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动态天气:正文 第227章 嫁了個老流氓(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當下,她漫不經心的說出了這一番話?!盡?

    沒有一個字是臟字,但卻將舒落心奚落了體無完膚!

    顧念兮的意思很明顯:其實她早就知道了談逸南和舒落心在打什么主意。只不過她一直都沒有什么心思和這兩人玩。但若是他們做的太過出格的話,那她也不會放過他們!

    聽清楚了顧念兮的意思,當下舒落心那張保養的很好的臉,多種顏色混合在一塊!

    “好,既然你知道就好,我就先走了!”

    “慢走,不送!”

    說著,霍思雨走了,而顧念兮也再度磕著瓜子看著電視。

    唯有被霍思雨和顧念兮聯合演出的一出戲奚落的體無完膚的舒落心,尷尬的立在原地……

    “老東西,我肚子有點難受!”這夜,顧念兮是半夜被一陣抽痛弄醒的。醒來的時候,她渾身都有些冒汗。而小肚子,還是一抽一抽的疼。

    其實,以前她來這個的時間就有點不準。

    特別是上個月,就在手肘裂開動手術后就來的。

    顧念兮還清楚的記得,那一天自己醒來之后去上廁所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底褲竟然黏上了衛生間。

    上廁所的時候,小腹也是一抽一抽的疼著。

    不過,那一次有些怪。除了肚子有些疼之外,血量倒不是很多。

    沒過兩天,就沒了……

    不過今夜,這量估計挺多。

    光是這么躺著,她就能感覺到下身有些溫熱而粘稠的東西開始滑下了。

    她想要迅速的離開床,免得沾到了被褥??善隙韉乃嗖淮蠛?,他那條長毛了腿毛的腿,就這樣橫擱在她的肚皮上。

    顧念兮也想過自己的掰開談逸澤的腿,不弄醒他,自己悄悄的去上洗手間。

    可談逸澤的身子骨本來就高大,一條腿的重量已經大大超過了顧念兮單手所能搬動的。再者,還有這個男人從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之后,就一直喜歡粘著她的身子。她現在這么輕輕一動彈,他的大腿又立馬收緊了幾分,像是害怕她逃走似的。

    看著勢必要將她禁錮在他懷中的男子,顧念兮只能無奈的推了他一把。

    “怎么了?是不是著涼了,我給你揉揉!”迷糊中,男人伸出了他溫暖而干燥的大掌,輕輕的揉著她的小肚子。

    只是,這樣的舉動卻讓顧念兮又是一陣焦躁。因為剛剛這么一動彈,顧念兮感覺又有一股子溫熱的東西流下。

    “不是,老公……人家親戚來了!你快點放開我!”顧念兮又趕緊推了一把。

    聽到“親戚”二字,談逸澤這回總算是清醒了。

    他趕緊松開了自己的大腿,然后抱起了女人,便大步走向洗手間。

    “老公,其實我自己可以走的?!?br />
    “說什么呢,地上涼!來,你先在這里呆著,我給你找換洗的褲子?!碧敢菰蠼偷較詞旨渲?,又連忙找來了一雙拖鞋,給顧念兮床上之后,自己又連忙回到房間里,開始找起了東西。

    褪下褲子之后,顧念兮果然看到自家親戚了!

    只是,過了一會兒談參謀長卻拿著一條毛毯進來了。

    “老公,你這是……”

    “咱家里找不到你要用的那個東西,我現在出發去二十四小時超市買,你先蓋上免得著涼了?!彼底?,談參謀長果真煞有介事的將毯子蓋到了顧念兮的身上。

    這話音一落,男人便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你先等等,自己別出來,我一會兒就回來!”臨出門之前,男人還不忘吩咐著。

    “你自己小心點!”

    顧念兮本想著還要讓男人多穿一件再出去的。現在雖然已經快到四月了,可夜里還是有點涼。

    但顧念兮這才剛剛準備說話,男人的身影已經消失無蹤了。

    看著掩著的洗手間門,顧念兮突然笑了。

    她的男人,還是很在意她的,對吧?

    不然,大半夜誰會這么急匆匆的為她跑去買一包衛生巾回家?

    在洗手間了等了一會兒,門口傳來了聲響。

    “來,兮兮你看你要用哪一包,我給你拆開!”推門而入的談逸澤,手上拎著一個大袋子。里面,橫七豎八的躺著各種各樣的衛生巾。

    “老公,你該不會是去批發衛生巾了?”

