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武器伤害:正文 第311章 小東西的表白(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明明她們兩人的高度相當,明明今天為了不輸給顧念兮,她秦可歡甚至還穿上了十幾公分的高跟鞋,為的只是比顧念兮高出一些。

    可即便現在踩著這樣的高跟鞋,秦可歡卻也沒能從這女人的身上討得多大的優越感。

    甚至,她反而還有種感覺,這時候的顧念兮像是在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而在這樣的眼神下,顧念兮終于開了口:“幸福?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議論的了的!或許,秦小姐還不懂愛情吧!”

    她說出的這一句話,讓秦可歡有些不解。

    明明,他們現在是在討論凌二爺他們將來會不會幸福的問題,怎么她卻扯上了愛情的字眼?

    可顧念兮卻也不理會她眸子里的疑惑,徑自再度開口:“也對,秦小姐這么大年紀了,都沒有談及婚嫁,像您這樣的人,又怎么可能會懂得愛情呢?只要有愛在,不管前方的路是怎么樣的,就算是披荊斬棘,他們也會覺得是幸福的?!?br />
    她的話,簡簡單單。

    可她所作出的動作,卻讓秦可歡,再度石化。

    因為,顧念兮竟然在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后,當著她秦可歡的面,就吻上了談逸澤的側顏。

    像是在告訴她,其實她顧念兮剛剛的這一段話,不僅是在說凌二爺和蘇悠悠他們,更是在說她和談參謀長!

    只要他們有愛在,就算她秦可歡使出了多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撼動他們倆分毫!

    特別是她剛剛落在談參謀長臉上的吻,更像是在宣誓她顧念兮對這個男人的擁有權!

    “你……”

    秦可歡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直接又直白的挑釁。

    而對象,卻是這個一直她瞧不起的顧念兮。

    她一直以為,顧念兮年紀小,又嬌嬌弱弱的,怎么可能是她秦可歡的對手!

    可現在看來,這女人其實比狐貍還要狡猾!

    看來,今后她還需要對顧念兮做一番重新評估才行。

    相比較秦可歡那一臉煞白,站在另一端剛剛和他們一起送走凌宸他們的周子墨夫妻,卻是帶笑看著面前上演的這一幕!

    還不錯!

    他們一直也還擔心顧念兮的年紀太小,跟在談逸澤這老狐貍的身邊,恐怕要吃不少虧。

    可今天一見他們才發現,原來這小小年紀的顧念兮,也不是那么的好欺負的?;蛐?,她還是一只小狐貍!

    怪不得,他們的談老大在見到她的時候,就義無反顧的將她壓到了民政局。

    剛開始,他們一行人還有些不解,他們生性冷漠的老狐貍談老大,怎么會選擇這么個嬌滴滴的小娘子?

    但現在,他們明白了。

    老狐貍和小狐貍,是這個世界最登對的!

    而這一行人中,最吃驚的還是要屬剛剛被人偷吻了的談逸澤!

    他剛剛還有些擔心他的小東西在秦可歡這個狡猾的女人面前會吃虧,正準備幫她出面,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壞女人。

    可沒想到,小東西竟然示意他不要出面。

    當下,他也按耐住了性子。只要是小東西想要的,他談逸澤從來都不會吝嗇。

    但他,也是有自己的底限的。

    若是小東西真的被秦可歡欺負的話,他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可出乎談逸澤的預料,小東西竟然在面對秦可歡的時候,這么大膽直白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說,現在還偷親了自己!

    被吻上的那一瞬間,談逸澤有些眩暈。

    這樣的感覺,就好像當初顧念兮在談逸南的訂婚儀式上,奪走自己的初吻那個時候的感覺差不多。

    讓他,全身有過電的感覺。

    再加上,顧念兮之前說的那些話……

    只要有愛在,不管前方的路是怎么樣的,就算是披荊斬棘,他們也會覺得是幸福的。

    這是不是也是他的小東西,在對他談逸澤表白?

    對,一定是這樣的!

    他的小東西,這是在對他談逸澤變相的表白吶!

    一時間,談逸澤感覺有種熱流迅速的朝著他的大腦襲去。

    ***,幸福來的有點快,讓他談逸澤有些頭暈目眩的!

    不行,他現在需要回家好好的回味一下這被幸福沖刷著的感覺,最好還能得到小東西幾個吻,或是拉拉小手,親親小嘴之類的愛意的表達。

    想到這,談參謀長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映。當著所有人的面,他便直接牽起了顧念兮的小手道:“小東西,我們回家吧!”

