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下载安卓:正文 第351章 你,只能喜歡老子一人(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已經先將他們的房門關了起來,以防止被其他人聽到。

    而此時,她也從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她剛剛從公司里帶回來的那份報紙。和談逸澤說話的時候,她的小手指的正是那篇游戲開發公司被收購的報道。

    而談逸澤則在看到了她一系列的小動作之后,那一臉的笑意,從未褪去。

    他只是伸手,將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攬進了自己的懷中。

    等到做完這一切之后,男人依舊只是笑,像是一點解釋都不準備給顧念兮。

    “老東西,你倒是說話!”

    不得不承認,談逸澤這種看不出虛實的笑意,實在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怪不得,他們那幾個兄弟,都說他們的談老大是最恐怖的。特別是周子墨,當初見到顧念兮的時候,還不忘記跟她好好的渲染了一下談逸澤的可怕。

    而那個時候,顧念兮還不相信。

    但現在,顧念兮相信了。

    “你要我說什么?這些是我做的,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他伸手,從顧念兮的小手上扯過那份報紙,直接將它扔在了一邊。而后,他伸出了手,直接扣在顧念兮的下巴上,讓她的雙眸對上他的。

    看著顧念兮那雙漂亮的大眼里,浮現了他清晰的倒映。

    一時間,談逸澤那雙原本被凍結的黑眸,又開始出現了暖意……

    他就是喜歡,顧念兮的世界里滿滿都是他談逸澤的身影的樣子。不希望,有別的什么東西,將顧念兮本屬于他談逸澤的注意力分走。

    其實,他也不想對凌家動手的。但凌家最近,真的占據了小東西太多的關注了。他談逸澤要是再不出手的話,恐怕小東西連他是誰,都要忘記了。

    “老東西,我只是不想你惹上麻煩事!那家sh……”

    看著談逸澤眸子里的冷意不見,顧念兮伸手就環住了談逸澤的脖子,將自己的整個身子都掛到了上面。

    “放心,那家sh里面有一個是我的舊識。這一次,我也只是托付他辦點事情?!?br />
    他輕揉著顧念兮的碎發,聞著她身上他最愛的味道,眼眸再度放柔……

    談逸澤的話云淡風輕,就像實際上真的如他所說的一樣,但若是這番話被施安安聽到的話,估計又掀起一場滔天巨浪。

    “就算認識了人,那收購游戲開放公司,也需要資金吧?”那么龐大的一筆資金,談參謀長到底從哪里弄來的?

    只是聽到顧念兮的這話,男人又突然笑開了。

    昏暗的光線中,他臉上原本分明的棱角變得柔和了許多。長長的睫毛,安靜的覆在他的眼瞼上。隨著他的笑意,偶爾也會輕顫。

    “到底笑什么?”因為不滿男人的不回答,顧念兮又繼續抓撓著男人的胸口。

    只不過,男人的笑意卻也讓顧念兮那顆懸著的心,落在了原地。

    看來,老東西自己的事情絕對能處理的好。她,還真是多心了。

    “小東西,你難道忘記了,前天晚上你將蘇悠悠的那張支票交給我了么?”當談逸澤收斂了笑意之后,終于開了口。

    “支票?嗯,就是那一張凌太太要悠悠離開凌二的支票,上面有好幾個零呢!”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不免得回憶起前幾天,她找到蘇悠悠的時候,她的手上正拿著那一張巨額支票發呆。

    而顧念兮在聽到了她所說的那些之后,立即便從蘇悠悠的手上拿走了那張巨額支票。其實,當時顧念兮也想不到,自己要將那張支票拿來做什么。

    前兩天晚上,她也還因為這件事情有些煩惱。于是在某一個夜晚,她懊惱的將從蘇悠悠手上搶來的支票,交到了談參謀長的手上。

    顧念兮記得,當時談參謀長從她的手上接過那張支票的時候也沒有說什么。顧念兮還以為,他應該是拿著那張支票去找凌二,告訴凌二他家凌太太準備用這些錢將蘇悠悠給打發了。

    只是顧念兮卻沒有想到,談參謀長竟然會在此刻再度提起這張支票。

    難道,談參謀長還真的將里面的錢給取出來了不成?

    想到這的時候,顧念兮看向了談參謀長,因為她的腦子里突然間閃現了某個東西。

    而談參謀長也依舊淡笑。顧念兮相信,以談參謀長的洞察能力,又怎么會看不出她剛剛想到的是什么?

