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英文名:正文 第284章 “血淋淋”的交易(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看著她因為自己的話而面色陰沉的臉,顧念兮笑的越發的明艷生動?!?br />
    秦可歡?

    這不就是上一次從談老爺子那里得來的那張照片里的女人么?

    看照片里笑的那么春心蕩漾,估計是暗戀著她家談參謀長了!

    她顧念兮不追討她想要勾引他們家談參謀長就不錯了。現在竟然還在自己面前炫耀她和談參謀長的過去?

    也不看看,她顧念兮是不是那么好下手的么?

    她顧念兮也不是什么善類。別人要是不惹她的話,她必定會和睦相處。但若是招惹了她的話,她決定會還以顏色。

    就算到最后沒法收尾的話,她家談參謀長也會幫著她的。誰讓他談參謀長將她寵成了這么個受不得任何委屈的性子?

    “是嗎?逸澤竟然沒有跟你提起我也沒什么。這兩年我都在h軍區,沒有時間回到這邊!”若不是這兩年的空檔期,也不至于被你顧念兮鉆了空子。

    說這話的時候,秦可歡盯著顧念兮的眼眸,又犀利的幾分。

    那猶如刀子般鋒利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將顧念兮的肉給剝了去。

    剛剛在路上的時候,看到顧念兮那么個柔柔弱弱的樣子,她還以為這個女人應該很好打發才對。

    可現在正式交手,秦可歡卻發現這個女人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特別是她這話,正過來反過去,竟然都是她有理!這讓秦可歡不得不開始正式她顧念兮這個對手了。

    “原來是這樣?那這次既然回來,就在多呆幾天吧!有空的話,我讓我老公再約上他們幾個,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出去玩!”

    話是這么說的,顧念兮的笑容也很美。

    可她的心里真正想到是,若是談參謀長敢約上這個壞女人,將她帶著去的話,她一定要好好的修理談參謀長!

    “這次回來,我就不走了!顧小姐或許不知道吧,我已經調到s軍區了,這次回來我就不走了!來日方長,我們玩的時間還有,不急不急!”這次的調任,可是動用了秦家上上下下的力量。而這,可是她在秦父面前求了好幾天的結果。為的,就是能回到談逸澤的身邊!

    秦可歡也不是什么簡單的貨色,她當然也聽的出,顧念兮的話只不過是個客套話。這個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實際上她的嘴巴比任何人還要厲害。

    竟然她已經挑明了要和秦可歡過不去,那她秦可歡又怎么可能讓她騎到自己的頭頂上去?

    別忘記,她秦可歡才是這個這個城市正牌的公主!

    她想要什么,誰敢攔著?

    就連談家談老爺子,也對她有所顧忌。

    “是嗎?那到時候再說吧!”一番交鋒之后,顧念兮的心里開始亂哄哄的。

    雖然他們說過的話也只有這么兩三句,顧念兮卻能感覺的出,這個秦可歡其實就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而她現在眼中的獵物,就是她家的談參謀長!

    該死的!

    什么主意不好打?

    打到她顧念兮的談參謀長身上來!

    那也得問她顧念兮愿不愿意!

    吼吼……

    平靜的笑容下,顧念兮的心里八百只草泥馬十倍音速跑過。

    “歡歡難得來一次,過來陪談爺爺喝杯茶吧!”兩個女人之間的低氣壓,已經開始蔓延出來。而談老爺子更是別有意味的看著顧念兮。

    談老爺子可沒有犯老糊涂。上一次小澤和這個秦可歡的照片可還被顧念兮給兜走了,而這個丫頭現在是在明艷說瞎話。

    不過單是聽著她的這番話,談老爺子就聞見這客廳里的醋味很大。

    他之所以開口阻止他們之間斗嘴,可不是因為心疼秦可歡!這丫頭的小嘴甜,也深得談老爺子的喜歡??擅揮邪旆?,他們家小澤喜歡的是顧念兮,而且那丫頭現在可是談逸澤捧在手心里的。若是顧念兮被氣壞了的話,估計他談老爺子想要盼著他和家里的關系有所緩和,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爺爺,我剛剛來的時候,我爸爸還讓我給您帶了一些碧螺春。他說,您最喜歡了!”似乎,連討得談老爺子歡心,秦可歡都想要和顧念兮比。

    這不,她才一說完這一句話,便朝著顧念兮挑釁似的揚起了眉。好像是,這一刻她秦可歡得了老爺子的寵愛多了,談參謀長就會是她的似的。

    而顧念兮,卻也只是平淡的看了她一眼,隨后女人邁開了腳步,朝著樓上走去。反正談老爺子再怎么喜歡秦可歡,談參謀長始終都是她顧念兮一個人的。

    他要是敢二心,她顧念兮絕對會將他那張招蜂引蝶的臉給撓花!看這個男人以后還怎么用他那張老臉,到外面勾三搭四。

    回到房間里,顧念兮還是覺得有些憋屈。

    于是,某個無良的小女人掏出了手機。不過她也清楚,這個時候的談參謀長應該很忙,所以不能打電話給他打擾了他。那,還是發信息吧!