    日光下,男人的一頭干凈利落的短發,卻給人清新脫俗的舒服感。特別是那雙淺笑盈盈的眸,瞬間成為這一處的風景線……

    他的聲音,也非常的動聽。

    如同,夏季清風拂面。

    “好!”

    在他的邀約之下,女人的紅唇微微一勾,淺淺的笑意,卻是自然流露出來的典雅。

    簡單利落的回應,更是讓面前的男人綻放最為絢爛的笑意。

    當著其他人的面,她也回握了他的手,緩緩跟上了他的腳步。

    這一路上,有談參謀長的陪伴,就算前方的路披荊斬棘,那又如何?

    蘇悠悠,你也會一樣的,對不對?

    你會嫁給凌宸,不是因為你喜歡上他家的財產,而是你也陷進去了,對不對?

    所以,這一路不管再怎么艱難,只要有他的陪伴,你也會幸福的,是不是……

    “小東西,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暗戀我很久了?”

    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男人低啞的聲音鬼魅而妖嬈。

    如同,午夜綻放的曼陀羅,有著令人窒息,卻又讓人無法擺脫的沉淪的資本。

    “沒有……你快給我停下來!”某個女人伸手拂去自己額頭上那細密的汗水,順便白了一眼欺壓在自己身上男人。

    從下午在蘇悠悠他們的婚禮上回到家之后,這個老男人便馬不停蹄的將她扛到這臥室來。

    而剛剛的這個問題,他已經問了她不下百遍了好不好?

    可每一次,她的回答都似乎不能讓他滿意。

    所以,他才一遍遍的糾纏著她。

    可顧念兮也無奈,她已經換了好多個答案了,不管她的回答是肯定還是否定,接下來迎接她的都是談參謀長另一長猶如狂風肆虐的情愛。

    就像現在一樣……

    可不管她怎么的阻止,談參謀長還是樂呵呵的扣押著她的身體,不讓她離開。

    “小東西,你是我一個人的!”

    “是,我是你的……”

    為了迎合談參謀長,讓他快一點放過自己,顧念兮只能極力的奉承著他。

    可她似乎忘記了,她家的談參謀長一直都是蹭鼻子上臉的。

    這不,她的這個回答,又給了他狂風肆虐的理由。

    “既然你是我的,那我又該做一些事情,來證明你是我的了!”說完,男人又朝著她襲來。

    “啊……老東西,你個色狼!”眼見某個老流氓又開始在自己的身上作惡,顧念兮只能又叫又鬧,希望這個男人能放開自己。

    可某個老流氓似乎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真面目被人揭穿。

    即便顧念兮這么罵他,他也笑的一臉得瑟:“那是,老子一直都沒有攆著藏著,都是本色出演呢!”

    說著,談某人又開始了今天的第n次突襲……

    于是,這一夜如同談某人預料的一樣,上演的是一幕又一幕的旖旎……

    一直到顧念兮徹底的睡過去的時候,談逸澤才放開了她。

    但男人落在她腰身上的手,卻是絲毫沒有松懈。

    “小東西,今天你是在對我表白吧?”

    顧念兮睡去之后,這個房間顯得安靜異常,而談逸澤如此低啞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顯得有些突兀。

    明知道,懷中的小東西已經安然睡去,甚至已經開始打起了小呼嚕,可男人卻一點都不在意。明知道,這安靜的空氣中他也等不到任何的回答,他依舊自顧自的說著。

    “你不說,我就當你是肯定了你的答案咯!這也就是說,你愛我吧!”

    他像是一個得到蜜糖而滿足的孩子,將小東西攬在自己的懷中,又是悄悄的親了好幾下,然后才輕輕的蹭了一下顧念兮的臉頰。

    “小東西,你愛我就要好好的陪伴在我的身邊,知道嗎?再也不能,離開我了哦!”

    其實,自從母親離世之后,談逸澤一直都處于這樣的惶恐不安中。生怕,心愛的人再度離開自己。

    所以,每天晚上只要和顧念兮睡在一起,他的大腿總是會緊緊的盤踞在顧念兮的腰身上,將她困的緊緊的。

    剛開始,顧念兮還會對他抱怨一下,說被他壓得有些睡不著。不過,現在小東西似乎已經習慣了。像現在這樣,他的大腿都將她的整個小身子給扣住了,可小東西依舊打著呼嚕……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