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贴吧:正文 第361章 嬌妻,很惹火(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今天一整天的時間,她都在等著談參謀長回家?!?,

    現在總算見到他了,她的心情自然是興奮的。

    只是為什么,今天她家談參謀長今日的那張臉,有些模糊?而且,他總是在她的面前搖擺不定呢?

    “老東西,你讓我好好瞅瞅!人家……都一整天沒有看過你!”顧念兮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這股子不適的感覺,其實是她喝醉了!

    說這話的時候,她那不安分的小爪子已經開始往談參謀長的身上摸索而去。她的小手微涼,鉆進談參謀長的大衣里有種很奇特的感覺,一下子也將面前的談參謀長給點燃了。

    其實,談逸澤一直都覺得,自己的自制力還算不錯。但在這小東西的面前,這些其實都是浮云。

    她的小手只在他的胸口上不安分的抓撓了那么一會兒的時間,談逸澤便感覺到自己渾身燥熱隨著血液開始迅速的向四肢襲來。

    “給我安分一點,原地待命!”眼看著某個無良的小東西的爪子就要鉆進自己的衣服里,談逸澤的臉突然繃得有些緊。

    因為,他談逸澤又被調戲了!

    而始作俑者,還是他談逸澤最沒有免疫能力的小東西。若是沒有其他人在場的話,談逸澤相信自己一定會將這個正胡亂蹭著他的小東西給就地解決。

    在懷中那只小爪子不安分的挑逗下,談逸澤忍得有些辛苦。甚至,連他的雙頰也變得有些燥熱。

    如果不是因為此處的光線有些過分黯淡的話,那其他人絕對能看到談參謀長臉上難得一遇的羞紅景象。

    為了防止自己的獸性突然大發,談逸澤決定還是將顧念兮的小爪子從自己的胸口掏出。

    只是剛剛才從自己胸口處掏出的小手,這會兒已經迫不及待的抱住了他的腦袋,在談逸澤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小東西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的時候,便感覺到自己的唇上微涼……

    而出現在他談逸澤視野里的,是放大版的顧念兮。

    他,又被強吻了!

    不過顧念兮的吻技還沒有修煉到家。

    這會兒她只是將她的唇瓣貼了上來,隨意的蹭了幾下之后,沒能成功的攻占談逸澤,便隨意的掃蕩了兩下就離開了。

    吻完之后,顧念兮便又繼續窩在他的懷中,絲毫沒有注意到,當著其他人的面被強吻的談逸澤,此刻臉色并不是那么的好。

    而始作俑者還在他的懷中砸著小嘴,樂呵呵的道:“老東西,你的嘴巴好香,好好吃!”

    好像在回味著剛剛的那個吻,顧念兮又抬起頭來看著他。

    那雙美目,因為酒氣沾染的緣故,變得有些過分的迷離。

    在看清楚了談逸澤的臉之后,她又笑呵呵的朝著他湊了過來。

    當下,男人的警鈴大作,趕緊扣住了顧念兮的腰身,將她緊緊的禁錮在自己的懷中,不讓她動彈:“小東西,你給我安分一點,不然回去有你好看的!”

    剛剛那一吻,就已經快讓他談逸澤破了功了。若是再來一次,他談逸澤可真的難以保證,他是不是還剩下足以抵擋得住這個小東西侵襲的耐力了。

    “老東西,我知道你要什么。來,我給你就是了!”歪著腦袋打量了好一會兒談逸澤之后,女人原本因為男人拒絕自己的吻而傷心的撅起的唇瓣,突然又輕勾了起來。

    恰逢此刻,寒風吹過。卷起了她垂散在前額的發絲,露出她那張精致的小臉。

    有那么一瞬間,談逸澤真的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簡單的女人,而是一個妖孽!一個,能迷惑人在不經意間,讓人不可自拔的妖孽。

    只是看著女人唇角勾著的妖嬈弧度,談逸澤卻前額跳了好幾下,總感覺,這個小東西一定會作出什么驚人的行為。

    果然,不出談逸澤的預料。

    在他還沒有及時出手制止女人之時,便見到女人的小手從自己的腰身上收回,這會兒落在自己身上那件白色的兔毛披肩上。

    隨意一扯,那件白色的披風隨意的落下。

    夜風吹過之時,正好將她垂散在胸前的發絲卷起。露出來的那一處肌膚,白的晃眼。

    也瞬間,刺痛了談某人的眼眸。

    那一刻,談逸澤顧不得其他,趕緊蹲下去撿起剛剛被她隨意丟在地上的披肩,披在她的身上,阻擋著寒風對這片柔嫩肌膚的侵襲,也將所有的春色完好的遮擋起來。

    “老公,你不是最喜歡這個地方的么?怎么今天不喜歡我的小兔子了呢?快松開,我給你看看!”

