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压枪设置:正文 第309章 小東西的表白(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因為她覺得,這個顧念兮現在就是在和自己顯擺談逸澤對她的寵愛。

    想到這,秦可歡開了口,打斷了這剛剛上演的溫馨一幕:“我說逸澤,你媳婦是不是太矯情了點?當著那么多人的面,也這么嬌滴滴的,不嫌害臊么?”說這話的時候,秦可歡踩著她并不怎么熟悉的十公分高跟鞋,大步朝著他們兩人身邊走去。

    她就是看不慣他們這緊緊相擁的親密樣,她就是想要拆散他們!

    而擁抱著的兩人似乎也在這一刻察覺到了來人明顯的敵意,這會兒紛紛朝著秦可歡這個方向看過來。特別是談逸澤,一看到秦可歡,男人的眼神便頃刻間變了顏色。

    明明剛剛的他還柔情似水,像是恨不得將世間所有的一切都雙手奉送到懷中女人的面前,只為她能給自己一個笑臉??芍灰乜苫凍魷?,他剛剛的柔情全部都消散了。此刻的他,眼眸里閃著如同琉璃盞一樣的細碎光芒,更像是一把破碎的玻璃渣,透射著凌厲的光芒。像是,恨不得將慢步靠近他和小東西身邊的女人以致命一擊!

    談逸澤最護短了!

    就算是當初談建天娶了新老婆舒落心對他從來不是和顏悅色,但在別人的面前,談逸澤也還是會顧及到談家人的面子,對待談逸南也是謙和。

    所有人也明知道,談逸澤其實和談家人都不和,可偏偏也沒有什么人敢在這上面大做文章。也正是,因為這至關重要的一點,談逸澤護短!只要是他談逸澤想要守護的東西,又怎么可能任由別人輕易的踐踏?

    而現在,被奚落的人還不是談逸南,而是顧念兮……

    現在,在談逸澤面前最得寵的女人!

    顧念兮依靠在談逸澤的懷中,看著那個對自己不斷用言語攻勢的女子,只是悄然勾起了弧度。而后,女人也很快的將自己唇角的這抹笑容藏起來。

    之后,她安靜的呆在原地,不說一句話,卻更甚說上千千萬萬句。

    因為她也知道,其實她家的談參謀長,是最護短了!

    這樣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讓別人輕易的說了她的壞話?

    即便是秦可歡是他多年的伙伴,那又怎么樣?

    像談逸澤這樣的男人,只會將家人擺在首要位置。這樣的他,又怎么可能讓別人說了他們談家人的壞話?

    雖然現在顧念兮也不不知道自己在談逸澤的心中有幾斤幾兩重,可她卻比秦可歡多了一重身份。那就是,她顧念兮現在是談家人!

    不管秦可歡是誰,捅了她家談逸澤這猴子窩,可就不好收拾了!

    于是,顧念兮只是收起了自己所有的表情,安靜的看著她家談參謀長的表現。

    當然,如果表現得不好的話,今晚那所有的獎勵,這個老男人也別想得到了。

    這一層意思,顧念兮通過悄悄的掐了掐他的腰身,將自己的意思轉達。

    而后,女人也看到了談參謀長的臉上神情暗了暗,想必他也清楚了她的意思了吧?

    “兮兮心里有事,只是想要尋求安慰罷了?!鋇勺徘乜苫?,談逸澤的眼眸中的那把破碎的玻璃渣,鋒芒也越是凌厲。

    而聽著談逸澤的話,大家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紛紛點頭表示理解。

    其實顧念兮再度出現在這里的時候,眼眶有些紅,大家都已經猜測到了什么。上一次,他們一行人一起去過深山別墅,自然也清楚顧念兮和蘇悠悠的感情。今日蘇悠悠出嫁,竟然沒有一個娘家人到場,光是這一點就也讓身為閨蜜的顧念兮心疼死了。

    “再說了,我們是夫妻,夫妻間的親密事情做多了去了!不就是抱一下,又有什么可以害臊的?又不像某些人,都是一把年紀的老姑娘了,找對象不去,每天又是對人家夫妻間的事情刨根問底的?”

    沒有理會秦可歡的神色,談逸澤繼續開口。

    他說這一番話的時候,語調沒有任何的高低起伏。甚至,連眼眸也不曾為這個女人有什么變化。

    可就是這樣云淡風輕的一席話,卻叫周子墨突然控制不住的“撲哧”一笑,而在場的其他人都憋著笑意憋到差一點內傷了。

    眾人不禁嘆息,談老大就是談老大,嘴巴一直都是這么毒。明明連一個臟字都沒有,卻能直接將人的自尊心全部摧毀。

    他明知道秦可歡對他的那份心思,卻說“夫妻間親昵的事情做多了去了”,無非是在告訴她秦可歡,他和顧念兮夫妻間可不僅是摟摟抱抱這么簡單。

    而后面的那話,更絕了。

    在場有哪一個人聽不出,他話中的“老姑娘”指的是誰?

