面展露在他談逸澤的面前,所以他才不得不用這樣的激將法。

    天知道,剛剛要他的手離開小東西的腰身的時候,有多么的難。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談某人卻有些后悔了。明明是打算用激將法對付害羞的小東西的,算準了小東西一定會留下自己的。

    可當作出這些舉動的時候,談某人卻又開始后悔了。

    他的小東西是那么的害羞。如果小東西真的不敢將她撩人的一面展現在他談逸澤的面前的話,那他是不是真的要走?

    或許,他應該考慮找個什么理由賴在這里了,是不是?

    只是,當這個想法在談逸澤的腦子里繁衍,并為此開始制定可行計劃的時候,談逸澤的腰身上卻突然一暖。

    而后,帶著梗咽的清甜嗓音,從他的背后傳來:“談逸澤,我不準你走!”

    談逸澤低頭的時候,便看到了小東西環在自己腰身上的小手。

    小東西很白,或者應該說,她的白是類似于一種病態的白。她的手腕白的,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薄薄的皮膚下方的青筋。

    很多時候,看到顧念兮的手圈在自己的腰身上,談逸澤總會覺得,自己被一條蛇圈住了,被一條妖嬈的小白蛇圈住了。

    “老東西,我不準你離開我!”似乎,他剛剛的呆愣讓身后的人兒陷進了新一輪的恐慌。她用已經梗咽的嗓音哭著喊著還不夠,落在他腰身上的小手更是緊了又緊,像是以此來表明她不放他走的決心。而談逸澤更感覺到了,來自身后的顫抖……

    那一刻,男人的唇角最終無奈的勾起。

    他,好像將他額的小東西給嚇壞了……

    掰開小東西的手,他轉了個身,主動的將自己的懷抱為她打開。

    看著他的舉動,小東西似乎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當下,還帶著朦朧淚意的大眼一直傻傻的盯著自己看。而剛剛被嚇了這么一通之后,小東西好像還沒有意識到,她忘記捂住她的胸口了。

    而談逸澤剛剛轉身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么讓他熱血沸騰的一幕。

    那一身像是軍服的東西,已經被他家小東西的胸口給擠得變了形。那一團雪白,好像還嫌它不夠顯眼似的,恨不得跳出來和他談逸澤打招呼似的。

    “你……你不是要走么?”前一秒還要離開,下一秒卻對著自己張開雙臂的人,顧念兮還真的有些捉摸不透。

    “傻瓜,剛剛不是你不肯看我一眼,我才逗著你玩的么?”從見到她,他就未曾想要離開過。

    看著她哭紅了鼻子的樣子,雖然某個不識相的弟弟已經蓄勢待發,但談某人還是強壓住自己那不該有的躁動,上前一步。

    既然她傻傻的呆在原地不抱著他談逸澤,那他談逸澤也不介意臉皮再厚一點,送貨上門。

    將顧念兮納進自己懷中的那一刻,談某人的眼眸為舒服的閉上了。

    接連好幾天缺失的懷抱,終于在擁抱著她的這一刻,他感覺世界圓滿了。

    而顧念兮也在短暫的錯愕之后,主動的伸出了小手,環住了男人的腰身。

    等待了那么多天,她所熱切期盼著的,不就是她家老男人的懷抱么?

    如今真的再度被他擁進懷中,她又有什么好矜持的呢?

    “老東西,再也不準剛剛開那樣的玩笑?!?br />
    他也許不知道,當他甩手離開的那一刻,她的世界就開始崩塌,碎片四濺,讓她的心也跟著殘破不堪。

    “我知道了?!被崛瞇《骺薜?,他才不會輕易做。

    “老東西,我想你了!”她將整張的小臉埋在男人的懷中,梗咽說出這么一句。

    “……”而對于這一句話,男人雖然沒有回答。

    但他,卻將他落在她腰身上的手又收緊了幾分,像是用自己的行動在告訴女人自己的答案似的。

    他想她,想的心肝都亂顫了。

    所以,本來好幾天都每日每夜的堅守著,任務結束的時候大家都決定稍作休息一下再回來??傷?,卻不顧所有的勞累,提前搭了飛機回來。

    為的,就是見她一面。

    感受著她在懷中的這份悸動,談逸澤意識到,這一輩子他都無法離開這個小女人了。

    這個懷抱,顧念兮本以為會進行到昏天地暗。

    但沒想到幾秒鐘之后,某個男人便扼住了她的雙臂,然后將她推離。

    “老東西,你這是怎么了?”顧念兮有些不明所以。

    尋常,她家老男人都是不抱到昏天地暗,不肯放手的。怎么今天這會兒,抽風了?