    “老東西,你家相好來家里了。我要對付她,你會心疼么?”編輯完短信之后,顧念兮有非常不滿的將上次自己藏在抽屜里的談參謀長和秦可歡的合照拿了出來。

    這回,顧念兮沒有像上一次那樣,直接在秦可歡的臉上打上兩個打叉叉。而是在她的鼻子上畫了一個圈,然后又點上了兩個洞。

    好吧,經過她顧念兮的這般“美化”,照片上原本那個清純可人的美人兒,這會兒已經變成了一頭豬!

    看著這頭豬,顧念兮的心里總算好了許多。

    而短信鈴聲,也在這個時候傳來。

    是談參謀長的!

    里面只有兩個字:“心疼!”

    吼吼……

    你妹的!

    談參謀長,你竟然心疼你的老相好!

    這下,顧念兮也不顧談參謀長是不是在忙了,直接將電話給談逸澤撥了過去。

    “老東西,你要是敢心疼你相好的,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只是,當顧念兮歇斯底里的吼完這一句之后,她卻聽到電話那端男人隱隱的笑意。

    “你還笑!”

    早在心里頭,顧念兮就已經將他談逸澤的八輩祖宗全都問候了一遍。

    “小東西,說什么胡話呢!我的相好不就是你么?你要對付你自己,我當然會心疼了!”能在百忙之中聽到他的小東西的聲音,談逸澤原本緊抿的薄唇,笑意總算是漾開了。一張惑世容顏,傾不盡的邪肆。

    連此刻站在談參謀長身邊,正在給談參謀長回報情況的助理小劉,都看的有些失了神。

    原以為,他們談參謀長一直都是一張拉長的驢臉,弄不出什么樣的表情。

    可如今看來,他們的談參謀長也是個性情中人。

    至于他的笑容,也只會因為他心中的人兒綻放吧?

    再者,讓小劉微愣的還有談逸澤的話。談逸澤向來嚴謹,在部隊里對人的要求更是嚴厲,小劉本來還認為,談參謀長在家的時候也會是這么個情況。若不是他小劉剛剛親耳聽到談參謀長說的這一番話,恐怕他打死都不會相信,他們談參謀長也是個會和女人**的人?

    不過看著談逸澤笑的如沐春風的樣子,小劉也能猜測到,電話那端的人便是談參謀長的新婚小妻子,除了那個小女人應該不會有什么樣的人能讓他們的談參謀長這么笑著吧?

    不過這也好。

    因為現在的談參謀長,總算看起來有點人氣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猶如一座冰山那樣難以接近。

    “你……我不是說我自己啦!”電話里的顧念兮被談參謀長堵得有些回不上嘴,不過聽到談參謀長這么說之后,她的心里總算好了不少!

    “那是說誰呢?”一時之間,談逸澤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都說,女人心海底針,現在談逸澤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大海撈針。

    “就是上次我偷藏起來的那張照片上的人,你不是已經看到了么?”

    雖然顧念兮很努力的將自己的這句話說的很是平淡,但連她自己都能嗅到了其中的酸味。更何況是談逸澤?

    “照片上的女人?秦可歡?”

    說到這的時候,談逸澤的眉心已經很明顯的出現了折痕。

    特別是那雙黑瞳,深沉冷清,仿佛一池見不到底的寒潭。

    讓談逸澤錯愕的,不僅僅是顧念兮其中的酸味,還有秦可歡的到來。更還有,顧念兮……

    這么說,上次他偷偷拿出她藏起來的照片出來看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

    那為什么那個時候,她卻沒有問他?

    一時間,男人身上的冷意在蔓延。連站在身側的小劉,也明顯感覺到談參謀長身上的不正常。

    這樣的談逸澤,像是醞釀著一個不知名的旋窩,伺機準備將人給吞沒。若此時,還有人好奇上前探尋,便有可能跌進萬劫不復的境地。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