    明明,他就是在變相的奚落她秦可歡,這么大把年紀都不找個對象處處,偏偏要擠到他們夫妻兩中間!

    談逸澤的一席話,自然令秦可歡臉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色彩。最先開始是紅色,到后來又演變成青色,而后又變成了黑色。在周子墨“撲哧”一笑的時候,又變成了黑色!

    這樣迅速變化的色彩,還真的讓顧念兮驚嘆。不過相比較其他人,顧念兮還算是鎮定的。起碼在秦可歡的面前,她一直都是安靜的。

    不過這會兒,她的心里卻是樂開了花!

    她家的談參謀長,還真是厲害。

    看著秦可歡臉上那千變萬化的神色,顧念兮心里直大叫過癮。

    趁著其他人不注意,顧念兮又暗自掐了掐談參謀長的腰身,夸他干得好!

    而談參謀長沒說別的,只是悄悄的掐了她的小屁股一把,示意到今晚給他賣力點。

    被談逸澤的落在小屁股上的大掌逗得小臉有些嬌紅的顧念兮,只能狠狠的白了這個老男人一眼。

    而看似完全被這個氛圍忽視的秦可歡,當下更加惱了。

    特別是看著談逸澤還當著愛他的面和顧念兮**,她感覺有什么東西在她的世界里轟然倒塌了。

    “談逸澤,你竟然為了這女人罵我?”秦可歡的聲音,隱隱的帶著顫抖。

    她是這城里的天之嬌女,有什么人敢輕易在她的頭頂上動土?

    從小到大,別人還真的沒有在她的面前說過一句重話。

    就算是談逸澤,也沒敢對她怎么樣??山裉燜谷晃斯四鈀?,罵了她!

    這叫,秦可歡情何以堪?

    “我又沒有說你,你又何必急著承認?”他回答的簡單干脆,像是他剛剛真的不是在罵她一樣。

    而這回,周子墨這粗線條真的是控制不住的笑出來了。不愧是他們的談老大,連演技也這么精湛。這一招真的可以學,下回周太太要是逼著自己去睡沙發,沒準還能派的上用場。

    “你……”被談逸澤這么奚落著,秦可歡已經覺得臉皮掛不住了??善?,還有這么個粗線條的周子墨,竟然就當著她的面笑出來,這讓她要將面子往什么地方擱?

    “談逸澤,你這么寵著她,甚至為了她不惜和我鬧翻臉,難道你真的不怕?”她說的是她秦家的背景。

    秦可歡說出的這番話,甚至還帶著能輕易察覺的到的顫抖,這足以證明,這個女人的怒氣有多大。

    看著氣的一張臉都變得扭曲了的秦可歡,顧念兮也意識到了不對勁。

    特別是女人剛剛說出口的這一番話。

    難不成,秦可歡要對談家動手不成?

    想到這,顧念兮趕緊拽了拽談逸澤的手臂,示意他不要繼續激怒這個女人。上一次,周子墨就悄悄的告訴她,這個秦可歡家里的背景有多么大。那是,連談家都撼動不了的根基。

    那一刻,顧念兮也終于明白,為什么這個秦可歡能在這個城里橫著走的原因。

    她顧念兮雖然也不喜歡這個秦可歡,但總不能因為自己一個人,便將整個談家人都拽下水吧?

    然而談逸澤在感覺到那只小手落在自己腰身上的輕拽的時候,只是將自己的大掌覆蓋到了她的小手的上面,示意她稍安勿躁,一切有他。

    眉峰一轉,男人再度對上不遠處的秦可歡。薄唇,也在這個時候輕勾:“呵呵,秦小姐認為呢?”

    看著男人的嘴角的冷笑,秦可歡便察覺到不妙。

    而聽著他的稱呼,秦可歡更是感覺自己仿佛在一瞬間跌進了另一個深淵。

    他竟然稱呼她為“秦小姐”?

    將他們之前的關系,撇的一清二楚!

    那一霎那,秦可歡臉上的所有的顏色在蛻變。到最后,蒼白的不像是她,哪種顏色是任何高級化妝品都無法遮擋住的。

    周圍的人,似乎也察覺到秦可歡的臉色有些可怕,紛紛都止住了笑意。

    可談逸澤,卻沒有別人考慮的那么多。

    在他談逸澤的眼里,他只知道他不能讓他的小東西受委屈。

    至于其他人,那不是他該考慮的問題。

    于是乎,即便是秦可歡的臉色變得蒼白的嚇人,談逸澤依舊勾唇道:“再說了,我談逸澤也只有這么一個老婆,我不寵著她,難道我還寵你不成?”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