    看著那一大袋子的衛生巾,顧念兮汗顏。

    “說什么呢!我到那里才發現竟然有這么多款,什么加長不加長,還有什么面,看的我頭昏眼花,就一樣來了一包了!來,快瞅瞅,你要什么?!?br />
    “那也不能買這么多啊,人家還以為你老婆坐月子了呢!”顧念兮看到這么一大袋的衛生巾之后,很自然的說出了這么一句。

    不過,這一會兒她順應談逸澤的話,正埋頭在袋子里找著自己尋常用的那個牌子。若不然,她必定會發現,當她提及“坐月子”這三個字的時候,男人的臉上一閃而過的憂傷。

    因為,他又想到他們的孩子了……

    “我用的是這個!好了,你出去吧,我要換了!”等到顧念兮抬起頭來的時候,剛剛男人臉上的那抹憂傷已經被他很好的掩飾住了。

    “你的手能行么?還是我來吧,告訴我怎么粘這東西就行了!”

    似乎,關于她的事情,他都愿意親力親為。

    這一天,折騰了大半夜,談參謀長總算貼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塊衛生巾。

    到后來的幾天,顧念兮每一次上洗手間,他每一次弄起來都非常的自然和迅速了。就像,他這些事情本該就是他分內的事情。

    其實,有好幾次顧念兮都有些難為情,總是讓他到洗手間外等著。

    可談參謀長說了,他是軍人,什么事情沒有見過?

    反抗了好幾次之后,顧念兮還是拗不過男人的要求,也就隨他去了。

    只不過,自從親戚一來之后,談參謀長似乎又恢復了之前的那個樣子,又開始喜歡賴在她的身上磨磨蹭蹭的。

    這不,這剛剛躺上床呢,某個男人的大掌就開始不規矩了。

    顧念兮本來還打算支撐著身子,再多看一會兒書的,可哪知道某只無良的大爪子已經鉆進了她的裙擺里,正一步步往上!

    “客官,請自重!”顧念兮真好瞅見書本上有這么一句話,便對談某人道。

    “不自重,又怎么樣?”

    狠狠的掐了她一把,看著她的小臉因為自己的舉動而皺成了一團,談逸澤那張深邃的臉龐,露出了狐貍一樣的神色。

    當然的,他不喜歡對著小東西的背部。大掌隨意的晃了一下,小東西的身子便躺平了,而他也欺身而上。

    眼見男人眸子里的調儻之意,顧念兮的紅唇再度輕勾:“客官,小女子只賣藝不賣身!”

    “如果本爺只要身呢!”談參謀長似乎也樂此不疲。小東西難得和他貧嘴,他當然也要讓她好好的玩一玩不是?

    “那就恕小女子不從!”說這話的時候,某個無良的小東西小屁股一轉,便準備想要逃跑。

    可某個邪惡的男子像是早已察覺到她的舉動似的,在她還沒有來得及挪開之際,他的大掌便很好的掌控住了她的腰身,讓她動彈不得。

    “等你家親戚一走,不從也要從!”說這話的時候,男人已經將她全然禁錮在他的懷中。

    而他身上的燥熱,當然是止不住的蔓延開來。

    他已經忍了一整個月的時間了,現在已經快要瀕臨奔潰的介點了!

    “哼,沒門!”誰讓他上一次拒絕了她?

    現在想要,沒門了!

    談參謀長哪會不知道身下的小東西正惱火于上一次的事情?

    看著她撅起的紅唇,他就知道對于那件事情她還在耿耿于懷!

    不過他堅信,只要她這親戚一離開,他保準能將她心里的疑惑都給消滅了!

    他談逸澤對這小東西的身子,可是相當的感興趣呢!

    想著,男人又是邪惡的玩起了她的身子來:“沒門,我就自己找門進的!”

    說這話的時候,男人還邪惡的撐開了她的雙腿。

    “你……老流氓!人家親戚還沒有走呢!”感覺到雙腿被打開,顧念兮的小臉一陣躁紅。

    “當然知道你家親戚還沒有離開呢!還要一天,對不對?”

    這幾天,都是他給她洗澡,給她穿衣服的。

    他當然知道,親戚進行到哪一步了!

    “不告訴你!”

    “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明天就能好好的吃你了!”說完這一句話,談參謀長還不忘邪惡的咬了咬某個女人的小耳朵!

    “好了,小東西咱不鬧了!趕緊睡,期待明天早早的到來!”

    說這話的時候,男人果真在她的身側躺了下去。

    不過,他的手還是沒有離開她的身子。連他那雙長滿了腿毛的大腿,也擱在了她的肚皮上。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