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steam18元:正文 第209章 誰說,我老婆是野丫頭(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相比較這些盛裝出席的人物,顧念兮覺得這樣的自己真的和這樣的場景有些格格不入。,

    且不說別的,此刻的她身上就只是一身簡單的墨綠色連衣裙,毛呢料子的,在這樣的季節既不會像是皮草那樣的悶熱,又不會想其他女人身上穿著的雪紡裙那樣過分清涼。因為覺得自己脖子上還纏著些繃帶有些礙眼的緣故,顧念兮還隨意的在自己的脖子上盤上一條白色的圍巾,搭配著的還有白色的高跟鞋。而她的頭發,也沒有像到這里的女人那樣,在發廊里呆了一個下午,燙成刻意的大波浪,或是盤成一團,她只是和平日一樣,隨意的披散在肩上。

    只是,顧念兮卻不知道,如此隨性的裝扮的她,卻依舊成為這個大廳里的一道風景線。

    相比較那些濃妝艷抹的女人,今天只是隨意的在臉上打了底,涂了唇膏的顧念兮,就像是盛開在這個庸俗世界里的一朵清新小百合。早有無數在場的男士,早已注意到她的存在。

    甚至,還有某一個先于其他人,開始朝著顧念兮所在的方向前來。

    “這位小姐,你好!”

    “你好!”顧念兮回頭,便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這個看起來差不多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男人的身上亦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脖子上還帶著一個招搖的紅色領結。不過他的小腹,似乎有些過分的凸出。連西裝外套,都沒能扣上。

    顧念兮的身高一米七左右,加上今天穿的高跟鞋坡度也高,所以這個中年男子也只到了顧念兮的肩膀位置。

    “請問小姐今天是一個人到這邊來的嗎?沒有約上你的朋友,之類的么?”男人上上下下都已經將顧念兮打量了好幾遍。這,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他一直笑,看似矜持而有理。但殊不知,此刻他的笑容,卻讓顧念兮的背脊一陣涼。

    因為她感覺到出,這個男人似乎別有意圖。特別是他看她的眼神,瞅的她有些不舒服。

    “沒有!”顧念兮的眉心微皺,給了男人一個這樣的回答。轉身,便想要離去。

    “哎呀,小姐再多聊幾句么!”說著這話的時候,男人那雙肥的有些冒著油光的手,還突然上前拉住了顧念兮沒有受傷的手。

    “你……放開我!”對于男人的輕薄,顧念兮的眉心微皺。

    這會兒,她真的有些后悔,今天沒帶談參謀長來了!

    若是談參謀長在的話,這樣的人渣怎么嫩碰到自己?估計還沒有伸手,就已經被她家談參謀長一腳給踹飛了!

    “對不起,剛剛我失禮了!”中年男子似乎有些刻意的咬文嚼字,以此來吐出自己的矜持有禮,以及良好的修養。唇齒扯動之間,顧念兮看到他那口和他這個年紀白的有些不相符的牙齒。

    這口牙齒和他的這個人看上去,一樣的虛偽。

    雖然嘴上是這么說的,但他的手還是使勁了摩挲了顧念兮的小手好幾下之后,這才戀戀不舍的松開!

    見男人的這一舉動,顧念兮的眼神突然變了色。讓本來想要好好戲弄一下可人兒的男人,有些心驚。

    這個小女孩,看似年紀不大。而他陳大寶好歹也是近年來d市最有實力的企業家,閱歷什么的都比這個小女孩要強??晌裁吹彼喲サ剿難凵裰?,卻慌了陣腳?

    “我,可不是你隨隨便便可以肖想的對象!”眼見男人還戀戀不舍,有意圖再度上前的肥爪,女人的紅唇突然輕勾,她盯著男人,意味不明的說出了這一番話。

    很多時候,顧念兮其實不想在別人面前說出自己的身份。但必要的時候,她還是會亮出自己的爪子!

    而顧念兮的這一句話,也讓陳大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著就要到嘴的小百合,他實在有些舍不得。但一想到她充滿警告的話語,他本來振作起來的士氣,卻又一時間蔫了下去。

    “喲,這不是念兮么?”正當顧念兮冷眼盯著這個肥的冒泡的男子,以防止他再度對自己作出過分的事情之時,不遠處傳來了一個女音。

    顧念兮抬眸便看到張小琴正踩著她腿上那雙十幾公分的水晶高跟鞋,慢步朝他們這邊走來。

    今日的張小琴身上穿著一身火紅的長款禮服,裙擺從她走過來的時候,就一直跟隨她的腳步,一路掃了過來。那一身布料,一直很好的貼合著她的身子,將她妖嬈的身段凸顯出來??吹貿?,這一身衣服可是下足了本錢。這氣派的架勢,簡直比紅地毯的女星還要顯擺上幾分。

    照例的,張小琴的這一身衣服領口也開的極低,顧念兮站在不遠處都能看到她衣擺里正晃動的雪白。

    “小琴!”顧念兮只是隨意的打了一聲招呼。

    不是她看不起張小琴,而是她真的和張小琴還沒有數落到張小琴那么熱乎的喊自己的地步。

    打完招呼之后,顧念兮看女人拖著這么長長的裙擺,實在也有些替她擔心。若是被人一個不小心給踩住了,那她豈不是要一頭栽?

