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有手机版吗:正文 第257章 我們要個孩子吧(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當下,不只是談老爺子和談建天的面色跟著陰沉下來了?!盡?連一旁的顧念兮,臉色也好看不到什么地方去。

    當然,被霍思雨欺壓過好一陣子的顧念兮,可不是擔心霍思雨的某些秘密被抖出來。她之所以臉色不好,是因為她和談參謀長的那個賭打輸了!

    這一回,她真的知道什么叫做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尼瑪的,還姿勢任??!他們家的老流氓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么?

    用屁屁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星期,她顧念兮真的馮想做人了!

    霍思雨,你真的是生也要害人,死也要害人!

    大概,在看到這一堆照片之后,唯一能笑的出來的,就只有她家的談參謀長了!

    靠,真不知道這個老流氓的頭腦到底是怎么做成的。

    她顧念兮在學校的時候好歹也是一高智商,可為什么每一次和談參謀長斗智斗勇,她永遠是輸的那一方?

    可震驚之余,顧念兮又注意到,和霍思雨出現在照片上的男人,都是同一個人!

    而且,這男人顧念兮并不陌生!

    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就是蘇悠悠暗戀了好多年的醫學院的路師兄!

    然而,顧念兮知道霍思雨和這個姓陸的男人的關系,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上衷誥谷桓慍穌餉匆懷?,顧念兮卻覺得這整件事情的背后,好像有一個幕后推手。

    而這個推手,正準備將這件事情帶進高峰……

    因為這些照片出現的緣故,談家人這頓飯自然也變得索然無味。大家都在隨意扒了幾口之后,便紛紛表示沒有胃口后離去。

    而顧念兮則在看到照片上出現的陸子聰的臉之后,正尋思著什么。

    只可惜,某個老流氓自然不會放過這么個好時機,在所有人都離開了餐桌之后,他便大搖大擺的將自己的手落戶在顧念兮的大腿上,然后道:“小東西,我們該回房間好好商量一下事情了!”

    “商量什么事情?”

    “當然是商量一下,今晚我們該用什么姿勢做的問題了!”說著,男人已經不由分說的拉起了顧念兮,帶著她大步朝著樓梯口走去。

    而臨離開這餐桌之前,談參謀長的視線若有似無的掃過剛剛涌來包裹那些照片的紙張。

    這紙張上,雖然只有寫著“談逸南收”四個字!但在這包裹紙張上,其實還透露了另一個信息。因為談逸澤剛剛掃過一眼的時候,便發現了這張紙后面還印著一個東西。別人或許可能覺得這可能是快遞送來的時候,不小心蹭到的什么污漬。

    但談逸澤卻看出了,那一個類似于污漬的上面,還有一個“凌”字。

    如果他談逸澤沒有記錯的話,當年同一個部隊的時候,凌宸身上所有用到的東西,都有這么一個標志?;揮彌蘢幽囊瘓浠八擔骸罷饈鞘粲諏瓚納О曛?!”

    可凌二爺這個騷包的標志,竟然會出現在談逸澤的包裹上面?

    看來,這個游戲越來越有趣了!

    再度掃了一眼包裹上的這個標志之后,談某人的嘴角悄然勾起……

    片刻之后,男人落在上方的視線悄然收起,仿若他從未注意過那般。

    這之后,談某人便用著懷中軟乎乎的小東西,慢步走向樓梯口。

    屬于他談大爺的夜晚這才開始,又怎么可以被騷包的凌二爺所干擾呢?

    “累不?要不要,過會兒上去我給你掐掐腰?”第二天,顧念兮一下樓來的時候,就撞見開始準備給自己獻殷勤的談參謀長。

    說這話的時候,談參謀長的手還煞有介事的從她的腰身上繞過去,輕輕的揉了揉!

    “得,不敢勞煩談參謀長!”被談參謀長這只邪惡的大爪子一抹,顧念兮只感覺自己的背脊冷颼颼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特別像是談參謀長這樣的老狐貍!

    他突然而然的獻殷勤,絕對沒有什么好事!

    “和我說話都用這個腔調,難道你不怕我……”談參謀長突然欺近的身子,讓女人瞬間覺得壓力好大。

    不過,顧念兮相信自己這是在正常不過的反映了。

    想要和談逸澤這樣的男人斗智斗勇,一般人都會覺得有些吃力。

    “老公,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的,讓人看了去多不好意思?”