    可談參謀長一直都是淡笑著。仿佛,在肯定顧念兮的想法。

    那一刻,顧念兮突然笑了:“老東西,你該不會真的將凌太太給蘇悠悠的錢,拿去讓sh收購了凌家旗下的游戲開發公司不成?”

    顧念兮承認,自己的想法真的很邪惡。

    “難道,你不贊成么?再說了,對待那種隨隨便便拿錢來打發別人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將那些錢都用在掐斷了他的后路上,你說是不是?”談參謀長沒有給她肯定的答案,但說出口的話卻讓顧念兮的眼眸為之一亮。

    這話,讓顧念兮不免得想起了當初舒落心也拿著一百萬打發自己。

    當時,也是顧念兮第一次見識到談參謀長的腹黑。因為他竟然要自己將舒落心給的錢都收下。

    那一招看上去沒有什么,可實際上卻將舒落心氣的足足有兩天的時間都沒能走出家門。

    要是這凌太太知道,這收購了他們凌家游戲開發公司的錢,還是她自己出的。真不知道,這老女人的臉上會出現什么樣的表情。

    但想到這的時候,顧念兮又想到了一點:“掐斷了這狼外婆的后路,我是不會同情??衫瞎?,我們做的這么明目張膽,要是被這凌家知道,到時候豈不是給悠悠添堵了?將來,她在凌家的日子不是越來越難過?”

    想到蘇悠悠都在凌太太的面前那么委屈自己了,可她在凌家的待遇還是那么差。要是讓凌太太知道,是蘇悠悠導致他們的游戲開發公司被人收購,那她在凌家的日子豈不更水深火熱?

    只是相較于顧念兮的擔憂,談某人還是一臉的笑意:“你覺得,你老公做事會讓人找得到蛛絲馬跡么?”

    顧念兮抬眸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談逸澤。那一雙黑色的眼眸里,仿佛在醞釀著一個不知名的旋窩,用一種詭異的速度吞噬她的靈魂。

    那一刻,顧念兮也笑了。她的老東西做事,自然不需要她操心。

    不過,談逸澤還是親自給顧念兮解釋了一番:“放心好了,那些錢我都讓人給弄好了,凌家再怎么查,也不可能查到蘇悠悠的賬上。至于這幾個公司之后的發展,等蘇悠悠的日子穩定了下來之后,我們就給她送上個大禮?!?br />
    談逸澤的意思,就是將這幾家公司改裝一下,將來當成蘇悠悠的嫁妝。

    當然,這些公司只會在蘇悠悠的名義下。

    至于凌家,想都別想!

    被他談逸澤吃進去的東西,想讓他吐出來,那可沒那么簡單!

    “這就好!不過,老公我發現一件東西耶!”看著她家談參謀長,顧念兮的小臉蛋突然變得紅撲撲的?;鍆淹訓?,像是一個成熟的蘋果,正等待人的采食。

    特別是她的那一笑,眸子里仿佛有瀲滟的波光,從中傾瀉而出。迷人,而奪目。

    看的,談逸澤有些移不開眼。

    “發現了什么?”

    如果仔細聽的話,你會發現,此刻的談逸澤的嗓音已經變得沙啞而低迷。

    望著顧念兮的那雙眼眸,也變得有些幟熱。

    “我發現,我好像越來越喜歡我家老東西了!”她說著這話,眼眸里帶著羞澀。

    其實,顧念兮發現,在談逸澤的面前,她好像越來越不會控制自己了。

    有時候想到了什么,就不經大腦的說了出來。就像,現在一樣。

    而談逸澤不同。

    在聽到了顧念兮的那句話之后,男人黑色眼眸仿佛被什么東西給點亮了。那一刻,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用的上風情萬種來形容,連顧念兮看的都有些微愣了。

    若不是談參謀長接下來開口說出的話打斷了她的思緒的話,顧念兮覺得自己應該會像此刻這樣,花癡的看著談參謀長。

    本以為,自己的真情表白應該也會換得來談參謀長的一句:“我也喜歡你?!?br />
    又或者,是其他什么表達感情的語句。

    但顧念兮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她的真情表白之后,他家的談參謀長竟然應道:“那就好,不過你要是不喜歡,爺也有本事讓你喜歡上!”

    他說這話的時候,那渾然天成的霸氣,彰顯無遺。

    此刻的談逸澤,又恢復了之前那個會帶著嗜血笑容的帝王。他高高在上,自然而然的享受著這個世間所有人的愛戴,所有人的景仰。

    而顧念兮又豈會聽不出,男人的言下之意就是說: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老子一定能讓你喜歡上老子,而且也只能喜歡老子一人!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