    頭很昏,不過因為是談逸澤站在她的面前,所以顧念兮沒有什么后顧之憂。她只想拉著談參謀長,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等會兒回家再看。乖……”對于她滿身酒氣深夜歸來,他真的很生氣。

    可當面對這張小臉之時,他卻完全發泄不出來。

    將那不安分的小女人禁錮在自己的懷中之后,談逸澤又拉開了自己的大衣,將她被冷風吹的顫抖的小身子納進自己的懷中。

    做完這一切之后,談逸澤這才注意到,剛剛被他攔截下來的這輛車上,下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剛剛被他攔下車子之后破口大罵的凌二爺。另一個,則是從后車座上下來的談逸南。

    他的受傷,還拿著一個黑色的皮包。談逸澤認得,這是剛結婚那會兒,他帶小東西到商場的時候買給她的。

    “大哥,念兮今晚喝了點酒!”談逸南慢步上前,來到兩人的身邊。目光落在被談逸澤緊緊禁錮在懷中,卻還是不安分的掙扎著的顧念兮之后,又迅速的移開。

    昏暗的光線,將談逸南的背影也拉的老長。

    但這樣的光線,卻照不進談逸南的眼眸里。

    或者應該說,從顧念兮下車之后飛奔進談逸澤的懷抱之后,他的眼眸一直都沒有亮過。

    她剛剛主動踮起腳尖,在寒風中和談逸澤的擁吻,就算那長長的發絲被吹的凌亂,也沒有打亂她的節奏。那畫面,是那么的唯美。談逸南,自然也一秒不差的將這一個畫面納進了自己的眼里。

    其實,他也無數次告訴過自己,現在的顧念兮是談逸澤的妻子。就算他想要生氣,想要吃醋,都沒有資格。

    可看到那一幕的時候,他的臉還是一瞬間刷白了。

    因為從顧念兮對熱切中,談逸南似乎也明白了,現在的談逸澤在顧念兮的心中已經占據了一個什么樣的位置……

    那,是他談逸南無法取代的。

    其實這些,談逸南早已預料到。

    可沒想到,親眼見到的時候,他還是會這么的痛。

    痛得,他快要無法承受。

    “喝了一點,她會變成這樣?”聽到談逸南的話之時,談逸澤雙眸突然微瞇了起來,視線落在談逸南的身上。

    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也一點一點的蔓延在這個安靜的路口。周圍的空氣也像是在頃刻之間,驟降了好幾度。

    從談逸南上前之際,談逸澤的表情其實沒有過大的變化。他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將懷中那個不安分的小女人的身子,攬的更緊了一些。

    “不要忘記,她現在是你的大嫂!做什么事情,不能由著你的性子胡來?!彼癰吡儐碌目醋盤敢菽?,那話里的寒意仿佛瞬間凝結成冰,在話出口的時候一塊塊的向談逸南砸來。

    他的意思很明顯,現在的顧念兮已經是他談逸澤的妻子,別想隨隨便便的將顧念兮帶著出去。更別想,將主意打到她顧念兮的身上。

    “我知道了……哥,對不起!”

    談逸南也有他的不甘愿。

    特別是看著眼前他最心愛的女人,被談逸澤納在懷中。

    但最終,他能說的也只有這么一句。

    “談老大,今天小嫂子其實真的沒有喝多少……”看著談逸南吃了憋,凌二也上前來。

    其實和談老大相處了那么多年,他知道談老大這是真的生氣了。

    不說別人,他凌二爺剛剛站著大老遠了,都能感覺到談老大這身上那冷意。

    而歸根結底,他發了那么大的火,還是因為他懷中的女人……

    “凌二,難道你不覺得你的話太多了么?”因為凌二爺的這番話,談某人的視線瞬間從談逸南的身上落在了他凌二爺的身上。

    當下,凌宸只感覺自己被一股子無端的涼意緊緊團繞。那陰冷的感覺,就像是一條渾身冰冷的毒蛇,悄然從你的背后鉆進,將你的整個身心團繞。

    當下,凌二突然有些后悔了。

    剛剛,他不該幫談逸南的。

    這不,談老大都要將所有的怨氣撒在自己的身上了。

    事實證明,身為怨夫的談參謀長,絕對不能招惹!

    “談老大,我……”

    就在凌宸突然想為自己開口說些什么的時候,談逸澤懷中那個小女人又突然開了口,打斷了他的解釋:“老公,是不是凌二的聲音?老公,咱們把他抓住,不管他是不是個太監,都將它給落實一下??此院蠡乖趺炊圓黃鶿沼樸?!”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