    見談逸澤的眼眸微瞇,顧念兮趕緊露出了狗腿似的笑臉。邊說著話的時候,她還不忘記將自己的手放進談逸澤的臂彎中。

    “我和你好好說話的時候,你怎么不和我好好說話?”談逸澤憋見女人狗腿似的笑臉,薄唇輕勾。

    這個小女人,才來到自己的身邊不到一年。

    這會兒,她已經懂得了察言觀色。

    甚至,她也會懂得在自己開始發難于她的時候,討好自己!

    “老公,人家錯了。你就放過人家好不好?”

    某個女人見到談參謀長似乎不領情,便將自己小女人的模樣擺出來,靠在談參謀長的肩膀上,一手使勁的搖晃著談逸澤的手。

    “那以后你要是再敢這么說的話,你的小屁股可要小心咯!”大清早的能讓小東西露出這么可愛的狗腿表情,談參謀長的心情大好?!昂昧?,不鬧了。我只是想看看你還疼不疼,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

    看著身側的小女人,談逸澤一把將她撈進了自己的懷中。而他的手,則按在女人的腰身上,隨意的掐了掐。

    但這樣的動作,卻讓顧念兮的小臉一下子嫣紅了!

    男人的動作所落之處,讓顧念兮回想起昨天晚上男人逼著自己做出來的那個邪惡動作……

    “討厭,你要是真心疼我,就不該一整夜都不讓人家睡一下!”顧念兮有些別扭的在男人的懷中掙扎了一下,只是她卻不知道,這樣的動作看起來要多曖昧有多曖昧,連剛剛從樓上下來的談逸南看的都眼睛發了直。

    而這一幕,正好被側過身的談參謀長撞了個正著!

    他的小東西現在從里到外都屬于他談逸澤一個人的。沒想到,她的身邊還是有這么些騷動份子!看來,他談逸澤也該是時候出手了!

    想著,男人又自然的轉過身,對著顧念兮,他的眼眸里依舊滿是柔情,仿佛剛剛他那陰戾的一面,從未出現。他手環顧念兮,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之后,一手又攫住了女人的小臉,突然間就這么湊上前……

    顧念兮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一張放大版的談參謀長的臉。而他們的唇,正緊緊的貼在一起。

    不過,談參謀長似乎沒有意愿加深這個吻。

    輕輕一碰,他就放開了她。見懷中那張小臉又嫣紅了幾分,男人的薄唇再度輕勾:“小東西,又得理不饒人了?小嘴這么叼,看起來應該沒事了!那我們今晚再繼續,不要忘記這是咱們約定好的!”

    說完這番話的時候,男人又是悄悄的掐了她的大腿一把,然后便放開了她,自顧自的走向餐桌。

    而面對這個老流氓輕佻的舉動,顧念兮只能氣憤的咬了咬唇瓣,嘟囔道:“老流氓!”然后,某個小女人便也急匆匆的跟上前。

    然而顧念兮并不知道,剛剛離去的談參謀長,其實注意力全都放在她的身上。

    看著她整個紅的比熟的蝦子還要紅的臉蛋,以及她身后那個男人那面色鐵青的臉,談參謀長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不過,這里面有大半的功勞,還要歸功于他的小東西。

    明明他們只是背地里玩掐掐,沒想到小東西竟然羞澀的整個小臉都紅了。什么都沒有做,卻被她攪和的像是什么都做過一樣……

    看談逸南那個樣子,估計是吃醋了!

    這個反映,很不錯!

    談逸澤依靠在餐桌上,有意無意的打量著不遠處的那一角落。如果你再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個男人在茶杯擋住唇瓣的時候,上面是一閃而過的弧度……

    好吧,他談逸澤其實也是挺邪惡的。

    誰要是打他家小東西的主意,那便是觸碰了他的底線。若是其他人他恐怕早已掄起拳頭好好的教訓一番。但礙于這是談逸南,他同父異母的弟弟,談逸澤便只能改變了策略。

    要是他這個親哥哥對弟弟動手的話,別人一定會指手畫腳的。所以,談逸澤決定,用酸醋淹死他!

    看他談逸南以后還敢打他嫂子的主意么?!

    上演了這么一出戲之后,談家人全都落座,開始用餐。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大清早的就找上門來了!

    “喲,大家都在吃飯呢!都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劉嫂,您也給我添一副碗筷,我正好早飯還沒有吃!”

    從大門處直接走進來的女子,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談家的餐桌前。

    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色之后,女人便擺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勢。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