    而在顧念兮的注視之下,張小琴來到了她的身邊。不過她沒有像上一次一樣,熱乎的拉著自己的手,倒是一下子粘附到了剛剛那個準備戲弄自己的中年男子的身邊。

    “大寶,你也在這!正巧,我可以給你介紹介紹!”聽張小琴這個熱乎勁,顧念兮已經可以想到這個男人的身份。

    “這是我初中的同學,顧念兮!”

    “這是我的丈夫,也是佳佳艾大超市的老板陳大寶!”不出顧念兮的預料,這陳大寶果然是張小琴的丈夫。

    只不過看著此刻已經一改之前和自己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那個猥瑣的樣子,一本正經的和自己打招呼,顧念兮真想撕爛了這頭豬的面具!

    “恭喜你啊小琴,找了這么個好丈夫!”顧念兮皮笑肉不笑的和陳大寶打招呼。

    而一句話,卻滿足了張小琴的虛榮感。

    此刻,她那張涂抹的和脖子的顏色都形成鮮明對比的臉上,揚著妖嬈的弧度:“念兮,連你也這么覺得嗎?我當初找了大寶的時候,我媽和我爸也都這么說。我自己一直到現在,都還有些不確定呢!”說這話的時候,張小琴還不忘和大寶“互動”了那么一下子!

    張小琴是故意這么說的,無非是想要從顧念兮的嘴里多聽上兩句好話。而和大寶的互動,實則是為了刺激顧念兮。

    上次看顧念兮那么失魂落魄的樣子,張小琴便猜想顧念兮被丈夫踹了。

    多年來被顧念兮占盡了上風的她,難得逮到一個扳回一成的機會,要不好好利用真的可惜了。

    “當然好,真是狼財女貌!”男的是頭有錢的色狼,女的是以貌取人,背地里也是一黑心腸!

    不過顧念兮是用的同音詞,自然張小琴是聽不懂的。

    但說這話的時候,陳大寶卻有些汗顏了。

    因為說這一番話的時候,他注意到顧念兮別有意味的和自己一笑。那眼神,說不出的戲弄。

    他當然也就不難猜出,顧念兮剛剛話語里的“狼財女貌”的意思!

    沒想到看似清純的小白兔,實際上這小嘴也刁,還能咬人。

    “是嗎?念兮,你說的太好了!來,今天難得見上一面,我們可要好好的聊一下天!”感覺自己占盡了上風,張小琴自然喜上眉梢。

    不過,這還沒有達到最終目的!

    “來,我今天給你順便介紹一下我的好姐妹!”說這話的時候,張小琴看似熟絡的攬過顧念兮的肩膀。

    或許,她沒有注意到,當她攬住顧念兮的肩膀的時候,顧念兮的眉心一皺!

    她向來不喜歡和陌生人有什么肢體接觸!

    所以,在和張小琴一起走向另一個角落的時候,顧念兮不著痕跡的退出了張小琴的懷中。

    “念兮,這是城東那邊的百樂大超市的老板的王太太,這是榮西電器城的張太太,還有這位是……”張小琴一一為顧念兮做著介紹。當然的,她當然注意到顧念兮剛剛不著痕跡的拒絕自己的碰觸,心里當然又是一陣不滿。

    “大家好,我是顧念兮!”

    面對張小琴為自己引見的那些人,顧念兮淺淺一笑,欠身和大家問好。雖然她身上并沒有和那些所謂的貴婦名流一樣,穿著名牌衣物或是皮草,但她的態度卻是不卑不亢。特別是最后問好之后的這個淺笑弧度,給人無端的疏離。

    只是,這樣的態度也讓那些貴婦覺得莫名的不爽??湊飧讎舜虬緄那釧嵫?,看她這瘦弱的身子板,竟然還敢用如此傲慢的態度和她們打招呼,難道她不知道,她們的老公都是她所惹不起的人么?

    “喲,陳太太,我就說您這人隨和吧!您還不信?”那個剛剛張小琴介紹為百樂大超市的老板娘的王太太,最先開了口。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