    “……”顧念兮抬頭的時候,才發現她家的老男人正一眨眼都沒有的盯著她看。薄唇,也一直都緊抿著,怪不得從始至終都沒有聽到半點聲音傳來。

    順著談逸澤那直勾勾的視線,顧念兮發現了這個男人正在盯著看的東西。

    當下,小女人的臉上一片嬌紅。

    她剛剛被他要走嚇得腿軟,自然也就不記得現在身上還穿著這么暴露的衣服。而這老男人倒好,還惦記著這里。

    伸手,顧念兮趕緊用雙手擋住了自己的一片春色。

    而手還沒有來得及掩上去,談某人的手便攔截住了。此刻,她的雙臂又被他禁錮在鐵臂中。

    而胸口的那些,也毫無遮攔的呈現在談某人的面前。

    當下,顧念兮只覺得,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越發的幟熱了,那樣的溫度像是恨不得將她顧念兮給燃燒殆盡似的。

    “這么美的東西,不用擋起來。我……很喜歡!”最后的三個字,某個男人是在看夠了之后,才將顧念兮的耳邊宣布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談某人的戲弄,還是因為顧念兮的臉皮子本來就很薄。談某人說出來的這幾個字,讓顧念兮頓時覺得自己的小臉都快要燃燒起來似的。

    果然,男人都是好色的。談參謀長,也不例外,吼吼……

    “小東西,這衣服什么時候買的?”這一身衣服,似乎讓談某人非常滿意。這會兒,他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還沒有離開這里的時候,本來想要給你驚喜的??贍歉鍪焙?,你一回來就說你要出差了!”顧念兮還記得,當時她還在他們的大床上用玫瑰花瓣擺成一個心形的。

    “傻瓜……其實,那一天你應該像今天這樣,留下我的?!蹦且惶斕男∪撾?,其實根本輪不到他談逸澤親自過去??苫乖諂飛系乃?,還是去了。

    “小東西,這一身衣服真的很適合你。不過……”說到這的時候,談某人突然頓住了。

    然后,他的手落在顧念兮的小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之后才道:“記得,只能在我的面前穿?!?br />
    又是調戲,又是溫情蜜語,早已讓某個小女人的小臉徹底的紅透了。

    片刻之后,顧念兮感覺自己的身子騰空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她才發現,她已經被談某人扛著大步走向大床邊。

    “老公,這個時間已經是飯點了。爺爺他們,沒準正在等著我們回去呢!”說這話的時候,談某人已經將她壓到了大床上。

    “沒事,等爺舒坦了之后再回去,也不遲!”

    談某人霸氣的朝天哼哼著。然后,某個男人便開始進攻了。

    也許談某人真的喜歡這個調調的,他一壓下來,就開始發狠了。有好幾次,他都弄錯了地方。

    而這說要回家吃飯的人,這以鉆進顧念兮的溫柔鄉里,早就將飯菜什么的,拋到腦后了。

    這不,從他一進門,就一直操勞到大半夜。這期間,他們還接到了家里的電話。

    而談逸澤說了,今天晚上他們打算在公寓里住。

    電話一掛斷,談某人又隨即壓了上來。

    “老東西,要不我們先回家吧?!?br />
    “回什么家,現在這也是我們家?!?br />
    “老東西,你壓得人家疼了?!逼涫鄧囊饉?,是讓他放過她。

    可談某人卻偏偏聽不出顧念兮的意思,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想要聽懂:“乖,我近來輕點?!?br />
    所謂的輕點,自然又是一陣亂折騰。

    當顧念兮的腦子被談某人這一系列的舉動弄得有些迷糊的時候,卻感覺壓在身上的那份重量突然消失了。

    片刻之后,男人的身子又再度欺壓了過來。而后,有個微涼的東西,套在她左手無名指上。

    顧念兮微愣之后,神志也開始回歸。

    她將自己的左手放到了面前,仔細端詳。

    上次她在談參謀長的黑色大衣里發現的那枚鉆戒,此刻就套在自己的小手上……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